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lawoq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海賊之黑伯爵 愛下-第一百零二章,永恆、歸於永恆!鑒賞-j4vjf

    海賊之黑伯爵
    小說推薦海賊之黑伯爵
    创世至高们都有着自己无法比拟的强大能量,而他们唯一算得上弱点的东西只有属性单一。
    这要洛威特一打二甚至一打三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哪怕动用了毁灭之源,在连锁崩塌无法成立的这个宇宙,也只能和大帝说的一样,【帮你减轻一点压力】而已。
    但……
    如果这个宇宙和死灵海相连的话,那情况就有些不同了。
    嗡!
    以临界状态发动的旧日诵唱完全激发出了青年期利维坦的全部潜力,刺耳尖鸣响彻宇宙,飞速扩散的精神冲击瞬息将这片星系包裹了进去,纯粹的混乱意志灭绝范围内一切生灵,震碎它们的灵魂。
    好在仗着法则优势,不仅是死亡和永恒,连同样被囊括了进去无限与湮灭也转眼撤离这片死寂的宇宙空间,无可名状之物即便只是声音也充满令人疯狂的悸动,在攻击停下以前,没人想试试靠近过去的下场。
    时间胶囊里,死亡透过白色的时间光膜看着前方被扭曲的现实宇宙,表情沉重。
    “好可怕的攻击!”赤手空拳的她拽紧拳头。
    “哪怕在这我也能感受到那股令人疯狂的邪恶思维,这家伙……有些不好对付啊!”
    永恒同样脸色凝重。
    虽然能预知到对方的攻击手段,但不代表就有办法克制。
    自己身上发生的转变让他意识到,对方并不能直接击溃他们所代表的法则力量,但却能击溃他们拥有的个体意识!
    法则是法则,意识是意识。
    如果失去自我,那他们……大概就相当于一颗十全大补丸,谁都能吞噬掉补充精元。
    而他们……
    还真没有多少办法抵御。
    决定木桶能装多少水的从来都不是最长那一块,这一招不是洛威特最强的杀招,天刃归烬就强出百倍不止,但却是他们最无法抵御的一招,用自己还算擅长的领域,针对他们没有太多了解的区间。
    比起那呼吁外界力量降临的手段,这才是最麻烦的一点。
    棘手!
    难办!
    两大创世神明皱起眉头,思考破局办法。
    这时,和无限对拼一招退回来的湮灭忽然开口道:“话说……只有我关心那个混蛋去了哪里吗?这么夸张的范围,哪怕是光也无法瞬息逃走吧?”
    从刚才开始大帝就失去了踪迹,为了防范于未然,湮灭一直留着三分余力,以游走为主,不敢和无限全力对拼。
    “的确,那个家伙……”
    这话提醒了两人,永恒正想点头,忽然,一只手掌猛地从他胸口探了出来,灵魂躯体在其面前好像完全不设防,轻轻松松便被撕开。
    “呃啊!!”
    他艰难发出一声痛呼,失去意识维持的时间胶囊破碎开裂。
    半透明的淡蓝色身躯胸口位置,黑白相间的手掌沾着粘液般溢散的灵魂能量向外探去,等伸出大半截手臂后,转过来按在他肚皮上,似乎想将更多的躯体拔出。
    “什么鬼东西?!”死亡眼皮狂跳,想也不想一道灰色浓雾轰击出去。
    轰!!
    但对方似乎已经早做好了准备,一把将永恒按得向后躺倒,自己飞速冲出。
    灰色迷雾在宇宙真空散开,背景板一样为对方的出场增添了几分不详气息,看着那熟悉的面孔,湮灭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
    “是他?!!”
    随即直接被无限打飞了出去。
    “唔,这下就有底气多了。”
    半身金黄圣洁、半身黑暗邪恶,高大的“山达尔人”屹立在宇宙中心,背靠死亡迷雾染色的宇宙真空,他双手弯起尝试捏拳,似乎在熟悉体内的力量。
    随后点头。
    “虽然依旧没跨过那条线,不过只是对付你们的话,已然足够。”
    “不……不可能!”永恒沙哑着嗓子,满脸无法理解。
    “多元宇宙已经毁灭了,你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将他带回来、甚至还解开了你的时间冻结对吧?”大帝双手举过头顶,健身猛男般侧腰摆动,让那高鼓的肌肉开始热身充血。
    “那么同样的问题我也问问你,永恒同学……你凭什么认为,宇宙毁灭就等于万物消亡呢?”
    “什么?!”
    “灵魂容器要达到的目标,可不仅仅是给你制造弱点而已啊!”
    话音落下,突然一声响指传遍宇宙。
    洛威特左手戴着五枚颜色各异的戒指,但那股属于灵魂宝石的波动却是从他整个天神之臂上散发出来的。
    “早就想这么做了,没想到能在这里完成。”
    血肉巨人脸上挂满险恶阴笑,随着响指打响,那本该消散的旧日诵唱蓦然膨胀到一个恐怖的程度,千百倍放大后,直接将措不及防的所有人包裹了进去。
    他……
    之前在留手?!
    死亡脑海里下意识浮现出这个不可思议的想法,随即无暇分心,调动全身的力量抵御那股混乱思维侵袭。
    湮灭和无限同样如此,如果他们真的只存在概念还好,但拥有了自我意识后,反而无法摆脱【阿撒托尔之旋律】这一大禁咒影响。
    场中唯一可以自由活动的存在大概只有换上了“黑白至臻”皮肤的大帝,憎恶之种是冥界诞生的死灵,不管是什么攻击都根本无法伤害到他,此刻脚步平稳地踩在虚空中、像是莅临的君王般从容淡定、一步步走向永恒。
    然后在对方惊骇欲绝甚至带着几分哀求的注视下,举起代表权威的王之力……
    呸!
    右手,刺入永恒的肚子。
    噗嗤————
    然后用力一拧,再抬手时,一团时间本源就握在了他手上。
    “再见了,可怜的奴隶。”他眼神怜悯地看着眼前被强行抽取出时间本源后开始像瓷器般从伤口处延伸裂痕的永恒魂体。
    “明知道自己掌握的力量能克制一切不涉及法则的招式进行预知,结果还是一点防备都没有……自信到这种程度,放我的剧情里,你恐怕活不过三集。”
    闻言,永恒顿时想起了此前发生的种种一切,走马观花般回顾一遍后,眼球转向侧过脸不去看他的无限,发出最后一声呻吟。
    “是……嗬……是你?”
    随后……
    嘭!!!
    炸成了一团烟云。
    随即,旧日诵唱慢慢散去。
    重新恢复平静的太空中,湮灭和死亡微微张大嘴,不敢置信地看着原地消散后永恒留下的云雾白痕,久久无法回神。
    这到底……
    发生了什么事?
    轰!!
    嘣……咔擦!!
    另一头,彻底寂灭的宇宙战场中心蓦然出现电闪雷鸣,极限控制着诡异未知的苍白之力不断和主母对轰,此时此刻顿时瞪大了双眼,和湮灭与死亡一样不敢置信地回头。
    “不可能!为什么?!”
    “因为你太自信了混蛋!”主母眼皮狂跳着冲上来一拳轰出,蔓延上万光年的扫帚形红黑色残影是深渊意志的实体化显现,极限蓦然大惊,慌忙结出苍白之力护御身体。
    铛!!
    嘭!
    但还是被红黑残影轰碎了防御,主母的拳头重重砸在他太阳穴上,将他整颗脑袋打得变形,沿途撞碎一条星河般无比宽广的宇宙空间。
    “和老娘打架还敢分心?看起来你还是不够了解我啊,混账东西!”
    说来你可能不信……主母,其实是个近战英雄。
    标准的高攻高防。
    而看似远近皆宜法师出身的大帝……其实是个刺客!
    一击不中远遁千里,回过头想个法子再弄死你。
    但话虽如此……
    打完一拳后,主母扭头脸皮抽动地注视着几人交战的方向,莫名来心情一阵不爽。
    “这种不详的预感……那两个混蛋,难道又把老娘算计了?”
    她能感觉到一名创世至高的消散,可却总感觉自己丢了什么东西。
    如果洛威特在此肯定会说。
    自信点,把“难道”去掉。
    虽然对不住,但这都是大帝指使我做的,和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