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這個刺客有毛病 ptt-第十七章 殺戮的工具看書

這個刺客有毛病
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这个刺客有毛病
方别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有熊的跟随是不可能完成的,毕竟对于这些碉堡的攻击还在继续。
而这一次,方别并没有按照之前约定的继续攻击自己份额所属的那些碉堡,虽然说对他的能力而言,继续这种隐秘的攻击几乎是万无一失的事情,方别这种级别的刺客放在战场上或许起不了太大的效果,毕竟战场上刀剑无眼人多势众,但是对于这种特种攻击而言,方别毫无疑问是最好的工具。
但是如果再不管雷广他们的话,看起来他们可能真的会在这种徒劳的攻击下全军覆没。
从方别的角度来说,至少死人连被自己嘲讽的用处都没有,也太过于没用了一点。
带着这样的心态,方别继续前行,最终来到了距离雷广最近也是攻击最密集的一处碉堡,这些碉堡的构造大同小异,既然已经打开了一个,那么接下来的流程就很简单了。
用剑砍开门,上楼将那些拿着枪的东瀛人全部杀死——几乎约定俗成地一般,没有人会对这样孤单一人的少年投降,而等到他们想要投降的时候,方别已经将其杀光了。
最终走下碉堡的方别全身依旧没有沾上一滴血迹,他走出碉堡,继续马不停蹄地奔向下一个目的地,本来还有和碉堡里面的东瀛人聊聊天的余地,但是现在不能这么做。
因为熊还在等待着自己,所以说就要将这里的一切尽快完成。
无论如何,方别是一个很重视承诺的人,既然答应过让熊能够活着离开这个国家,那么就没有必要因为自己的缘故让他遭遇到意料之外的风险。
当方别决定要专心做一个杀戮工具的时候,他的杀戮效率甚至不比何萍差。
因为事情的流程都很简单。
潜入,破门,屠杀,离开。
就好像一个个找到老鼠洞然后再往里面灌入开水一样轻松写意,不多时,还在被密集围攻的雷广等人突然感觉攻击自己的火力大大衰减,他们大喜过望,做梦也想不到方别已经帮助他们杀光了他们原本要准备对抗的敌人。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只以为对方终于耗尽了自己的全部弹药,现在到了他们强攻的时刻了。
唯一奇怪的是,最终他们接近碉堡的时候,周围已经没有任何的枪声。
“发生了什么事情,将军?”身边的士兵一脸不解地问向雷广:“就算说他们没有了枪弹,但是至少说也应该准备有弓箭之类的武器吧,没有道理说直接全部哑火等待我们攻击吧。”
“不要想那么多了,战斗就在眼前了。”雷广狠狠向地上吐了一口吐沫,然后抽出了腰刀和火铳——这是边军所特有的三眼火铳,因为火铳的缺点就是换弹非常麻烦,所以说为了克服这样的缺点,边军所使用的的火铳乃是有三根枪管的,有三根枪管就意味着可以发射三枚弹药,当然射程和精度你是不要指望了,但是近战的时候对方手中有这样好用的远程武器还是能够让你头皮发麻的。
而三枚弹药打完了该怎么办呢?
当然也有好办法,这样的三眼火铳是用精钢和铜制作而成的,非常沉重和结实,就算打完了弹药,这也是一个出色的铁榔头,直接当做钝武器挥舞就好了。
如今雷广已经带领军队来到了堡垒的近旁,接下来迎接他们的,自然就只剩下纯粹的肉搏战了。
“跟着我,我们冲进去把这些狗杂种全部杀光,砍下他们的脑袋带回去,好好让主帅和那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看看,真正的战场究竟是怎样的。”
这样说着,雷广率先离开了重盾的保护,冲了过去,而其他的士兵赶紧跟在了主将的后面——因为原本就是要进攻碉堡,所以这个时候骑马没有任何的益处。
但是等到冲到了碉堡的面前,雷广才傻了眼——眼前作为最后屏障的木门,已经早被人用刀剑给砍地七零八落,即使是傻瓜也能够看出来,这里已经遭到了攻击。
“这是怎么回事呢?”雷广不由喃喃说道。
三 生 三世 枕上 書 什麼 時候 播
他驰骋沙场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
自己明明是唯一的进攻方,但是来到这里之后,却发现这里早已经遭遇了攻击,并且从刚才来看,恐怕里面的人已经死完了。
难不成方才向自己进攻的是幽灵和鬼魂?
而毫无疑问,幽灵和鬼魂肯定是没有办法干扰生者的,至少说他们这些都是在修罗场上摸爬滚打过的百战之将不会畏惧的存在。
“难不成是之前那个少年?”有人不确定地说道。
那个总是带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笑容的淡漠少年,站出来口口声声说要和雷广立下军令状来比赛攻占碉堡,并且自信说只依靠自己一个人就能够轻松敲掉这数十座碉堡的男人。
这总让人感到有莫名的虚幻感。
毕竟单单是一个碉堡自己这数百人倚靠着重盾推进都困难重重,如果说不是突然对方的火力减弱,他们都很难活着推进到这个地步。
可是对方一个人却能够轻易地单挑整个碉堡?
这让人根本就没有办法相信好吧?
“我们先进去看看吧。”虽然这个猜测是唯一的可能,但是雷广依然不想相信,他抬了抬手,然后自己率先穿过了那扇已经没有任何防御能力的木门,走了进去。
一进去,就闻到了刺鼻的血腥味。
这样的血腥味在血刚刚流出来的时候还不明显,只有在空气中停留了足够的时间,才能够彻底在这片空间弥漫。
雷广皱了皱眉头,自己依旧沿着阶梯向上走去,同时也握紧了手中的三眼火铳。
待到走到二楼,眼前的一切让雷广彻底惊呆了。
整个碉堡的二楼横七竖八地倒着七八具东瀛人的尸体,他们有的满脸不可思议,有的怒目圆睁,但是唯一相同的,就是他们没有一个人闭上眼睛。
他们大多都保持着进攻的姿势,手中也握着各式各样的武器,但是生命却在那一瞬间被凝固。
“他们都是被人一剑贯穿了心口。”已经有士兵上前检查,然后汇报给了雷广:“伤口非常细小而精准,应该是一剑命中了心脏。”
雷广深深呼出一口气。
他已经在脑海中补足了这个画面。
那个温和笑着的贱贱的少年人,以鬼神莫测的身法接近碉堡,然后砍开木门,随后来到二楼,面对想要攻击的东瀛士兵,单单用手中的一柄剑,就在瞬间轻松刺穿了对方的心脏,在这个过程中几乎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对方也来不及任何的反应。
这是如何可怕的存在,只是想想就有点让人心胆俱裂的感觉。
“砍下他们的脑袋带回去。”雷广缓缓说道:“顺便检查一下,三楼还有没有漏网之鱼。”
“好的,将军。”身边的人唯唯诺诺地说道,只有刚才那个检查的士兵看向雷广:“将军,那么这些头颅,究竟算是谁的战功呢?”
在平常的时候,这种问题根本就不应该算是问题。
因为战场上的头颅军功,本身就是谁砍下来就是谁的。
否则也就没有因为争头颅而火并的事情发生了。
现在这些尸体出现在他们要攻击的堡垒中,就算不是他们杀的,但是肯定也算是他们的战功。
这差不多是约定俗成的事情了。
但是这个士兵还是这样问了。
因为他是检查的人,正是因为自己亲手检查了这些尸体,所以他才凝重地问了这个问题。
军功这种东西,平时抢了也就是抢了。
但是现在不一样。
他们抢的是一个能够凭借一己之力,将这个碉堡轻松击碎掉的可怕男人的战功。
如果这个男人心胸宽广,那就算了,但是雷广刚刚和他立下了这样的军令状,向来是个睚眦必报的男人。
这样当做自己的军功报上去,恐怕就连做梦都会害怕吧。
“你怕什么!”雷广怒道:“这些头颅,当然是算作我们的战功了!”
而正在这个时候,上去检查的人也来报告了:“报告将军,三楼没有人,只有大量的弹药物资。”
雷广望着那人半晌没有说话,随后才恶狠狠地说道:“我们走,去下一个碉堡!”
砍下头颅之后的离开,雷广回头望向这座已经如同死城一样的碉堡,狠狠吐了一口吐沫,然后头也不回地向着下一个碉堡走去。
但是下一个碉堡依然是这样。
没有遭遇到攻击。
走近之后,是已经被破开的木门。
穿过木门,二楼是横七竖八的尸体,同样的精准一剑穿心。
三楼是堆积的满满的战略物资。
这原本是被用来当作坚硬的核桃等待那些牙口最好的敌人来咬的存在。
但是此时却好像遇到了一个超大号的铁锤。
核桃当然很坚硬,但是遇到铁锤的下场就只有被砸的粉身碎骨。
“割下头颅!”雷广怒道。
割下头颅依旧是离开。
但是第三座堡垒,还是老样子。
木门。
尸体。
物资。
碉堡里只有这三样东西。
准确来说。
是破掉的木门。
杂乱的尸体。
充足的物资。
“我们不要再去这边了。”雷广骤然下令。
“我们去那小子的碉堡那边看看。”
当时军令状说的好好的,方别负责的是东边的碉堡,而雷广负责的则是西边的碉堡。
唯独不同的是,方别只有孤单一人,而雷广则足足有三百人供他驱使。
但是结果却恰好相反。
雷广历经了千辛万苦,最终还是在对方的攻击突然消失的时候才得以来到碉堡的近前,但是到了之后看到的却是一派凋敝的死亡之景。
那么对方是不是跑过来打扫了自己这边的碉堡呢?
既然这样的话,对面的碉堡又是什么样子?
雷广下定了这样的心思,就立刻不曾迟疑,他带着自己剩余的士兵,转而向着东边移动,很快,就来到了东边的第一个碉堡那里。
门依旧是破的。
看到这个被破开的门,雷广瞬间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然后脊背也有些发凉起来。
他当了这么多年的兵,从一个大头兵升到现在的游击将军,不能说是一点本事都没有。
而在战场上,想要活下去,除了不怕死之外,更要分辨出来谁不能惹。
这个战场有太多沾到就活不下去的玩意儿,只有远离那些玩意,才能够活到战争的结束。
而雷广就这样一直活了下去。
但是这一刻,他终于明白,自己大概惹上了一个自己永远都惹不起的家伙。
怪不得广济奇是对他那样的尊敬。
雷广终于明白了。
广济奇是真的知道方别的本事,所以才对他那样尊敬。
而之所以广济奇答应这个军令状,看来,真的就只是给自己一个下马威罢了。
正在这个时候,身边的士兵看着发愣的雷广,开口说道:“将军,我们要进去看看吗?”
“看,当然要看,怎么不看?”雷广有些神经质地说道。
当然,即使上去了,所看到的一切和之前也是一样的。
虽然说捅破心口所流出来的血很少。
但是人多的话,也会将现场染成鲜红。
这座碉堡与其他被毁灭的碉堡并没有什么两样,甚至说这些士兵依旧没有看到做出这一切的人在哪里。
而正在这个时候,突然有士兵喊道:“将军,快看,那里有一个人。”
“什么人?”雷广不由问道。
这么长时间以来,除了自己,看到的都是死人。
现在既然有人说看到了人,那么至少不是死人。
“好像是一个倭寇小子。”那个人端详着说道。
他们是在碉堡的狙击口向着外面望去,这样就有着远超地面的视野。
也正是这样,他们才能够看到这原本并不在自己观察领域的敌人。
“在哪里,让我看看。”雷广走了过去,然后顺着对方所指的地方,果然看到了在不远处的一个视野盲区里,正站着一个呆呆的毛头小子,从衣着来看,正是这次入侵的倭寇。
“要不要一枪把他崩了?”有人提议说道。
“先别。”雷广抬起手来。
“我们先过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