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jqyh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嶽州紀事 起點-小家日子分外暖分享-ebyyw

嶽州紀事
小說推薦嶽州紀事
县委召开常委会议,宣布了宁致远三人工作调整安排。除张俊热情洋溢地表了几点决心外,宁致远与唐兴鹏极其简短地作了表态。县长薛家驹一边听县委书记江河提要求,一边抽着烟露出不察觉的微笑。
將明
常委们一直不动声色地看着面前的议题单,心里都清楚这次调整,受打击最大的是唐兴鹏,其次是宁致远。个中原由定不是江河书记所说这么简单的,或许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大家见宁致远始终保持微笑,不由得有些暗暗佩服。
散会后,宁致远立即与张俊进行了简单交接,谢绝了送行的邀请,笑着说,都在一栋楼里上班,低头不见抬头见,谢谢兄弟一番好意了,有空我们再聚吧。张俊一直将他送到楼梯口,久久未返回。
入驻县委宣传部后,宁致远第一件事就是将简云天调过来任办公室主任。常务副部长姜静怡三十五岁左右,很是干练,大大小小事情都能顶得上;副部长郭嘉兴虽然年龄偏老,但自己老部下来任部长,工作责任心提高很多,把关外宣工作甚是牢靠。这唐兴鹏虽然性格急躁些、胆子大了些,但把部内事务还是抓得十分紧凑,相比工作上还是有些能力的。
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 水中花
相比以前,宁致远觉得轻松多了。早上上班花个把小时就处理好了一天的事务,其他杂事均由姜静怡和简云天全权负责处理。在办公室看了一上午报纸,茶喝了几开,更多时间就是在网上看新闻。
回归三界 l老鬼十八
猴子捞月
醫妻難求:逆天嫡女太囂張
下午上班,副县长方航来到办公室,笑着说,宁部长,有些工作得向你汇报呢。宁致远哈哈大笑,摸摸短发,随意地回道,你本来就是老教育局长,并且分管社会事业这么些年,大家商量着办吧。方航笑着说,这规矩还是要的,呵呵。遂开始汇报起全县社会事业工作来,宁致远也没再客气,拿出笔记本细心记下。
汇报完毕,方航笑着说,宁常委,请指示,下步怎么推进相关工作。宁致远微笑着说,方哥已经安排得很好了,我是学习啊,以后还请您多指点。方航心里是明白的,宁致远是强势的,当初在陪伴兴隆镇小学校长时就有过较量的,遂笑着低声说,晚上一起聚聚?我叫几个社会事业核心局长?
宁致远哈哈笑着说,听方哥安排。见他答应,方航喜滋滋地拿出烟,一起抽起来。对于文教卫生民政这条线的局长们,方航不用介绍也熟悉得很,这些可都是手握重权的大亨啊!比如教育局来说吧,就凭每年教师调动、学生插班入学这两件事,即使县级干部也要找局长商量着办。
晚上,除县民政局长李刚异地出差外,县教育局长吴绍明、卫生局长刘志东、文化局长肖悦、广播电视局长孟雪平均悉数参加。宁致远带了姜静怡和郭嘉兴一起参加,大家寒暄一阵,依次坐下。
宁致远虽然坐在主位,但推辞不说开席之语,位于主宾的方航只得提起酒杯,招呼大家站起来,说,今儿备薄酒一杯,主题是为宁部长接风,大家开不开心?见大伙齐声回答开心,遂提议,一起干!大家热火朝天地举杯干酒。
饭局完成正常相互敬酒后,开始进入点球程序,宁致远也不推杯,来者不拒一一应承,好在姜静怡心细,每次倒酒仅半杯,算下来也没喝多少。
县文化局长肖悦是电视台主播出身,四十几岁了身材依然姣好,劝酒也是一把好手,连续喝了几圈,让宁致远不禁暗暗赞许。县卫生局长刘志东酒量最小,已经明显呈现醉态。
饭局结束后,广播电视局长孟雪平凑过来,小声邀请晚上去唱一曲,意思很明确,可以让主持人些过来助兴。宁致远摇头说,我还得去看望妈妈,她身体不好,你们几个去吧。说完,就给大家一一握手告别。可肖悦不同意了,拉着宁致远的手不放,嚷着一定要部长参加。宁致远再三解释,依然挣脱不来,脸上有些不悦。姜静怡走过来,拉开她手说,部长确实有事,改天吧。肖悦这才作罢,连连朝坐上车的宁致远挥手。
今晚大家热情而又奔放,但不知背后会有多少事呢!早在县委办工作时就听说文教卫生系统有陪酒现象,这个风是必须刹住的,只是自己能否承受得住外部压力呢。
夜色灯火璀璨,天空飘起丝丝细雨。
逐渐抵近年关,社会事业部门开始召开年终总结大会,均邀请宁致远亲自出席。他也笑着一一参加,对这一年来工作进行充分肯定,但绝口不提明年具体工作,各条战线的工作思路还在进一步思考完善中。
下面局行于是纷纷猜测,这宁部长看上去很弱势,并不像外界所说的那么强势。听简云天将这些传言报告后,宁致远总是一笑而过,也不放在心上。除了市委宣传部和县委召开必须参加的会议外,他坐在办公室在专注翻看各种资料,不时在电脑上啪啪敲字。
神行大帝
时间一晃而过,寒假到来,薛韵诗便带着宁语嫣回到岳州,家里顿时温馨起来。宁致远每天按时上下班,车到菜市场外,他便下了车,买些食材回家亲自下厨,吃过晚饭就带着妻女看望妈妈,然后步行回家。
周一上班,方航来到县委宣传部,宁致远笑着让座,然后接过春节期间氛围营造方案,仔细看了一遍,笑着说,方哥抓得细致啊,非常好,我完全同意,就麻烦你安排吧。方航回道,宁部长,还是按惯例请你主持会议安排吧。宁致远摇头说,用不着吧,也没好大个事的,呵呵,方哥直接安排便是。方航心里也坦然,两人便聊起明天文教卫生系统工作打算来。
县城早已禁止燃放烟花爆竹,除夕之夜显得有些冷清,加上连绵阴雨,街上行人三三两两。宁致远左臂挽着妻子,右手拉着女儿从电影院里走出来,在路边烧烤摊买了些烤串,边吃边往家里走。语嫣又长高了些,差不多有齐肩了,却还是蹦蹦跳跳的走路,让人心生温馨。
回到家里,语嫣缠着爸爸讲小时候老家过年风俗,听得眼睛睁得老大老圆,没想到这世界上还有如此穷的日子,但听到有关爷爷的事儿,总是问个不停。
又一年过去了,窗外灯火依然璀璨宁静。看着女儿在怀里睡着的小模样,宁致远感到特别幸福,这才是平凡普通的日子啊!
过了初二,一家子驱车来到丘川,给韵诗父母和大舅哥一家拜年。宁致远不喜欢逛街,就留在家里睡大觉,偶尔有拜年短信进来,也懒得查看回复。这春节天天大酒大肉,宁致远体重一下子飙长了近十斤,脸都长圆了,妻子不时取笑:你这是在养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