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ctawc熱門都市异能 主播開演唱會了 起點-第0629章 重罰相伴-dqcej

    主播開演唱會了
    小說推薦主播開演唱會了
    “接下来你将面临的处罚,很大一部分原因,并非你在网络上发表的激进不逊的言辞,遭到受害人的提告。
    而是你的所作所为,严重影响了帝国未来的健康成长环境,被整个帝国主流社会所不容。
    以后类似的行为,都不需要当事人反击,公检方就会视情况的严重性,进行相应的制裁和进一步措施。
    或全网禁言,或开具罚单,或进行公诉。
    你可以理解为,你、以及和你一样的人,已经沦为了整个帝国的害虫,正在被帝国杀虫处理。
    没有任何害虫可以幸免于难!
    就如没有任何人与势力,能够阻挡我们大汉帝国前进的脚步,阻挡我们前往我们想去的远方。
    你应该庆幸和感激拥有汉人身份,正因为如此,所以你将面临的惩罚,相较而言完全不值一提。
    要知道,以前尝试这么做的非我族人,他们都身首异处了……”
    老法官话音未落,现场就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
    潘安直播间里,更是涌现出了一波无比庞大的小礼物潮。
    单价虽然不高,但胜在数量众多。
    五千多万在线观众们,将近有五成赠送了一毛的小礼物,如此庞大的数量,完全能够引起质量。
    等到庭审现场的掌声停歇下来,老法官才再度开口:“希望你能尊重这无比高贵的身份,并承担起他应有的义务和责任……”
    很快,案子就进入了陪审团探讨环节。
    十二名成员,在相关工作人员引领下,离开现场前往单独的会议室进行探讨。
    如果在正常情况下,这个过程最少都要半个小时以上。
    几乎所有在场观众和直播间水友,都做好了‘有得等’这一心理准备。
    然而,戏剧性的一幕,很快就出现了。
    这十二位来自社会各界的普通民众,离开庭审现场不到五分钟便去而复返,俨然是已经达成了一致意见。
    在万众瞩目下。
    老法官询问了他们的陪审意见。
    一名四十来岁女性代表整个团队起身,略显激动说:“大法官阁下,在正式回应之前,我要讲一个故事。
    我的孩子今年才十七岁,有天在家里,因为一件事情,他情急之下突然出口成脏,令我十分震惊……
    虽然他很快意识到了错误,并当场作出了解释和深刻检讨,但依然令我非常难过。
    孩子从小就知礼节,懂礼数,却因为在网络上习惯了那些言论……”
    女子以吐字十分清晰且快速的言论,为所有人讲述了她家孩子,从一个乖巧懂事好孩子,因为受网络影响,最终说出大逆不道言论的故事。
    不料,就在所有旁听者,都因为这个故事里发生的事情忧心忡忡时。
    那名同样意识到大事不妙的被告,却突然出言反驳:“这种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理念就是个笑话。
    若是你家孩子真有那么乖巧懂事,又怎么可能会对你出口成脏?
    这一切,完全就是你用来混淆视听,为你家孩子开脱的理由,简直荒谬至极……”
    大法官拿起惊堂木在板鼓上重重拍了一下,怒视着他,喝道:“若是以你这种理念,我是否可以认定你从一开始就是个坏种,早该被发配军州?”
    此话一出,被告顿时傻眼了。
    法庭里却再度响起了满堂掌声和叫好声。
    只见,大法官抬手制止了旁听观众们的行为,继续直视着那名被告:
    “刚才的幻灯环节就有展示很多和你一样,不分青红皂白,张口就来‘一个巴掌拍不响’、‘狗咬狗一嘴毛’、‘x人就是矫情’之类评论。
    我还以为那只是一部分三观扭曲害虫的特有思维逻辑。
    可现在看来,你们这种害虫的脑回路完全一模一样,最可怕的是你们竟然深以为然。
    哪怕已经出现在了被告席上,依然不见半点收敛和悔悟,简直是冥顽不灵……”
    老法官这一顿痛批。
    对旁听者而言,简直就是三伏天里喝下了一大杯冰镇果汁,那股子酣畅淋漓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闹哄哄了一阵。
    直到次序被老法官以惊堂木和板鼓平复下来,陪审团的发言才得以继续。
    就如大家猜测的一样。
    这个案子在陪审团十二人看来,就应该以最新出台的相关律法中,所能达到的最顶格的方式惩处。
    至于原因,是‘乱世重典’!
    按他们的意思,网络世界当前的群魔乱舞,就属于乱世。
    想要整肃一清,还网络世界一片朗朗乾坤,就应该依据律法从严从重从快惩处这些害虫……
    大法官按流程给了被告人最后一次自述的机会:“被告人,你对陪审团的建议,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这个问题,辩护律师早就教他该说什么了。
    起身之后立刻开始了他的表演:“关于此事,既然大家都认为不对,我本人也愿意接受这个广义上的认定事实。
    但希望大法官先生能够充分考虑到在此之前,相关律法规定里……
    我所涉及到的一切问题,都发生在全新立法颁布并实行之前……
    或许现在的我还无法理解新律法的深远用意,但在这一套生效的新律法规定之下,我必然会引以为戒,绝不触犯帝国律法威严。
    以上,是我最后的自述……”
    此人全部陈述内容长达近十分钟,不但让在场所有旁听者都看得目瞪口呆,也让潘安直播间里五千多万观众深感不可思议。
    鬼知道他是怎么背诵下来的。
    又不涉及‘求生欲’这种能激发出人类潜力的东西。
    而且,这个家伙的衣着打扮,也完全不像是缺钱的样子,自然不存在‘因为贫穷’这种情况。
    不过,作为个案第一例,这一番平时可能被考虑的言论,并没有什么卵用。
    大法官很快伏案唰唰唰写下一审判决书内容,再度用惊堂木拍响板鼓,与全场一同起身,宣判了这名被告,将要承担总计高达一万汉钞罚款的决议。
    其中,潘安将获得五千汉钞的名誉损失费。
    另一大头,来自于新律法中违反网络言论规范制度罚款,高达总额度的十分之四。
    潘安瞬间意识到,他可能沦为了某新巨头的敛财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