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道界天下-第五千三百七十七章 我是例外推薦

道界天下
小說推薦道界天下道界天下
尽可能多的索要和幻真域比试的名额,这就是那位故人,让姜云对苦庙提出的要求!
甚至,他提醒姜云,因为幻真之眼无比重要,如果姜云有可能的话,最好是将这次苦域和幻真域比试的十个名额,全都占据!
姜云在认真思考,尤其是在心中将自己认识的那些修士进行了一番筛选之后,觉得有把握的还是准帝之下的五个名额,所以并没有全部要来,
而此刻,面对这位真阶大帝的要求,姜云点点头道:“理当如此!”
和幻真域比试的人选,实在是太过重要。
别说是姜云了,就算是姜公望都不可能信口开河,直接强行定下某位修士,必须要经过比试,让所有人都心服口服。
姜云,对于自己要选之人,也是有着信心,自然同意。
而随着姜云话音的落下,姜公望看了一眼姜云,以传音问道:“你还有没有其他要求了。”
全職 高手 h
显然,姜公望也是担心姜云别还有要求,再提出来,那真的要引起众怒了。
看到姜云摇头,姜公望这才长出一口气,朗声开口道:“好,那等到姜云找齐了他认为合适的人选之后,到时候,我会亲自带他们来苦庙,比试一番。”
苦音冷冷的道:“你们的动作最好快一些,我们一年之后就出发了。”
尽管自己的师父同意了姜云的这个要求,但苦音并不认为姜云找的人,真的能够胜过苦庙已经选出的那些天骄妖孽。
而这也是苦域绝大多数修士的想法。
毕竟,为了和幻真域的比试,各个势力对于人选的挑选,早就已经暗中开始。
那些被选择出来的人,都是经过了无数次的考验。
等到确定下来之后,各个势力又是竭尽全力去培养。
可以说,这些人选,他们就是为了和幻真域的比试而出生,而活着!
只有等到比试结束之后,他们如果还能活着,才能真正拥有属于自己的人生。
可想而知,在这样几近苛刻的条件之下培养出来的天骄妖孽,实力绝对是远超同阶的修士。
能够超过他们的人,不说没有,但真的是凤毛麟角!
姜云和剑生两人,已经算是例外中的例外。
因此,苦音他们委实是不可能相信,姜云还能再找出这样的三个人来。
不过,作为苦音等苦庙弟子来说,如果姜云真的能够找到,那也是他们乐意看到的。
和幻真域比试的胜算越大,对整个苦域的好处也就越大。
而苦域又是苦庙所有,那所有的好处自然也是属于苦庙。
对于其他那些已经将各自天骄妖孽送入苦庙的势力来说,他们是极度不希望姜云能够再找出这样的人,来顶替他们的族人或者弟子的。
恶魔的宠儿
但不管怎么说,只要和幻真域的比试还没有正式开始,那这名额也就不会最终确定下来,所以,众人也都是拭目以待。
“走了!”
姜公望没有再去理会苦音的讥讽,大袖一挥,一股劲风已经卷住了姜云和所有姜氏族人。
我 只 想 安静 地 打 游戏
而紧接着,姜公望却又伸手一招,赫然将那柄砸去了南方副庙的黑色长矛给卷动了出来。
并且,抢在苦音开口之前道:“苦音,这可是你说过要送给我的,那我就不客气了。”
苦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姜氏族人,再次乘坐在了那柄黑色长矛之上,调转方向,离开了苦庙。
恨恨的一跺脚之后,苦音身形消失。
苦心苦尘等人也是随后离开。
当苦庙其他弟子想要去修复那南方副庙的时候,苦音的声音却是再次响起道:“不用修了。”
百 水 莊園
“就让这里作为一个警示,提醒所有苦庙弟子!”
从此之后,苦庙的五座大庙只剩下了四座,并且南方位置,永远的多了一片万丈大小的空白区域。
随着姜氏众人的离开,那些看热闹的修士,自然也是转身离开了。
虽然亲眼目睹了这次姜氏攻打苦庙的整个过程,但他们每一个人的脸上,却都是带着一种梦幻之色。
原因无他,最后的结果,实在是太出乎他们的意料了。
原本所有人都认为姜氏攻打苦庙是自寻死路,但谁能想到,姜氏非但没死,反而和苦庙二分天下!
但不管他们相信接受与否,一个不可争议的事实,却是在很短的时间内,传遍整个苦域。
姜氏,崛起!
离开了苦庙的姜氏族人,依然盘膝坐在黑色长矛之上。
尽管这次苦庙之行,姜氏可以说是大获全胜,但他们却也没有太多的喜悦和兴奋,始终是保持着沉默。
姜公望站在长矛的最前方,一边催动着长矛,一边眺望着深邃的界缝。
姜云则是犹豫了一下,走到了姜公望的身旁,小声的问道:“始祖,我们回哪?”
姜公望转头看了姜云一眼,以传音道:“刚刚苦庙那位已经跟我说了,百族盟界的那座阵法,是幻真域一个姓羽的人留下的。”
“我对阵法研究不多,也可以抹掉姜氏所有族人体内那所谓的归属之力。”
“但是,如果你对那阵法感兴趣,或者有把握可以将那座阵法研究透,那我们可以回百族盟界。”
对于姜公望来说,他心中的家,自然还是原本的姜氏族地。
但对于百族盟界内,由一百零八个隐世家族布置成的那座阵法,他也已经知道。
因此,他将到底回哪的选择权,交给了姜云。
姜云沉声道:“我是没这个本事研究透阵法,但我或许可以找来能够做到的人。”
“如果始祖不愿前往百族盟界的话,那始祖不妨将百族盟界,移到姜氏族地去。”
姜公望点点头道:“这个倒是不难,区区一个界妖,我还是能够解决的。”
“那我们就先去百族盟界,然后再回转族地。”
姜云抱拳一礼,刚想转身离开,但姜公望却接着开口道:“你就不好奇,我和苦庙那位的一战,到底是谁胜谁负吗?”
姜云一愣道:“自然是始祖胜了!”
始祖如果没有获胜,那位怎么可能同样和姜氏二分天下。
然而姜公望却是摇摇头道:“如果真打起来,我也就有不但三成的获胜的希望。”
“毕竟,他已经是接近真阶大帝,而我只是半步真阶。”
“但我们根本没有交手,只是聊了一会!”
姜云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聊了什么?”
问完之后,姜云就自觉有些失言,急忙接着道:“我多嘴了!”
姜公望摆摆手道:“无妨,我本来就准备告诉你。”
沉默了片刻,姜公望才接着道:“他说,他已经找到了可以让苦域摆脱魇兽控制的办法。”
青青 綠蘿 裙
“就是借苦域生灵的信仰之力!”
“一旦苦域所有生灵全都信奉苦庙,那他就有把握带着苦域,摆脱魇兽。”
“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我根本不可能全信。”
“不过,他说的另外一件事,我却觉得有几分可信度。”
姜云没有敢再多嘴询问,只是耐心的听着。
姜公望这次沉默的时间更长道:“他说,其实,成帝就是个阴谋。”
“我们所有成帝之人,就等于是变成了魇兽的傀儡。”
“只要魇兽愿意,就可动用我们的一切,甚至是我们的命。”
姜云心中一动,几乎想要告诉始祖,这的确是事实。
而姜公望已经接着往下说道:“但,他又说,我是个例外,是有可能离开苦域之人。”
“因为我成为半步真阶,或者说,我感受到的真,不在苦域,不在魇兽,所以我受到的魇兽的影响十分微弱,甚至可以摆脱。”
说到这里,姜公望豁然转身,看向了姜云道:“姜云,那天地祭坛归你所有,你觉得,我们爷俩,能不能带着苦域所有生灵,离开苦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