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zvv8a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我師叔是林正英 愛下-第594章 產生分歧熱推-h06v3

    我師叔是林正英
    小說推薦我師叔是林正英
    从角落站出来的黑影,比赢勾更加诡异。
    赢勾只是穿着一身黑袍,隐藏在黑暗中,而这名黑影,浑身缠绕着黑色雾气,看不清里面究竟是人是鬼。
    只是隐隐像是一只巨大的乌鸦。
    它走出来,连空间似乎都被这样的黑雾侵染,邪恶至极的气息不断蔓延,只要稍微沾染一丝,便摆脱不了,会如蛆蚀骨的般缠绕着你。
    咒杀之力!
    后卿!
    “你也来了?”
    将臣看见后卿,眉头皱得更深了,问道:“旱魃呢?既然你们两个都到了,旱魃想必也到了吧?”
    “旱魃?”赢勾冷笑一声:“这个没用的东西,已经被人斩杀,魂飞魄散了。”
    将臣闻言没有悲伤,只是很惊讶:“被人斩杀?当今世上,还有谁人能让它魂飞魄散?”
    “这个废物,上古时候就没有彻底融合真灵,保留了一丝她原本的低贱生命,被人斩杀有什么好奇怪的?”
    隐藏在黑雾中的后卿声音沙哑地冷笑着说道。
    旱魃,也就是女魃。
    即便是后来被犼的一缕魂魄入侵,变成了殭尸四大先祖之一。
    但她和赢勾、后卿不同。
    赢勾和后卿是主动接受了犼的魂魄,而旱魃当初本来是抗拒的,宁死也不愿意被犼的魂魄占据意识。
    所以到最后,犼的一缕魂魄虽然占据了旱魃的身体,主导了行为,但是两者的融合并不是彻底的契合。
    女魃本身的一丝丝真灵,得以保存。
    所以当初在十万大山,张敬斩杀旱魃的时候,灭掉了犼的残魂,最后女魃的魂魄就出现,对张敬表示了感谢,说是章节解救了她。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旱魃才会是四大殭尸先祖中,实力最弱的一个。
    赢勾瞥了一眼后卿,淡淡地道:“旱魃是个废物没错,你又好到哪里去了吗?杀一个普通天师境,也丢了半条命。”
    “赢勾,你什么意思!”
    后卿勃然大怒,有点被刺激到了。
    当初在咒杀了老天师后,它也被张敬杀了半条命,是它一直以来觉得耻辱的事情,现在被赢勾这样赤裸裸的说出来,让它恼羞成怒。
    可惜赢勾对他的愤怒一点也不感冒,直言不讳地道:“我说你也是个废物。”
    “我看你是刚从黄泉内跑出来,就又给自己找不自在!”
    后卿怒声大喝,身上周围的黑色雾气顿时翻涌起来,就像是有多只乌鸦在闪动翅膀。
    赢勾依然不动声色,说道:“你觉的你的咒杀手段,对我有什么用吗?”
    “没用?那你就试试看!”后卿威胁道。
    霎时间连整座图书馆都被黑色雾气笼罩,空间深处有诡异、邪恶的力量逐渐渗透出来。
    那是属于天地间最难缠的咒杀之力!
    “够了!”
    将臣低吼一声,双眼变得通红,神色不善地盯着后卿和赢勾,说道:“你们来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既然旱魃已经魂飞魄散,你们就更没有理由来找我了!没有了旱魃,即便我们三个合体,也不可能让犼重现!”
    将臣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让他满意的藏身点,在这里呆了几年后他也暂时没有换地方的打算。
    所以,它不想这个地方被赢勾和后卿破坏。
    而见将臣终于说到正题,赢勾和后卿也就顺势各自后退一步,没有再继续争执下去。
    留给它们的时间也不会太多,现在不是内斗的时候。
    赢勾看着将臣,正色道:“虽然我知道你一直都和我们三个划分界限,不肯和我们混为一谈。不过你要知道,我们出身乃是一体同源,这是无法分割、唇亡齿寒的关系,在那些修道者看来,也是照样是如此。”
    “现在,有人盯上了我们,想要将我们除之而后快。我们找到你,就想让你和我们一起联手抗敌。”
    将臣皱着眉头,正想说些什么。
    忽然。
    图书馆外面有几道强势的气息已经飞速接近,迅速将图书馆包围。
    将臣神色不善地盯着赢勾和后卿,站起身沉声道:“你们这是来和我商量,还是逼我就范?”
    赢勾和后卿也转过身,透过窗户看向图书馆外面,略微诧异地道:“来得好快啊!”
    很显然。
    它们是早就料到了张敬、毛小方、小虾米等人,会追踪到香江来的。
    或者说,它们逃到香江来,不是为了逃跑,而是故意将众人往这里引!
    其中的一个目的,当然是因为将臣在香江。
    将臣和它们本是同源,而且实力深不可测,将它拉上战船,无疑是多了一个强有力的帮手。
    至于还有没有其他目的,就暂时不得而知了。
    看着包围过来的众人,特别是其中身形隐隐有点点雷芒闪耀的张敬,赢勾干枯狰狞的脸上露出一抹冷笑,说道:“是商量也好,是逼迫也好。今天你都必须得和我们站在一起,将这群修道者全部斩杀才行!如果不将他们除掉,那死的可就是我们了。”
    将臣握了握拳头,红色的双眼中杀意汹涌。
    是对外面众多修道者,也是对赢勾和后卿。
    但衡量了片刻,它还是暂时放弃了对赢勾和后卿的杀意。
    没办法。
    正如赢勾所说,他们出自同源,这是没办法分割的关系。
    虽然上古时候他因为低调躲过了一劫,但并不代表修道者们对它有什么善意,只是它躲避得好而已。
    现在被修道者们找上门来,它避无可避。
    唯一的办法,只能和赢勾后卿联手。
    这是二者的阴谋,也是阳谋!
    “不要在这里交手!”
    将臣冷喝道。
    说完,便身形一闪,朝着窗外飞去。
    赢勾对此嗤之以鼻。
    在它看来在什么地方交手都是一样,一群蝼蚁般的凡人,何须在乎他们的死活?
    就像人类交手战斗的时候,还会估计地上有蚂蚁嘛?
    战争波及多少蚂蚁,又有什么关系呢?
    不过将臣不愿意,要换个地方,它们也没办法。
    只好身形接连闪动,跟着将臣离开了图书馆。
    ……
    ……
    张敬找到毛小方等人的时候,他们已经锁定了赢勾藏身的位置,就在香江大学。
    不过他们几人没有马上动手,都在等张敬的消息。
    想看看张敬家人情况究竟如何,是否遇到了危险,被赢勾所劫持。
    如果张敬家人真的被赢勾劫持,虽然他们肯定还是会动手,不可能让赢勾轻易离去,但总归要改变方针,会尝试先救人。
    “张道友,情况怎么样?”草庐居士见张敬回来,立即出声问道。
    张敬此刻已经将心中的焦急和忧虑暂时压下去,只是身上的杀气却掩饰不足,眼神冰冷凌厉,说道:“我妻子不见了。十有八九,是被赢勾劫持。”
    “这……”
    众人心中都是一沉。
    如果只是单纯的围剿赢勾,他们五大天师境高手,可以说有十足的把握。
    但现在赢勾竟然先一步动手,劫持了人质,他们可就要投鼠忌器,困难许多了。
    “赢勾怎么会恰好在这时候出手?难道它一直在监视张道友你的动静?”草庐居士惊异道。
    “或许……是这样。”
    张敬声音沙哑,艰难地回答。
    这也是他思索了的地方。
    为何任婷婷刚带着儿子搬家到香江,赢勾就跟过来了?
    难道是它真的在任家镇布置了眼线,当发现任婷婷等人搬家离开任家镇,并且自己又不在,于是马上就动手了?
    这似乎的确是唯一的解释。
    所以想到此处,张敬心中就又后悔万分。
    自己太大意了!
    以前他太自信了,觉得去年阴曹地府一战,赢勾被自己吓破了胆,应该远远避开任家镇,甚至避开整个岭南地界。
    事实上,这一年来其他地方有很多修炼者被赢勾偷袭。
    比如毛小方,比如京城的千鹤道长。
    但岭南地界,一直都平安无事。
    没想到赢勾会暗中监视自己,反将一军!
    想到此处,张敬便心如刀绞,追悔不已。
    十几年前,眼睁睁看着任婷婷出事,那是他无能为力,办不到。
    要是这次任婷婷出现了什么意外,他原谅不了自己!
    自己怎么会鬼迷了心窍,一心想着追杀赢勾,却忽略了家人的安全?
    当日他要是不那么着急,多花几个小时陪着任婷婷一起搬家,从任家镇到香江,或许情况就大不同了。
    只要赢勾的眼线,看见自己是和任婷婷一起离开任家镇的,它就不敢动手。
    “不管怎么样,先将赢勾揪出来再说!”
    张敬咬牙切齿地说道。
    尔后,他又对着众人拱了拱拳,说道:“不过,等将赢勾揪出来后,恳请各位暂时不要动手,让我先确定我妻子的安危。”
    常月真人第一个站出来,毫不犹豫地说道:“当然,要先确定任姑娘的安全!”
    草庐居士和闫避尘两人,也很快点头道:“理应如此。”
    小虾米则是犹豫了片刻,看了看杀气凛冽,犹如一座即将爆发火山的张敬,摇头说道:“可以。不过,我们不能放走赢勾。张道友你也是知道的,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若是赢勾今日不除,将来等到犼复活,可就不是一两人的性命。而是这天下,都将会生灵涂炭!”
    蜀山剑仙丹辰子话不多,只是淡淡地道:“我同意尊者的看法。”
    张敬眼神闪动,最终没有答应,只是说道:“看情况再说。”
    说完,便一马当先,朝着香江大学飞了过去。
    小虾米见状叹了口气,心中开始担忧。
    本来觉得这次的行动是天衣无缝,赢勾必死无疑。
    没想到,他们六人之间,却产生了意见分歧。
    若是张敬坚定不管一切,也要先救他妻子,王常月、草庐居士、闫避尘又愿意站在他一方。
    赢勾逃生的可能性,那就大大增加了。
    但现在没办法。
    其他人也只能迅速跟上张敬,分散开来,团团围在了图书馆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