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仙宮-第一千七百零五章 驅逐相伴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仙宫
三天仙露甘霖潜修,直接跨越了一个真仙之境,成为了天仙,不可谓天资不凡,甚至可以称之为绝士天骄也不为过。
就算是叶天见到,也要称赞一声,有些人的天赋就完全不是跟你讲道理的,只能徒留羡慕之情,甚至可以预见,自此之后的花雾音必将一飞冲天。
叶天成为玄天宗客卿长老一事,立刻传达了出去,众人对这个新来都客卿长老都十分好奇,不过谁都知道,后山叶天所在,已经被列为禁地,也无人敢去打扰。
在没有招收新弟子之前,也只有花阑天和花雾音可以过去。
此时,叶天所在的地方,已经被他弄出了一座不大不小的房子,对于修炼环境,叶天的要求并不高。
甚至花阑天主张要为他重新修建一座宫殿,叶天也拒绝了。
从目前而言,花阑天算是初步认知了叶天,叶天此人,对于修行之外的事情,一概兴趣都不打。
或许也猜到了叶天落脚此地有着自己的算盘,花阑天也并不在意,这等人物,迟早不会是池中之鱼。
甚至花阑天随时都准备好了叶天忽然某天就直接离开了的打算。
不过,花雾音拜师叶天,也算是结下了一份缘分,甚至花阑天还在花雾音的眼神之中看到了尊崇之外的感情,不过他也并未阻止,若是能够将叶天留下,自然是最好的。
“师尊!”花雾音恭恭敬敬的站在了叶天身边,此时叶天正在自己的院落之中打坐,花雾音是第一次前来以弟子之礼,问候叶天。
“嗯,你也坐下吧。”叶天随手一挥,地面上多出了一个打坐的蒲团,淡然一笑。
“你一天仙之境,拜师于我这个真仙巅峰,不觉得别扭吗?”
天生 尤物
“不,就算徒儿修为再高,始终会是花雾音的师尊,永生不会忘记,也只会有你一个师尊。”
“从那日在荒落之上遇见之时,弟子就无比尊崇师尊,只是那时候身份微弱,师尊如天上皓月,弟子不敢言说,现在弟子总算也是有了做师尊弟子的资格。”
花雾音并未因为自己突破到了天仙而小看了叶天,反而对叶天越发的尊崇。
只有突破到了这个境界,才知道天仙的实力是何等的恐怖,自己曾经能够在周明中和他同伴联手中存活下来,是何等的幸运。
现在的自己,比之当初,已经强大了百倍不止,修行速度更是快速无比,举手投足之间,都在积累的修为,这等天才的状况竟然发生在了她的身上。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越发知道叶天的强大之处,先不说叶天是否真的只有真仙之境的实力,但叶天自始至终只动用了真仙的修为,却将五大天仙,也就是朝天宗五大长老尽数斩杀,其实力堪称恐怖。
“我能教授你的东西,并不多,你已经到了这等境界,我也没有太多的经验传授给你,不过,到了天仙之境,你到时可以尝试打开自己的元神洞天了,开辟洞天之后,会对你的实力大有裨益,这一方面你可以请教你的父亲。”叶天淡然一笑,对着花雾音说道。
花雾音点了点头,并未拒绝。
“这东西,就算是当做你的拜师之礼吧。”叶天手掌一翻,出现了一抹金色于手掌之间。
“你并未有趁手的武器,我看你修习的是剑法,就为你锻造一把长剑吧。”叶天掌心翻飞,那抹金光直接壮大,变成了金灿灿的一团光芒。
“金庚之气!”花雾音惊声道。
要知道,金庚之气和奎木本源,同样是最为本源之力,都是极为稀缺的,而叶天手中竟然再次出现了金庚之力。
叶天脸上并未有丝毫动容之处,他手中掌握了金庚本源,区区一点金庚之气,都是小事情,甚至都不会动摇金庚本源的根本。
他体内灵气凝聚,从空中喷涌而出,随后,形成了几道极为璀璨的光芒,光芒闪耀,却灼烧成火。
那是真火,随后叶天对着空中一抓,顿时掌心吸力大作,仿佛抓取了无数的东西在他手掌之中汇聚,但实际上什么都没有看到。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采集至阴,以金庚之力锻造,金庚之力虽然是锋锐,但无关于至阴至阳,倒也刚好合适,以天地至阴汇聚为剑体本身,刚刚好。”叶天神情没有变化,手中的真火之势,却变得更为强势,竟然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仿佛虚空都被灼烧。
而面前的花雾音却偏偏一丝温度都感觉不到,仅仅凭借这一手,她就根本做不到。
而且,虽然没有看到剑身,花雾音却硬感受到了一股锋锐之气已经在渐渐形成。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叶天双手一震,掌中真火消失不见,随后抓住了什么东西一般,往空中一抛,早就筹备好的金庚之气,直接灌入其中。
随后,一柄金色剑身缓缓浮现了出来。
“祭血!”叶天沉声开口,花雾音连忙抬头,心中知道了叶天的想法,连忙掌心一震,破出一滴精血飞洒而出,飞向了高空之上的剑。
那血液融入剑身之中,顿时,就有一种心脉相连的感觉,极为雀跃。
花雾音也是神情一震,内心极为欣喜,空中的剑,终于定个了下来,身上的光芒逐渐收敛了起来,收敛之后,倒是再看不到金色和金光了,反而是变成了淡淡的灰白色剑身。
“此剑,就送给你吧。”叶天将手中的剑递给了花雾音,花雾音喜不自胜,连忙恭敬从叶天手中接过剑。
“此剑还没有姓名,你倒是可以取一个。”叶天笑着说道。
“弟子不敢逾越,请师尊赐名。”花雾音对着叶天躬身道。
“这有何逾越,你只管取就是,你让我取名,那就叫无名剑。”叶天忍不住哑然失笑,这家伙,竟然还让他赐名。
但没想到花雾音这家伙,听到叶天的说法之后,竟然连连点头,道:“既然师尊说是无名剑,那就叫无名剑吧。”
幻中游
叶天忍不住看了一眼花雾音,看到花雾音无比郑重和认真的神色,干脆不再劝说。
迷往 芹珞
“对了,师尊,三日之后,就有玄天城门徒山上,师尊三日之后可取挑选弟子。”花雾音开口说道。
“嗯。”叶天微微点头,示意已经知道,花雾音内心略有忐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惹得师尊不高兴了,整准备离开之际,忽然,整个玄天宗都为之一震。
“玄天宗,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杀我朝天宗长老,花阑天,还不出来速速受死?”一道声音,瞬间震动了整个玄天宗。
花雾音脸色微变,连忙道:“朝天宗的人来了。”
叶天目光微微闪动,到了今日,这朝天宗反应再慢,也该这个时候到了。
“你出去看看吧。”叶天并未动身,来者是一个玄仙初期之人,应该是携有上门试探之意,按照之前的约定,花阑天那老家伙只要还能撑住,他就不会出手。
花雾音也知道这件事情,听到叶天的话之后,就连忙行礼告退。
花阑天虽然三天前强势镇杀了一个散修天仙,但也终究只是一个散修,而且只是天仙,花阑天即将要死的声音依旧没有消除。
很多人在所花阑天不过是在硬撑,估计很快就撑不住了。所以,这也是朝天宗的一个试探之意。
那空中老者,居高临下,脸色傲然,一股气势毫不遮掩的站在玄天宗之上,顿时整个玄天宗弟子都被这股气势席卷而去,脸色苍白,不过立刻一股柔和的威势席卷而来,将这股气势给抵消掉。
一看,玄天殿门口,花阑天一步踏出,将门内弟子档了下来。
“朝天宗,为何是朝天宗来了!”
“宗主什么时候杀了五位朝天宗长老?嘶,朝天宗庞然大物,我等玄天门徒恐怕危险了。”
“快,快找个地方躲起来,朝天宗的人行事霸道无比,恐怕会波及我等啊。”
一时间玄天宗弟子得到了喘息,纷纷逃窜而出,生怕被卷入其中在,何等强者的交战,就连看,都要万分小心,跟不要近距离就在身边了。
医品毒妃倾天下 相思梓
“哼,花阑天,你还敢出来,本来看你已经重伤垂死之际,也想着给你一个安度晚年的机会,等你死后再吞并了玄天宗,算是尽了道义,没想到你居然不识好歹,杀我玄天宗长老,你好大的胆子。”
那玄天宗之人,冷哼一声,身形如电,直接对着花阑天抓去。
“哦?你如此笃定,我中毒了,看来我所料不错,太乙大墓应该就是尔等朝天宗做的圈套?”花阑天面对这朝天宗长老出手,并未硬接,目光闪烁之间,淡淡的开口说道。
“哼,你还算有点脑子,西南地界之中,若是有太乙大墓,岂会有我朝天宗不知道的?会让你接连探寻三四次?真是天大的笑话,你所得的一切,都是朝天宗给你的。”
“同样,朝天宗要你死,你也不得不死。”朝天宗老者看到花阑天躲避,心中信念更甚,觉得确认了花阑天还是重伤之际,就转身再次出手,此次出手,就再无试探之意,体内灵气暴动,空中骤然形成了一道虚影,这虚影之上,有一老者,没有面目。
“大荒神指!”
赫然就是叶天在荒落之中遇到的周明中同伴使用出来的压箱底道术。
花阑天目光一凝,道:“朝天宗的大荒神指,仙术级别,果然强大。”
“可惜,却在废物手中施展!既然你承认了,就留下吧,埋身在我玄天宗,日日被我门徒践踏,当消我心头只恨。”
骤然间,花阑天不再留手,这一次,他直接迎风而上,身后灵气聚集,形成风暴,大有登天之势,向上而行,那朝天宗老者瞳孔猛然一缩,心中倒吸了一口凉气,花阑天彻底放开自己,他哪里还不知道,这家伙根本没有死伤势,完全在巅峰在状态。
“你,你竟然没有受伤!不可能!你绝对解不开奎木之毒!”那朝天宗老者肝胆俱裂,惊声高喊,然而花阑天却不会再给他机会。
巅峰和出入玄仙的境界,一下子就体现了出来,这朝天宗老者反应已经是奇快无比,然而却依然难以逃脱花阑天的掌控。
“并非是你是玄仙,就可以挑衅我的威严,你以为,为什么你朝天宗早就看我不顺眼了,却依然没有干掉我?我乃,玄仙巅峰!”
花阑天目光一闪,空中骤然幻化出一柄千丈巨剑,剑芒挥洒,辉耀天地。
“天地剑斩!”花阑天怒喝一声,顿时巨剑之上,爆射而出一道剑芒,剑芒所过之处,山峰尽毁,朝天宗老者疯狂逃离,只想离开这个地方,让宗门高手来对付花阑天。
还以为是一个美差,结果今天缺撞在了铁板之上,心中无限悔恨却没有了机会。
那剑芒一剑刺过,顿时,朝天宗老者的神魂,肉身,都化为噬灭,一丝痕迹都未曾留下。
随手,空中的千丈巨剑缩小,落在了花阑天的手中,他回头,看向了自己宗门之中的那些弟子,忍不住摇头。
看样子花雾音说的没错,这一代的弟子已经彻底的废掉了,毫无用处,不如都逐出山门,之后重新培养算了。
“宗主,你如何,你如何敢杀了朝天宗长老,那可是朝天宗啊。”
“完了完了,现在得罪了朝天宗,以朝天宗的霸道性格,必然会将我等宗门全部屠杀,不如宗主现在让我们下山出去避难吧。”
“对对对,只要我们还在,那就还是玄天宗的香火,玄天宗就还没有灭亡。”
一众玄天宗弟子看到花阑天斩杀朝天宗长老之时,一个个惊骇欲绝,连忙各自打算着自己的算盘起来。
“从即日起,尔等不再是我玄天宗弟子,所有人,逐出山门!”
就在此时,花阑天的声音,淡淡传来,不带丝毫情感,随后,一股强烈的气势从每个人脚下生成,让所有人都被送了出去。
这些曾经的天玄宗弟子都怔住了,一个个眼神从愣神,再到难以置信。
宗主,竟然将所有人都驱逐出了山门,这是,天玄宗要关门大吉了么?
“为,为什么逐出我等,我等又没做错什么。”
“明明是花雾音为源头得罪了朝天宗长老,现在朝天宗无休无止的报复,你竟然驱逐我等。”
“哼,这玄天宗不呆也罢,我等现在就去找朝天宗,说不得还能得到一些什么东西。”
一时间,这些弟子都是一片怒骂,仿佛是被羞辱了一般。却忽然间,那写说要投靠朝天宗的人,瞬间化为了灰烬,消失在虚空之上。
顿时,所有人都僵住了,他们好像忘了,他们的宗主,乃是玄仙强者,就算是在道州之中,也可以算是强者的存在,他们这等没有实力的人竟然去质疑,还诋毁。
这个世界,从来都是弱肉强食。
“你对他们太好了,作为宗主,需要恩威并施,并且要让弟子们有归属之心。”花阑天淡淡的说道,他身边,赫然就是花雾音,花雾音一脸愧疚之色。
花阑天亲自主持宗中事物的时候,还从未有过如此现象,但花阑天中毒修养,所有事物基本都交给了花雾音,而花雾音没有经历,却颇为手软,对弟子更是维护有加,怎么也想不到竟然是这样一个场面收场。
“凡人有一句话叫做,升米恩斗米仇,恩惠并非是养住一个人的忠心,人性多变,谁也难以掌控,所以,你需要去学会驾驭人性,才能掌控好一个宗门。”
“不过,现在逐出了所有门内弟子也好,我现在伤势恢复,就重振玄天宗吧,只要朝天宗掌教不拉下脸来亲自出手,有我和和叶道友在,必然是固若金汤。”
花阑天冲着花雾音笑着说道,花雾音内心愧疚,不过也被花阑天的话给振奋了起来。
随即花阑天目光一凝,看到了花雾音手中的长剑,顿时眼中闪过了一丝惊色。
“此剑,是叶道友赠与你的?”花阑天忍不住问道。
“是的,师尊说是收徒之礼,以金庚之气锻造,又以至阴之气凝聚剑身,锻造了此剑。”花雾音你回答说道,脸上却带上了雀跃的神色,叶天为她打造的剑,十分合乎花雾音的心意。
“没想到叶道友对炼器也知之甚神,以天地之气锻造剑身,还真是前所未有,闻所未闻,但却真的做到了,并且,此剑威力已经不下雨寻常仙器,虽然品质上稍有瑕疵,却并非是材质的问题,而是叶道友并未篆刻阵法在其上,一旦篆刻真发起,必然会引动雷劫,人有劫,法器成仙亦有劫难,只要你让此剑经历天劫洗礼之后,必然就是一把仙器。”
花阑天为花雾音解释着叶天的用意说道,花雾音心中一喜,果然是个好东西,这个师尊绝对没有错,心中顿时对叶天更加尊崇了起来。
三天时间,悠然而过,玄天城之人,已经是上山扣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