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紅樓春 線上看-第八百七十一章 權重卻朝野不驚鑒賞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红楼春
“你贾家的温棚,享誉都中。今日一见,名不虚传。果然富贵人家,逆时令而吃青菜,难得享受。”
今日韩彬谈兴甚浓,正事谈罢,想参观参观贾家温室,贾蔷自不会拒绝。
贾蔷笑道:“以半山公您的身份地位,即便再奢侈十倍,想来也不算难事。”
韩彬呵呵笑道:“老夫虽无范文正公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胸怀,却也做不到你们这样富贵人家的奢侈。何时民间百姓能在冬日里吃上这样的菜,不必天天食用,哪怕旬日能吃一顿,老夫就安的下心吃了。”
贾蔷哈哈笑道:“半山公还是不明白,只有像咱们这样的有钱人多受用,那么普通百姓才能有更多的机会寻一份差事,养家糊口。半山公你信不信,若是天下富人都如我这般舍得花钱,给家里人受用,那绝对比将银子深埋土里,全家吃糠咽菜对国家更有利?怕的是甚么呢?怕的是如我这样的权贵,既享福受用了,普通百姓还没得利。单纯以权势压人来享受,这样的人,才该杀。”
韩彬“唔”了声,道:“你从前在养心殿说过类似之言,老夫还记得。不过,如何使民富庶起来,是你们这辈人来做的事。老夫年岁大了,平生只余一志,就是使民居有其屋,耕有其田,而又不被恶霸坏人所欺辱,百姓可安居乐业,仅此而已。”
贾蔷闻言缓缓点头,道:“这就是为何我愿意屡屡受些委屈,在一些事上吃一些亏,也愿意忍让的缘由。但是……”
韩彬顿住脚,转过头看向贾蔷道:“但是甚么?”
贾蔷诚恳道:“但是半山公,时代变了。”
“哈哈哈!”
韩彬笑出声来。
贾蔷:“……”
气馁之下,他也只好放弃劝说。
韩彬看出他的沮丧,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老夫方才说了,老夫这一代人,有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而你们想要谋划的事,只要于国于社稷有利,老夫都不会阻拦。”
贾蔷闻言简直惊喜:“元辅竟信我不是胡闹?”
韩彬负手而立,看着满眼的郁郁葱葱,道:“连韩邃庵都看好你,更何况是老夫?你行事虽然天马行空,让老夫等难以理解,但还是看得出,你心中始终怀有正气。如海将你教的好啊,即便是少年胡闹,也非一味的浑闹,做下了许多于国有功,于社稷黎庶有殊勋之事。贾蔷,你有远大的志向,而且还是前所未有之远大志向。更难得的是,你还在一步步施展抱负。
这很好,但是……做这些,也需要足够的时间,和安稳的局面,不是么?”
贾蔷闻言心中笑了起来,到底是老狐狸,说了半天,又兜了回来。
对于李暄遇刺一案,他心里大致有数,沉吟稍许道:“半山公,我明白你的意思。皇后娘娘和五皇子那边,我会尽力陈述利害。实则我也不认为,这次伏杀是宁王出的手。的确得不偿失,也弊大于利,还是远远大于。
先前我带兵去围剿盛和牙行,原只是为了扫了这个人间罪恶之地。着实没想到,会查出石锁来。”
韩彬笑道:“你没想到,可有人想到了,你会去盛和牙行。背后之人厉害啊……好了,老夫就不在这多留了。你那韭菜给老夫割一茬,老妻就好吃个韭菜饺子。”
贾蔷哈哈笑道:“原该早点去孝敬一二,只是半山公你身份不同,我贸然前去送礼,怕会让你老清名受损。”
“呵呵!”
韩彬一笑,道:“莫说老夫,你去给韩邃庵去送,他这个御史大夫都会收。你又不在朝堂上折腾,军中也远在外洋,贵为国公,富可敌国,谁还忌惮你的巴结?”
如今的贾蔷,勉强也算得上是位高而人主不忌,权重却朝野不惊罢……
贾蔷笑着对门口处侍立的家仆招了招手,让他们赶紧割了一捆韭菜,然后送韩彬出门。
临上轿时,韩彬同贾蔷道:“希望等你大婚后,京城能够恢复安宁。总是这样血流成河,动荡不稳,百姓心中也难安。”
贾蔷笑道:“此事元辅不该同我说,我其实一个都不愿杀。要不你老去和皇上再谈谈心?”
“混帐!”
韩彬笑骂了声后,上了八抬大轿,折返回家去了。
看着相府诸人的背影,贾蔷缓缓呼出口气……
……
荣府,荣庆堂。
“半山公走了?”
韩彬刚走,贾母就连派管事前来催,待回至荣庆堂后,又急急问道。
贾蔷“嗯”了声,见贾政也站在一旁,诸姊妹们倒不在,奇道:“二老爷不是读书人么?怎么名满天下的半山公前来,你不去作陪?”
贾政闻言,老脸有些发红,一时不知怎么开口。
贾母这会儿却顾不得他的体面,道:“人家半山公只吃了个茶,说了两句就想清静清静,所以将宝玉他老子赶了回来!”
赶自然不可能赶,顶多不大愿意同贾政废话,想一个人思考思考。
贾蔷笑道:“他哪里是想清静?分明是在想法子对付我。”
贾母唬了一跳,道:“连他也要对付你?”
贾蔷摇头道:“不是那种对付,就是想让我替他办事。”
斩春 十四郎
贾母松了口气,笑道:“我当是甚么……人家是元辅宰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劳你办些事,也算是应分的。再没想到,赵国公府会请来半山公来送妆,真真是天大的体面啊!”
凤姐儿在一旁“啧啧啧”的笑道:“老祖宗今日可得意了,姜家凑了一百零八抬嫁妆,还请来当朝一品大学士来送妆!宝兄弟这场婚事,到今儿就算是风光到顶了!”
贾蔷笑道:“宫里皇贵妃也送了些东西回来……”
贾母忙问道:“东西呢?”
贾蔷笑道:“路过当铺时当了……我跑腿这么多回,不得给点跑腿钱?宝玉不地道,装作不知道,我干脆就自食其力了。”
众人皆知是顽笑,纷纷大笑起来。
独宝玉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也不在意这些身外俗物。
眼下他心中唯一的念想,就是期望即将过门儿的妻子能懂他,理解他心里的苦……
即便不懂,那就最好不要烦他,各自安好就是……
贾母自不知她的眼珠子在想甚么,看了宝玉一眼后笑道:“你放心,宝玉舍不得,我舍得!我那么些个梯己压箱底的,这回一分两份,你们两一人一份。”
凤姐儿不乐意道:“老太太这心也忒偏了些!放眼望去,哪个不是孙子,哪个不是孙女?单分他俩?就算不提我肚子里这个蛋,大嫂子还站旁边儿呢,兰小子呢?”
满堂人都大笑起来,连贾政都绷不住摇头笑着,贾母自是大笑道:“兰小子那一份早先就准备好了,至于你,整个国公府都是你的,你得给别人准备,还贪心不足?”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众人又笑一阵罢,贾母同贾蔷道:“听说薛家哥儿的亲事又没音信儿了,还是你让人动得手?”
贾蔷“嗯”了声,道:“那桂花夏家不是良善之门,断了这门亲也好。”
贾母道:“那你去后街姨太太家看看罢,她家孤儿寡母的,又总是出事。往日里这会儿早过来说话了,今儿也未来。方才听她们姊妹说,宝丫头也回去了……”
贾蔷点点头,道:“也好,我去看看。”
说着,起身往西暖阁碧莎橱走去。
凤姐儿见之登时笑喷了,随即贾母、李纨等人也都笑了起来,贾蔷浑作不知,进了碧莎橱后,就见黛玉红着脸瞪他一眼,这坏人,每回都让人取笑她!
扭过头去,不理他!
探春在一旁笑的灿烂,一身大红金丝织锦裙裳穿的好似一朵烈焰玫瑰,偏着头看着贾蔷笑道:“哟哟,你不是要去看宝姐姐么?怎跑这里来了?莫非……是来请旨的?”
迎春等都笑了起来,贾蔷冷笑一声,睥睨的看了一圈,待黛玉也看了过来后,抬起下巴道:“是,又怎样?”
“噗!”
几个姊妹登时笑倒,黛玉含嗔怒的俏脸也绷不住了,啐了口道:“呸!快去你的罢,少在这耍宝!”眸光审视。
贾蔷呵呵笑着岔开话题,道:“晚上咱们去布政坊吃饭?”
黛玉便知道贾蔷有事和林如海商议,便轻轻点了点头。
二人对视稍许后,黛玉轻声道:“去罢。”
贾蔷笑了笑后,转身离去。
天赋至尊 哭泣伯爵
待贾蔷走后,探春走到湘云跟前,温声道:“晚上,咱们去,布政坊吃饭?”
湘云连连点头道:“要得要得!”
“噗!”
迎春、惜春、宝琴笑的打跌,黛玉起身追杀二人。
又是一阵顽闹……
外面,宝玉听的声音眼睛都放光了,他最好和姊妹们顽笑,只是刚准备迈开脚步,却听贾政沉声道:“明日就要成亲了,还想往姊妹里厮混?”
宝玉闻言脸一白,忙低下头去,悄悄看向贾母。
陰陽 冕
贾母虽疼爱宝玉,却也知道分寸,轻叹一声道:“好孩子,明儿大婚后,你就是大人了,却不好再每日里同姊妹们顽笑了。不过,你媳妇倒是可以。”
“……”
宝玉实在意难平,也顾不上贾政在,就难过问道:“那为何,那为何贾蔷可以……”
贾母还未开口,贾政就冷笑一声道:“你和他比?连半山公都有事和他商议,你若也能做到这一步,你爱和哪个顽耍就和哪个顽耍,我也不理你。你做得到么?都道成家立业,成家立业,眼见明儿就要成家了,你的业又准备甚么时候立?哼!再敢往女儿堆里厮混,打不折你的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