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地府巡靈倌 線上看-第1646章 預佈局沼澤

地府巡靈倌
小說推薦地府巡靈倌地府巡灵倌
他合十念了几声阿弥陀佛,睁眼看向了我,笑着说:“让姜馆主见笑了,贫僧失态了,善哉,善哉。”
我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相比古镜和凰羽庄主,邪尊寺也不是什么好玩意儿,五十步和一百步的差别罢了。
当此用人之际不能要求太多,先完成既定目标再说吧。
邪尊寺当代主持法号‘寂栖’,但以他的地位,没谁会直接喊其法号,大多喊一声主持大师。
这个邪派中的僧人有自家的法号排行方式,我印象中的那位静弥主持,距离现在不过七八十年,但其实寂栖和静弥之间相隔了四五代。
邪尊寺中争权夺利的厉害,主持这个位置更新换代的奇快无比,还有好几位突然暴毙的,原因不详。
所以说,邪尊寺主持也算是法师界中的高危工种了。
岭主哈哈笑着飘过去,拍拍寂栖主持的肩膀:“你这和尚倒是有趣,人家的和尚都是没有七情六欲的,你倒好,愤怒都要溢出天灵盖了,这是修行的不到家吗?”
他毫不客气的讥笑。
寂栖脸上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岭主这几年习惯于这般说话,他们总在一处,都习惯了。
对付岭主这样嘴巴阴损的,不理他最好不过。
“阿弥陀佛。”寂栖只是嘀咕这话,岭主没奈何,只能转头和丘掌教说话。
“这座佛寺看着平静,其实堪比龙潭虎穴,据我打探的情报得知,此山内部被开凿出巨型空间,内中至少藏匿了三艘超级战舰,更有十万阴兵驻守山体之内,一旦有人袭击,他们可以立马反应过来,表面看这是古镜在开宗立派,但其实这是一个陷阱,为你我设置的大陷阱。”
我的话传到众人耳中,岭主都停下了话头看来。
但因早就知道此事了,所以他们眼中没有惊讶,只有仇恨。
“古镜为了加重筹码,甚至将凰羽山庄都合并到此山之中了,山的后方都划给凰羽山庄了,就是要加大吸引力度,他们精心布置此地多年,就等着我们一脚踏进来呢。”
我冷笑声声。
“哼,做他的黄粱美梦!对付这种狡猾之徒,一点都不能大意,这次,我们反而乘势布局,想来那两个狡猾似鬼的家伙想不到了吧?”
岭主怒骂一声。
我摇摇头,轻声说:“不见得人家就想不到我方已经洞察了虚实,不过,他没法预判我们何时来乘势布局,所以说还是落到了下风。
俗话说,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我来此数次,每一次潜伏数日之久,到底是找到他们打盹的时机了,就是数个小时之后。
经过细心探查,发现古镜和凰羽庄主每隔五天,就会结伴出外一趟,目的地是南方那边的沼泽地。
每一次他们都在其内待上许久,外头都是太虚天宫和凰羽山庄高手守护,难以跟着进去一探虚实,我猜测他们可能是在那片沼泽中发现了通往方外的渠道。
只不过,还没有掌握到手中,而且,他们没有通报异界大能团的意思,明显是想独吞。”
我指一指南边雾气蒸腾之处,那里其实是一望无际的大沼泽。
“机会来了!下手最好的地点就是那片沼泽的边缘区,当古镜和尤仙子到达那里时,即将进入高手守护的大型禁制之中,这时心神是最放松的一刻,而我们得预先在那里设伏。
诸位,联手布阵的时候到了!我的法阵水平太低,就不参与了,你们几位不但道行通玄,还是我方阵法研究最精湛的存在,所以,你们肩负重任!。
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中,需要你们齐心协力的联手布阵,要求是,能困住古镜和尤仙子三分钟。
时间太长,圣山中隐藏的战舰就将完成蓄势过程,对法阵开火了,我们根本就挡不住,时间太短,不够我方生擒活捉两大目标的。
至于他们身边跟随的高手,那就无所谓了,太虚天宫大能都是被控魂的,能不杀就不杀,因他们身不由己,至于凰羽山庄的那些老女人?有机会和余力的话,斩尽杀绝!”
我的话头极为狠辣。
原因很简单,方外被异界占据的这几年间,死在凰羽山庄女法师手中的生人成千上万,大都是长相俊秀的男子。
也不知这些女法师的心理为何那等扭曲,针对这样的男子极度残忍,我怀疑她们年轻时都被此类型的男子骗过,但也不能因此就迁怒于他人。
凰羽山庄上下罪孽深重,该被灭门!
“好说,姜客卿你已经做好了铺垫,布阵这种小事,就看我们几个老不死的手段吧。”
琵琶半山的肖老祖阴测测的笑。
老妪的头发和牙齿都掉光了,满脸皱纹,看着都行将就木了,但其实厉害的要死了,我丝毫不敢得罪,忙笑着谢过肖老祖。
“肖老姐,本岭主青春鼎盛的,怎么就成老不死了?”
岭主大人不乐意了。
“那个,贫道这模样虽然老了些,但也谈不上老不死吧?”
丘掌教发表意见。
“阿弥陀佛。”
寂栖来了一声,似乎,也不满肖老祖的老不死称呼。
只有夜山阁王老祖没吱声。
“行,行,你们几个都是青春少年,老身才是老不死,可以了吧?……大老爷们的,真尼玛矫情!”
肖老祖直翻白眼。
大佬们被怼的心塞塞、无言以对。
肖老祖言语尖酸刻薄不是一两天了,岭主损人功力大涨,内中有肖老祖潜移默化的功劳。
好嘛,岭主好的不学学这个?没整了。
“诸位,该行动了。”我提醒了一身,顺势打了个圆场。
岭主他们借坡下驴,嘀咕着布阵专用术语,越过圣山,向着南方飞去。
“姜馆主,你这张脸看着年轻,但都奔三了吧?你都算不上少年了,他们几个老而不死的在那儿嘚瑟啥呢?”
肖老祖突然传音。
三国神隐记 大篷车
正飞行的我一个趔趄,好悬摔下去。
“这人是多不会说话?哪壶不开提哪壶指的就是她!老子多大岁数用你管?你还是将自家老脸拾掇一下,能见人是基本要求吧?”
我充分认识到这老太太的嘴巴有多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