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2zlen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我要做閻羅 ptt-第1221章:戰爭將至閲讀-xqmde

    我要做閻羅
    小說推薦我要做閻羅
    “我们严厉谴责这种罔顾国际法的行为。华国地府将保持最终追责的权力。对于日方肆意践踏华日两国友谊,至华国地府海域为无物的做法,我方表示难以理解!”
    “对于日本此次行为,我方表示,若日方一意孤行,将受到中方严厉制裁!”
    台湾,外交部记者招待会。发言人耿利君穿着中山装,神色肃穆得开口道。
    他的声音中正洪亮,响彻大厅。大厅下方,端正地坐着数十位全世界的记者。就在他们周围,各大媒体的闪光灯络绎不绝。
    就在耿利君说完的时候,一位记者举起了手。站起来问道:“请问是什么样的严厉制裁制裁?”
    耿利君肃容道:“华国地府至今,没有收到日本官方的正式声明。黄泉比良坂方面对于本次事件采用推卸,否认的方法。这不会让本次事件得到解决。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地府能让本国武装力量肆意进入华国地府!这是一起从未有过的恶性、事件!”
    “鉴于本次事件之恶劣,华国地府将首先驱逐日本领事馆在台湾的驻点。并且将暂停一切华国地府和日本地府的国际交往,高层互访。暂停一切日本地府鬼民前往华国地府台湾岛的签证。暂停一切学术交流。并暂时排除日本地府科学家在能源科研会的研究。”
    哗!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一句话,让下方所有记者齐齐动容。
    单方面的冷战!
    而且隔绝了一切和日本的交流,外交局势之严峻从未有过!
    “当然。”耿利君侃侃而谈:“华国地府的追责行动不会因此而结束。没有任何地府可以在未经同意的情况下践踏华国地府国土。华国地府也绝不接受任何地府阴兵过境,所有以上行为者,皆视同队华国地府本土发起全面战争。关于本次事件的结果,后续发展视情况而定。不排除出现最差的情况。”
    咚!手中的茶杯轻轻顿在桌子上,电视上的一切,都让这间会议室鸦雀无声。
    这是一间宽敞的会议室,带着浓郁的和风装饰。中央一方实木圆桌。四周都是镶嵌入墙体的电视屏。此刻,华国地府发布会的现场,正在所有电视屏中直播。
    耿利君的声音不大,但现在听起来是如此刺耳。让会议室中无一人敢开口。
    伊邪那美坐在主位上。身侧是素盏明尊,以及玉藻前,崇德天狗,酒呑童子等几位有数的大妖怪。她终于吐出了一口浊气:“我们的人呢?”
    素盏明尊叹了口气道:“没入场。”
    “不是不想入场,而是华国地府拒绝入场。川岛大使和早乙女大使团也被扣留在华国地府。”
    伊邪那美抬起头,目光环视所有妖怪。无论是谁都避开了目光,数秒后,她才说道:“也就是说,我们对华国地府的现状一无所知?”
    无人回答。
    “追究责任不是现在。”素盏明尊道:“最重要的,是如何解决!”
    “我们可以召开记者发布会,这是目前唯一能和华国地府沟通的方法。或者,您可以给华国地府打电话。协商解决的方法。”
    “我试过。”伊邪那美沉声开口道:“对方拒绝。”
    崇德天狗哼了一声:“要解决,又拒绝我方的沟通!华国地府到底想要做什么?!以为亚洲是他的一言堂吗!!”
    谁都能感觉到,惊涛骇浪在汹涌而来。但是,谁都不知道,这片惊涛骇浪的起因在何处。
    国际事务是国内政治的延续,这句话是不变的真理。
    华国地府国内出了问题?
    没有啊,蒸蒸日上,日进斗金,这也叫问题的话,那他们愿意天天出问题。
    国际上有谁对华国地府施压?
    并不。在第二代能源没有研究出的现在,如果不想华国地府能源威胁,没有哪个国家会做这种事。君不见就连阎摩高傲如斯,看到秦阎王也和看到亲兄弟一样?
    “目前有两个方法。”崇德天狗磨了磨牙道:“一,召开正式发布会,说清楚这件事和日本地府并无关系。”
    “但是麻烦的是,所有涉事船只,人员,全部都被扣押,所谓的‘日军’被当地布政使巡抚清剿一空。我们没有什么线索。”
    玉藻前留着披肩黑发,带着一张狐狸面具,穿着漆黑和服,声音说不出的魅惑:“但是,我们这么做,不就等于打华国地府的脸?你也知道所有所谓的证据都在他们手中。他们说有就是有。关键是……他们想不想要它有?”
    华国地府说你们践踏边境,自己说没有。然后别人反手晒出一系列所谓证据来,尴尬不尴尬?
    而且,给对方的印象就是:我要脱身,我没错,我没做过。但华国地府这次是想让日本地府低头从而获得什么,还是只想展露一下肌肉而已?
    如果是前者,那他们的做法就等于硬抗。区区黄泉比良坂根本扛不住!
    如果是后者,华国地府会给他们一个台阶下。不过……现场所有妖怪都不报太大希望。
    “第二个方法呢?”伊邪那美道。
    “联络印度地府。”崇德天狗叹了口气:“希望对方从中调停。毕竟,四常地府维护地区稳定,这是他们的职责,他们无法拒绝。”
    沉默。
    伊邪那美考虑了数分钟,沉声道:“召开记者发布会,同时,让人联络印度地府。”
    “无论华国地府给不给我们这个台阶。我们都必须要弄清楚,华国地府到底是为什么要这么做?”
    “秦阎王对我们的倨傲,不可能用在阎摩阁下身上。”
    她站了起来,目光灼灼看向所有妖怪:“华国地府东方,只剩下了我们一个地府。它重归四常之位,我们受到的影响是最大的。无论如何,这件事必须解决!”
    “是。”“明白了。”
    “去吧。”伊邪那美挥了挥手:“素盏明尊留一下。”
    所有妖怪都走开了。房间中,只剩下了伊邪那美和素盏明尊。
    “陪我走走。”足足十分钟的沉默之后,伊邪那美才站了起来,雪白的和服拖在地面如同云霞。立刻有几位侍从跟在后方,轻轻托起裙角。
    两人一路无话,各有所思。
    他们径直拐进了一条通道。两侧绘制着百鬼夜行的浮世绘。这条通道不知道通向哪里,越往里走,阴兵越来越多。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绝不夸张。而两侧的浮世绘中,也隐藏着诸多阴符禁制。明灭不定。
    通道很长,大约有百米左右。刚走了二十米,素盏明尊猛然抬起头来看向伊邪那美,对方神色未变。素盏明尊嘴唇微动,最终什么也没说,跟着走了进去。
    通道尽头,是一扇石质大门,上面几乎刻满了禁制,更绘制着三神器交织的图案。禁制的气息相当强烈,然而诡异的是,离开十米外,却什么都感觉不到。
    在两人来到的时候,两侧阴兵已经悄然打开石门。而里面,是一条金色的注连绳,后方是无尽黑暗。
    伊邪那美和素盏明尊一步踏了进去。紧接着,豁然开朗。
    里面是一个庭院。
    大约占地两百多米的庭院,非常豪华。是典型的日式庭院。枯山水的风格打造,庭院中,同样站立着不少侍从。但是每一位,都是无常级别。
    “你认为……和他有关?”素盏明尊终于说出口了,直视着伊邪那美说道。
    伊邪那美闭上眼睛,长长舒了口气,咬牙道:“除此之外,我想不到别的理由。”
    “任何执政者,都需要留下自己的痕迹。从华国地府初代阎罗传位二代开始,他们就注定了和其他地府不同,会不定期更换阎王。所以,秦阎王上位,国际也没有太多震撼。”
    “初代阎王打造了地府,二代阎王让地府走到前所未有的高度。那么……三代阎王呢?”
    “他留下了什么?”
    素盏明尊抬眉道:“新能源?”
    “是,也不是。”伊邪那美睁开了眼睛,沉声说道:“或者说,还不够。”
    “仅仅是新能源,无法和前两位阎王的丰功伟绩相比。尤其,新能源也不是他亲自研发出来的。他想留下痕迹……你不觉得,这一位是很好的切入点吗?”
    “一旦‘他’回归,整个华国地府都会赞颂秦阎王。武穆的称号,华国数千年历史,才几位?”
    “除了他,我想不到更好的解释——华国地府为什么对我们突然发难的解释。”
    大门缓缓拉开,里面灯火通明,最中央,一道人影自斟自饮,头都没抬起来过。
    “岳武穆。”伊邪那美换上一个柔和的笑容:“我们又来看你了。”
    对方倒酒的姿势动都没动,闻若未闻。
    素盏明尊眉头紧皱:“能肯定岳武穆在日本的,华国高层的渺渺几人,还有你我,其他没有任何人知道。”
    “如果对方真的是为他而来,那么……可真的难办了啊……”
    要么交人,要么接受制裁!
    此刻的他们,还根本没有意识到,这股硝烟后方,藏着的是千万利刃。还以为这是严重的外交纠纷。
    他们绝对想不到,剑,已经架在了他们脖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