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wpjeh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我有一百個神級徒弟 線上看-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求救信息分享-489ul

    我有一百個神級徒弟
    小說推薦我有一百個神級徒弟
    由于天海阁随时可能向灵海城发难,灵海门的所有人不敢怠慢,日夜练兵,抵挡天海阁突如其来的进攻。
    灵海城的城民们,也人人自危,不过就算如此,城民们也依然相信灵海门。
    灵海门已经数次抵挡强敌的攻击,就算天海阁再蛮横,也无法攻破灵海城的铜墙铁壁。
    门主灵玄已经无暇顾及其它,整日操兵练马。
    在最后的决战来临之前,务必将灵海门的战斗力提升到最大。
    至于周然,却并未参与操练。
    灵玄自然不会责怪周然,因为周然是灵海城的最强战力,要是没有周然的话,灵海城将无力抵挡天海阁的进攻。
    所以,灵玄不能对周然有过多的要求。
    此时此刻,周然整日和云诚、云汐两人待在一起。
    并不是为了尽地主之谊,而是为了从两人的身上得到关于天海阁的情报。
    毕竟云汐卧底天海阁多年,对于天海阁颇为了解,有她在的话,周然能够知道天海阁的一切。
    “原来如此,天海阁隶属于圣殿长老之一的屈夫人,至于黑帝,则是天海阁与圣殿之间的传话人,可这样的话,岂不是给了黑帝过多的权力?黑帝是主使魂魄交易之人,能够自如控制浊息,圣殿招揽此人,究竟出于何种目的?”
    周然好奇的询问,可是云汐却无言以对。
    “周然,我只知道天海阁的事情,对于黑帝,我却毫不知情,此人神神秘秘,据说掌握着不少的势力,也是一位狠角色!”
    云汐只能够告知周然关于天海阁之事,除此之外,她无可奉告。
    这令周然哭笑不得,云汐告诉自己的天海阁情报,全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内容,对接下来的一场大战毫无作用。
    云诚见状,忙道:“虽然我们没有更多天海阁的情报,但是这一战,我和夫人都会帮助灵海城的,希望我们的帮助,能够令灵海城渡过难关!”
    这位云宗宗主立即表态,可是云汐的脸上,却露出了犹豫不决的表情。
    周然自然瞧出了她的为难,道:“夫人,你还在想天海阁阁主的事情?虽然你怎么也不愿意相信,但是这却是无法否定的事实,天海阁已经变了,你的丈夫也已经变了!”
    “不会的!”云汐的眼睛里闪着泪花,“海雄不会背叛自己的初衷,他秉承正义,绝不会做出巧取豪夺的事情!我相信他,我一辈子都相信他!”
    云汐的回答,令周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云汐是将这句话贯彻得最彻底的女人。
    云汐作为天海阁的阁主夫人,就算是云宗的眼线,却也依然尽职尽责,维护天海城的平衡稳定,像这样的女人看上的男人,自然也差不到哪里去。
    周然也逐渐的受云汐影响,他的心中也隐隐的觉得,事情只怕没有那么简单。
    说不定天海阁出现了变故,所以他们才会向灵海城发难,可是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周然也说不清,毕竟自己对于云宗城内的事情一无所知。
    周然的心中疑惑不解,正在此时,云汐却突然感觉到剧烈的疼痛,她脸上的表情显得狰狞可怖,已经扭曲到变形了。
    “夫人,你这是怎么了?”
    云诚关切的询问,可是却无济于事,云汐已经痛得在地上打滚。
    “痛处只怕在左眼!”
    周然沉声道,毕竟云汐的左眼是自己的圣珠,圣珠的秉性,自己再清楚不过。
    不知道怎么回事,圣珠迸射出巨大的力量,所以云汐才会剧烈疼痛的。
    “我没事。”
    云汐强忍住疼痛,摆出了一副轻松的表情,不过满脸的汗珠,却证明了她的痛苦。
    周然看得出来,云汐的左眼虽然疼痛,但是疼痛的同时,她却知道了一些什么,因为这位天海阁的阁主夫人,她的嘴角挂着笑容。
    “夫人,发生了什么吗?”周然径直问道。
    云汐左眼的疼痛终于缓和了一些,她的脸上露出了真正的笑容。
    “的确有事发生,海雄靠着我的左眼向我传递信息!”
    此言一出,云诚顿时震惊不已。
    “真实之眼不是在云宗城吗?既然如此,海雄那家伙为什么能够向你传递信息?再说,情报的传递方式,海雄又怎么可能知道?”
    云诚的话,令云汐的小脸一红。
    “传递情报的方法是我告诉他的,现在我的左眼虽然不是真实之眼,但也是一颗圣珠,圣珠一脉相承,以这颗圣珠传递信息,也未尝不可。”
    云诚有些无语,没想到夫人已经将靠着真实之眼传递情报的方式告诉了海雄,也就是说,海雄早就知道夫人是云宗城的眼线了。
    原来从一开始,自己才是最蠢笨的一人。
    周然却并不关心其它,而是径直道:“夫人,你说海雄像你传递信息,他送来的究竟是什么信息?”
    “是求救信息!”云汐面色喜悦,“我果然没有猜错,天海阁之所以向灵海城发难,全都是副阁主海砂的阴谋,海砂已经和黑帝同流合污,就连圣殿的长老屈夫人,也已经完全变了,圣殿也变了,不再是维持长生界平衡的组织,而是为了控制长生界的一切而存在的组织!”
    虽然说的全都是凶险之事,但云汐的脸上却前所未有的轻松。
    毕竟自己的丈夫并未改变,至始至终都秉承着自己的良心,单单是这一点,也足以令云汐老怀为安。
    周然面色一沉,道:“也就是说副阁主夺权了,可海雄应该是天海阁的最强者,就算副阁主有什么阴谋,他也应该凭借自己的实力阻止,为什么还会向你求救?”
    云汐叹了一口气,道:“据说海砂在海雄所喝的药里面下毒,令海雄无法施展力量,所以海雄才沦为了阶下囚,他希望我们能够前去救他!”
    “救他?这又谈何容易?”
    周然叹息道,就算云汐所说的是真的,要想从守卫森严的云宗城里将海雄救出来,只怕也是相当不容易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