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ptt-第298章 豬豬俠現世!推薦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
“两全之法?瞎编的吧?”
“要么入土,要么火葬,还能有什么法子?”
“小伙子毛都没长齐也敢大言不惭!”
暴乱的民众皆是一脸不信,顺带还多了几分鄙夷之色。
苏青之环视全场,不疾不徐地说:“崖墓葬。”
“将这些尸体装入棺材掉在悬崖上,不用火烧也不会传染,一举两得。”
“不过就是耗费力气得很,要把上百斤的棺材调上去可不是易事。”
此话一出,现场如沸腾的水立刻炸锅了。
“这位丹凤眼的小弟子说的很对,聪明人啊!”
“我咋没想到呢,瞧人家这脑瓜子转的嗖嗖的!”
“我越看越觉得亲切,他好像是我三大爷家的二叔家的堂弟的好友的表弟,叫张九娃!”
“对,就是张九娃,我要是瞎说,就现场表演吃屎!”
言辞凿凿的方脸汉子将胸脯拍得哐哐响,骄傲的神情溢于言表。
“噗!”
苏青之听的忍不住一乐。
这样沉重肃穆的场合实在不宜笑场,可你太能给自己加戏了,真是要笑死我。
我何时成了张九娃?
那么土里吧唧的名字怎么可能是我?
没看到本尊玉树那个临风,貌美那个如花么?
苏青之目视前方,正要朗声报上自己的大名就被人截胡了。
“他叫苏怀玉,是我的苏哥哥!”
段云安拍着胸脯一脸炫耀地说道。
“真的很像张九娃嘛,那是个大才子!”
方脸汉子被啪啪打脸,据理力争道。
我可不想表演现场吃屎。
“吃一个,来,吃一个!”
吃瓜群众全体笑场,惊的方脸汉子落荒而逃。
弑神之路
“小苏真是我们灵虚派一宝哈。”
田震刚笑得更加慈眉善目,顺手抄起苏青之的腰往空中..一抛。
喂,田师叔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你那小短腿这是忽然爆发洪荒之力了吗?
魔王 神官
“啊!啊!”
苏青之双腿乱蹬发现自己的身体被无数双手给稳稳地接住了。
这一举动也惊呆了树上看戏的麻雀夫妇,接下来它们突然疯了。
麻雀夫妇绕着苏青之来了一个360立体环绕表演,黑豆一般的小眼睛俯视着这位小英雄。
“啊!”
苏青之睁开眼就对上麻雀夫妇意味深长的眼神,惊叫着来了一嗓子。
麻雀夫妇的异常举动,引来了桑树上的猫头鹰大哥。
猫头鹰大哥扇动着翅膀,低头瞧了眼自己的两条肥腿腿叹了口气。
自己最近没减肥,做不来360立体环绕的高难度动作,那就唱首小曲助助兴。
一时间,风在吼猫头鹰在叫,田师叔在咆哮,好一个热闹。
“小苏威武!”
“小苏好样的!”
“小苏,我们要给你立碑!”
围观群众热泪盈眶,唯有将苏青之抛上天空来表达自己的谢意。
“小宝!”
冷千杨的声音恰当好处地响起,让苏青之眼眶一红。
“千杨救我!”
田师叔是个神经病,宝宝好怕怕。
我想缩在你怀里撒个野,嘤嘤。
仙君一来,现场的气氛立刻恢复了严肃漠然,大家开始干起正经事。
两个时辰后,十具棺木被吊在悬崖下方的石洞口,空地上跪着一排烧纸钱的人。
“爹,娘,快来拿钱来。”
“想喝豆浆就喝,喝一碗倒一碗。”
“想吃油条就吃,嘴里吃一根,耳朵上挂一根。”
“你们就这么撇下云安了,不要我了,呜呜。”
段云安一边烧纸钱一边抹眼泪,听的苏青之鼻头也有些酸。
这孩子跟自己的境遇真像,都是父母双亡。
她恍惚记得现实世界父亲下葬之后,好长一段时间自己都是浑浑噩噩的。
上公交车忘刷卡,坐电梯按错号码。
每天像个幽魂从家飘到公司,两点一线。
朋友开始的时候还会宽慰几句,后来呢?
微信里的回复越来越少,自己像是一个被人遗忘的人。
感同身受?呵呵。
所有人都渴望阳光,躲避阴暗,没有人愿跟一个悲伤的人呆在一起。
“青儿,爸爸评上外卖最佳骑手了,发了五百元奖金!”
“青儿,客厅的墙掉皮了,是我重刷的,你老爸厉害吧? ”
“青儿,女孩子多喝牛奶美容养颜,爸不爱闻这个味儿,你喝!别的条件暂时没有,牛奶钱爸还是有的!”
屋里笑语晏晏的场面如一阵风吹去,空留一地孤寂的月光。
爸,你为什么从不来看看我?
从不出现在我的梦里瞧我一眼,从来都没有。
我们的父女缘分总是那么浅,浅到我来不及回报你的好。
来不及在你临终时,给你圆梦吃上一个烤羊蹄。
苏青之拼命想要忍住眼泪中还是不争气地掉落,滴在雅致的小羊皮靴子上。
悍妇,本王饿了! 百里画纱
“小宝,起风了,我们回屋去。”
冷千杨给苏青之暖着手,软语说道。
“谁!”
他们身后的大树下闪过一个黑影,被冷千杨的灵丝绳捆了过来。
“是我,我是段真,求仙君饶命!”
被捆着的男子眉眼与段云安有六分相似,只是眼神飘忽看起来有些猥琐。
他扬起脸辩解着,双手举过头顶呈投降状。
“你是坏!”
眼看段云安就要说出真相,苏青之立刻捂住了他的嘴。
顺藤摸瓜,小不忍则乱大谋哇。
苏青之想到段家父母的死,火气腾地就上来了。
“阁下做了亏心事,鬼鬼祟祟,这是准备来偷蜡烛了吧?”
“听说两根白蜡烛能卖十文钱呢。”
她神色冰冷,抱着双臂讥讽一笑。
“小苏,你真的是神了!”
“我梦见姐姐、姐夫找我索命,舌头吊的有五尺长!”
愛 過 你
“亏心事它真不能干啊,吓死我了,求你救救我。”
段真越发崇拜地看着苏青之,好像一个等待救赎的黑羔羊。
“云安,你想怎么惩罚他?”
苏青之将决定权交给了段云安。
“叫他骑大野猪!”
段真嘴角艰难一抽,惊讶地说:“啊?”
“每天骑大野猪绕着十里屯跑一百圈!”
“他害死我爹娘,我恨死他了。”
段云安叉着腰,眼里喷射着怒火,厉声说道。
段真的脸色已经找不出颜色来形容,对上仙君冰冷的视线秒怂缩了缩脖子。
“知道了。”
他不服气地应着,破洞的靴子在地上无奈地蹭了蹭。
好戏开场,观众们齐齐整整坐了几排,吃着瓜子唠着嗑。
苏青之很是阴险地找了一头威风凛凛的大野猪。
它的嘴边还残留着糠面的黏糊形状和酸涩味道,正不耐烦地打着响鼻。
段真战战兢兢刚靠近就被它的一招凌波微步给..闪了腰。
休想靠近本王子!
低贱的人类也敢骑我猪猪侠,找死!
猪大侠肃穆威严地看着段真,想要用眼神咬死他。
“嗷嗷!”
它猛地惊觉这个卑贱的人类竟然骑上自己的背了!
“嗖!”
猪大侠如离弦的箭奔了出去,带着怀疑猪生的绝望和倔强。
猪可杀,不可辱,誓死不做被人骑过的猪猪侠!
传出去,我在猪圈的一世英名就毁了!
“十圈!”
“三十圈!”
“五十圈了!”
奇怪,吃瓜群众数着数着怎么没音了?
苏青之站起身四处张望着就听到一句八卦。
“段真怎么成罗圈腿了!”
月光下段真撇开腿走着,两腿中间是一个加肥加大的圆圈。
他目光呆滞,披头散发,好像一具在行走的尸体。
“咚!”
“段真晕倒了!”
“段真发病了!”
“哗啦!”
吃瓜群众一哄而散,苏青之的小身板被众人一推成了最后一个撤退的。
娘的,为啥倒霉的总是我?
苏青之摸了把额头的冷汗开始..腿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