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玄幻小說 白骨大聖-第360章 四面懸棺展示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削剑带着老道士突然纵身跳下悬棺的一幕,是谁都没有想到的,包括晋安也下意识伸手去拉削剑。
不过,晋安冲到悬棺边,看到削剑跳下悬棺后抓住铁链,然后手臂使力,用力荡到悬棺底部,他凭借着双臂上远超常人的力量,抓住棺底两沿。
在老道士的凄惨惊叫声中,削剑撒开一只手,手脚并用的踩着棺材用力一跃,人重新飞跃到悬棺上。
此时的削剑面色如常,看不出什么异样。
就是苦了老道士。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在万丈深渊里连荡几个秋千,一张老脸吓得煞白,嘴唇都成紫色了。
这一看就是灵魂比身体慢一拍,人上来了,灵魂还没追上来。
见两人安全回来,晋安赶忙关心问:“徒儿,老道,你们没事回来太好了,好徒儿,你刚才可吓死师父了,你是不是有了什么发现?”
晋安知道削剑不是那种冒冒失失的性格。
其作为盗爷,肯定在这里发现了什么线索。
削剑面色如常的回答:“师父,悬棺底下也同样有一张人面,这里的每口悬棺都是四面青铜棺。”
大漠 謠
“什么?”
“四面棺材?”
在场其余人都惊诧出声。
他们努力举着手里的神性宝物,借助光芒去看头顶和四周悬棺,但坑洞岩壁会吸光,所照范围实在有限,稍微几步远的棺材变得模糊扭曲,就更别说隐藏在阴影下的棺底人脸了。
于是,大家转而低头看向脚下的青铜悬棺。
“小,小兄弟,老道我还活着吗?这里不是…阴曹地府吧?”直到这时,老道士吓丢的灵魂才终于追上身体,哭丧着张脸颤声说道。
晋安被老道士逗乐,他见老道士还有些惊魂未定,也就没跟老道士开玩笑了,说大家都还活着,谁都没死。
总裁画地为婚 籽宝宝
为了转移老道士注意力,他又把削剑的发现说了出来,打算集思广益。
还惊魂未定的老道士,让削剑把他放下来,他想脚踏实地站一会,刚才连续几个空中荡秋千,把有恐高症的他吓不轻。
他们脚下的悬棺,的确是三面都雕刻有一张男人面孔,那是三张长得一样的男人面孔,横眉怒目,威严肃穆,如祭祀青铜器上的天神模样,令人敬畏。
有了削剑提醒后,大家这才发现,这悬棺人脸不仅是长得一模一样,就连位置、线条、尺寸都是一模一样,就像是,一个模具里刻出来。
大到五官比例,小到棺材每一个细微花纹,四面都是出奇的一致。
这个发现,顿时让本就紧张的气氛,变得诡异起来。
“这里有多少口悬棺,没人能数得清,假如这么多四面棺材全都是人脸、尺寸都一模一样,为什么我总觉得瘆人得慌,头皮发麻。这么多四面悬棺锁在这里,千年前的仙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刚才我们忙着赶路没仔细注意,现在知道我们脚下的是口四面棺材后,仔细回想了下,你们不觉得我们这一路走来始终有双眼睛盯着我们吗?不管我们怎么走,头上脚下,前后左右,都逃不过眼睛的监视吗?”
在诡异氛围中,邬氏兄弟的几句话,令队伍里气氛更加凝重,把祁老头吓得不轻,红玉姑娘瞄了眼邬氏兄弟,并没有加入制造恐慌气氛。
一行七人被困在深渊悬棺,一时间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这对兄弟也是胆子大,觉得大家反正都被困在这里了,索性不如打开脚下悬棺,看看棺材里到底有什么?
哪怕没有找到线索,假如摸到一两具仙人遗骸,得到一两件宝贝那也是值了。
不过那两人努力了半天,也没扒拉开棺盖,最后气馁骂道:“这些棺材都被铜汁浇灌死了。”
削剑抬头望着悬吊在头顶上方的几口棺材,声音一点都没紧张情绪的木讷说道:“师父,这里好像是个迷魂阵。”
晋安:“迷魂阵?”
削剑声线平静的回答:“这里的每口悬棺,都有四张面孔,每口棺材大小尺寸、花纹细节、就连工匠故意刻错的痕迹也是一模一样,这些悬棺的布局,就像是在故意引导我们方向,让我们分不清上下方位。”
削剑因平时里沉默寡言,语言组织能力有点薄弱,但晋安还是听明白了削剑要表达的意思,他面色一怔:“催眠!心理暗示!”
催眠?
心理暗示?
扒拉棺盖失败,正气馁的邬氏兄弟,有些茫然的转头看向晋安这边。
晋安组织语言解释道:“在我们的生活小细节中,无处不在的存在一些催眠,心理暗示。一些看似不经意的小细节,往往会给人的潜意识里带去很强的自我催眠。比如我们第一眼看到红布,想到的是喜庆;第一眼看到白布,想到的谁家死人在办丧事;再比如看到道士和尚的第一眼是想到慈悲……”
“再比如反复写同一个字,会发现这个字越来越陌生,记忆力倒退,有些不认识,字也越写越扭曲,这也算是催眠的一种,人在重复同一件事时会更容易疲惫,反应迟钝,自动忽视身边一些细节。”
“在这个坑洞里,悬吊着无数四面棺材,而且这四周岩壁吸光看不到太远,很容易迷失方向感,所以当我们在不经意间开始以悬棺上的男人脸孔作为前进的参照物时,当我告诉你们,我们实际上在不进反退,一直在往下走,你们肯定会反对我。”
邬氏兄弟马上站出来反驳:“这不可能!”
“究竟是在往上走还是往下走,我们兄弟二人还是能分得清的,毕竟上下攀爬锁链的感受是完全不一样的,一个头上脚下,一个头下脚上!”
晋安也知道他的这个猜想,有点天方夜谭,就如邬氏兄弟二人说的,头上脚下和头下脚上走路是完全不一样的体验,光是这一点就难以解释得通。
王牌教父(百美夜行) 海派山人
“我也说了,当一个人重复做一件事或者重复盯着一样东西看,身陷催眠中时,人会反应变迟钝,大脑思考能力下降,在这期间,我们错过什么重要细节或者是身体发生一些细微变化都会被我们自己下意识忽略掉。”
“当然了,如果以此简单去解释头上脚下和头下脚上的完全不一样感受,肯定有些牵强,所以我觉得这坑洞里肯定不止一个青铜锁棺阵,一定还有别的东西存在。或许第五幅壁画上那团巨大黑影,也是也是其中一环说不定。”
“我说的催眠、心理暗示,只是其中一个有可能存在的猜想,大家如果有别的猜想,也可以说出来一起探讨,一起集思广益寻找出路。”
此时的晋安来到悬棺边,不断打量上下空间,心里揣测,莫非这处山神天地骨真是个天弃之地,他们身处在一个上下混沌的空间里?
“小兄弟,老道我听你的意思,咋那么有点奇门遁甲里的‘遁’术意思?”重新在悬棺脚踏实地的老道士,在恢复了些后,脸上神情有些惊疑不定的说道。
老道士尽量让自己不要有大动作,尽量在悬棺上保持重心平衡,继续说道:“这奇门遁甲博大精深,囊括了无穷无尽的易术、术数推演,以易经八卦为基础,结合星相历法、天文地理、八门九星、阴阳五行、三奇六仪等要素。”
“好比是单说这奇门遁甲里的‘遁’术,就细分成两大门类,分别是有形之物的‘阳遁’和无形之物的‘阴遁’。这有形之物嘛,比如偃师机关;至于无形之物,山川风水、日月星辰、鬼神之力都可以归纳在这里,小兄弟你刚才说的那个什么催眠,心理暗示,杀人诛心之术也属于‘阴遁’范畴里。”
“可惜了……”当说到这,老道士突然怅然若失的长叹一声。
“老道长可惜什么?”
“您倒是快跟我们说说,您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有几人连忙朝老道士催声问道。
老道士并未马上回答,而是手拿罗盘在悬棺上小心翼翼行走,隔几步就摇头叹息一声,再换个方向,再摇头叹息一声。
这一幕可把那对邬氏兄弟急得不行,他们现在被困这上不见天下不见阴曹地府的深渊坑洞里出不去,你怎么还搁这里吊人胃口呢,赶忙催问道:“老道长就当是我们哥俩求求您嘞,我们知道您本事大,您懂得风水奇术,现在我们大家都被困在这里出不去,那就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了,有什么发现您倒是快说说,就别跟我们打哑谜了。”
这时,老道士这时候把罗盘一收,然后瞥了眼邬氏兄弟,说道:“老道我一开始就说了,这里的岩壁会吸光,乌漆嘛黑一片,奇门遁甲共有一千多局,连这里是个什么局都无法看出来,还谈何破局。”
人被困在绝境,本就容易心神烦躁,邬氏兄弟被老道士这么一怼,气得嘴巴都要歪了,就在这对兄弟要跟老道士吵起来时,另一边的红玉姑娘适时打破气氛僵硬:“我对潜移默化催眠、奇门遁甲‘阴遁’这两个说法,都比较赞同,下墓多了,都会或多或少碰到一些设计巧妙的陵墓,我也曾碰到过利用人眼错觉与故意留下的线索记号,让我们一直认为是在往前走却怎么都走不出去的阴宫设计。”
“但那次我们要幸运得多,而且陵墓规模也不像这座地宫这么大,当时我们是直接炸出去的。事后我们才发现,那是一个回字墓室,就是利用了催眠与陵墓设计者故意留给我们的线索记号,误导我们把记号当作前进方向感,一个简单的回字墓室设计困住我们大半天。”
说到这,红玉姑娘转头看一圈四周:“这里地形更复杂,更难破解。”
她话里的潜意思就是,他们现在所处深渊悬棺,就算有炸药也没法动用,除非想跌落万丈悬崖,摔个尸骨无存。
现在的形势是,他们明明已经发现这四面悬棺的高明设计处,可就是找不到出路。
这坑洞里除了四面悬棺外,还有其它被他们忽视的细节,组成一个环环相扣的奇门遁甲局。
千年前道场仙人所布置的奇门遁甲,又哪能这么轻易破解的。
瑾花落尽是明兮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商讨对策,最后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大家遮住眼睛,不去看那些悬棺上能催眠人的同一张人脸,或许能找到一线生机。
但这个方法有利也有弊。
没有谁能保证闭眼不踩空。
而在这些艰险悬棺上一旦走错一步,就是万劫不复。
这个时候,第五幅壁画上的预言内容,就如一块大石压在心头,最终仅少数几人成功活着出去,就是因为大部分都踩空摔死了吗?
一时间。
气氛变得压抑,沉默。
在这种沉默中带着绝望。
“老道,削剑,我们再试试看往上攀爬,这次我们尽量不去注意悬棺上的那些男人面孔。”
“至于蒙眼攀爬悬棺,只能作为走投无路后的下下策考虑。我相信这么巧妙的奇门遁甲局,不可能随便蒙上眼睛就能走出去。”
“肯定还有什么我们错过的细节。”
晋安并没有去等祁老头他们几人,他并不是跟人商量,他的脸上没有慌色,他还远没到放弃气馁时候。
见晋安三人重新动身寻找出路,其他四人也一路沉默跟上来。
只不过,这次攀爬了百来丈,还是没找到出口。
甚至,他们改为原路返回,也依旧是走不出去,连最开始进来的那条悬崖裂缝都找不到了。
队伍气氛越加沉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