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諜海王牌-第1424章 果斷撤銷鑒賞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谍海王牌
赵来接着往下说道:“卑职感觉,用有另外的重大情报需要分析为借口,兄弟们不会多想什么的。”
“嗯。”范克勤道:“好,那就这样办吧。”
其实他忽悠赵来的一番话,什么军统,中统,国防二厅之类的,都只是大帽子罢了。但其实呢,一点内容没有。他玩的就是一个心理战术。
先把大旗扯过来,就算是没有实际的内容,但人处于自我保护机制,是不敢在深问的。而且会自我进行攻略,俗称脑补。最后果然,范克勤的一个心理学运用得到了成功,赵来立刻便断绝了念想。
这样做的好处就是,他以为自己知道了些什么,但是却一点都不知道。而且就算在之后,因为现在下的一个心理暗示,对于这件事也会一直启动自我保护机制。即:最终也会绝口不提此事。
末日强化系统
这就是心理学的运用,给人下心理暗示的手段了。是不是看起来很简单?没错,说白了心理暗示什么的,外行人听起来是非常神奇的,但说白了,其实也就那么回事。不可能像是电影,电视剧上演的,今天给你下了一个心理暗示,让你明天在某时某刻自尽。然后你就会准时准点的自尽了。那不是心理学,也不是心理暗示,只能说是特异功能。相当扯淡的,披着心理学外皮的胡编乱造罢了。
但是也有一种非常恶毒的心理暗示,是一步一步,一点一点的将你的思维逻辑改变,但需要非常精密并且是在你本身心理上就存在重大漏洞的时候,才能完成某些恶毒的目的。
就好像是之前说的,如果你本身的心理素质非常强悍,并且非自愿的情况下,就好像是催眠一样,没有谁能够催眠你。绝不可能!
当然,你要只是想体验一下,并且在确实放下了心里防备,充分的配合催眠师的前提下,那你被催眠的几率,自然就会飞速的提升了。
赵来走后,范克勤再一次的将已经破译的密电看了一遍,跟着放在一边。迅速回想了一下:L1B已于本月中调往鲁西。
没有日期,那么就是说,得到这个情报的人,也不知详情。另外调往鲁西的这个事情,自己在赵来进来找自己之前,比对各个特工汇报上来的情报时,似乎是看见过的。
范克勤挨个记录查找了起来。十分钟后,他找到了其中的一张记录,上面写着的是目标于十四号十六时整,携带随从,副官等,全员便衣,秘密登上了一艘客船。
范克勤看到这里立刻再往后翻,果然,后面接连几天都是船只到了那,然后目标如何换乘其他的交通工具等等,最终进入了鲁西地区。
立刻翻到最前面,这一组的目标标号为X601。这是范克勤在布置任务的时候,对各个军事委员会的委员,一众大佬的编号。
毕竟这些人全都是国府大员。要是直接明晃晃的用真名,那绝对是得不偿失的。其中编号为X601的人,就是军委会委员之一,东山省的主席,同时也是冀察地区,战区副司令长官的孙佳臣。
范克勤看到这里,立刻将这些调查记录还有那个密电统统扔进了火盆,给自己点了根烟,借着火直接将这些东西全都烧掉了。然后立刻按下了蜂鸣器,道:“晓曼,让熊巴山,纪纲,童飞,赵德彪,白丰台……到我办公室来。一个一个进!”
“明白,处座。”庄晓曼的声音响起后,陷入了平静。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大约是三分钟后,敲门声响,赵德彪首先进入了屋内,道:“总队,您找我?”
“对。”范克勤道:“从现在开始,把上次的密查任务停下吧。”
“啊?”赵德彪微微一怔,不过紧跟着又道:“好,卑职回去就撤销命令。”
“嗯。”范克勤知道,赵德彪原先是专门干一些脏活的。又是自己让他们可以身在光明的,是以对方对于自己的命令没有多问,完全是正常现象。不过这倒是省了自己的事了。于是道:“好,让撤下来的兄弟,去忙一些别的事情。”
忙于别的事情,那么就会让一个人最快速度忽略前一个事情。这是范克勤的根本性目的。赵德彪立刻再次答应。于是范克勤道:“行,最进咱们局里内部整编了,很多新来的兄弟尽快的适应一下,所以你亲自带着他们抓紧训练训练。也好能够尽快把战斗力提到最高。没事了,你去吧。”
“明白。”赵德彪答应一声,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他刚出去,没一会的功夫熊巴山也走了进来。范克勤道:“巴山,上次的密查任务,立刻撤销。”
“是。”熊巴山答了一声,也没多问,他毕竟知道现在查的是谁?真敢多嘴问为什么吗?是以答应的非常干脆。
然后范克勤依旧以内部整编,整改为借口,布置了一下训练任务。让熊巴山也出去了。
话说,就这几个科长,和队长,说到底也是专业的特工。服从上级命令是肯定的,而且特工能像是愣头青一样不分轻重吗?是以接下来,范克勤每一个叫进来的人都很痛快的接受了最新的命令。
范克勤之所以这样做,就是为了降低风险。如果任务的具体执行人依旧在监控那些大佬们的行踪,哪怕水平再高,暴露的风险相对来说也肯定是比撤下来后要高的。
将最后一个人打发出门后,范克勤再次在心中详细的考虑了一番。没有着急,反而缓冲了一上午的时间,等中午在食堂吃过了午饭,这才来到了孙国鑫的办公室中。
范克勤在孙国鑫的示意下,坐在了办公桌前面,直接道:“局座,卑职已经基本查明。那个L1B,应该就是指的是孙佳臣长官。”
“哦?”孙国鑫眼神一凝,追问道:“你详细说说。”
“是。”范克勤说道:“那天卑职在跟您汇报完这个事后,回去想了个办法,以保护性调查为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