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xw5e9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明墨客-第0906章 接納鑒賞-2odg4

    大明墨客
    小說推薦大明墨客
    一柄细长的纯金挖勺,从翡翠瓶里取出一勺乳白色粘稠状膏状物。
    李宁儿小心翼翼的涂抹在李秀英的手背上,擦开之后,清香怡人,李秀英都傻眼了。
    她们家也算是巨富之家了,可是如此讲究的化妆之物,她还是第一次见。
    她的物件跟李宁儿的比较起来,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两个女人初次见面,没有寒暄,没有繁琐的礼节,好像她们彼此早就熟识了似的,共同探讨研究起了保养之道。
    郑长生都被靠边站,边缘化了。
    这个老娘还真不靠谱,哎!女人呀!
    李宁儿为了讨好李秀英:“婆母,您也知道,儿媳身份特殊,恐怕以后不能常伺候在侧。为了弥补,这套化妆用具就送与您老吧。
    还有方子和成品,都一并给您。”
    李秀英乐的嘴都合不拢了:“好孩子,真是难为你了,有心了,娘多谢你了。”
    “看您老说的,跟媳妇还客气什么。我的不就是您的吗?”
    这话一说,李秀英心中仅存的一丝隔阂也消失不见。
    “孩子呢,快抱来让我瞧瞧!”李秀英终于说出了,压在心底的话。
    郑长生现在是哭笑不得,不靠谱的老娘终于做了一件靠谱的事情。
    这才对嘛?来是干嘛的?不就是看看媳妇和孙子吗?媳妇见到了,不见孙子这说不过啊。
    李宁儿使个眼色,白贤玉躬身退出。
    时间不大,抱着胖乎乎的郑继祖匆匆来到正堂。
    小家伙睡的迷迷糊糊的,似乎没有睡醒的样子。
    看来,白贤玉是从睡梦中把他弄醒的。
    不过没有哭,这一点很好。
    不然哭闹起来,还真是麻烦了。
    小家伙一眼就瞄到了郑长生,他竟然裂开小嘴儿笑了起来。
    呃,郑长生伸出手作势欲抱。
    小家伙张开双臂,往前探着身子竟然求抱抱。
    郑长生可美坏了,一把接过小家伙,狠狠的亲了一口在小家伙的胖乎乎的脸蛋上。
    惹得小家伙咯咯的笑了起来,嘴里还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
    郑长生抱着小家伙来到母亲李秀英的面前:“娘,快看看您的孙子。”
    李秀英激动的都要哭了,一下子添了一个当皇帝的孙子,尽管是小国家的皇帝,可终究是人中之翘楚不是?
    “我郑家的子孙后代竟然有了一国之主,郑家的列祖列宗可以含笑九泉矣!”
    她颤抖着双手从郑长生的手里接过小家伙抱在怀里,不自觉间红了眼眶,眼前蒙上了一层雾气。
    李宁儿看李秀英宝贝孙子样子,不禁也有些动容。
    她偷眼看了一下郑长生,郑长生点了点头。
    李宁儿心中大喜,走到李秀英的身边道:“媳妇有个请求,还望婆母准允。”
    李秀英擦了一下眼角:“说吧,只要娘能做到的,无不应允。”
    “媳妇想让继祖儿入郑氏族谱,还望您老能应允。”
    李秀英:“看你这孩子说的,继祖乃我郑家子孙,入我郑氏族谱乃应当应分的事情。还用的着请求?
    我回去就给老族长修书一封,让他操办此事。”
    李宁儿欣喜异常,高丽和大明一样,都奉行儒家。
    对于宗族之事,看的极重。
    她总感觉跟了郑长生,而且还有了孩子,如果孩子不入郑长生家的祖籍,就不算郑家子孙,从而她内心也就得不到安稳。
    这下好了,有了李秀英的保证,那所有困扰着她的烦恼全都没了。
    儿子入了郑家的祖籍,那就是正儿八经的郑氏子弟了。
    就不怕郑长生对她们母子不管不顾了。
    有了郑长生这个大明皇帝面前红的发紫的人庇护,她们母子在高丽的生活无忧矣!
    虽然她有些自己的小算盘,可是这真不能怪她的。
    两地分隔的久了,感情肯定就淡了。
    在淡了的感情下,郑长生还会一如既往的帮助她们母子吗?她总是有些担忧的。
    维系她们母子安危的唯一纽带就是郑长生,只有入了郑家的祖籍,获得郑长生母亲的认可,她们才会真正的高枕无忧。
    现在夙愿达成,李宁儿有些惭愧的低下了头。
    郑长生岂会不明白她的小心眼?
    为了给她心安,为了给她信心,郑长生不惜违背老朱的意思,把这件事透露给了母亲。
    要知道老朱的意思是谁也不能告诉,哪怕是身边最亲近的人。
    这件事情他只能烂到心里。
    小家伙郑继祖第一次见祖母李秀英,尽管他搞不清楚谁是谁,也搞不清楚亲疏远近。
    可是他似乎对李秀英这个慈祥的女人,有着与生俱来的好感似的。
    嘴里流着口水,咿咿呀呀的跟李秀英说着十级婴语。
    兴致来时,还在李秀英的脸上啃。
    惹的李秀英老怀大慰、喜笑颜开的。
    很明显,她对这个孙子喜爱极了……
    不知不觉间,更夫的打更声远远的传了过来,时间已经到了四更天。
    不能再继续呆着了,五更天大明,已经过了四更天,在待下去被人发现就不好了。
    郑长生:“娘,我们该走了。”
    李秀英:“哎,宁儿,你们母子多保重。明天娘再来看你们。”
    郑长生一咧嘴:“娘,今天能来,儿子都冒着风险的,此事属于机密,不能被外人知道的。”
    “你这孩子,你不是说皇上知道这件事了吗?我想看孙子还不行?”
    “娘,宁儿她们母子身份特殊,不能给她们带来麻烦。一旦被外界所知,恐怕……”
    他没有把话说完,不过他相信母亲会理解的。
    果然,李秀英沉默了半晌:“好吧,等你们离开的时候,娘给你们送行。”
    李宁儿从李秀英手里接过小家伙郑继祖:“都怪媳妇的身份使然,否则的话,做媳妇的应该到家里拜见母亲,祭拜郑家祖先的。
    可是……”
    “好孩子,娘知道,娘懂!不能给你们娘儿俩添麻烦。以后给家里常来信,娘会想你们的。”
    说着,李秀英从手腕上取下翡翠手镯给李宁儿戴上:“这个镯子是娘的贴身之物,送给你,就算是留个念想。”
    镯子是上好的和田玉,这是郑长生给她特制的,可以说是价值不菲。
    从做好之后,她从未离身,没想到她竟然送给李宁儿一只。
    郑长生嘴角露出了轻松的笑容,母亲已经从心底里接纳李宁儿母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