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mjvjf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玩家超正義-第一百一十七章 噩夢:幻熱,通關!分享-n0rl9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
    ——应该是预知梦吧。
    或者说,就权当未来的部分是预知梦。
    安南很快做出了决定。
    他不想躲开——他相信,弗雷德里克也不会想要选择逃避。
    反正在两条时间线的最后那部分中,“弗雷德里克”本来也都已经濒临死地。
    不知道怎么选的话,就想想看如果是身体主人的话,会怎么形容……然后随着他的意志行动吧。
    无论安南这里是否避开,恐怕多半都会死去。
    假如这是弗雷德里克临死前的回忆,那么他就算是躲开了迎面飞来的那一斧头,在面临英格丽德时选择了逃避的他,又如何去面对那个“选择了背叛”的贾斯特斯?
    那恐怕是另一条时间线的贾斯特斯。
    而如果弗雷德里克之前所做的那个街上无人的梦,仅仅是因为他看了那本书后,脑中映出的预知梦……
    那么他此刻如果在承受了一次伤害后,选择翻滚出去、躲开落下的墙体。或许小小年纪便进阶到白银阶的弗雷德里克,的确是不会因此而死……至少还能残留一条命。
    他是偶像巫师、算是巫师系职业里少有的奶。他应该有给自己回血的能力。
    可这样的话,英格丽德的结局,就与历史上没有任何不同了——那肯定是错误的道路。
    ……而且安南也并不会什么偶像学派的法术。
    他毕竟不是真正的弗雷德里克,那个天才偶像巫师。
    “是做了梦……还是从梦中醒来了呢?”
    如果可以的话,安南其实想试试看“这两边都是真实的”或者“这两边都是梦”的可能性。
    然而时间紧促。
    斧头裹挟着的劲风,甚至锋利到要切开他的面颊;而他身后的落石击中背部时的痛苦也是如此真实。
    到底要相信哪一边?
    安南也并不知道,在“躲开”和“不躲”这两个选项中,如何选出第三条路……
    白银阶的纯偶像学派巫师,也显然没有能够化解眼前灾难的法术——如果是塑形或是敕令学派,说不定还能挣扎一下。
    但姑且不论,安南并不会那种法术……而且弗雷德雷克是纯粹的偶像学派巫师。他们家族为了维持纯度,不可能让他们学习其他学派的法术。甚至在幼年时期连一个人都不会见到;不会有人和他们说话,也无法学习实用的知识。
    怕的就是破坏了那股“神性”。
    ……莫非我进了捕鼠器?
    这小巷子其实就不该进来?这是一个假路?
    只要进来就只剩下两条路可以选了吗?
    安南脑中浮现出了各种猜测。
    但他最终还是没有挪开分毫。
    ——既然没得选,那就选择更不会让弗雷德里克羞愧的道路吧。
    在世界变得昏黄、时间流速变得极低之后……大约又过了十五秒。
    一枚巨石从天而坠,在安静无声的世界中,重重砸向了他的后背。
    然后,安南眼前终于一黑。
    “……呃呜。”
    安南猛然惊醒过来,睁开了双眼。
    他发现自己躺在沙发上,而眼前划过了总结数据。
    【噩梦已净化】
    【以指定身份净化噩梦,评价提升】
    【在第一次进入此噩梦时便完成净化,评价大幅提升】
    【综合评价——B】
    【得到公共经验2800点,感知+1】
    【得到副本通关奖励:要素(理解)的适应性5%】
    【当前灵魂要素的觉醒深度为:光辉(100%)、智慧(47%)、美丽(24%)、严格(16%)、荣耀(11%)、理解(5%)】
    【隐藏要素已破解:33%】
    没有得到解密奖励。
    B级别的评价……这是安南通关的所有噩梦副本中,评价最低的一个。
    ——这说明他绝对是走错了路。
    这应该算是NE,也即是普通结局。如果之前自己在选择时,没有忍耐住那份濒临死亡的恐惧感而逃走……说不定就会触发BE的坏结局。
    “……奇怪。”
    安南揉了揉太阳穴,从沙发上坐起身来。
    最开始的两个提示完全没用上。
    虽然自己通关了,按说算是自己赢了。
    但实际上安南却知道,自己这次是败了。
    ……但是,真正的路在哪里?
    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就进错了分支?
    前面也肯定有分歧点。
    可是前面看上去太过顺理成章了。安南非常流畅的,就一条路直接打了下来。
    只是不像是最后那里,专门停了十五秒让安南好好想。而是让他扮演着弗雷德里克的时候,就自然而然的走向了岔路。
    还是说,这个噩梦不能太入戏?
    安南看着趴在桌子上的奈菲尔塔利突然猛地哆嗦了一下,就知道她大概是惊醒了。
    于是他晃晃还有些昏沉的脑袋,走过去轻轻把她拍醒:“醒了吗,奈菲尔塔利女士?”
    奈菲尔塔利一脸迷茫的抬起头来。
    安南还是第一次见到普通人净化噩梦之后的表情……就像是睡蒙了一样。
    她看向自己的一瞬间,眼中闪过残留的恐惧和惊愕。紧接着是自己为何会这样联想的迷茫。
    “……我好像做了一个梦,”奈菲尔塔利有些迟疑的看向安南,“梦里面你好像死了。但那好像又不是你……”
    “你还记得噩梦里的情况吗?”
    安南向奈菲尔塔利询问道:“随便什么细节都行。”
    在自己扮演弗雷德里克的时候,她在噩梦中应该也在扮演贾斯特斯。视角和情报应该和自己这边不太一样。
    奈菲尔塔利揉了揉眼睛。
    随后她伸手伏在额头上,努力皱眉思索着:“我记不太清了。醒过来之后,记忆就很快消散了。我只记得梦中的我很奇怪……”
    “哪怕是一个片段也是好的。”
    安南轻笑着补充道:“不用担心误导我。我会去查证的……你只需要提供参考意见就好。”
    “我明白。智者的使命就是‘提出可能性’,而真正的结论是要智者与掘者一同确定的。”
    奈菲尔塔利点了点头,低声解释道。
    她又沉思了一会,不是很确定的说道:“我也不确定,这段记忆是不是真的……
    “但我记得,你好像死了不止一次。”
    哦?
    安南顿时振奋起精神:“我死了两次吗?是一次被飞斧爆头,一次被落石压死吗?”
    如果在奈菲尔塔利的记忆中,安南死过了两次、那是不是说明这两次都是真的?
    这完全可以证明,两边都不是安南的预知梦、也不是他的死前回忆——
    “……两次?”
    奈菲尔塔利有些讶异的抬起头来:“是两次吗?”
    “怎么了?”
    “可在我的记忆里……”
    赤发灼眼的少女也意识到了什么,逐渐皱紧眉头:
    “——你死去了三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