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mojj6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漫遊在影視世界 不是馬里奧-第五百五十三章 特別的任務獎勵閲讀-ekvp5

    漫遊在影視世界
    小說推薦漫遊在影視世界
    两个各持一把手枪的男人站在外面:“林先生,请跟我走一趟吧。”
    林跃没有说话,跟在他们后面往舰桥相反的方向走去,少时来到一间放置特殊休眠舱的房间。
    两名护理师在服侍一个满脸皱纹的老人,给他的手脚做康复按摩。维克斯站在不远的地方,旁边还有一个微微仰着头的黑大个儿。
    对于眼前一幕,林跃没有任何意外,表情很平静,身体很放松。
    “你好像一点都不意外我在船上。”韦兰看了一眼维克斯,认为是这个“听话”的女儿把自己的事情告诉了林跃。
    “意外与否有意义吗?关键是你叫人把我绑来这里的目的。”林跃任由那两个人从他身上搜出装黑水和蚯蚓生物的试剂瓶。
    韦兰说道:“为什么你会对金字塔里的地形看起来十分熟悉?”
    林跃扯谎道:“如果你认真地参考一下考古学家对地球古代遗迹的调查报告,就不会问这个问题了。”
    “为什么要毁掉大卫,为什么要杀死幸存的工程师?”韦兰怒不可遏地看着他。
    林跃说道:“为了拯救人类,这个答案你满意吗?”
    “拯救人类?”
    “我想,大卫肯定把工程师与我的对话翻译给你了吧,还用我多解释吗?这里根本就没有你想要的永生,遗迹里装载的是死亡。”
    韦兰愣了一下,而后瞄了维克斯一眼,他认为又是“听话”的女儿把LV233之行的真正目的透露给林跃的。
    “你明明可以不杀死工程的,你明明可以不杀死他的。”
    “一个国王,统治之后就会死,这是无可避免的。”
    啪,啪,啪~
    韦兰激动地拍着座椅扶手:“不,我是不会就这么放弃的,你说你可以驾驶他们的飞船前往工程师母星,如果你能把我们送去那里,我可以给你很多钱,多到你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
    林跃摇头说道:“我这么讲是为了骗他回答问题。”
    “骗他……”韦兰一下子变得沮丧起来。
    “韦兰先生,你还有事吗?如果没有的话,请允许我跟维克斯、杰尼克等人商议毁灭工程师遗迹的事。”
    “什么?你要毁了它?”
    “当然。”
    “你知道遗迹里的东西有多高的商业价值吗,不,应该说是科技价值,它将为人类在生物领域的研究带去飞跃式的进步,你居然要把它们毁掉?”
    “不,请相信我,那不是甘甜的蜂蜜,那是潘多拉的灾祸之盒。”
    “我不会允许你这么做的。”韦兰挺直身体,冲林跃身后二人说道:“把他给我绑起来。”
    韦兰集团花费了一万亿美元才有了这场探索旅行,现在永生的希望破灭了,如果连遗迹里的东西都得不到,他不是白白走这一遭了吗?
    刚才绑架林跃过来的两个人拿出电击枪准备动手。
    嘭,嘭,嘭。
    ……
    五分钟后。
    舱门打开,林跃和维克斯从里面走出来。
    她的步伐很轻快,看得出心情不错。
    “你是故意让大卫听到和幸存工程师的谈话的?”
    “你觉得呢?”
    “这样就把自己置于有利位置,可以制造你是为拯救地球才杀掉工程师,以及阻止妄图染指黑水的我的父亲的理由。”
    “唔,或许吧。”
    “我很好奇你究竟把手枪藏在哪里,避过了那两个人的搜查。”
    林跃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韦兰死了,你不伤心吗?”
    维克斯稍微停顿一下,不过很快反应过来,继续往前面走:“一个国王,统治之后就会死,这是无可避免的。何况人也不是你杀的,是你在和要限制你人身自由的持枪暴徒搏斗的时候‘不小心’碰倒了他的座椅,是一次‘意外’导致了他的死亡。”
    林跃说道:“就算没有这场‘意外’,如果他执意要把黑水带回去,为了人类的安危着想,我也会对他动手的。”
    维克斯只是轻轻地点了下头,没有说什么。
    ……
    10分钟后,普罗米修斯号舰长杰尼克,副手钱斯,领航员拉维,伊丽莎白-肖、查理-赫洛维、米尔班等人齐聚生物实验室。
    他们都知道了韦兰死亡的事情。
    林跃说道:“回到基地,还请诸位在这件事上为我作证。”
    杰尼克稍作沉吟:“林,你有现场录音,有维克斯小姐作为目击证人,为什么还要我们帮你说话?”
    林跃说道:“我是让你们出席听证会,来证明黑水的危害性。”
    查理-赫洛维用不确定的语气说道:“那些遗迹真的是工程师的实验基地?”对于这样的结果他很不满意,毕竟费了那么大劲来到这里。
    杰尼克环抱双臂说道:“我以前在一座生化实验室担负保卫工作,后来发生严重泄露,主事者疏散了外围保安,把实验设施包括400名科研人员炸死了。”
    林跃拿出装蚯蚓生物的试剂瓶放进隔离舱:“这是我在遗迹内采集到的环节生物,很像地球上的蚯蚓。”
    生物学家米尔班走过去打量一眼,点点头。
    他又取出一个试剂瓶,里面是粘稠的黑色有机质:“这是我在遗迹里面的陶瓮里采集到的黑水,请看。”
    他打开隔离舱上面的盖子,将黑水滴在蚯蚓生物身上。
    不到半分钟,蚯蚓生物开始挣扎脱皮,身体一点一点变大。
    十分钟后,一条形如白蛇的生物出现在人们眼前,不断地在隔离舱内游走。
    林跃使用旁边的机械臂一点一点靠近“白蛇”。
    它开始表现出敌意,原本收缩的翼展张开。
    米尔班贴近隔离舱,笑盈盈地道:“它好迷人。”
    “迷人?”
    林跃微微一笑,机械臂猛地一划,前面的刀刃将“白蛇”切成两瓣,白色的液体一下喷涌而出,落在隔离舱最里面那层防护罩呲呲直响,烧蚀出一个巴掌大小的孔洞,而“白蛇”剩下的部分一分为二,居然长出了两颗头。
    也就是说因为林跃的小动作,一条“白蛇”变成了两条。
    “上帝啊。”费菲尔德吓得往后退了一大步。
    林跃放开机械臂,手在旁边的红色按钮一拍,呼的一声,一股火焰灌入隔离舱,将两条“白蛇”烧成灰烬。
    他晃了晃还有许多黑水的试剂瓶:“你们都看到了,一滴黑水就有这样的效果,外星人的飞船上有四五千个陶瓮,装的都是这种东西。如果它降落在地球上,会发生什么样的灾难,不用我说了吧。”
    伊丽莎白-肖一脸凝重地道:“你打算怎么办?”
    “摧毁所有金字塔。”
    费菲尔德吓坏了:“对,摧毁金字塔,一定要全部摧毁,这太可怕了。”
    拉维和钱斯对望一眼,双双点头。
    “我同意你的想法,不过,普罗米修斯号是一艘科研船,不是战斗舰。”杰尼克知道林跃为什么急于把金字塔毁去,因为人类社会从来不乏为了金钱出卖一切的恶棍,如果这里的发现传回地球,不说那些大集团会不会心动,怕是国家力量都会插手此间事务,就像他曾服役的那所生化实验室,人类妄想驱策恶魔,到头来却沦为恶魔散布死亡的工具。
    林跃说道:“要搞明白工程师的舰船制造工艺很难,但是作为一名机修师,利用普罗米修斯号储备仓库的小玩意儿和外星战舰的系统应用把遗迹炸掉,应该不是难题。”
    “好,动手干吧。”杰尼克拍板道。
    ……
    三日后。
    RC5推进器点火,普罗米修斯号下方扬尘暴起,杰尼克站在舷窗前面看了一眼旁边站的林跃:“拉维,收起起落架。”
    “好的舰长。”
    随着起落架慢慢收入机舱,普罗米修斯号四台推进器火力全开,带动巨大的舰体腾空而起。
    直至上升一千米左右,杰尼克冲林跃点点头。
    他看着前方一字排开的金字塔,按下引爆器的引爆按钮。
    轰~
    轰~
    轰~
    大地狂啸,岩体崩塌,火光在裂缝间涌现,尘土如激浪一般在舷窗那边起伏。
    船员们沉默不语,看着“天堂”走向覆灭。
    结束了。
    林跃叹了口气,往外面走去。
    这时脑海传来不含感情的提示音,告诉他任务状态有更新。
    离开舰桥来到休息大厅,取出那瓶从维克斯独立舱顺来的麦卡伦60年给自己倒了杯酒,这才坐下来查看任务栏。
    主线任务:获得一只抱脸虫(失败)。
    支线任务:保证伊丽莎白-肖存活(完成)。
    失败惩罚:出门就丢钱(回归主世界激活);时长:半个月。
    任务时限:0时强制回归。
    对于这样的结果,林跃并不意外,也不觉得有什么可遗憾的,他或许有很多超凡能力,可若是遇上几只异形,正面对抗基本没有赢的可能,真要放任大卫搞出抱脸虫,只要有一个环节出错,便很可能造成无法收场的局面,死亡倒还在其次,反正他可以重生,无非就是任务失败回归现实,可是要眼睁睁看着《异形》世界里无辜的人遭受大劫,他还是越不过这道心理门槛的。
    或许杰尼克等人没啥想法,看过《异形1-4》的他可是很清楚,无论是军方还是商业组织都对这玩意儿垂涎三尺,他可不想犯欧美惊悚片里一些弱智角色的骚操作,像这种比瘟疫还可怕百倍的东西,还是消灭在萌芽阶段为好,哪怕为此失去主线任务奖励。
    这无关敢不敢拼,关乎良知。
    “你在想什么?”
    来自外界的问话吸引了他的注意力,抬头一瞧是维克斯倒背双手走来。
    “没看到我在喝闷酒吗?”
    “喝闷酒?”
    “我算不算是拯救世界的英雄?然而一个英雄非但没有获得奖励,回去后还要面临政府的审查。”
    维克斯笑了:“那你想要什么奖励?”
    林跃意会,也跟着笑了起来,看她的目光里有毫不掩饰的侵略性:“那要看你能给我什么?”
    “十分钟。”
    “不,十分钟怎么够,起码一个小时。”
    ……
    当夜11时59分。
    林跃裹着毯子起来,看了一眼床上暴露迷人弧线的女人,走到大厅的灵境系统前面,端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酒,遥望璀璨而静谧的深空。
    10,9,8,7,6……
    一阵白光闪过。
    与此同时,脑海突然响起非同以往的提示音。
    这……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