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芝加哥1990 愛下-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前朝故事閲讀

芝加哥1990
小說推薦芝加哥1990芝加哥1990
“嗯嗯嗯……”
后台的电视画面里,玛丽亚凯莉在重重保护下还被挤得像风暴海中的一叶孤舟,她也没心情秀大钻戒了,花容失色低着头,一只搭在桑迪格伦背部,紧跟经纪人快步走向航站楼,仓皇逃窜。
“凯莉女士,你对莱温斯基指称的东厅洗手间事件有什么要重新补充的吗?”
“你还坚持你之前的说法吗?”
“你和APLUS……”
“凯莉女士!你可以回答我们的问题吗?”
记者们用各种问题轰炸,并把相机举高高,越过保镖头顶胡拍一气。
闪光灯下前妻的脸一片惨白。
宋亚收回森冷的目光,继续对手机那头的哈维韦恩斯坦说道:“不,不,这次我不干了,他骗了我和Mimi,他……你们之前明明说绝对不会出意外的。”
大统领自己都翻车了,真正的翻车,十七号刚在大陪审团面前信誓旦旦说和莱温斯基没有发生过关系,这不是什么出轨绯闻被实锤,这是实实在在的伪证重罪。
全米乃至全球媒体全部爆炸,自己和前妻在白宫那点破事性质完全不一样,就算也被抓到了证据,那也只是给人茶余饭后增加点谈资而已,绝对不可能同意让大统领的人再次炒起来帮忙转移火力。
“我和Mimi那点事何德何能配相提并论?我们当时是夫妻,又没去什么国会宣誓作证……”
他明确对哈维表明态度,“不要让我发现你们在尝试这么干,这次情况和上次完全不同,别装傻哈维,我可不想被媒体拿来和他犯的过错摆到一起做对比,这对我和Mimi的伤害都非常大。”
校园至尊兵王 苏烟南
“我理解,但我们不求你和玛丽亚凯莉有多配合,就小小炒作一下,能分摊掉一点舆论压力也好……”
哈维打这个电话来就说明他们有这个打算,“事后会有非常丰厚的回报,比如……”
“我再说一遍,NO!”
宋亚严厉的打断,“你们还是先想想该怎么自保吧……”
“我知道他已经到了生死关头,所以……他非常紧张,我不确定他会为了自保做出什么来,而且他会记得这次事件中所有人的表现。”哈维说:“你不是在推动什么法案吗?敌人很强大?”
阴阳之巅
“别威胁我哈维,你们找错人了。”
是人是狗有事没事都先诈一下?那三十亿富翁还有什么当头,宋亚警告:“总之别逼我选择另一条道路。”
“什么意思?”
“你会知道的。”
这时候工作人员来催促上台,宋亚接过麦克风,用手指戳在海登胸口很严肃的下令:“我要绝对的静默。”
“我明白。”海登郑重点头。
“嗯,有搞不定的就和斯隆商量。”
宋亚趁黑跑上台,Earned It舒缓暧昧的前奏响起,一束白色的光打到他的脸上,“你让一切都变得不可思议,使我眼中再无她人,只因为你,唯有你……”
他切换心情,深情开唱,七位穿着清凉,身材火爆的女舞者跳起椅子舞。
观众们反响极为热烈。
“You, you, you……”
又一束光,从侧面照向舞台上空,一个穿着类肤色紧身衣的特技女演员被吊索从高处缓缓放下。
又换了人,之前那个叫Pink的新人歌手好像已经在LAFACE唱片出道了,不会再接这种工作。
婚入穷途 梦欢
“你天生完美,值得我倾尽所有……”
情歌缓缓流淌,舞台上下仿佛世外桃源,无忧无虑岁月静好……
“一分钟。”
芝加哥,ACN新闻演播厅,当家主播麦卡沃伊将手从耳返放下,整理稿纸,做开播前最后的准备。
一位眼生的工作人员突然挨着身体过来,往桌上塞了张纸条。
他看完轻笑了下,英雄所见略同,随手将纸条塞进口袋。
“APLUS话说得很重,他不干……嗯,我再想想办法。”此时的哈维韦恩斯坦正在他纽约的Talk杂志总部办公室里,没办法,和大统领夫妻绑定太深,他没其他选择,再难也要鞍前马后出力。
“东厅洗手间的新闻稿。”手下将一份带节奏的文章送到他的案头。
“不行,重写。”
他看完很不满意,“别把白宫描绘得像是个藏污纳垢的大莹窟一样,焦点放在APLUS和玛丽亚凯莉身上就行,扯那么多有的没的干嘛!?”
蓝裙子一出,全球吃瓜,米国政治生态开始激烈动荡,以前的一切平衡都面临重新洗牌,哈维烦躁的把手下打发出去,拿起遥控器。
保守媒体进入了狂欢状态,‘弹劾,弹劾’是他们说得最多的一个词,Foxnews已经在热烈讨论在大陪审团做伪证会面临怎样的重罪量刑问题了。
这年头,媒体还是有点操守的,甚至被Foxnews起外号‘阿肯色台’的CUU,也只敢半骂半洗,花边小报就不用说了,观望试探一夜后开始照常的瞎编乱造,莱温斯基的事实锤了,那么阿肯色大统领以前的所有和女人有关的风流韵事看上去都不会假。
不少在选举期间跳出来指称和大统领有过关系的女人,纷纷拿到了通告,在全国人民面前上镜。
“呼……”
他一路换台,直到ACN频道。
“大统领还有一个选择,如果不想成为历史上第二位被弹劾,第一位被弹劾下台的大统领,其实可以仿效他的一位前任:尼克松。”
主播麦卡沃伊说了段‘前朝故事’,因为水门丑闻大白天下,同样名声扫地面临弹劾的尼克松当时在得知弹劾案提交国会后很可能获得通过,立刻及时辞职下台,将权力让给了时任副统领福特,然后由福特宣布赦免自己逃过了弹劾以及法律的制裁,以一种不光彩但勉强算体面的方式离开了权力中心。
“该死,这个APLUS。”
哈维明白刚才APLUS口中的另一条道路是什么意思了,这家伙大部分身家在互联网业,而现任副统领戈尔的基本盘也在硅谷,较之和好莱坞更亲近的现任大统领,重演尼克松故事,戈尔顶上反而说不定对他更有利……
哈维知道现状还没变化到尼克松当时那么的糟糕,特别是民众和媒体的态度,远没有得知水门事件后愤怒,但现在本方不能再树立任何拥有媒体影响力的敌人了,“把APLUS和玛丽亚凯莉那篇稿子撤了吧。”他按下通话器命令。
“那……”手下迟疑的问道,“用什么新闻替换呢?”
“呃……”
哈维揉着眉心回忆了下,“前不久MJ是不是有一次逛街没钱付账来着?”
“那是小报造谣,MJ不喜欢随身携带现金,从来都是由随行人员付账。”手下回答,“明星都这样。”
“随便发挥下呗,就说他已经破产,再扯上九二年的案子,总之你懂现在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新闻。”哈维指点,“劲爆点。”
“阿肯色大统领任期内我们的经济、就业、股市持续景气,摘掉了世界最大债务国的帽子,犯罪率下降,家庭收入中位数升至五万九千刀……”
电视机里的ACN台已经播到戈登的评论栏目,戈登立场非常鲜明,厚着脸皮坚定为大统领洗地,滔滔不绝念着他执政期内的各种好处,然后怒喷象党鼓动弹劾最积极的政客,众议院少数党领袖纽特金里奇,“他无视大统领的政绩,为了党争刻意制造政治对立,内讧、政府空转,议会里唯独没资格拿裤裆里那点事说嘴的就是他!我掌握了一些证据……”
纽特金里奇和被他整倒的丹伯顿一样,也是个已婚在外乱搞的男人,戈登不会放过,老套路,举起一名白人女性照片的纸板开始说故事。
和上次怼丹伯顿不一样,他手里没太多扎实的证据,但不管了,事急从权,他临时拼凑一番捕风捉影的内容就赶鸭子上架。
没有叫错的外号,无论‘黑阿肯色’动机为何,他确实对黑人群体不错,戈登必须死保。
“现在没人关注我们的反数字千年法抗议,也没人顾得上什么两院修法审议、投票了。”
华盛顿,小布朗夫曼关掉电视机,烦躁的对道格莫里斯说道,“不过也许对我们不是件坏事,大统领为了自保,会疯狂讨好好莱坞和传媒集团的,现在是开价的好时机。”
“我们是不是再观望几天?”
富三代老板说蠢那肯定不蠢,但总把事情想得太乐观,道格莫里斯提醒:“他也可能为了避免身败名裂,做一些交易后体面辞职,我们现在凑上去是不是……不太妥?”
“也对……”
小布朗夫曼不耐烦挥挥手,“那再等等吧。”
这时有亲信过来耳语,他听完后皱眉拿出手机,“父亲,你在华盛顿?”
“是的,呵呵,我刚到。”老布朗夫曼乐呵呵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我跟你说了生意不需要你插手!”
他很不爽老爸还总把自己当小孩子,“你在家好好养病不行吗?华盛顿现在形势非常复杂。”
“我知道,我知道。”
老头回答:“别误会,我只是来忙犹太裔大会的事,和你忙的事无关。”
“哦。”
小布朗夫曼语气缓和下来,“那也别太操劳,我去接你?”
“好的。”
“再见!再见伦敦!我爱你们!”
唱完西语版生命之杯安可的宋亚站在舞台边缘,朗声向台下大喊,接受歌迷们依依不舍的呼唤。
汗水已经将衣服打透,他摘下耳返,频频挥手道别。
伦敦演唱会就两场,也意味着英国之行就此结束,下一站是海对岸的荷兰阿姆斯特丹。
“APLUS,我们打算取消你在某些亚洲国家的四场演唱会。”
回到后台,夏奇拉等所有人都在,安舒兹高层说道。
“为什么?”宋亚问。
“安全问题。”安舒兹高层朝电视机努了努嘴。
“米国海军刚刚使用战斧巡航导弹空袭了位于苏丹和阿富汗境内的恐怖份子营地,这是新的‘无限延伸’行动的一部分,米国不会对恐怖行为屈服……我们相信这些营地里隐藏着大使馆爆炸案的主使者。”
处境窘迫的阿肯色大统领出现在画面里,正没事人一样发表演讲,给对大使馆爆炸案还击的空袭行动发表声明。
“中东世界一片哗然,他们上街抗议,向米国大使馆投掷石头,在外面的米国人会面临更危险的处境。”
安舒兹高层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