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仙宮笔趣-第一千七百零二章 乙木之毒熱推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仙宫
一路上花雾音除了最开始对叶天介绍了一些玄天宗的事物之外,就没有再多言,路上始终对叶天恭恭敬敬的。
实际上她也有着自己的小心思,像叶天这等强者,竟然只是一个散修,而散修,一切就有可能了。
如今父亲实力大损,若是能够拉来这样一位实力强劲的客卿,玄天宗也依然还有机会再次崛起,甚至,超越从前。
当然,花雾音也是一个聪明人,不会现在就将这种事情说出来,并且,叶天这等强者,本身就不会因为自己说而产生意志动摇。
所以,一切都是要看叶天自己的,花雾音尽量不让叶天产生恶感就是。
在叶天的携带之下,归去旅途极为快速,这让花雾音都产生了一种错觉,真仙之境,真的有如此强大吗?
“马上就要到玄天宗宗门地界了,请随我来。”花雾音在前方,此时他们脚下,是一座极为宽阔的城池,城池之中人口百万。
“道州之中,所有城池都是被宗门掌控,宗门力求资源掠夺,这等城池就是根基,不仅是资源,也是弟子生源等等的根本。”
“此地玄天城就是我玄天宗的根基,但,也仅此一座,道州之中,实力强大的宗门,例如朝天宗其门下掌控十余座城池,而圣地势力往往都是数千座城池起步。”
“在道州之中,恐怕也只有道州学院,从未试图掌控城池势力。”
“这些城池中,多为凡人主导,城主一般可由年老的金丹之境担任,当然,资源丰富,实力强大的宗派,派遣问道坐镇也是常有的事情。”
花雾音到了玄天城后,话逐渐多了起来,给叶天介绍着道州之上的情况,她也不知道叶天是否是久居世外之人,对道州的情况了不了解,索性自己开始讲了起来。
不过,基本上花雾音所言,叶天心中都知道,搜魂之术,早已从那壮汉的神魂中所得,不过叶天也从未有过阻止。
多听一人所说,就能对此方世界有了更多一分的了解。
但这个世界的层次,确实略有超出了叶天的预料,就连太乙金仙级别的人都还未化作传说,如果说这是一方大千世界,恐怕元神中诞生世界的世界之主,其实力远远超乎了常人的想象。
甚至是大罗金仙,也未可知。
大罗金仙,那是仅次于圣人之路的境界了,就算是现在的叶天,眼神之中都有了一丝的恍惚。
这不朽帝尊,到底是何等实力,这等世界竟然只是一道关卡,又或者说,奎木传颂阵法上出了一些问题,将自己传到了其他地方?
从目前所了解的信息来看,叶天却这个世界的认知还很浅薄,若是想要出去,离开此地,恐怕还要重新筹谋,需做长久打算。
所以他也需要一个身份,玄天宗就是一个很好的地方,这是他之前出手救了花雾音的原因之一,也没有拒绝花雾音的邀请就是在此处。
更关键的是,这玄天宗已经彻底衰落,从言谈之中,这玄天宗掌教虽然还未陨落,但实力必然大损,而门内核心弟子,基本上都在荒落之中被杀了一空。
整个玄天宗必然走向衰落,甚至是灭亡。但对叶天来说,却刚刚好。
有此时机,不管是随缘让玄天宗腐朽,还是重振玄天宗,对叶天来说,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玄天宗腐朽之后,离开时候,成为历史的玄天宗就是他的跟脚,也不会有人出来挑刺,而重振玄天宗必然让玄天宗打上自己的烙印。
民 科 的 黑 科技
至于具体怎么选择,就看花雾音以及这位传说中的掌教,到底是何等实力。
越过玄天城后,就是一座极为高耸的山峰,玄天宗,就是在这山峰之上。
不过,倒也不像是叶天曾经弄的那个补天派一样,这里护山大阵层峦而起,防护颇为严密,不过灵气波动并不强,应该是留手的人实力的缘故。
护山大阵上,各种云雾了然,一片仙人之境,又有仙鹤祥云处处若隐若现,常人见了,必然是顶礼膜拜,以为进了仙境之中。
这是一个还算不错的洞天福地,看样子花雾音的老爹实力应当不差。
叶天目光微微闪动,倒是没有上前,虽然这些护山大阵在他眼前不堪一击,不过花雾音已经上前叫阵,将阵法打开了一条通道允许通行。
“大师姐回来了!恭迎大师姐!”
“咦,师兄他们呢?”
“这次去荒落不应该要许久的时间么,怎么这么快就直接折返了,难道是给掌门的灵药已经取得了?”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从通道而过,直接出现在了一片宫殿之中,前方赫然立着一个巨大的门脸,写着玄天宗三个大字,气势颇为浩大,叶天眼神微微闪动,根据这几个字倒也对花雾音老爹的实力有了一个推测。
可能已经有着玄仙的实力。
倒是刚入门,玄天宗那些小辈弟子看到大师姐之后都是欣喜不已,各种问题都抛了过来。
“你们师兄?”花雾音嘴角掀起了一个嘲讽的弧度:“他们都死了。”
因为之前那几个人全员背叛,所以此时花雾音对这些弟子,都没有什么好的感官,说完之后,带着叶天直接进入了最中间的大殿。
留下一众玄天宗的弟子面面相觑,极为错愕,一向平和近人的大师姐竟然都懒得搭理他们。
“师兄他们,都死了?”
“那我们玄天宗怎么办,一年之后的总会大会,岂不是要丢尽颜面?”
“大师姐身后那人是谁,她为何对此人如此恭敬?”
那些普通第一议论纷纷,心中各有猜测,但他们可能永远也想象不到,他们平时尊崇的师兄师姐们,都背叛了玄天宗。
大殿所在,篆刻有玄天殿三个字,和门脸处不是同一人所写。
不过门脸处的字更为恢弘,颇为沉稳,给人一种厚重如山的感觉,而玄天殿的字,却带着一股锋芒毕露,此字,应当是以剑气为笔,篆刻而成,其中更是蕴含着极深的剑道。
叶天站在玄天殿之处,停下了脚步,看着玄天殿三个大字,颇有兴致,在他的眼中,那三个字早就不是字,而是化为一个个的人,在演练剑招,还有一个提剑篆字的虚影。
看到叶天没有动,花雾音也连忙停了下来,也不敢打扰现在的叶天。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殿之内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声音豪放至极,从中传出。
“哈哈哈,道友远道而来,还请进来一叙,音儿,取仙灵茶来。”大殿自重的声音传出,告知了花雾音一声,花雾音听到声音之后,神色一喜,看上去父亲的伤势似乎恢复了不少。
连忙道了一声是,随后去取那仙灵茶。
叶天从沉思中醒来,听到那人的声音淡然一笑,随后一步踏入玄天殿之中。
这玄天殿虽然看着恢弘,却是气势凝聚使然,实际上从外面看,并不如何大。
但里面,却别有洞天之样,一步踏入,竟然此地空间扩展了万丈有余,进来之后更是显得这大殿更为恢弘了。
“道友请坐。”只见玄天殿之上,一白发老者模样的人,笑着相迎,不过并未起身。
大明望族 雁九
叶天也不在意,随意找了一个地方盘膝坐下。
不多时,花雾音就捧着仙灵茶走了进来,奉茶给叶天,叶天接下,轻轻喝了一口,倒是不错的仙灵茶,灵气浓郁,竟然还对天地道则感悟颇有帮助。
“此茶当为悟道茶。”叶天赞叹一声说道。
“哈哈哈,此茶乃我曾经进入太乙墓地之中寻道了一颗茶树,不过此树还未成长,数百年才不到三尺,百年一次产茶,不过半斤之数,非是贵客,花某也断然不会将此茶拿出来。”玄天宗掌教颇为得意的为叶天讲解道。
“父亲,这一次,多亏了前辈出手,否则,女儿也回不来了。”花雾音轻声说道。
“我们进入荒落之后,一路倒是顺畅,但在不久之后,却遇到了周明中和其同门中人,门内核心弟子,竟然全都反叛,想要擒拿将我献给周明中。”
“而林长老也因此陨落,若非是前辈出手相救,恐怕女儿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花雾音对着玄天宗宗主开口讲一路行程说了出来,顿时,上方的玄天宗宗主脸色逐渐的阴沉了下来。
女儿携带一强者登门,他心中早有计较,应该是有什么事情,他内心就颇有不安,所以对叶天极为客气,但花雾音说出来之后,他还是内心震动了。
“周明中!”砰!骤然间,玄天宗宗主轰然一掌拍在了大殿之上,直接将一根玄金之柱直接抹去,眼神之中尽是怒火之色。
“此人,我不杀他,誓不为人,简直欺我玄天宗太甚,正好,为父时日不多,亲自去取了此人性命再说。”玄天宗掌教直接翻身而起,冷哼着,手中多了一把长剑。
“道友稍等片刻,花某去去就来,取了那贼子的性命。”
“父亲,不必去了,前辈已经将周明中和其同伴都已经斩杀在荒落之中。”花雾音连忙阻止了下来。
叶天颇为无语,这玄天宗掌教,活了上千年的人物,竟然是一个如此脾气火爆的家伙。
玄天宗宗主听到花雾音的话之后不由怔了一下,随后眼神颇为狐疑的看向了叶天,确认了自己没错之后。
“花某失礼,敢问道友真的是真仙之境?”玄天宗宗主收起了手中的长剑,盘膝坐下,抱拳对着叶天问道。
“如假包换。”叶天淡然一笑说道。
玄天宗宗主眼神立刻就迷惑了,那周明中可是天仙巅峰之人,也就是自己巅峰之时尚可拿捏,自从上次受伤之后,实力受损,就已经难挡周明中。
要不是怕他气急败坏,玄天宗宗主会以命换命,恐怕周明中早就欺压上门来了。
但玄天宗宗主只要敢这么做,必然距离死期也不远了,甚至已经有不少宗门已经暗暗盯住了玄天宗。
花雾音天赋不错,却走错了路,现在玄天宗已经陷入了后继无人的尴尬状态之中,现在荒落之中又死了一批核心弟子。
“我玄天宗数千年基业,恐怕要葬送在花某手中了。”玄天宗眼神之中闪过了一抹复杂之色,微微摇头说道。
随后又是展颜一笑,将此等烦恼事抛之脑后。
“来来来,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杂事,花某花阑天,还未请教道友尊姓名讳,此次小女之命,多谢了。”花阑天抱拳笑道。
此人,应当是一个洒脱之辈,叶天也是笑了,微微抱拳。
“举手之劳罢了,那朝天宗之人我也看不顺眼,在荒落之中,三人联手偷袭于我,遇见其他门人,出手算是作为惩戒。”叶天笑着说道。
“哦?道友竟然还杀了三个玄天宗之人?”花阑天微微一怔,连忙问道。
“这朝天宗势力颇为强大,我玄天宗万万不能比拟,这也是我数次放过了周明中的原因,道友此举恐怕将自己牵连进去,引来朝天宗的报复啊。”花阑天微微皱眉开口说道。
“怎么,道友是怕了?”叶天似笑非笑的说道。
“哈哈哈,要说怕,花某还未曾有过一个怕字,不过,花某命不久矣,此次死前必然对朝天宗出手。”
“反正已经得罪,那就得罪到死,索性基业已经半数毁灭,又有何惧?道友不妨直接加入我玄天宗,这时没有人会来找我麻烦。”
“若是等我出去寻找朝天宗之后,道友可以直接离开,脱离玄天宗,到那时,所有人都被我吸引住,道友脱身当为方就。”
“这朝天宗虽然强大,但也仅仅是在我们西南之地,道友只需要离开西南,前往中州,朝天宗断然不敢把手伸到中州去。”
花阑天笑着摇头说道。
“那如果我说,道友的伤势,并非致命呢?道友还去吗?”叶天顿了一下,却抬头眼神之中带有一丝笑意的说道。
花阑天猛然一怔,随后眼神之中带有一丝热切。
“道友此言当真?哈哈哈,道友若是以为花阑天会因此怕了朝天宗,那大可不必,就算是此次不死,我依然会杀伤朝天宗,当然,不会死拼,杀了就跑。”
“我数千年基业都毁于朝天宗之手,老子也是憋屈了一辈子,岂能让那朝天宗逍遥?既然基业已毁,我还能有什么顾忌!玄仙之境的报复,是很恐怖的,金仙不出,他们能奈我何?”
花阑天开口大笑说道。
叶天也笑了起来,这花阑天性格豪放,却也颇为对自己的胃口。
“我倒是觉得,大可不必上门而去,这朝天宗长老连死五人,你说,他们会坐得住吗?他们会上门的,就算不知道是谁,但只要查询仇家,或者是周明中最近的筹谋打算,蛛丝马迹迟早会查过来,何须着急。”叶天淡然一笑说道。
“咦,此举不错,好好好,嗯,那就等着,就是不知道道友所说,我这伤,并非是致命伤,这中间有和讲究,还请道友讲解一番,不胜感激。”花阑天目光灼灼的看着叶天说道。
“前辈若是能够救我爹,但有差遣,无所不往,只要我花雾音能够做到的事情,必然为前辈做到。”花雾音也是浑身一震,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希冀。
她知道,这一次,她带叶天回来,是对了。
“你不是不怕死么?”叶天倒也不急,喝了一口仙灵茶,慢悠悠的说道。
“能不死,谁又想死?道友你说对不?哈哈哈,我乃玄仙,已经接近长生无劫的地步,谁会愿意在这个时候去死?”花阑天搓了搓自己的手掌,嘿嘿笑道。
“你这伤势,在于本源,在于道则,你所中道则之中,带有极强的腐蚀性,并且在一直侵蚀你的本源,只要你的本源坚持不住,那就是你陨落之时,我说的可对?”叶天站了起来,缓步走到了花阑天的面前道。
“对对对,就是如此,我也不知,那偷袭我的人是谁,但自从我本源被迫,无论用尽什么办法,都无济于事,后面花某求于轮回圣地一下山弟子,得知儡人可能有救治我的希望,这也是我派遣他们进入荒落之中的原因。”叶天仅仅是一眼就看出了自己身上的毛病,花雾音和花阑天眼神都亮了,一种希冀的感觉,从心底诞生而出。
能不死?谁又想死呢?哪一个成仙之人不是经历万种磨难,最后渡劫方可成仙。
更不要说,这花阑天还是玄仙之辈,怎么可能会有甘心,自爆朝天宗那也是无奈之举了。
“你这种侵蚀本源的东西,倒也不是毒,而是一种特殊的力量,其名,应当称之为木,裹挟阴寒之力,混合而成,杀伤力极为强大。”叶天开口说道。
“木之本源?”花阑天皱眉,他倒也见多识广,木之本源的事情他还是听出来了。
“只需获得奎木本源的加持,将那股力量逼迫出来,你就可以继续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