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w7y精华都市小说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冶山熊-159、拿林筱兒換錢家嫡女展示-fbs3r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哈哈,宁大掌柜大驾,我昌宁世家蓬荜生辉——”
一声长笑,一道身影出现在正厅门前。
韩啸神念一扫,已是感知到此人修为。
金丹境。
金丹境之客,自然是要金丹境来接待。
昌宁十八世家荣辱相连,韩家没有金丹,其他家却有。
不过十八世家仅有两位金丹境,不知这是哪一家的。
“呵呵,钱老客气,同在昌宁,是宁某生分了。”一身月白锦袍,浑身灵光闪动的宁致远大步从厅外走进。
钱家,韩啸神念扫过,金丹一层,后继无力提升。
那位被称为钱老的老者笑着伸手示意宁致远走入正厅,然后转首对一旁的韩崇军道:“韩老弟,宁大掌柜都来了,足见你韩家之兴盛。”
这话有点酸。
不过也是,金丹大修来赴宴,这等殊荣,却是让人羡慕。
韩崇军忙上前拱手:“宁大掌柜能来,我韩家不甚荣幸。”
宁致远摆摆手道:“韩兄客气了。”
这韩兄,可比钱老亲近不少。
冷情總裁,騙愛成癮 風流冰
一时间,周围那些陪同众人都在猜测,韩家,与宁宇商行难道有什么关系?
幻想三国志之龙皇霸业
最强枫少
宁致远与钱老祖推让一番,又和孙参军见过,方才坐在上首。
他的修为在那,又是客,自然要坐上首的。
盛唐群侠传 百里苍松
“你们十八世家正是人才济济啊。”宁致远目光四处飘过,见韩啸果然在,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不过他见朱广生坐在韩啸上首,不由心中一动。
当初传言,这朱家九公子可是得了老大的机缘。
这两位坐在一起,是何道理?
想到此处,他抬首看向韩崇军,又看看一旁身穿大红锦袍的韩千山道:“宁某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礼物,我这有一套上品法器,就当贺礼了。”
上品法器,一套,还拿不出手。
那些围观者全都羡慕的看向韩千山。
这千山公子才入筑基就能有一套上品法器,战力怕是瞬间提升数成。
宁致远伸手一挥,三道灵光落在韩千山面前。
一柄长刀,一面巴掌大的金色盾牌,还有一件青色法衣,都是灵光缭绕。
“多谢宁大掌柜。”
韩千山看一眼自家老祖,见老祖没有反对,他忙欣喜的向着宁致远答谢。
这三件法器,上品,而且成套,价值起码五万灵石。
宁宇商行一出手就拿出这般厚礼,立时将众人镇住。
便是一旁的孙参军,脸上也露出疑惑之色。
这韩家的千山公子,难道有什么特别之处?值得宁致远如此破费?
宁致远摆摆手,转首看向不远处的朱广生,朗声道:“送礼成双,上次朱九公子的宴席我没去,今日补上。”
说着,他一挥手,一张银色纸卷飞了出去。
“嘶——”
见到那张轻飘飘的银色纸卷,所有懂行之人都是长吸一口凉气。
这竟然是宁宇商行十万灵石的兑换券!
魔王來臨
见此纸卷,可在宁宇商行兑换或购买价值十万灵石的物品。
十万灵石!
坐在宁致远身旁的钱老祖眉头一皱,看看宁致远,又看看那边的朱广生。
纸卷飞到朱广生面前,静悬半空。
朱广生起身躬身抱拳,目中闪现一丝凝重。
这礼太重,接,还是不接?
“宁大掌柜是前辈,身家丰厚,这点东西算得了什么?九哥你还不快收下。”坐在一旁的韩啸忽然开口。
朱广生闻言,点点头,伸手接过纸卷,一抱拳道:“多谢宁大掌柜。”
来赴宴,却得了这么重的礼,周围的那些世家子弟面色涨红,恨不得以身代之。
宁致远脸上露出笑意来。
原来,韩啸才是正主。
倒是一旁的孙参军心中越发的不爽起来,一个没有修行资质的小子,也敢在金丹老祖面前出声?
倾城小美人:寒王宠上瘾
全職業訓練師 十個蓮蓬
有送礼这插曲过后,正厅中气氛更加热烈。
重生之豪门继女 醉卧南山下
韩家这场筑基宴席,今日之后,定然会被昌宁上层记住。
韩家,在世家中的地位怕是又要提升几层。
韩啸只坐在那,与身边的朱广生、唐迟几人时不时碰个杯。
这种场面,才是世家子弟常经历的。
负责主持宴席的韩仁光满场奔波,一会让侍者将灵酒端上,一会又吩咐添上灵果。
对他来说,如此盛事,乃是少有的荣耀时刻。
“老爷,过来。”
路过那些贵眷所居之处时,许玉娘将他叫住。
“七爷今日真是忙碌。”
“七爷,韩家这回是长脸了,连金丹大修都来了。”
……
那些相熟的贵眷出声,韩仁光忙拱手,然后凑到许玉娘身边低声道:“夫人有何事情?我今日忙得很。”
许玉娘面上露出为难之色,沉吟一下道:“老爷,钱二夫人说,愿将嫡女嫁于我家啸儿。”
听到说钱二夫人,韩仁光扭头扫过那边身穿淡紫色锦袍的妇人,眉头一皱道:“她家不是只有庶出之女吗?何来嫡出?”
许玉娘低声道:“钱二夫人说了,可以认在她膝下。”
异界超级无敌光环战士 一株小草啊
韩仁光闻言,点点头道:“那倒是一件好事……”
说着,他看向许玉娘,皱眉道:“这钱二夫人如此大度,怕不会没有条件吧?”
自家啸儿的条件他自己清楚,寻常人家自然是能配得上,但钱家嫡系,怕是难以高攀。
人家如此主动示好,其中怕是有所图。
徐玉娘犹豫一下,背过脸来,凑到韩仁光耳边低声道:“钱二夫人看上了筱儿,想给她家钱进公子做个偏房侍妾。”
林筱儿?
韩仁光眼睛一瞪,低喝道:“胡闹,此事休提!”
他转首看一眼与胡芸娘低头进食的林筱儿,低声道:“啸儿的事情,你莫要瞎操心。”
说完,他冷哼一声,转身便走。
韩啸到底有多大本事他不知道,但其中绝不是他能揣测。
见韩仁光拂袖而走,许玉娘一脸为难,转首看看林筱儿,然后低叹一声,往钱二夫人那边去。
“不愿?你一个许家庶出之女,我愿意将嫡女嫁到你家,你还不愿?”
过不片刻,一声怒喝,将整个正厅中的所有目光都吸引过去。
只见钱二夫人一脸怒容,站在那,手指着许玉娘。
“坏人!欺负我师奶奶!”
“仓——”
一声剑吟,一道淡绿剑光直冲钱二夫人。
正厅之中,一片哗然。
世家宴席闹嬉笑打闹都属正常,直接出剑,从未有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