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86mbk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Turn67.信任、危機與自作聰明讀書-ynpko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不行!!绝对不行!我不相信!也不允许!”
    艾抱着手臂,“绝对是陷阱啊!你们忘记了上次辣个铝人对我们做了什么吗?”
    “link vrains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游作问道。
    “不太明白,”草薙翔一说道,“貌似是源代码除了一些错误,或者是汉诺骑士对link vrains的程序做了什么手脚。”
    “完全无视我啊!?”艾跳脚,“喂喂!Playmaker大人!你忘记了人对我们做了什么吗?我们要再相信他一次不是在自投罗网吗!?”
    “滴……”
    就在这时,电脑忽然间发出一声讯号。
    “找到了!”草薙打开了那个文件夹,反馈出来的系统错误就写在上面。
    “果然!在这个区域中!”草薙说道,“初始代码被改变了!这个程序变得和之前不一样了。”
    “是吗……”
    就在这时,游作和艾同时感觉到一阵莫名的钻心痛楚,猛地抬起头。
    “哦~~”
    “你也感觉到了吗?”游作低下头,看向艾,“那个感觉?”
    “连接感应?”艾虚着眼睛,“这么说,这次辣个铝人没骗我们?”
    游作不再理会艾,而是看向了草薙,“草薙哥,我要去一趟link vrains!”
    “link vrains?”草薙点点头,“哦,你等一下……”
    说完,草薙打开了网页,浏览了一下最近的论坛,随后说道,“安全,稻草人那家伙不在现在是登录的好时候。”
    “啊,稻草人?”
    “是啊,那家伙在到处追杀link vrains的玩家,”草薙脸上露出了无奈的笑容,“不过被他打败的人会被强制登出,他大概也是在救人吧。”
    “原来如此,”艾点点头,“不过为什么要怕他呢?只要有playmaker大人在,无论怎样的对手只要和他对上了都能打败。”
    “但是在现在这种忙忙碌碌的状态下,和他对上了会很麻烦的吧。”和游作的冷漠不同,细心的草薙解释道。
    “走了。”游作将决斗盘戴在了手腕上。
    “好好好……”
    “link in to the vrains!!”
    VR的世界,依然是冷清一片,虽然总有作死的人偷偷溜进来,但是在稻草人的强力驱赶下,这些迷途的鸟儿总会飞出稻田。
    艾玛站在大厦顶端,看着下方空无一人的街道,满意的点点头。
    没有比现在更适合行动的时机了。
    稻草人nice job!
    艾玛张开手,一道道金色的光芒分散成凝而不散的光粒,围绕着艾玛盘旋,凝而不散,又像是固定在空气中一样,悬浮在艾玛周围。
    艾玛双手合十,“拜托了~大家,一定要帮我找到宝藏哦。”
    光粒们上下抖动了一下,像是在点头同意,然后像是萤火虫一般纷纷扬扬朝四面八方扩散。
    一道登录的通道在天空中张开,滑板飞过,接住了从上面落下来的身影。
    “好冷清啊……”艾在决斗盘里打了个冷战,看向下方空无一人的世界,“那个稻草人也真是的,竟然将这里清理得干干净净……”
    他这数据流前进,游作也注意到了这里出乎寻常的冷清。
    “但是这中强横也保证了这里不会有其他人进来,减少了another的受害者数量。”
    “哦,确实。”
    随后,艾就看到了拐角处几个鬼鬼祟祟的记者。
    “不过看样子不是大多数呢。”
    游作也看到了那些人,沉默片刻,“……随他们去吧。”
    就在这时,数据流的前方飘来阵阵金色的光点。
    “啊嘞?那是什么?”艾问道,“萤火虫吗?”
    “……”
    “开玩笑的!”艾说着不好笑的笑话,“这里是网络世界,又怎么会有萤火虫呢,依我看那是某种程序。”
    “什么类型的程序?”游作问道,“和another事件有关吗?”
    “不知道,”艾摊了摊手,“总要抓到后才能知道结果。”
    就在这时,周围的光点忽然间发生了变化,像是有了生命一般,聚集成一团,朝着某个方向穿过VR世界的大楼,像是闻见了花蜜的昆虫一般蜂拥而去。
    游作和艾对视了一眼,“追!”
    一路追赶着那群团簇的“萤火虫”,跟着它们抵达了一座小巷后停了下来。
    看着在地上徘徊的萤火虫,游作警惕的举起了决斗盘。
    汉诺骑士的新阴谋,还是程序的新bug?不管怎么样,警惕起来总没错。
    “别对那些孩子们出手哦。”
    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游作迅速回过头,紧跟着艾也反应了过来。
    “啊!是你!”
    “晚上好呦~又见面了,playmaker,还有AI酱!”
    “好好叫我的名字!”艾怒道,“我可是有着‘艾’这个名字的!”
    “好好好……”艾玛从墙上跳到游作面前,看着艾,眯起眼睛,“无论何时何地都能感觉到一阵后悔呢,如果当初赢了的话小艾就归我了。”
    “我才不会和一个心思阴险的的铝人走!”
    “这是什么?”游作指着身后的萤火虫们,“是你做的吗?还是……”
    “这是网络寻宝猎人的秘法哦,”艾玛走向那群团簇的萤火虫,素手轻轻一挥。
    一条通道在她的脚下打开。
    “想跟上来的话那就尽管跟上来吧,不过前面是什么,我可说不准哦。”
    说完,艾玛跳了进去。
    “很好,既然已经有人先跳下去了,那么我们就在外面等她出来,不就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了吗。”
    艾抱起手臂,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走了。”游作说完,不等艾回答,带着他直接跳了下去。
    “喂!等下……喂!不会吧不会吧!我认识的playmaker真的会有这么鲁莽的吗?”
    通道在头顶缓缓愈合,看着四周流窜的数据,艾有些慌。
    “闭嘴!”
    “是……”
    下方是一片比较开阔的空间,通道平坦,但是却无序排列着,废弃数据在一旁静静的流淌,不知道向什么地方流动,也不知道前方是什么。
    “真没想到这里竟然还有这样的地下通道……”
    “是废弃数据的下水道呢,”艾玛从身后走了过来,“从上面替换下来的垃圾文件都会顺着这个下水道流到集中处理的地方。”
    “原来如此。”
    “所以,你有什么想法吗?”艾玛说道,“虽然我很想一起行动,但是那样的话找到宝藏就不知道归谁了。”
    游作沉吟片刻,“一起行动吧,若是发生了什么也有照应。”
    “啊!Playmaker大人!你就真的同意跟这个铝人一起行动了吗?会被算计的!绝对会被算计的!”
    “嘛,既然playmaker大人这么说了,那么我也没什么意见。”艾玛摊摊手,不过任谁都能看得出来她就是要和playmaker一同行动这个意思。
    两个人并肩走在路上,彼此警惕的拉远距离,又不敢离得太远。
    幸好一路上有艾这个不是人的家伙不停的找话题,让两人的氛围不是特别尴尬。
    “真是没有想到,link vrains世界竟然还有这种地下通道,”艾看着流动的废气数据流说道,“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呢?”
    “这里已经接近构成link vrains世界的源代码了,”艾玛说道,“如果没有大量的防御措施的话,那么就必然在最隐蔽的地方。”
    “原来如此……”
    两人一AI走在空空荡荡的下水道中片刻后,迎面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条岔路口。
    艾玛低下头看了眼萤火虫反馈过来的正确路线,眯起眼睛。
    右侧吗?
    “出现岔路了,怎么办?”艾看向了艾玛,忽然间发现后撤笑得非常阴险。
    “噫,你的笑容真是恶心啊。”
    “这还真是失礼,”艾玛插着腰,“不过现在这里出现了两条路,你们想到要怎么做了吗?”
    “难道说……”艾虚着眼睛,“你该不会要提出分头行动这种死亡flag之类的建言吧?”
    “嗯嗯,没错哦,”艾玛说道,“在一起行动的效率果然还是太低了,还是分开效率快一些。”
    “总感觉你在耍什么阴谋诡计……”艾虽然没有直觉这种东西,但是却有着计算力这种替代品。
    “啊啦啊啦,别说得那么难听嘛,”艾玛拿出一副卡组,“那我们就用抽签来决定吧,谁能从这副卡组中抽到好的卡,谁就有率先选择通道的权利哦。”
    “啧,竟然要堵上运气吗?”艾摩拳擦掌,虽然知道这是对方的计谋,但也顾不上许多了,“那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命运之力!我真正的力量!”
    抽卡速度快得游作来不及阻止。
    “我的回合!抽卡!”
    伪陷阱。
    “额!!”艾被击沉了。
    “那么,我就先走一步喽。”艾玛摆摆手,随后迈着快活的猫步走进了右侧的通道。
    “真是抱歉啊,playmaker,我失败了……”白化的艾说道。
    “不,那副卡组里面只有‘伪陷阱’这张卡吧。”
    “诶!?什么!?”艾愣了一下道,“那么说我们上当了吗?”
    “是你上当了,”游作回答道,“而且,她恐怕早就知道出口在哪里。”
    “啊!那我们怎么办?”艾说道,“要不要跟着她过去?”
    “愿赌服输,”游作摇了摇头,“而且我们来这里是为了查清楚这边世界的异变,所以哪边的线索都决不能放过。”
    “是是是……”
    游作带着艾朝着左侧的通道前进,然而他们没察觉到,一道阴影从数据流中一闪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