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igc0a优美都市言情 人魔之路討論-第930章 好久不見-f5m0r

    人魔之路
    小說推薦人魔之路
    当年北河还是炼气期修为的时候,就曾听闻过赵天坤的大名,对方有着结丹期之下第一人的称号。
    仅仅是从这一点,就能够看出赵天坤的实力之强悍。
    当年加入万花宗的冷婉婉,还曾被此人追求过。
    甚至后来北河还跟赵天坤,产生了一些过节。
    那就是赵天坤私自拿走了冷婉婉给他的母子同心螺,他后来从赵清的口中得知了此事。
    结果可以预料,北河要挟赵清,也就是赵天坤的女儿,亲自找到了对方,拿回了母子同心螺。
    那时的北河,已经突破到了结丹期,而赵天坤更是结丹后期修士,双方还曾有过交手。
    只是最终赵天坤却是不敌肉身之力强悍的北河,被他给挫败,最终带着赵清逃走。
    从那以后,北河跟赵天坤就再也没有任何交集。
    北河很快就来到了城中心那座属于城主的山峰。
    抬头看着数百丈的高山,他迈步继续踏行而去。
    沿途所过,他看到了不少的守卫。只是施展了隐匿之术的他,隐匿技巧何等高明,这些守卫根本就无法发现他。
    北河大摇大摆的,从这些守卫眼皮子底下,一路向着山顶行去。
    洪临城是一座小城,明面上就是城主的修为最高了。而且此地并没有什么珍贵的修行资源,也就无法吸引其他高阶修士来此。
    即便是城中还有其他脱凡期修士,但多半是因为某种原因,暂时在此地落脚。
    赵天坤不过脱凡初期修为,而北河却是脱凡后期修士,要对付甚至是拿下那赵天坤,可是极为容易的事情。
    很快,北河就来到了山顶。到了此地入眼是一座青石铺就的广场,正前方则是一座大殿。
    想来那赵天坤,就在那座大殿中。
    一路走来,虽然还有不少的禁制,但是那些禁制对于北河来说形同虚设,根本无法对他造成任何的阻碍。
    到了广场上,施展了无影术的北河,继续向前掠去。
    最终他当着两个结丹期守卫的面,就这么站在大门前,只是抬头看了一眼,便迈步踏入了其中。
    走过前殿,他一路来到了后殿,这时他就看到后殿的大门敞开,其中还传来了一阵谈话的声音。
    “啪!”
    北河仔细一听,就听到了仿佛茶杯被人摔碎的声响。
    “哼!当真是欺人太甚!”
    接着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传来。
    他分辨出,开口的那位赫然是赵天坤。
    “城主还请息怒!”
    而后就是另外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
    北河猜测,开口的应该是之前跟在赵天坤身侧的两个女子中的一位。
    思量间他向前行去,来到了后殿的大门口位置。
    让他无语的是,此地竟然没有禁制,他都不用小心翼翼,踏入了其中后就藏身在距离赵天坤还有那两个女子数十丈之外的一根石柱后。
    到了此地,他已经能清晰的听到这三人的交谈了。
    “那姓王的当真以为他老子是法元期修士,就可以为所欲为。竟然接二连三的,将我的觐书给打回来。”
    此刻赵天坤双手倒背,脸色铁青无比道。
    在他的脚下,还有一低碎裂的茶杯。
    听到他的话,那两个元婴期的女子一时间没有开口。
    赵天坤被派来坐镇这座洪临城已经有百余年之久,原本以他的资质和修为,是能够坐镇一些中下城池的。但是因为他在万古门中得罪了人,所以被“发配”到洪临城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在平日里,洪临城即便是元婴期修士都能够坐镇,哪里需要他这位脱凡期修士。
    虽然他可以上书给上面的人,申请调离此地,但是他得罪的那位似乎也想到了这一点,专门给他的顶头上司,也就是他口中的“姓王的”打了招呼,每一次他的觐书都被打了回来,根本不给他调离此地的机会。
    而在洪临城,他想要有所发展的话,是极为困难的。
    照此下去,恐怕最近两三百年,他都不会有机会离开此地。
    而这,也是赵天坤极为恼怒的原因。
    “春莹,你现在去良城,给我找到刘都统,将这枚玉简交给他。”就在这时,只听赵天坤道。
    说完后,他取出了一枚玉简,交给了一个元婴期的女子。
    “是,城主!”
    叫做春莹的元婴期女子拱手领命,接过玉简后就退了下去。
    北河侧头看着此女从他身旁走过,不过对方却根本就无法发现他。
    交代完毕后,又听赵天坤道:“秋棠,你去城中白鹭殿,将张兄找来。”
    “是!”另外一个元婴期女子也点头领命。
    至此,整个大殿中就只剩了赵天坤一人。
    在那两个元婴期女子离开后,此人在大殿中来回踱步,神色极为难看,甚至眼中还浮现了些许杀机。
    见此在石柱后方的北河摸了摸下巴,下一息他就站了出来,身形也显现而出。
    “谁!”
    几乎是他刚刚有所动作的刹那,只听前方赵天坤一声低喝,目光也唰的一下,向着他扫视而来。看着突然出现的北河,此人眼中寒光乍现。
    “桀桀桀……赵天坤,好久不见了。”
    北河亦是看着对方,一声轻笑的开口。
    只是他不但容貌变得苍老,脸上还带着面具,所以此人可认不出他。
    “你是谁!”
    果不其然,下一息只听赵天坤道。
    北河微微一笑,并未回答。
    并且就在这时,只见他身形一动,“唰”的一声,笔直向着前方的赵天坤掠去。
    “找死!”
    赵天坤本来就在气头上,见此他想也不想的一拂衣袖。
    “咻咻咻……”
    从他的袖口中,一大片飞剑爆射了出来。
    并且这些飞剑被激发的瞬间,表面灵光猛然大涨,变得金光璀璨,让人不敢直视的样子。
    “锵锵锵……”
    但让赵天坤勃然色变的是,当北河的身形没入大片飞剑中,当即传来了一阵金属交击的脆响。
    只见一柄柄飞剑在北河肉身的撞击之下,灵光一暗的同时,更是向着四面八方抛飞了出去,有的打在了穹顶,有的打在了石柱,还有的打在了地面上。
    北河的身形瞬移般出现在了赵天坤的面前,直接他将手中的拐杖,猛然向着赵天坤胸膛一个指点。
    “喝!”
    这一刻赵天坤感受到了一股惊人的危机,此人体内法力鼓动之下,在他的胸膛位置出现了一个白色的漩涡,搅动之下化作了一枚徐徐转动的符文。
    “嘭!”
    当北河手中的拐杖,指点在那枚转动的白色符文上,后者顷刻间爆开。
    “轰”的一声,但听一声巨响传来。
    “咚咚咚……”
    赵天坤脚步踉跄后退的同时,脸色也骤然一变,他只觉得体内气息一阵翻江倒海。
    “砰!”
    当一连后退了七八步,此人脚步猛然一跺,终于站稳。
    蓦然抬头,他看着北河时,眼中尽显忌惮。刚才北河的那一击,只是单纯施展的肉身之力,他都不是一合之将。
    眼前这个看起来身形枯瘦的老者,体内竟然蕴含这种恐怖的力量,实在是让人不可思议。
    而这时的北河,还保持着手持拐杖指点而出的姿势。
    “哼!”
    但听北河一声冷哼,并陡然张嘴,猛地一吸。
    “嘶!”
    大殿中形成了一股狂风,周围的灵气更是向着他口中滚滚而去,被他给炼化成了魔元。
    随着他体内魔元的浑厚,随之他的身形开始挺直,面容也逐渐恢复。
    至此北河大袖一拂。
    “哗啦啦……”
    一大片灰白色的精魄鬼烟汹涌而出,向着前方的赵天坤滚滚而去。
    虽然不知道精魄鬼烟为何物,但赵天坤的动作却是奇快,身形向后倒射而去。
    就在这时,北河突然摘下了脸上的面具,露出了五六十岁老者的样子。
    赵天坤时刻注视着他,当看到北河的面容后,他不禁回想了起来。
    可是北河的面容陌生,他可以确信从未见过。
    “唰!”
    与此同时,北河眉心的符眼陡然睁开。
    “唔!”
    在跟他眉心竖瞳对视的刹那,赵天坤口中一声闷哼,后退的动作也为之一顿。
    下一息,此人就被滚滚而来的精魄鬼烟给淹没。
    仅此一瞬,赵天坤心中生出了一种浓烈到极致的危机。他一咬舌尖,剧痛之下清醒了过来,接着想也不想的激发了一层罡气护体。
    “噗噗噗……”
    可即便是如此,他所激发的罡气也一个照面就被洞穿,而后就是一阵利剑入肉之声。
    只见他的身躯在精魄丝的穿透之下,直接被洞穿出了一个个血孔,殷红的鲜血还在咕咕的往外冒。
    “啪!”
    不止如此,一道清脆之声陡然在精魄鬼烟中响起,此人只觉得头颅一紧,被一只手掌给盖在了天灵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