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79bw2好看的言情小說 人間苦 線上看-第1157章 那麼大的腳?展示-b2n69

    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蔡根被一头飘逸的黑发,拉向了深深的回忆。
    记得自己从小头发就很好,又黑又密。
    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走南闯北的,饮食不健康,作息不规律,掉了一些头发,但是由于基础好,即使发量少了,依旧在正常水平。
    再后来,二十四小时看店了,每天每夜熬心血,随着四十不惑慢慢临近,头发就像银行卡里的积蓄越来越少,越来越稀疏,很长一段时间蔡根都不敢照镜子,看着心酸。
    最后,给了仁心,白了头发,蔡根就慢慢习惯了,秃头也比较好打理,也不牵扯精力。
    但是,虽然蔡根嘴上不说,心里还是喜欢那个一头黑发的自己,至少在发型上多了个选择不是?
    不自觉的仰头看了看天上的滚滚,简单设想了一下可行性,难度很大啊。
    滚滚刚才的求助没有收到啸天猫的回复,觉得心里有点不是滋味,看下面这群人,尤其对待啸天猫的方式,等级划分也很明确的样子呢。
    在看到蔡根的眼神的时候,滚滚这次彻底慌了。
    他是一直把蔡根当成二郎神君来对待的,如果二郎神君说让自己喂那只小母牛一口,自己咋整?
    “大人,大人,我还有用啊,天罚,没有我咋主持天罚啊。”
    滚滚这几句话说的虽然没啥营养,但还是起到了作用,至少让蔡根从黑发的回忆里解脱出来了。
    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情,自己怎么能想头发呢?
    蔡根不好意思的朝着滚滚摆了摆手,还真诚的笑了笑。
    “春蹄,别扯淡了,赶紧救人,别逼我动粗。
    对了,你们合氏一族,以前都是吃天龙的吗?”
    春蹄眼睛一刻不离天上的滚滚,好像一错眼神他就跑了一般。
    “当然吃天龙啊,否则我们合氏一族为什么那么好吃。
    不对,也不是单纯是为了改善口感。
    没有天龙吃,我就没法长大,就永远是这个样子。”
    看着像纸篓高下的春蹄,蔡根不明白春蹄到底能长多大,难道这只是她的幼年状态?
    不对啊,上次说的,她都几万岁了吧?
    “春蹄,你别唬我,你都多大岁数了?还能长多大?”
    春蹄虽然被屠刀卡脖,依旧向着蔡根投去了一个轻蔑的眼神,好像在嘲讽蔡根的无知。
    随即伸出了一个牛蹄子,尽量抬高给蔡根看。
    “我们合适一族,生长发育完全靠吃天龙。
    只是,天龙越来越少,越来越难抓,所以我在没长起来。
    看到我的玉足了吗?
    当初要是天龙管够,这片湖放不下我的玉足。”
    看了看豆包大小的牛蹄子,在联想一下太清沟的面积,蔡根得出了一个不靠谱的结论。
    “你们还真是奇葩的种族,只长脚不长个吗?
    那要是脚长那么大,还是这么高,不就是一张饼吗?”
    春蹄气的差点吐血,这蔡根什么脑回路啊?
    正常人都会想,脚都这么大,身体得多么的巨大啊。
    什么物种会只长脚,其他地方不长,天残脚吗?
    “我是比喻好不好?
    算了,不跟你墨迹了。
    反正我不管,现在我的能力,只能救一个村民,你要是让我把天龙吃了,让我救谁我救谁,让我干啥我干啥。”
    说到干啥的时候,春蹄还向着蔡根抛了一个媚眼,估计是生存大全又看岔劈了。
    蔡根接收到那个媚眼,直接打了个寒颤,太刺激了。
    “那不是天龙,以后遇到再给你吃行不?
    你今天先干活,别闹了,否则…”
    哎,蔡根还真说不出什么过硬的话,要是说真的砍死春蹄,他是绝对舍不得的,尤其还有九黎尤以前造的孽。
    春蹄现在是看明白了,今天吃天龙肯定是没戏了,索性也就放弃了,摆出了一个洒脱的姿态,往啸天猫身上一坐,开始了日常的消极怠工,至于蔡根的承诺,她压根没往心里去。
    “我做不到,真的做不到,没有天龙,你给我整桶上次喝的酒也行,我估计也差不多。”
    咋还处处提那个万仙酿呢?
    不要点工钱就不会干活吗?
    还是说这就是现在灵异圈的常态,大家都不富裕,没有补充,干啥都费劲?
    要是真都这么寒酸,老实在家待着不好吗?
    何必出来搞事情呢?
    这就是穷嘚瑟啊,越穷越嘚瑟的节奏吧。
    听到春蹄说到酒,胡小草一下就紧张了。
    “蔡老板,我真没有存货了,所有的存货全都给你送来了,上次我给你写的信,你看没啊?”
    当然看了,蔡根脑子里回荡的都是那张湿了的信纸,说得那么可怜,和刚才挑理萧萧简直判若两人呢。
    “行了,行了,你不用报委屈,让你们用地池,给我多少万仙酿都是你们占便宜,算了,别打岔。
    春蹄,情况就是这个情况,要酒没有,活儿你还得干,你说吧,需要我做到什么程度,你才能动手?”
    什么程度?
    春蹄一下就听明白了,这算是蔡根的最后通牒,他需要做的事情也绝对不是下跪哀求什么的,而是残忍的威逼没有利诱。
    自己咋就这么命苦呢?
    刚喝点好酒补了补,这就要全都搭里吗?
    这蔡根上次给我喝酒,是不是就打算今天让我吐出来呢?
    心里越想越委屈,自己堂堂合氏一族仅存的公主,竟然被人这样使唤,还有尊严吗?
    哇的一声,春蹄哭了出来,苦苦哀求。
    “蔡根,只救一个不行吗?
    你看看你跟谁好,我救谁。
    其他的咱们也不是不救,等上一千年,我恢复恢复再救行不行?”
    这算是讨价还价吗?
    直接把价给说死了,一千年骨灰都没有了吧?
    压根没有给蔡根留下什么讨价的余地啊。
    回头看向二柱子,蔡根觉得,咋看都是他最靠谱呢?
    二柱子此时正蹲在段晓红的脚边,用手扣着太清沟的冰面,满心的幽怨都快滴出水了。
    明明说好让自己试试的,结果整出个牛犊子就把自己晾在这,太伤自尊了。
    “二柱子,要不…”
    “我有办法,蔡根,我有办法,我行,我一定行。”
    这个主动请缨的声音是从啸天猫的方向发出来了,还挺耳熟,蔡根赶紧翻起了啸天猫,声音竟然是从一目僧嘴里传出来的。
    “拉我出去,我有办法,蔡根,赶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