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說 表小姐-第二百三十六章 再三相伴

表小姐
小說推薦表小姐表小姐
常凝三天回门,王晞没有过去。
不知道是永城侯府的人突然想起王晞来,还是认亲的时候发现少了一个人,侯夫人派了潘嬷嬷临时来请,王晞觉得这件事还是侯夫人做得不对,就算她太忙,一时有所疏忽,下面的人都是干什么的?何况这种疏忽,对于主持中馈的当家人来说,有时候是致命的。
她不愿意。
“嬷嬷太客气了。”王晞借口金氏出了门,直接把金氏留在屋里了,自己去见了潘嬷嬷,“因是之前没有接到帖子,想着自家和府里毕竟只是姻亲,想来也没有请我们去的意思,就都安排了其他的事。我等会也要出门,怕是那边不得闲,去不成了。”
潘嬷嬷要不是被侯夫人点了名来请客,她肯定是躲着的。
穿越 之 茶 言 觀 色
王晞的话一出,她顿时脸上火辣辣的,嘴角翕翕,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王晞端茶送客,连常妍出阁都没有去吃喜酒。
二房当然知道这是被迁怒了,二太太还寻思这件事有些为难,去给王晞那边赔个不是吧,侯夫人的态度摆在那里了,不去吧,又觉得王晞以后是要嫁到长公主府的,不愿意把人给得罪了。
韩氏正愁找不到机会和王晞搭上话,这下可来劲了,劝着婆婆:“您是长辈,就算是有做得不到的地方,总不好您亲自去给赔不是。就是侯夫人那边,还真疏忽了。”
她说完,在二太太耳边低声道:“据说是二姑奶奶的意思,可侯夫人没有发现。”
这就很能说明问题了——侯夫人不仅没有教养好常凝,也没有管好身边的人。
二太太撇嘴,总觉得侯夫人要不是嫁得好,未必就比她能干。
“我帮您去趟王家。”韩氏继续给婆婆出主意,“我们总不能一直赖在侯爷府里吧?”
这要是分出去了,不能没有一点自己的人脉吧!
二太太立刻动心了,不仅差了韩氏去王家,还送了很多贵重的礼品。
韩氏见到王晞之后,话也说得好听:“我知道你是烦了二姑奶奶,我也觉得这事办得不地道,想着你就是去了,心里也不痛快,还如就在家里歇着。这亲戚不亲戚的,那也要常走动才亲。要不然怎么老话常说远亲不如近邻呢?”
没提她婆婆半个字。
王晞就觉得这韩氏比她婆婆厉害多了。
她在心里想着,二太太最以自己的长子常三爷为傲,要是她怂恿着韩氏和婆婆分家,不知道二太太会是怎样一副嘴脸?
不过,这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罢了。
她还没有闲到那个份上。
常珂出阁,她倒是早早就过去了,还拉着金氏去见了常珂。
金氏悄悄地塞了一张一千两的银票给常珂,还告诉她别声张:“是给你的私房钱,别上礼单,也别跟人说,不然可就得罪人了。”
言下之意,常凝和常妍都没有。
常珂很是不安,想告诉金氏王晞悄悄地给过她一个铺面了,又想着王晞马上也要出阁了,王晞的嫁妆还要金氏准备,从家里拿银子,怕金氏知道了不高兴,自己说了反而让金氏和王晞之间有罅隙,只得谢了又谢地收了,而且把这件事告诉了三太太。
三太太想着温家拿来的聘礼,笑道:“不怕,阿晞出阁的时候,你好好回礼就是。”
她女儿到时候也有这个能力回礼了。
然后转眼间就到了四月,长公主的寿宴。
长公主不想大办,江川伯太夫人来问的时候,她笑道:“我都是要做婆婆的人了,办什么寿宴啊!”
江川伯太夫人呵呵地笑,道:“这不正是要做婆婆了才更应该办寿宴吗?不过,今年随意些也好,明年媳妇娶进门了,让媳妇给你办。等抱了孙子,就让孙子给你办。”
长公主笑盈盈地和江川伯太夫人说了半天的话,可等江川伯太夫人一走,她的脸就垮了下来,还让翠姑拿了靶镜过来照了又照,道:“我还没有那么老吧?怎么一转眼要抱孙子做祖母了吗?”
说着,自己先打了个寒颤。
翠姑只好安慰她:“就算是祖母,您也是看着最年轻漂亮的祖母了。”
长公主觉得自己一时难以接受,道:“你说,我把他们分出去如何?”
眼不见心不烦,掩耳盗铃这种事,能掩多久就掩多久好了。
翠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长公主这次的寿宴帖子就发得不多,并没有惊动陈珏那边。
陈珏却风尘仆仆地从澄州赶了回来,还在拜见长公主的时候做出一副左顾右盼的样子道:“怎么不见王小姐?这么大的事,她也不过来帮个忙?”
没出阁的姑娘家,谁会来夫家帮忙?
除非是为了巴结夫家连脸面都不要了。
长公主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平时都会装不知道的,这次却不愿意惯着她了,冷冷地道:“我都不知道你成亲前去丁家帮过忙。可见你身边教养嬷嬷一点规矩都不知道。”
她转头问翠姑:“如今大姑奶奶身边是谁在服侍呢?”
“王嬷嬷!”翠姑恭敬地道。
“把她叫回来吧。”长公主冷冷地道,“我说怎么大姑奶奶的婆婆每次遇到我都愁眉苦脸的,要是我有个像大姑奶奶这样自家的事一件不管,娘家的事全都要抓在手里的儿媳妇,我也得愁眉苦脸的。说来说去,还是我的错。不该把你丢给教养嬷嬷,把你的一些性子都娇惯坏了。”
还和蔼地对陈珏道:“如今你也大了,在别人家做了主持中馈的太太,我这个时候想再管教你也不适合,有些事只能你自己来了。可这样不守规矩的嬷嬷却不能放任自流,免得她哪天坏了你的事。”
说完就让翠姑拿了对牌去丁家叫人。
陈珏心里气坏了。
她身边的嬷嬷和陈璎身边的嬷嬷都一样,是他们的生母留给她的。后来长公主过来,说是赏赐,给两个嬷嬷都赏了出身,挂在了内务府。两个嬷嬷都只当是长公主想抬举她们给的体面,虽没有接受,但也没办法拒绝,只能更尽心地照顾两个孩子。
后来长公主也没再理会这件事。
她长大后以为是陈珞出生之后,她疼爱自己的孩子,懒得管他们的事了,而且长公主也的确是不太喜欢管他们的事,时间一长,她也就慢慢忘了,何况这两位嬷嬷每个月还有五两银子的月例,不得白不得。
可今天就要付出代价了——既然在内务府领月例,那就是内务府雇的嬷嬷,内务府就有权力做主安置她们。
两位嬷嬷照顾了她和陈璎这么多年,是可以在府里荣养的人了,也是她和陈璎最信任的人之一,是左膀右臂,不能给不说,万一真的被长公主要了回去,随便丢到哪个旮旯角落里了,她身边的人会怎么想?
跟着主子没前途,谁还会尽心尽力。
陈珏生平第一次在长公主面前慌了,她瞪着长公主,有些语无伦次起来:“你怎么能这样?太狡猾了?我一直以为你还是个不错的人,没想到你处心积虑,就等着这一天呢!”
长公主简直不想拿正眼看她,等她说完了,这才喝了口茶,淡然地道:“你不就一直这么想的吗?我要是不坐实了你的臆想,你还当我是个傻瓜,没什么本事呢!”
她高声喊着“来人”,道:“把两位嬷嬷都交到内务府,任由他们处置。”
这就是生死不论了。
“不,你不能这样!”陈珏面色苍白就要朝长公主扑过去,却被长公主身边的婆子拦住。
长公主讥刺地看着她,没有说话。
翠姑知道长公主这是要教训陈珏了,免得王晞嫁过来之后,有个这样的大姑子,过得不顺心。
而且她也有点恼火两个嬷嬷在孩子们面前胡说八道,小事变大,大事变得下不了台,忙拿了对牌就往外走。
陈珏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长公主,她一时愣在那里,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惊声让小丫鬟去追翠姑。
那些小姑娘怎么敢?
敷衍搪塞地追了出去。
她则脸色铁青站在厅堂的中央,进退两难,只好道:“我去告诉我父亲!”
长公主眼角也没有抬一下,看着陈珏疾步走了出去。
小丫鬟们轻手轻脚地收拾着茶具。
青姑嘴角含笑,扶着长公主回房。
长公主叹道:“她变成这样,我也有责任。”
要是她能多管她一些,把她身边那些别有用心的钉子都拔掉,她是不是就没这么蠢。
陈珏告状未果,因为镇国公和陈璎陪着皇上去了宣府。
皇上想看看那边的城防。
陈珞和长公主留在了京城,长公主悄悄地办了一场寿宴。
王晞没去。
她是陈珞的未婚妻,可到底没成亲,去了不太好。金氏和王晨代表王家去恭贺。
常珂特意来陪王晞。
王晞奇道:“姐夫家里没有说什么吗?”
看温家对温征的安排就知道他们家的野心了,长公主的寿宴,是很能结交些人脉的。
常珂笑道:“你不也没有去吗?”
王晞讪讪然笑,道:“你不用管我,我真不想去。”
邪灵都市 夜黑羽
她怕自己又被诱入小树林,再看到些什么。
她现在的身份不同往昔,从前让她知道没什么的事,如今却万万不能看见了。
常珂笑道:“你放心好了!你姐夫过去了,不也是一样的。我们趁着他们不在,好好说说话才是。”
王晞不赞同,道:“是你,不是我们。我这边可多的是好玩的。”
“好,好,好。我说错话了还不行吗?”常珂笑容可拘地道歉,并没有多少诚意。
姐妹俩笑成了一团。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