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jd1h1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我的人生模擬器 ptt-第三百七十八章 以力服人,拳頭纔是硬道理鑒賞-2sd2u

    我的人生模擬器
    小說推薦我的人生模擬器
    “好!好字!好画!好诗!”
    袁知县看着这幅画卷,忍不住大声叫好。
    “袁大人过奖了!”
    陆离笑着谦虚了一句。
    “子明(陆离),没想到你竟有如此才学,不愧是名门之后啊!”
    袁知县满脸赞叹,又连忙向陆离问道:“对了,子明,不知你现在是何功名?”
    “不瞒大人,学生多年漂泊在外,近日才返回家中,至今还未曾参加科举。”
    陆离朝袁知县拱了拱手,脸上装出一副惭愧的模样。
    “这样么?下个月就是县试的时候了,子明何不入场一展身手?”
    袁知县对陆离的才华十分欣赏,自然很希望陆离参加科举考试了。
    一旦陆离取得好成绩,这也是袁知县的功劳。
    “学生正有此意。”
    陆离朝袁知县拱了拱手,“此番回乡,正要踏入科场,一展青云之志。”
    “好!好!”
    袁知县满脸欢喜,连连点头,“那就祝子明青云直上,连战连捷了!”
    接下来,陆离又跟袁知县畅谈了一番。
    陆离早在工艺大师剧情里,就读过很多传统文化的书籍,也跟韩老学文物鉴定的时候研究过历史资料,此番跟袁知县谈论文学自然不成问题。
    交谈了一阵之后,陆离这才把话题引入正题。
    “袁大人,学生此番前来,还有一件小事。”
    陆离朝袁知县看了一眼,说道:“我二叔陆岩,年前因云烟阁命案入狱。此事……”
    “这事……本官自然知晓。”
    袁知县微微叹了一口气,“子明啊,此事另有根由,想必……你也清楚吧?”
    “学生略有所知。”
    陆离点了点头,“我比较奇怪的是,陆家三千亩地,似乎不值得大动干戈吧?王家虽然是徐家的姻亲,却到底不是徐家。为这事跟我们陆家结仇,似乎没这个必要吧?”
    “子明有所不知啊!”
    袁知县叹了一口气,“年前,中枢有政令下达,今年开春之后,江浙各府,悉数改田为桑。”
    “啊?”
    听到这个消息,陆离心头一惊,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卧了个槽!
    这又是因为嘉靖皇帝缺少修仙资源,才弄出来的歪主意吧?
    改田为桑,扩大丝绸贸易,给嘉靖皇帝捞更多的钱用来修仙。
    扩大丝绸贸易是好事,问题是……不种田吃什么?
    如今的大明朝,可不是不缺粮食的后世。江浙两地全都改田为桑,这几千万人的粮食缺口,上哪补窟窿?
    大明江山没被嘉靖玩崩,还真特么不容容易啊!
    陆离仿佛听到了严阁老在呐喊:我特么一边伺候着皇帝修仙,一边维持大明江山不崩,还要被人骂奸臣。老子累死累活干了二十年,有多不容易,你们知道吗?
    到了这个时候,陆离总算搞清楚了原因。
    三千亩地的产出不算大,但是……用来种桑养蚕,利益就很大了。
    在这个改田为桑的“国策”下,手里的桑田越多作用越大。垄断这种事情,不要以为古人不懂。
    这种事,恐怕还不是王家自己干出来的,后面必然还站着一个田产二十四万亩的徐家。
    在华亭这地方,徐家的势力太大了,就算袁知县愿意冒着得罪徐阁老的风险帮忙,也使不出多少力。
    皇权不下乡。出了这座县城,外面的事情袁知县是搞不定的!
    果然还是到了开局就要斗大BOSS的局面么?
    陆离眼中闪过一抹无奈。
    “子明,你回去之后,安心读书,准备下个月的县试吧!”
    袁知县摇了摇头,“那些地,转给王家也没什么。只要你金榜题名,何愁不能振兴家业?另外,地转出去了,你二叔的案子自然就结案了。”
    道理是没错,问题是……老子咽不下这口气!
    航母都炸过的人,居然要被一个古代土豪欺凌?真是岂有此理!
    “请大人关照一下我二叔。”
    陆离只能向袁知县提出最容易达成的要求了。
    “这是自然。本官到底是一县之尊,保全你二叔还是能做到的。”
    袁知县朝陆离点了点头,“回去吧!安心备考。”
    “学生告退!”
    陆离拱手一礼,告辞离去。
    ……
    一路回到陆家大院,陆离刚刚下车,老管家就迎了上来,“少爷,事情怎么样了?”
    “我正在处理。”
    陆离朝老管家点了点头,“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少爷果然厉害!”
    老管家很自然的就是一个马屁甩过来了。
    陆离笑了笑,又朝老管家说道:“盛伯,你去准备几个作坊,一个铁匠作坊,一个木匠作坊,我有用。”
    “是,我马上去准备。”
    老管家不愧是老管家,什么都不问,直接就下去办事了。
    陆离回到后院的时候,婶婶又找了上来,“篱哥儿,听说你去见知县老爷了?你二叔的事情怎么样了?”
    “还在处理中。”
    陆离笑着回答:“婶婶放心,我一定会救二叔出来的。”
    “那就麻烦你了。”
    二婶也知道,不可能见一面就把人放出来。既然陆离说能救出来,二婶也就没有多说了。
    回到院子里,陆离在书房里坐了下来。
    县试当然是要考的,拿一个秀才,甚至是举人的身份,行事就方便多了。
    只不过……还得先解决王家的问题再说。
    官面上要解决这个问题不容易。陆离跟袁知县的交情还没到那个份上,他不可能冒着得罪徐家的风险,把二叔无罪释放。
    既然官面上走不通,那就只能走另一条路了。
    陆离伸手取下挂在剑架上的倭刀,“呛啷”一声拔出了刀刃。雪亮的刀刃闪烁着冰冷的寒光。
    “刚刚击溃了上千名倭寇,斩首二十三级。既然是击溃,有个别倭寇流窜作案,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嘛!”
    陆离伸手弹了弹刀刃。跟我玩,老子最喜欢以力服人了!
    炸过航母,打过导弹,一夜之间覆灭了山口组的男人,你们见过没有?
    长刀归鞘,陆离的嘴角浮起了一丝冷笑。一将功成万骨枯!大将军岂能不杀人?
    现在是白天,不方便行事,晚上再说吧!
    陆离放下倭刀,坐到了书桌边,开始读书。
    四书五经,朱子集注,陆离从书架上取出各种书籍,慢慢的翻看起来。
    这些书,陆离早在工艺大师的剧情里就看过了的,也牢牢的记住了。只不过……后世的解读,后世的思想和观点,跟现在肯定有些不同。
    陆离还得看一下明朝时代的观点和思想,考试的时候也不能写偏了。
    在书房里看了一个时辰的书,老管家匆匆走了进来,汇报道:“少爷,您要的作坊已经准备好了。”
    “这么快?”
    陆离有些惊讶。老管家的办事效率高到这个地步了?
    “家里原本就有这些作坊的,只是稍微整理了一下。”老管家连忙回答。
    这才对嘛!
    陆离点了点头,“带我去看看!”
    随后,老管家带着陆离走出了陆家大宅,来到了外面的农庄。
    沿河修建的一排农庄,主要是陆家的佃户居住区。铁匠工坊和木匠工坊也在这边,平时都是用来修农具,修门窗,修家具,并不是生产铁器和木器。
    陆离在两个作坊转了一圈,看到里面的东西还算齐整,微微点了点头。
    “拿一套木工工具,再拿几根楠竹,切成一尺左右的竹筒,等下送到我的院子里来。”
    陆离吩咐了老管家一声,转身离开了作坊。
    这个地方还有很多可以改造的,整个陆家庄也有很多地方可以改造,但是……现在先要把王家解决掉才行。
    重新返回陆家大院,老管家派人把陆离所需的东西都送了进来。
    陆离把下人全都打发了出去,在院子里干起了木工活。
    大师级的雕刻技能,了解一下。
    剖开楠竹,切成甲片,陆离准备用楠竹做一件“倭甲”。
    演戏就要演全套,必须保证比倭寇更像倭寇。
    斩杀二十三名倭寇,陆离在搜刮的时候还拆过倭甲,过目不忘之下,陆离完全记住了倭甲的结构。
    此刻,用竹片重新做一件倭甲,完全不成问题。
    等到吃完饭的时候,陆离已经把倭甲的所有部件全都弄出来了,只需要用细线穿起来就行。
    吃完晚饭,从李婉那里拿了一些针线,推拒了李婉帮忙补衣服的要求,陆离重新回到了院子里。
    穿针引线,将倭甲的部件缝在一件短打劲装上,陆离还特意在甲胄上弄出一些刀剑劈砍的残破痕迹,涂抹上朱砂,弄成血迹斑斑的模样,造型十分逼真。
    做完这些,已经是深夜了。
    陆离把当初用来包裹金银和武士刀的那件披风找了出来。穿上倭甲,罩上披风,再挂了一把武士刀,完全就是个倭寇模样了!
    穿戴整齐,陆离轻手轻脚的潜了出去,翻过院墙,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王家所在的位置,陆离自然是早就打听清楚了的。
    在云间乡隔壁的白沙乡,最大的那座院子就是王家大院。
    北风呼啸,寒风凛冽。
    陆离拉下面甲,罩上披风,一路朝王家大院的方向赶去。
    沿着泾河堤岸前进的时候,风中传来的一些动静,有人声,还有挖掘的声音。
    嗯?这是什么情况?
    大半夜的,谁还在河堤边上干活?
    陆离微微皱了皱眉头,连忙压低了身形,放轻了脚步,慢慢的朝人声传来的方向潜了过去。
    抵近河湾的位置,陆离看到了暗淡的灯光。这是用黑布将灯笼蒙了起来,刻意减弱灯光。
    蹲在岸边的芦苇丛边,陆离抬眼看了过去。只见前方的河湾处,七个身穿黑色衣服的人影,正在河堤上挖掘。
    “大哥,咱们干的这事……有些昧良心啊!”
    一个挥着锄头在河堤上挖洞的黑衣人,扭头看向旁边的人,叹了一口气,“炸掉河堤,至少胥浦乡,朱泾乡,云间乡和修竹乡,应该都会被淹了吧?”
    “我们只是拿钱办事,事情都是王老爷搞出来的,就算天打雷劈,也是劈王老爷。”
    旁边一个黑衣男子哼了一声,“再说,良心有个鸟用?良心能当饭吃吗?这笔买卖,五百两银子呢!你喜欢银子还是喜欢良心?”
    “就是!就是!良心有个鸟用?我们本来就是打家劫舍的土匪,什么时候讲过良心了?”
    旁边几个黑衣人连声附和。
    “哈哈!我就是感慨一句嘛!良心算个鸟?哪有银子实在?”
    之前感慨“昧良心”的黑衣人顿时笑了起来,锄头挥舞得更有劲了。
    姓王的要炸河堤?
    卧槽!这种土豪劣绅,真特么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啊!
    人为制造一场水灾,然后趁着几个乡受灾,大肆收购土地,完成土地兼并。
    今天这一趟,还真是来对了!
    陆离捏了捏拳头,眼中的寒光更加冷冽了。
    该死的东西!既然不要良心了,那就……去死!
    陆离纵身冲出了藏身的芦苇丛,“呛啷”一声拔出长刀,嘴里还很敬业的喊了一句:“沙吉吉!”
    “啊!倭寇!”
    “快跑啊!”
    突然冲出来一个“倭寇”,顿时把这几个昧良心的家伙吓得亡魂大冒,四散奔逃。
    陆离几步冲了上去,抡起刀子一顿乱砍,一边砍还一边不停的吼着“倭语”。
    那几个表示“良心有个鸟用”的家伙,当场就被陆离剁死了。
    唯有一个看起来年纪小一些的,陆离特意留了条命,砍了一刀不致命的伤口之后,一刀柄将他打晕了过去。
    毕竟……留个活口更能证明“倭寇”来了嘛!
    几刀剁翻这些昧良心的土匪,陆离转身就跑,一溜烟跑个没影了。
    第一场干完,下面还有一场呢!
    一路疾驰,陆离很快就来到了白沙乡,看到了占地面积庞大的王家大院。
    王家既然敢干出这个炸河堤水淹四乡的事情来,那就不能把他们当人看了。
    畜生都不如的东西,早点弄死也能图个清静。
    可惜……只能用“倭寇”出场,不能光明正大的打土豪分田地,深以为憾啊!
    话说,我到底要不要造反呢?是揭竿而起,打土豪分田地呢?还是为大明寻找一条出路?
    算了,以后再想,先弄死姓王的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