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doadg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冰與火之魔山 ptt-0904章 聲東擊西·水路突襲相伴-smblv

    冰與火之魔山
    小說推薦冰與火之魔山
    夜色中,海浪哗哗,掩护着划船的水响,百余条船分开成四个船队,分别靠岸灰盾岛、橡盾岛、绿盾岛、南盾岛。
    四个岛屿上有很零星的火光闪烁,安静一片。
    凛冬已经来临,岛屿上变得异常寒冷,超过了陆地。
    白天的时间骤然缩短,岛屿上的人们早早的就上了床休息。
    壁炉里烧着熊熊的炭火,窗户和门上都挂上了厚厚的棉帘保温。
    岛屿上,巡逻的士兵几乎没有。
    他们都窝在石头哨所里,依偎在炉火旁睡着了。
    四岛屿曾经被鸦眼攸伦洗劫,掳走了大量的贵族女子和财富,杀死了敢于反抗的任何人,岛屿上剩下来的人本就不多了。
    现在也是和平时期,国王魔山一统维斯特洛,铁群岛的铁种被国王陛下收编成了皇家海军,落日之海的海盗也被陛下的海军狠狠打击,销声匿迹,都流窜到了其他海域,落日之海里的海盗猖獗的情况一去不复返。沿海的渔民和渔村岛屿人都过上了不再担惊受怕的日子。
    盾牌列岛的贵族和子民们都在祥和而温暖的睡眠中。外面很冷,但房间里很温暖。
    凛冬给了他们安静休憩的夜晚。
    一把刀轻轻的慢慢的搁在了一名士兵的咽喉上,冰凉的刀锋令士兵猛地惊醒。
    “别动,西境军奉命剿贼。”一个声音懒洋洋的说道。
    旁边的同袍惊醒,另有数把长剑抵住了他的胸膛、咽喉、小腹。
    “克里冈军奉命剿贼,你们是要死还是要活?”一个蒙着脸的高大汉子低声喝道。
    “大人,这里并无海盗。”
    “你们的领主维拉斯·提利尔阴谋训练死士,背叛国王,我们奉命剿除反贼。”
    两名哨兵顿时作声不得!
    大领主密谋反叛了?!
    他们自然毫不知情。
    “起身,去喊开堡垒大门。”
    两名哨兵起身,彼此对看一眼,这些人来自西境的西境军么?还是海盗伪装的,还有士兵自称克里冈军,那可是国王陛下旗下的嫡系军团。
    这里是盾牌列岛最前面的灰盾岛。
    盾牌列岛被认为是阻止铁民逆曼德河而上劫掠河湾地的财富的屏障和抵抗的前线,以前戒备森严,但自从魔山征服铁群岛,又下令海军清扫落日之海的海盗后,盾牌列岛的防御就名存实亡,夜晚巡逻值班的哨兵们都全部松懈了。
    灰盾岛曾经的领主是冈塞·格林家族,家族家徽为灰绿底上被长船围绕的铆银钉灰铁盾。但鸦眼攸伦拿下灰盾岛后,囚禁了冈塞伯爵,任命了他旗下的一个船长为灰盾岛领主,后来鸦眼攸伦兵败,旗下将士要么投降要么被杀死要么做了鸟兽散,灰盾岛重新回到了格林家族的手里。
    格林城修建得不错,虽然在战火中被破坏了城墙,后来也得到了修缮。
    领头的百夫长向两名被控制的士兵展示了克里冈军团的军旗和他身上的克里冈人的军徽,两名士兵从战战兢兢变成了愿意完全配合的恭敬顺兵。
    *
    进攻盾牌列岛的士兵一共一千人,全部是珊莎、雷纳德、安盖、莱威尔·安柏四人挑选出来的精兵强将。其余的四千人,他们打着旗号,慢慢的就好像散步旅行一般的走滨海大道,不声不响,慢慢进入河湾地领地,为明路,吸引河湾地各地的目光和兵力。
    珊莎、雷纳德、安盖暗地里急行船,仅仅花了七天时间,从海路就来到了盾牌列岛海域,偷袭高庭的水路防线盾牌列岛。
    七天时间,陆路军团堪堪进入河湾地领地的边界。
    珊莎等人只要拿下盾牌列岛,不过短短一天内,就能进入曼德拉河流,悄悄来到高庭城下。
    而走滨海大道,最快,一路马不停蹄势如破纸,也需要一个半月时间才能打到高庭。
    负责进攻灰盾岛的就是安盖将军。
    珊莎负责进攻绿盾岛、雷纳德负责进攻南盾岛、北境将军莱威尔·安柏负责进攻橡盾岛。
    莱威尔·安柏是大琼恩·安柏的次子。
    琼恩·安柏的长子小琼恩为护卫罗柏在孪河城被杀,而安柏家族素有忠义,是北境史塔克家族的中坚力量,艾德·史塔克就给了安柏家族这一次立功的机会。
    战争能最快的提升一个贵族家族的荣耀和财富、地位。
    安柏家族为史塔克家族的战争付出了太多的代价,也该得到史塔克家族的提携眷顾了。南下的一千北境军中,史塔克家族支持了莱威尔·安柏爵士五百精锐士兵和五个骁勇善战的百夫长。
    *
    第二天,滨海大道。
    数骑快马出现在滨海大道上。
    马上骑兵全副武装,优哉游哉的慢跑在大道上。
    这里已经是河湾地领地。
    而数名骑兵的装束打扮,看起来并不是河湾地贵族的士兵。
    他们的披风,是西境军特有的绯红色。
    大道的树林里,一队巡逻斥候发现了这几名骑兵。
    他们起初并没有太在意,直到这几名骑兵继续深入河湾地。
    小队长一声令下,树林里的斥候纷纷上马,向滨海大道上的数名骑兵包抄了过去。
    不一会儿,马蹄声响,数名西境骑兵被包抄在了滨海大道上。
    为首的小队长勒马站在了路中,挡住了西境骑兵的去路。
    “你们好,西境的勇士,我可以请问一下吗?你们要去哪里?”
    四名西境骑兵的战马比河湾地斥候的战马更高大,看起来就更有气势。
    为首的骑兵小队长来自慕顿家族,跟随在安盖身边作战的斥候,神箭手。
    “你好,请问将军是谁?”
    “士兵,这是我们的罗德·克连恩爵士。”一名士兵说道。
    “哦,红湖城的克连恩家族的骑士?”班森·慕顿不以为然的问道。
    “是的,我是红湖城的罗德·克连恩。”罗德爵士客气道。
    “我是克里冈军团弓骑兵将军安盖旗下斥候小队长,我叫班森·慕顿。”
    “班森·慕顿勇士,你们是要公干?私游,还是去朋友家里做客?”
    “去高庭城做客。”班森笑道。
    “哦,想必安盖将军的车队是在后面了?”
    班森·慕顿和三名骑兵,不太有理由能去高庭城做客。如果高庭城里的贵族请客,那么一定是请了安盖将军。
    安盖·克里冈神箭之名威震七国,累次立下大战功,是深得国王陛下喜欢的将军。在维斯特洛爆发内战之前,安盖因为参加全国射箭比武夺得冠军而名扬天下。后来追随魔山南征北战,所向无敌,名气就更加大了,家喻户晓。
    罗德·克连恩本是很礼貌的问询班森是否安盖将军就在后面,而班森的回答,却令他神情大变。
    班森·慕顿笑道:“罗德爵士,我们的安盖将军的车队的确就在后面,除了他,还有五千精兵。”
    “五千精兵?班森勇士说笑了!”罗德脸色变了,强笑道。
    “我并没有开玩笑,同行的还有珊莎·史塔克夫人、雷纳德·维斯特林将军、来自北境的莱威尔·安柏将军。我们奉国王陛下之命,去高庭城砍下反贼维拉斯·提利尔的人头。红湖城的克连恩家族,是准备要追随反贼和我们作战,还是要归顺我们,和我们合兵一处,去高庭城剿杀反贼维拉斯·提利尔?”
    红湖城的克连恩家族是对提利尔家族最忠诚的封臣!
    维拉斯·提利尔最信任最欣赏的教头佛提莫·克连恩爵士在高庭城做教头多年,对提利尔家族忠诚耿耿,死于多恩的沙蛇夜袭战中。在多恩夜袭高庭城的夜晚,魔山也出现了,巨龙焚毁了高庭城,龙焱把高庭人和多恩人一起困住,最终逼迫攻入了高庭城的多恩军团和他们的亚莲恩·马泰尔亲王下跪臣服。
    “班森士兵——”罗德不再称呼班森为勇士,“你们有国王陛下颁布的军令么?”
    “没有!”
    “没有国王陛下的军令,那就是入侵。西境要对河湾地宣战么?”罗德举起了手,“巴克,去后面看看情况。”
    “是,爵士。”
    截断了班森四人退路的数名骑兵分出两人,向后面打马而去。
    “不用去侦察了,我说的都是真的。”班森笑道,“你们既然不投降,那我们只能杀了你们。”
    呛呛呛!
    班森的三名骑兵三把长剑出鞘,一起向前冲去。
    而班森则勒马站住,取下了弓箭。
    罗德·克连恩也是四骑,四把剑一起出鞘,一人盯一个,来站西境骑兵。
    断后的两名克连恩骑兵也抽出了长剑,双腿一夹,上来夹击。
    咻!
    弓弦声响,冲在最前面的一名克连恩士兵面门中箭,箭矢射穿了他脸上的面罩,士兵如被迎面的一面无形的铁锤击中,向后摔倒,而他的战马,却依然向前冲出。
    第二名骑兵补位上来,然而他面对的却是两名西境骑兵。
    战马速度快,要勒转马头逃走反而更加危险。
    战马对冲,双剑相交,当的一声大响,两人身形都是一晃,旁边夹击的骑兵斜刺里一剑飞来,正中他的左肩膀,剑刃狠狠的砍进了铠甲里面去,咬进了他的肩膀的骨骼,骨骼和铠甲一起别住了长剑,一时间没能拔出。这名受伤骑兵带着长剑冲过,第三名骑兵正冲过来,西境骑兵的战马比克连恩骑兵的战马都要高大很多!长剑猛劈,居高临下,正中他的头盔。
    头盔被一剑砍成了两半,长剑劈开头盔后余力砍开了头盔下的脑门,士兵轰然跌下战马。他的战马斜刺里跳下了大道,飞也似的拐进了树林。
    仿佛只眨眼间,安盖三名斥候骑兵围住了对方最后一名斥候,其中长剑狠狠砍进敌人身体被敌人快马带走的士兵已经取了投枪在手,两把剑一根枪齐出,把最后一名斥候捅杀于马下。
    三骑马勒转回来,来战后面夹击的两骑,却见那两骑已经勒住了战马,罗德·克连恩正长剑和班森对峙。他们刚才经过了战马奔突,两人都已经脱离了大道。
    班森的破甲箭瞄着罗德,罗德爵士长剑防御,盾牌在手,盾牌上已经被射了三箭,三箭穿过盾牌,咬住了盾牌后面的胳膊,导致罗德心怯,不敢再主动进攻。但他的三名士兵已经被砍死,背后多了三名相距并不太远的敌人。
    但班森的背后,也有敌人的两名骑兵手持长剑盾牌形成了合围之势,看起来只要一个突袭,三方夹击,盾牌防护,就算班森箭术厉害,恐怕也很难全身而退。
    一声呼啸,三名西境骑兵掩到了罗德·克连恩的身后,形成了扇形合围。
    班森笑道:“罗德·克连恩爵士,我们需要你回去红湖城禀告克连恩伯爵,让他打开红湖城的城门,迎接我们的珊莎夫人、雷纳德将军、安盖将军、莱威尔·安柏将军入城。”
    “好,你放下弓箭,让我们走!”
    “你先长剑入鞘,让我看看克连恩家族骑士的勇气和胆量。”班森笑道。
    “好!以神之名,你得发誓不偷袭我们。”
    “以新旧诸神之名,罗德爵士,我不会偷袭你们。”班森郑重说道。
    呛!
    罗德·克连恩长剑入鞘。
    班森示意罗德身后的他的三名兄弟也长剑入鞘。
    呛呛呛!
    三名兄弟长剑入鞘。
    罗德举起手,在班森身后的两名克连恩家族骑兵于是也长剑入鞘。
    最后,班森放下了手里的弓箭。
    罗德·克连恩说道:“以神之名,班森勇士,我不能保证克连恩伯爵会归降,我只是回去传信。”
    “告诉克连恩伯爵,不一同去攻打反贼维拉斯·提利尔,我们就会灭了红湖城。”
    陆路的军团,就是缓缓推进,一路征服所有的大小贵族。
    马蹄声响,罗德三骑呼啸而出,回归百里外的红湖城。
    红湖城距离双方的边界很远,和西境的玉米城秧鸡厅距离边界的位置相仿。
    “嘿!”身后,班森喊了过去,“罗德爵士,我只答应了你一人回红湖城,所以我现在要射杀你的两名士兵。”
    罗德爵士回头,耳边箭矢破空声响起,咻的一声,一名士兵刚刚转了半个身回来看,背心就中了一支利箭,翻身倒下。
    另一名士兵大骇,俯身马背,打马狂奔,突然一箭飞来,正中马腿,战马趔趄一下,速度不减,但突然之间,另一只马腿又中一箭,破甲箭射穿马腿,急速奔跑中马失后蹄,轰然栽倒,马上士兵被颠向空中,咻的一声,一箭飞来,正中飞在空中的士兵的脖子,对穿!
    安盖身边的斥候,个个都是神箭手。班森箭术,得安盖传授连珠射法,更是神箭中的神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