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峽谷正能量 愛下-第八百五十五章 重鑄LCK榮光的正確打開方式!分享

峽谷正能量
小說推薦峽谷正能量峡谷正能量
腕豪现在算是比较热门强势的上单之一,尤其是在线上打一些短手英雄,那效果简直不是一般的顶。
Kake作为一个辅助想要拿腕豪,于情于理,和李秀峰这个正统上单打个招呼都是再应该不过的事情了。
但李秀峰这场比赛并没有对腕豪产生太多的兴趣,听到Kake的话,他笑着摇了摇头,“K哥拿吧。”
于是很快,双方在前三手英雄Ban掉后,蓝色方的华夏队第一手就抢到腕豪,韩国队教练金有善脸上却露出了轻蔑的笑容。
摇摆?
想虚晃一枪?
食大便去吧!
“别紧张,这个腕豪十有八九是个辅助,看来我们下路也要硬气一点了。”
金有善双手环抱在胸前,微微眯眼,手中的速记本一下一下地敲打着肩膀。
下路的AD选手Ghost一听就觉得有点不对劲,赶紧对教练说道:
“教练,我觉得辅助还是要选有盾,能控制的团队型英雄。”
这特么对面辅助腕豪,万一教练给他整个诺手辅助,那比赛打起来是他拿人头还是辅助拿人头啊?
听到Ghost的话,教练金有善认真地沉吟了两秒,“这样吧,那就拿个潘森,你看怎么样?”
我看你在开玩笑。
Ghosh立刻垮起个批脸。
旁边的辅助BeryL却比较满意,点了点头,“我看行。”
教练金有善也点了点头。
今天的总决赛,前两场韩国队接连失利,他也连续被骂了两场。
没办法,这一方面是韩国和华夏的风气如此,选手都是宝,是Idol,出了问题肯定是教练坑我们爱豆。
另一方面则是韩国的俱乐部运行机制就是如此,基本上是教练一言堂。
但权力和责任相生相伴,你管得多,出了问题你不背锅谁背锅?
不过没关系,教练金有善已经生死看淡了。
此时看到对面这手腕豪,他就觉得与其继续拿个不愠不火的阵容,输了再挨骂。
那还不如在赛点局拿出点真正对线能打优势的英雄,到时候也不算白挨骂不是?
事实上双方才开始选手,你一手腕豪,我一手潘森,现场的韩国观众根本分不清这个两个英雄打哪,这会儿还在寻思着现场有没有神秘人出现拔个网线呢?
没办法,目前场下的气氛已经影响不了场上了,拔网线可以说是他们唯一的主场优势和传统艺能了。
虽然拔了网线,韩国的场地裁判也不会无耻到判他们赢。
但好歹能拖延时间,而且拔网线一时爽,一直拔网线一直爽。
目前B05的比赛,韩国队已经输了两个小场,第三场比赛可以说是站在了悬崖边上,如果今天的第三场能够拔网线一直无限重连,重连到明天。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那到时候韩国裁判未尝不能大手一挥,宣布昨天的比赛前两场作废,进行重赛。
等等,怎么想想还挺有操作性呢?难道这才是重铸LCK荣光的正确打开方式?
现场不少韩国观众心中YY,可惜场上的双方轮流Ban选,想象中的神秘人却是一直没出现,看得那些韩国人都迷了。
不对劲。
这还是我的国吗?
后台,韩国体育总局的领导也是满脸的纠结。
奥运会的项目,篮球可以撞人,足球可以假摔,可电竞这玩意咋整?
总不能真拔网线吧?
虽然在大部人韩国人的思想里,相较于脸面,输赢显然更重要。
但不要脸不等于撕破脸。
如果一直以网速闻名世界的韩国,今天仁川文鹤体育馆,精准定点准时地断网一天,那就是彻底撕破脸了。
旁边的DWG经理兼领队看了眼满脸便秘体育局领导,想了想觉得自己得说点什么,脸上努力挤出了一丝乐观的笑容。
拯救修仙女配计划
“听说B05的比赛第三场才正式开始,前面都是热身而已,我相信我的选手们,实力,意志和信念,他们具备了一切冠军的品质。”
“这么说…你觉得可以让二追三?”
“啊?呃…理论上没问题。”
“理论上…”体育总局的领导仰头望天,却只看到了天花板。
……
华夏区的解说台上,看到双方前两手选出了腕豪和潘森,已经饱经考验的哇哇和米乐两人脸色不变,淡定无比地解说着。
这时,场上的双方已经选到了第四手。
“这么来看的话,腕豪和潘森差不多确定是辅助了,看来韩国队那边这场比赛也是想要线上分胜负了。”
“嗯,这场比赛韩国队紫色方,他们前两场康特位都给到了中单,这场比赛倒是给了上单,牛宝果然是DWG唯一真神啊呵呵。”
“没错,那我就比较好奇峰哥这边了,对面在BP阶段摆明了针对选人,峰哥这场比赛会选一个什么英雄呢?”
此时,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也都集中到了蓝色方华夏的最后一手选人上。
杰斯,剑姬,滑板鞋等英雄的头像完全无规则地出现在选人框里。
韩国队的教练镜片下的眼睛里也闪烁着微芒,这场的前几手选择都是他们LCK春季赛打赢SKT的关键局夺冠阵容,值得信赖。
最后一手却要因地制宜,对面的拿手绝活他都仔细研究过。
哪怕出现一个没研究过的英雄,只要你选出来,我就能针对,这就是紫色方第五手的CounterPick位!
堂而皇之的阳谋。
这时,蓝色方最后的选人定格,英雄选出。
解脱者,塞拉斯!
???
看到这个英雄,现场的韩国观众和台上的韩国解说都有些傻眼了,觉得事态的发展似乎有点不太对劲。
塞拉斯有个外号,叫做偷男,也就是无论你选什么英雄,他都可以偷你的大招。
本身的技能也比较万精油,清线、突进和逃生能力都不错。
这特么怎么康特?
教练蛋疼了两秒,忽然眼睛一亮。
等等。
倒也不是没英雄可以选。
佐伊,这个英雄的大招是配合自己Q技能使用的,杰斯偷了佐伊的大招,只能“反复横跳”,坐实了快乐偷男之名。
另外还能想到的就是大嘴,大嘴的大招AP加成很不错,看上去杰斯偷了大嘴的大招,就多了个超远程的Poke技能,岂不是赚翻了。
但其实不然,因为杰斯偷了大嘴的大招只能当个“一发男”。
还有就是老鼠,手长800码的法师有个锤子用。
可问题是,Nuguri是个上单,能玩佐伊大嘴老鼠这些吗?
显然不太现实。
想到这,教练金有善顿时再次蛋疼了起来。
“杰斯,给我拿杰斯吧。”
Nuguri忽然开口说道。
听到杰斯这个英雄,不只是教练,其他人也都微微一怔。
这听起来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
杰斯属于变形师,塞拉斯只能偷只能偷到变身后的基础技能,效果一般,再按一下R技能就又变回自己的了。
当然,更重要的是杰斯在上路长手打短手,会玩的杰斯能把塞拉斯压成残废。
我 不想 当 妖 皇 的 日子
这么看杰斯似乎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可为什么此时的队友们都满脸便秘呢?
原因很简单,因为Nuguri曾经是一名“诡术妖斯”。
在LCK今年总决赛打SKT的比赛中被三人包夹时,他曾经上演了一波十分辣眼的操作。
闪现上墙,打爆炸果实再回来,被三人围殴致死。
从那以后,这个曾经Nuguri最擅长的压人英雄也被他封印了,没想到在今天如此关键的比赛中他居然会主动提出来。
教练金有善和Nuguri对视了一眼,看到了这个选手眼神中的坚定,稍微沉吟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未来守护者,杰斯。
锁定!
……
“好了,观众朋友们,双方第三场比赛的阵容已经确定。”
“没错,我们来看一下两边的阵容,蓝色方华夏队,上单塞拉斯,打野男枪,中单沙皇,下路女警和腕豪。”
“嗯,紫色方韩国队是上单杰斯,打野盲僧,中单辛德拉,下路分别是烬和潘森,阵容感觉都很刚啊。”
“的确,先不说我们这边,韩国队那边比赛的阵容给我的感觉就是莽,一往无前的那种莽,都不带回头看一眼的。”
“……”
就在台上解说分析双方阵容的时候,比赛席双方的选手经过了最后的符文天赋调整,这会儿也开始读取进入游戏了。
韩国比赛席上,短暂的等待阶段,虽然每个人的脸上都很淡定,Showmaker的嘴角甚至还带着笑,但从他们无意识地喝水和抖腿都可以发现。
紧张的气氛已经弥漫了开来。
因为他们知道,赛前的口号喊得再响亮,可今天比赛已经走到了悬崖边上,就像是Shwomaker说的那样,今天真的可能成为他们此生仅有的机会。
这场比赛不容有失。
韩国队的金有善教练也察觉到了这一点,走的时候没说什么。
这就和高考一样,考前最后冲刺的时候,适当的紧张反而会有好处。
如果说完全不紧张,那除了睁眼说瞎话,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买了…
这可不是他想看到的。
……
很快,比赛读取结束。
双方的选手出了泉水。这次韩国队反其道而行之,抱团从上面入侵,但华夏队却是正常入侵。
于是过了河道,你进我的蓝Buff野区,我进你的蓝Buff野区。
然后都扑了个空。
接下来,双方倒是没退走,差不多猜到了彼此的位置,索性就在对面野区反个野,然后两边换Buff开局。
这样倒不好说哪边赚哪边亏,韩国队的打野盲仔上半野区反野开局的话,那接下来肯定还要回去刷自己的红,前期重点照顾的肯定就是上路了。
再联合Nuguri这场拿出的杰斯…
“看来韩国队这场比赛想要保上路来打啊,可是只打对线的话,他们不会不清楚峰哥有多难抓吧?”解说台上,哇哇砸吧着嘴笑着说道。
米乐听了,心里稍微一琢磨,忽然道,“万一人家就没想抓你上路呢?”
“不抓人?”夕桐有些愣神。
哇哇听懂了米乐的意识,迟疑着说道,“不会吧,选个盲仔,难道Canyon会采取‘缩头流’打野方式?”
听到这话,众人也都愣住了。
所谓的“缩头流”打野方式,就是你以为我要抓人,他以为我要抓人,大家都以为我要抓人,但我就是不抓闷头打野。
这样做的好处就是在对方知道你的大概位置后,附近的两条线上就会给到压力,让你的线上英雄可以更好对线。
什么叫无招胜有招啊?
韩国队的比赛席上,Canyon的嘴角微微上扬了起来。
看了眼上路,他拿完双Buff,直接往下半区走,一秒钟都没多停留。
二级抓上,上路蹲人,帮上单压人…这些统统都是不存在的,难道这场比赛韩国打野前期针对的点是下路?
华夏直播间里有水友心中猜测,这个猜测,只能说,对也不不对
Canyon确实是对下路有想法,但他的想法不是抓下路,而是反蹲下路。
因为对面的打野男枪,开局反了他的蓝buff,接下来肯定要回去刷他自己的红,前期一直在下半区。
是,男枪可能没那么早抓人,但要是他们下路失误呢?
想到这,Canyon的嘴角愈发上扬了起来。
……
“嚯!好家伙!K哥拿到腕豪就是凶啊。”
有些突兀的,解说台上传来了哇哇欣喜的声音。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对面的辅助潘森刚是交了闪了吧?”
“没错,这波二级打出闪现,只能说K哥和阿水配合的越来越默契了,腕豪一个E刚好把潘森拉到了女警的夹子上。”
“嗯,那韩国队那边辅助没闪,等K哥下个海克斯闪现好了怕是有机会单杀啊。”
“有机会!非常有机会,而且男枪还在下半区。”
“诶?等一下,对面的盲僧也在下半区?”
“……”
解说的嗅觉还是非常敏锐的。
毕竟是上帝视角,开了全图还嗅不到空气中弥漫的鱼饵气息,那也吃不了解说这碗饭了。
一时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下路吸引了过来。
而下路的Kake也不负众望。
他的腕豪不仅打女人,打男人也是一把好手。
海克斯闪现一好,他便找了个机会从草丛中闪现出去,一个极限的E技能把对面的潘森给拉了回来。
BeryL很清楚自己在这一波的定位,被腕豪拉回去,没有闪现的他干脆反身一个W跳到了走上来想要输出的EZ脸上,盾墙一开配合身后的烬就开始反打。
野区小笼包原本刷完石头人,过来排个视野就准备走了。
结果一看下路那么暴力,当即就回来加入了进来,对方后面的盲仔则蓄势待发。
两人打野一起抓人,反蹲无疑是具有优势的。
这一波下路对拼博弈,数不清的英雄技能和召唤师技能眼花缭乱的接连交出,最后一波竟然打了个三换三。
双方都是野辅先死,最后韩国队的烬在追残血的阿水时进塔AQ打出,没剩多少血的自己也被防御塔带走。
开局四分钟,
场上一下子爆出六个人头。
尤其是最后烬那穷追不舍的气势,更是一下子就让现场无数韩国观众火热的心微微发颤!
草泥马,燃起来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