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小說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愛下-第三百二十五章 第一次見面展示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小說推薦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作精总裁他后来翻车了
就在这时,电话响了起来,拿起一看,是靳珩深打来的心情稍微轻松了些,接了起来。
“岑兮,在忙吗?”显然,对面的靳珩深心情很好,语气都透露着几分轻松。
“刚开完会,怎么了?”她的声音还没有恢复过来,有一种淡淡的沙哑,听在靳珩深的耳里有些违和。
“你嗓子怎么哑了?”他的声音关切与其暖暖的夏岑兮的心,顿时有些柔软。
“没什么,刚才开会,话多了些。”她不漏声色的将这件事情一笔带过。随即又发问:“怎么了,你忽然联系我,是有什么事儿吗?”
看着话题又引到了靳珩深的这通电话上,他有些兴奋。
“你现在公司如果不忙的话,能来我这儿一趟吗,我介绍个人给你认识。”
夏岑兮听着听筒里的声音,抬头看了一眼时间,也确实不怎么忙碌,她的声音闷闷的,应了下来。
听着靳珩深语气中的兴奋与雀跃,不知怎的,夏岑兮竟然出奇的感觉不到任何的期待。
对于他口中所说的介绍重要的人给他认识,她一点都不好奇。
但是,她还是按照靳珩深所说的,赶到了环纳。
刚刚走进靳珩深的办公室,夏岑兮就敏锐地发现。办公室里还存在着另外一个女人。
南宫晓浑身穿着整齐,一身飒爽的职业套装,穿在她那姣好的身材上,脸上带着精致而又干净的妆容,让人一看,就能感觉得出来,这个女人从事着简单而整洁的工作。
不是杀手,就是医生。夏岑兮在心里暗暗的进行着判断。
看见夏岑兮进来了,靳珩深这才将视线从南宫晓的身上转移到了夏岑兮的脸上。
“来了,岑兮,快过来,我给你介绍她认识。”
“这位是南宫晓,可以说是整个欧美界数一数二的女医生,经常纵横各大战场,可以说是当代的南丁格尔,她的手下可治好了不少士兵。”
“珩深,可别夸我了,拍我的马屁,对你有什么好处?”南宫晓听她这么介绍自己有些不好意思,张口便是推辞,眉眼中却带着笑意,看得出来二人感情很好。
看着他们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夏岑兮面无表情,压下了心底的那一抹羡慕。这已经不是靳珩深第一次和其他女人相谈甚欢。
夏岑兮独自一人在法国念书的那段日子里,暗无天日,几乎只有一个人在奋斗。
而靳珩深却不一样,他有着太多不为她知的历史和过往,以及人际。无论是谁,能够以坦诚的身份认识最真诚的靳珩深,都会令她羡慕不已。
可是,作为大家闺秀的她,从小受过教养自然不会把这一切都表露在脸上。她微微点了点头,脸上带着精致而又标准的微笑。
超級 修煉 系統
“你好,南宫小姐。”
“你好,我听过你,夏小姐。”女孩的声音响亮而又清透,听起来虽然有些突兀,但也很能表现出她的性格。
看得出来,她很张扬。
“百闻不如一见,今日可算是看到靳珩深的妻子了,长相真是俊俏,也是美的很。”南宫晓毫不吝啬的表达自己的夸奖。
夏岑兮微微抬手,轻微的摇摇头:“南宫小姐是谬赞了。”
“夏小姐果真是大家闺秀,教养就是好。这一举一动啊,我是学不来。”她语气轻快,频频的给靳珩深使着眼色,仿佛很看好他们两个。
“这乖乖巧巧的,也不知道能不能驾驭住靳珩深?”忽然,她话锋一转,又换了个语气。
“果然,你们这些家庭,都要找门当户对的。我听说以前的夏家,也是鼎盛一时啊,能够跟靳家联姻,这能力肯定通天,果然不是我们这些寻常人能攀附的。”
一字一句。都说着对夏岑兮家庭的羡慕以及这段婚姻的看好,可是只有夏岑兮能够听得出来她语气中的嘲讽和看不起。
夏岑兮浑身的不舒服,双眼眯了起来。如果是以前,她会看在南宫晓是靳珩深朋友的份儿上,隐忍下去,宽容一笑,装作无事发生。
可是,她现在不会这样了,再加上刚才在公司发飙的怒气还未消散完全,又来到这里,听面前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一阵的阴阳怪气,她更是无法抑制。
微微的颔首,直直的看向了南宫晓,语气平淡。
“南宫小姐不必如此,你说的没错,这段婚姻,确实是包办的,也确实是家族联姻。所以,如果珩深不喜欢这段婚姻的话,我们二人可以随时离婚,我没有任何意见。”
只是这一句话,就让办公室里的氛围顿时尴尬了起来。
南宫晓也只不过是随口一句试探,却没成想夏岑兮会如此不给他面子,直接了当的摊了牌,她也是一阵的紧张,下意识的看向了靳珩深。
从夏岑兮进来的刹那,靳珩深就能感觉得到夏岑兮情绪的低落。再加上她这一番的言论,他更加能够确定。夏岑兮现在的心情应该是差到了极点。
“岑兮,你说什么呢?”他语气嗔怪,因为南宫晓还在的原因,他脸上依然挂着礼貌而又不失尴尬的笑容。
“不好意思,晓晓,让你见笑了,这两天我们夫妻俩正闹别扭呢。”
晓晓?听到这亲昵的称呼,夏岑兮的眼睛又是一眯。
靳珩深站起身来,走到了夏岑兮的身边,一把将大手放在了夏岑兮的腰系,将她拽进了怀中。
这个姿势,夏岑兮正巧被他拉进了怀里,头顶着靳珩深的下巴。
她不悦的抬起头,就能感觉到靳珩深扑面而来的熟悉气息。
“乖,怎么,在公司不开心?”
王牌 軍婚
闻到他身上熟悉的好闻味道,夏岑兮躁动的心才缓缓的安抚下来。
虽然听出了南宫晓的语气不善,不过还好,靳珩深此刻是站在她的这一边。
“咳咳,靳总,我一个大活人可还在办公室呢,难不成我千里迢迢过来,就是为了看你在我面前秀恩爱?”
南宫晓看见他们二人动作亲密,眼底划过一丝不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