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ms1zf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歸一-第八百五十一章 易換熱推-l55xh

    歸一
    小說推薦歸一
    寡妇的语气和表情令吴中元气怒反感,不过他没有拔剑,正如寡妇所说,毁了这具肉身也没什么用,她就是个宿主,是被某个元神控制的傀儡。
    可能是察觉到吴中元在感知她的气息,寡妇笑道,“我是谁并不重要,你可以试一下我能否在你出剑之前撇弃这具肉身。”
    寡妇说话的工夫,一旁的禁卫趁其不注意拔出了腰间短枪,转而用询问的眼神看向吴中元。
    吴中元冲其摆了摆手,转而冲那寡妇说道,“你想谈什么?”
    “你知道我们想谈什么。”寡妇说道。
    “我知道你们想谈什么,但我不知道你们想要什么。”吴中元说道,寡妇说话时的语气很是平静,不管附身于她的元神是谁,都具有很好的心理素质。
    寡妇说道,“我们知道你恨我们入骨,但两军交战不斩来使,只要你认可我的使节身份,我们就可以详谈。”
    “你能代表所有人?”吴中元冷声问道。
    “可以,”寡妇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它们可以与我千里传音。”
    吴中元没有立刻回答,沉吟过后转头看向一旁的那个黄袍禁卫,“去后山请吴皇后过来。”
    “是。”黄袍禁卫正色应是,转身欲行。
    “等等,”吴中元喊住了禁卫,沉声说道,“战斗不要停止,大举反击,围剿入侵之敌。”
    黄袍禁卫高声应是,急去传旨。
    寡妇笑了笑,“我们从未想过与你化敌为友,你也不需做那怒发冲冠的浅薄举动。”
    吴中元回以冷笑,转而出言问道,“你们抓了谁,想换什么?”
    “以你的灵气修为分明可以以千里传音召人前来,为何派人前去传召?”寡妇笑道,“你已经乱了方寸,还是待你的吴皇后来到之后再说吧,你的黎亲王也在这里,要不要召他前来?还有你的姜亲王和姜皇后,哦,对了,还有一个中宫的王皇后,一起召来吧,我在这里等你。”
    见那寡妇一副胸有成竹,举重若轻的神情,吴中元眉头微皱,心中有杀机浮现。
    “你要拔剑么?”寡妇笑道,“心浮气躁,成不得大事。”
    吴中元没有拔剑,因为斩杀这么一个傀儡毫无意义。
    “去把你的重臣都带来吧,我们要的东西很重要,你自己做不得主,需要与他们商议,”寡妇说道,“你也大可放心,我是来谈判的,不是来设伏的,况且有你在,我们也伤不得他们。”
    见吴中元面露怒容,寡妇鄙夷笑问,“难道我说错了么?快去将人带过来吧。”
    吴中元站立未动。
    寡妇又道,“你不将他们带来,怕是日后他们会怨恨于你。”
    听得寡妇言语,吴中元心中有数了,他已经大致猜到敌人都抓了谁。
    片刻过后,吴荻来到,黎泰也随后赶到。
    吴中元意简言赅的冲二人讲说了寡妇的身份和意图,二人听罢无不怒发冲冠,但己方有人落到了它们手里,如果不谈判,敌人一定会杀掉人质,要知道此时己方所面对的可不是寻常绑匪,而是穷凶极恶的异族畜生,它们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你们三人够了吗?”寡妇问道,“事关姜兆和姜宽生死,你们不需要召集姜氏重臣前来商议?”
    听得寡妇言语,吴荻和黎泰同时看向吴中元,对方所说的这两个人名他们很是陌生。
    他们陌生,吴中元可不陌生,姜兆是姜正最小的儿子,是姜振和姜南的弟弟,而姜宽则是姜大花的胖儿子。
    “姜南的弟弟,姜大花的儿子。”吴中元沉声说道。
    “哦,还有,”寡妇又笑道,“事关吴卿和吴璇的生死,是否要通知你的岳丈前来?”
    听得寡妇言语,吴中元越发气怒,而那寡妇不但不收敛,反倒故意激怒他一般,再度说道,“杀了她吧,与我何干。”
    “你们在这里等我。”吴中元冲吴荻和黎泰说道。
    刚准备瞬移离开,寡妇又说话了,“且慢,趁当下人少,咱们先说上几句。”
    “你他娘的想说什么?”黎泰气怒瞪眼。
    “说九渡城主黎白芷母子。”寡妇笑道。
    此言一出,吴中元和黎泰双双皱眉,而吴荻则一脸疑惑,不明所以,她心存疑惑不是因为不认识黎白芷,而是在她看来黎白芷虽是一城之主,作为筹码交换好像份量不太够。
    吴中元和黎泰却是心里有数,吴中元当年曾经得到了三枚可以起死回生的化生丹,其中一枚就赏赐给了黎泰,让他去救活在东海之战中阵亡的黎白芷,他当日之所以将如此重要的东西赏给黎白芷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黎白芷有个尚在襁褓之中的婴儿,二是他怀疑那个婴儿是黎泰的私生子,而黎泰在得到化生丹之后的表现也证实了他的猜测。
    敌人太可怕,如此隐秘的秘密,连己方都没人知道,它们却在暗中查了个一清二楚。
    “你们想换什么?”吴中元沉声问道,这件事情关系到黎泰的颜面,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鬼龙甲。”寡妇一字一句。
    听得寡妇言语,吴中元疑惑顿生,因为他只有烛龙甲和妖龙甲,妖龙甲并不在他的手里,不过转念一想突然恍然大悟,那个自鬼族城池的地宫里发现的茧形铁棺很可能就是鬼族的鬼龙甲。
    不等吴中元表态,黎泰就高声拒绝,“不换!”
    “唉,”寡妇叹了口气,装模作样的说道,“当真是薄情寡义,铁石心肠。”
    黎泰本就气冲斗牛,听得寡妇嘲讽,再也按捺不住,怒吼一声就要上前动手。
    吴中元急忙拉住了他。
    吴荻是何许人也,见二人这般反应,已然猜到黎白芷母子与黎泰的关系,亦伸手拦住了黎泰。
    “唉,真是惨绝人寰哪。”寡妇连声叹气。
    黎泰的脾气也只是比姜振要略好,实则也是个暴脾气,见那寡妇得意嘲讽,哪里还忍得住,疾冲上前,掐住了她的脖子。
    见此情形吴中元急忙上前自黎泰手中救下了那个寡妇,将其反手扔到一旁。
    “她们现在何处?”吴中元沉声问道。
    寡妇自地上爬起,笑容满面,“自然是在稳妥之处,若你同意易换,我们就将她们母子送过来。”
    “圣上,不能换。”黎泰目眦欲裂,咬牙切齿。
    吴中元没有接话,他很清楚交出鬼龙甲等同资敌,但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黎泰的私生子死于非命,有句话叫生命不可承受之重,对于没有名分的私生子,做父亲的通常会心存内疚,倘若能救而不救,害得母子送命,有生之年将会陷入无尽的悔恨和痛苦之中,永远不得消解释怀。
    吴荻知道吴中元面临的是痛苦抉择,但凡己方的损失在可控范围之内,她都会出言劝解,救下黎白芷母子,但是鬼龙甲非比寻常,没人知道它有何神异之处,也没人知道鬼王一旦得到了鬼龙甲,吴中元还是不是他的对手。
    就在此时,寡妇突然歪头自言自语,“你说什么?”
    三人同时看向寡妇,片刻过后,寡妇出言说道,“鬼王说了,如果你们同意易换,鬼族永远不会再攻击她们母子,如果你们不同意易换,她们母子就会身首异处。”
    见吴中元犹豫不决,寡妇又冷笑说道,“鬼族不乏色中饿鬼,那黎白芷怕是死了,也不得干净全身。”
    一个人愤怒到极限,的确可以将自己的牙齿咬碎,寡妇此言一出,黎泰嘴里传出了牙齿碎裂的声音,与此同时双眼充血变红。
    “倒数三声,不换人头落地。”寡妇抬起了右手。
    “不换!”黎泰怒吼吐血。
    “如何交换?”吴中元以左手抓着黎泰,以自身灵气助其定心静气。
    “为表诚意,我们先将他们母子送来此处。”寡妇正色说道。
    几秒钟之后,黎白芷凭空出现在了相国府的院子里,她被人封点了穴道,呈挥斩姿势,在其前胸挂着一个襁褓,里面的婴孩正在哇哇啼哭。
    黎泰急忙上前解开了黎白芷的穴道,与黎白芷一同检查确定孩子安然无恙之后,冲着吴中元双膝跪倒,哽咽落泪,“圣上,鬼族若是得了鬼龙甲,不但圣上安危难测,便是黎民百姓也会蒙难遭殃,黎泰百死难赎己罪啊。”
    “血浓于水,骨肉连心,不管有什么后果,我担着就是。”吴中元拉起了黎泰和黎白芷。
    “好一段君臣恩遇,”寡妇虚假感慨,“还请人王兑现承诺。”
    “岷山有庙宇一座,下挖两丈。”吴中元说道。
    寡妇点了点头,转而微笑发问,“是继续易换,还是稍待片刻,你往各处召人共议?”
    “我是黄帝,由我做主,你说吧。”吴中元说道。
    “你的东院夫人和吴璇能换回龙族的两位龙女吗?”寡妇问道。
    这个要求还算合理,吴中元点头同意,“可以。”
    “送来吧。”寡妇说道。
    敌人也有隔空传送之法,寡妇言罢,吴卿和吴璇姐弟出现在了相国府的院子里,吴荻急忙上前解穴宽慰。
    “烦劳人王将两位龙女送往东南海滨。”寡妇说道。
    吴中元照办了,瞬移前往密室,将两个人质分别送到了东海和南海的海边,再施瞬息千里,将吴焕和吴阳送回有熊。
    “可要继续?”寡妇问道。
    “说吧。”吴中元说道。
    “姜兆,姜宽换魔王金身。”寡妇说道。
    “魔王的肉身在魔界,让它们自己回去找。”吴中元说道。
    “你曾经斩下并带走了断尾,它们要的就是那截断尾。”寡妇说道。
    “可以。”吴中元点头同意,他虽然不知道魔族要墨戚的尾巴做什么,却也无法拒绝对方提出的条件。
    吴中元言罢,姜兆和姜宽被送了回来,姜兆还算镇定,姜宽吓的哇哇大哭。
    “断尾送去哪里?”吴中元问道。
    “波拉所在的废弃村寨。”寡妇说道。
    波拉是曾经与万山红斗法的那个雅利安女子,其建立的村寨全是魔族余孽,早前已经被吴中元率领姜振等人荡平,魔族既然想在那里接收断尾,那就将断尾送去那里。
    瞬移前往西北荒漠,找到墨戚断尾以瞬息千里送走,然后重回有熊。
    而今鬼族,龙族,魔族都得到了想要的东西,只剩下妖族还没有提出要求,实则妖族想要什么他大致能够猜到,妖王最想要的东西无疑是妖龙甲。
    “还有三人,换一件妖族事物。”寡妇笑道。
    “妖龙甲?”吴中元无奈苦笑,他很清楚满足对方的要求会有什么后果,身为黄帝应以大局为重,不该情义至上,但是在做一个好皇帝之前,首先要做一个好人。
    “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