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玄幻小說 霍格沃茨之血脈巫師-第八百六十七章 生與死的交界推薦

霍格沃茨之血脈巫師
小說推薦霍格沃茨之血脈巫師霍格沃茨之血脉巫师
听着邓布利多的话语,哈利整个人都惊呆了,那双眼镜下的蓝色眸子瞪得老大,背脊更是一阵发凉。
“你是说……斯内普把我带给伏地魔是听从教授你的指令……你想让伏地魔杀了我?”哈利忍不住的后退了几步,结结巴巴的说道,话语中带着几许气愤与惊恐之色。
“不,没有人会希望你就此死去,哈利。”邓布利多安慰着说道。“事实上所有的计划都是为了尽可能的避免这一点!”
“可我现在已经死了,不是吗?”哈利气恼的瞪着邓布利多,后者却是冲他眨了眨眼睛,语调轻快的说。“这可未必……”
哈利彻底的迷糊了,他不太能明白邓布利多的意思,他可是清楚的记得自己被伏地魔的杀戮咒给命中了,由于没有魔杖,他甚至都没能来的急反抗……
“我记得,我应该跟你解释过原因才对,关于伏地魔为何没法伤害你。”邓布利多微笑的说道。
“是那个保护魔咒?”哈利一下子就想到这一点,不过心中的疑惑并没有丝毫减少,根据他的了解在去年伏地魔复活的时候,那个保护魔咒就应该已经彻底失效了才对。
大帝 姬
为了确认这一点,伏地魔还曾经试着触碰过他的身体,结果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哈利诧异的看向邓布利多,等待着他的回答。
“啊,该怎么跟你说呢,伏地魔自作聪明在复活的时候加入了你的血,一位那样就可以破解那个魔咒,但他却不知道这样做反倒是再度强化了保护魔咒的力量,加深了你们之间的联系。”邓布利多语调轻快的说。
“那为什么您要让斯内普把我交给伏地魔呢?”哈利还是有些不解,一刻不停的追问着。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邓布利多沉默了许久,似乎在犹豫着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哈利并没有催促,而是静静的等待着,不知过了多久,邓布利多终于回过了神。
“你难怪就不奇怪自己为什么能够进入伏地魔的大脑里吗?”邓布利多缓缓的出言询问着,而后又在哈利正想着的时候,伸手指了指前方有着暗红色皮肤,看起来皱巴巴的孩子。“看着他,你想到了什么?”
“他有点像……伏地魔?”哈利仔细的打量了一会,不由的回忆起了去年他曾见过的,那个婴儿般的黑魔头,两者看起来无比的相似。
“那是伏地魔灵魂的一部分。”邓布利多望着哈利,直截了当的说道。
“就在你刚出生后不久,伏地魔打算杀死你的那个晚上,因为保护魔咒的缘故,伏地魔对你释放的杀戮咒被反弹回去,同时他的灵魂也遭到了重创,其中一部分脱离了主魂,附着在了房间里唯一一个活人身上。”
“他的魂器附着在了我的身上……所以说我也是伏地魔的魂器?”哈利的大脑像是短路了一样,他简直无法相信这是真的,但理智却告诉他邓布利多是对的,只有这样才能解释自己为何能与伏地魔心意相通。
“准确来说曾经是!但现在你的灵魂完整了,哈利,他完全属于你自己!”邓布利多很是高兴的说道。
“伏地魔没法杀死我,所以杀戮咒被作用在了那部分灵魂上?”哈利猜测道。
“对!”邓布利多点了点头。
“那我现在还活着吗?”哈利赶紧问。
“当然!”邓布利多很是肯定的说道。“不过,如果你对那个世界没有任何怀念的话,你也可以选择继续向前……”
说着,邓布利多目光看向了更远处。
哈利顺着邓布利多的目光看了过去,但那里被白雾笼罩着,什么也看不见。
尽管有些好奇,可哈利最终还是忍住了,因为他对死后并没有太多的兴趣,也不打算现在就投入死亡的怀抱。
南极意志
相较之下,他更加想要知道斯内普为什么会愿意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帮助他摆脱魂器的困扰。
这会邓布利多没有隐瞒的意思,直接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给说了出来,也包括十余年前斯内普、莉莉、詹姆之间的恩怨纠葛,以及斯内普偷听预言将其告诉伏地魔的事情。
“他之所以愿意庇护你,我想一半是出于对你母亲的爱,另一半是出于愧疚……正是斯内普将偷听来的预言转告给了伏地魔才导致了惨剧的发生,而这个结果却并非他想要的——他害死了自己最爱的人。”
邓布利多颇为感慨的出言说道,他多少能够理解斯内普这种愧疚的心态,毕竟他早年也做过一些错事,漠视了太多人的死亡,这也是他愿意信任斯内普原因之一。
哈利沉默了许久,心情很是复杂,按理来说他应该十分的痛恨斯内普,没有对方的告密自己或许就可以依偎在父母的身边,享受一个美好的童年。
但考虑斯内普这些年以来冒着莫大风险潜伏在伏地魔的身边,为了让他活下来更是拼尽了全力,连伏地魔都敢算计,哈利心中涌起的恨意便淡了许多。
而且詹姆和莉莉的死也并非是斯内普一个人的责任,伏地魔所造就的恐怖时代才是一切的根源,作为凤凰社的成员他们时刻都处于危险之中。
还有小矮星-彼得,没有他的背叛,伏地魔也不可能找到安全屋的位置。
“很抱歉,这些事情我只能一直瞒着你,哈利。”邓布利多满怀歉意的说道。
“你是对的,教授……”哈利摇了摇头,既然自己是伏地魔的魂器,那就意味着自己所知道的情报,都有很大概率会被伏地魔所知晓。
一旦消息走漏,作为双面间谍的斯内普可就危险了……
所以虽然十分气愤自己这段时间以来被耍的团团转,哈利最终还是选择了谅解。
见哈利能够理解自己的良苦用心,邓布利多的脸上也扬起了些许笑意,不过下一刻他就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似的,望向哈利的身后,开口说道。
“看来,你必须快一些回去了,哈利,西弗勒斯遇到了一些麻烦,他恐怕需要你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