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86pe2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高武大師 線上看-770 訴求閲讀-jc9u0

    高武大師
    小說推薦高武大師
    炼器师开始抗议,背后必然是宗湘和北伟在鼓动。
    当然了,宗湘和北伟恐怕万万想不到,他们的一举一动,完全落入了唐部长的算计中。
    俗话说,人老成精,姜还是老的辣。
    别看唐部长整天一副技术宅男的模样,真要玩心眼,他也是高手。
    能够从那个铁与血年代活下来的老一辈,没有人是傻子。
    炼器师们的抗议,正合了唐部长的意。
    唐部长就是想要利用这个事情,将热度炒起来,将关注度炒起来。
    现在,炼器师才刚刚闹腾,唐部长自然不会着急,笑着道:“好啦,我知道啦。先不管,让他们闹腾着。”
    对方一闹,他们就管,这样一来,热度就起不来。
    就让炼器师们闹一闹,他先不表态。
    唐部长不表态,而炼器协会又不可能放弃,因此,舆论的规模会越来越大,态度也会越来越激烈。
    而舆论的规模越大,态度越激烈,那么,事情的影响力就会越大。
    此时此刻,唐部长禁不住的想起了陆辰。
    话说陆辰这小子,就最擅长利用舆论。在过往,他就利用舆论做成了好多事情。在这方面,他不仅能够用舆论解决内部的问题,他还能用舆论解决敌人的问题,或分化、或离间、或制造压力。
    想到眼前的这个局,唐部长不禁有些得意起来。
    这个局虽然玩得没有陆辰那么信手拈来,但若论水平的话,怕是也不低了。
    事实上,水平确实不低。
    唐部长的沉默,君山的沉默,越发的让宗湘和北伟觉得事关重大。
    他们本能的认为君山心虚,唐部长心虚,所以,不敢公开进行回应。
    既然如此,那就加大舆论。
    永远不能小看炼器协会,因为这个协会不仅仅是在炼器方面有影响力,他在很多方面都很有影响力。
    技术人才,特别是高技术人才,往往都有非常复杂的关系网。
    正如顶级医生往往都是政要和富豪的座上宾,同理,炼器协会的知名炼器师也是拥有非常强大影响力的人物。
    他们不负责媒体,但他们可以影响媒体。
    他们不负责影视,但也可以影响影视。
    他们没有喉舌,但关键时刻,可以请喉舌说话。
    炼器协会一旦发力,那掀起来的波澜也不小。
    在舆论场,这场炼器师内部的抗议,席卷到了全社会,引发了一场讨论——古代遗迹究竟该怎么处理。
    与此同时,针对建宇屋的介绍,也铺天盖地。
    关于炼器师对建宇屋的憧憬与渴望,也得到了社会支持。
    社会上还对建宇屋进行了讨论,说这样的机会属于能者居之。
    当整个社会都进行讨论的时候,话题的热度自然就变得更高,越来越多的炼器师也卷入这件事情。
    因为这是跟炼器师切身利益相关的事情,没有人不关注。
    每个有志气的炼器师,都渴望获得传承和至高的指点,这样的机会,谁都不肯错过,谁都不肯放弃。
    而唐部长将炼器师驱逐,自然会引发炼器师不满。
    随着社会热度的提高,炼器师也开始发声,表示说君山的征召他们从未推三阻四,对地球的奉献他们也任劳任怨,对地球的最高利益,他们也进行了绝对的配合,他们质问君山,现在有了建宇屋,为何要将万万千千的炼器师拒之门外。
    不得不说,这些话的感染力,其实是非常的强的。
    社会大众都觉得有道理。
    人家炼器师对地球也是有贡献的。
    人家炼制武器,炼制战争工具,炼制前线需要的东西,为地球人类做了许多的付出,炼器师是付出很大的一批人,怎么到了有机缘的时候,要把炼器师排除掉呢?
    这些炼器师为什么就不能享受机会呢?
    君山这么搞,让人心服口服。
    君山的威望很高,而这次的事情在舆论上又不占理,于是,舆论形成了两派,一派觉得君山做得有点过分;一派觉得君山一定是有计划和安排,不用着急,要相信君山。
    而这两排人也争论不休,导致舆论的影响力再一次扩大和升级。
    现在这局面,已经到了君山不站出来给个说法,那是肯定不行的程度。
    但唐部长只是对外表示:现在正在对建宇屋进行研究,有些情况还在了解,别的事情暂不讨论。
    这是个含糊回答。
    而这样的回答,自然不能令人满意。
    特别是宗湘和北伟,立即觉得这是唐部长在故意拖延。
    唐部长这是打着官腔搞拖延战术,目的就是争取时间。
    两人越想越觉得急切。
    舆论是给了唐部长很大的压力,不仅仅舆论方面给压力;在体制内部,炼器协会也在动用关系说情、请命。
    找关系、找路子、托关系,都已经找到另外几个部长了,非常希望炼器协会也参与进去。
    两人猜测,唐部长也有点扛不动,所以,故意发布一个拖延的公告。
    而在暗地里,唐部长在争取时间,在接受建宇屋的考核。
    这样肯定不行。
    唐疯子本事不弱,万一通过考核了呢?
    如果唐疯子通过考核,岂不是没他们的份了?
    这样肯定不行的。
    眼见着唐部长还不妥协,宗湘和北伟也只好动用更激烈的手段——两人暗中煽动,然后炼器师就齐刷刷的奔向了天池。
    与此同时,在执勤的炼器师也公开出来抗议。
    这是讲手段进一步升级。
    舆论压力,还只是口水战。
    而现在,则是付诸行动了。
    唐部长早已经将宅院附近划为禁区,由君山直辖的部队看守,这些直辖的部队奉命行事,当然不容许人过去,由此,双方还爆发了冲突。
    在宗湘和北伟的有意控制之下,冲突的规模有限。
    他们的目的是为了建宇屋,不是为了造反,当然明白不能造成伤亡。
    至少,现目前不需要制造伤亡。
    现在,只是摆出个姿态就可以了。
    倘若唐部长始终不出面安抚,始终不正面回应,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冲突的规模和烈度是会越来越大的。
    这一点,明眼人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