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ptt-386 不妨事閲讀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小說推薦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重启大宋:从科技兴国开始
以宗舒过去的战绩和现在的威望,人们只是在心里质疑一下,但没有敢出声。
宗舒安排大家挖夹山上的醉马草,先囤起来,以备后用。
究竟干什么用,大家并不清楚,也不好意思问。
如果问,那就是怀疑宗舒的能力!
怀疑宗舒的能力,那就是怀疑女帝萧小小的眼光,那就是破坏宋、辽之间的合作。
宗舒自去年从夹山离开后,半年了,没有任何消息,也不知道经历了什么。
看他带回来的人,李少言不在了,难道是遇难了?
也没有见到缨络,看来,缨络也没有救出来。
萧小小与宗舒一起从山上回到山上,进入毡帐,只顾着眼前的美好,根本没来及问到这些。
看宗泽、种师道、吴玠都在,吴非也顾不上和吴玠谈分别之情,就讲起了这半年来的经历。
原来,并非是宗舒没有救出缨络,而是缨络杀掉完颜绳果之后就逃走了,不知去向。
李少言也并非遇难,而是娶了奚人首领的女儿米花,领着奚人在汗乌拉山与金人对抗。
李少言已经是敌后抗金根据地的实际统帅。
吴非并没有李少言那么话痨,但他的表述反而更加精彩。
从进入会宁府、救出米咕噜、烧化牢狱门、冲入鸭子泺、进入兴安岭、降服鄂温克,到帮助奚人搭建空中走廊、构建立体作战体系等。
大家听得惊心动魄、心驰神往。
就连耶律不才,都感到,如果当初厚着脸皮与宗舒一起去金国该多好!
御龙王朝系列之灯火阑珊处 紫轩阁雨
宗泽、种师道和吴玠,听得大眼瞪小眼,这些,都是宗舒这半年来做的事?
种师道和吴玠并不了解宗舒的过去,宗泽是知道的。
自己的这个侄子,真的是真来越出息了,也越来越神了!
这些事,随便拎出来一件,普通人都做不到。
这些事,宗泽总会站在自己的角度想一想,如果换成自己,该怎么办?
他实在找不出比宗舒更好的办法来。
转念一想,宗舒的这些办法,都建立在他的秘密武器上。
比如说,如果没有天雷地火的高温,铁门根本不可能融化。
如果没有天雷地火,宗舒等人就在会宁府的地牢里出不来,那就没有后面那么多的精彩。
鬼瞳
其他的,用湿布拧断铁棍,用醉马草毒倒马匹,这些并不难,关键是很多人不知道,而宗舒知道其中的诀窍。
终于,宗泽理解了自己这个侄儿为何对百工如此重视。
那时,宗舒立了大功,个人没要任何赏赐,而是要求陛下给予百工可以骑高马、坐大轿、穿华服、免兵役的超级待遇。
为了给百工待遇,宗舒还专门把归宗书院改为大宋科学院。
天雷地火、烟雾之弹,就是林灵素带着人研究出来的,与烟花作坊一起制作出来的。
如果没有这些物事,宗舒在金国大概率回不来。
这一些,跟仁义道德没有关系,与之乎者也毫无干系。
现在看,宗舒做的这些,对将来的大宋必然大有用处。
如果天雷地火管够,还怕什么金人?
而且,金人越多越好,人越多,天雷地火就派上用场。
特别是在防守之时,金人聚在下面,只管用天雷地火招呼!
对了,一会儿一定得向宗舒交待一声,让大宋科学院多做些天雷地火出来,给自己的“大宋自愿军”多配一些。
本来,宗泽看到宗舒归来极为兴奋,但发现李少言不在队伍之中,心不由得一沉。
他以为李少言死在了金国。
李少言的父亲李纲是他的忘年交,如果李少言牺牲了,自己如何向李纲交待?
其他人好好的,怎么偏偏李少言出事了?
现在好了,李少言不仅没出事,还有大好事!
李少言在汴梁恶名远扬,比宗舒好不了多少,最关键的是此人长相猥琐。
为了李少言的婚姻问题,李纲也是操碎了心,但高不成、低不就。
现在,李少言娶到了奚人头领的女儿,这女子的地位并不低,并且听吴非说,还是奚族第一美佳人。
米花的先人,米信,其当年在大宋的地位,比李纲都高了不少。
米信当年在后周的护圣军中效命。随后周世宗柴荣征讨高平,因功升任龙捷散都头。
太祖赵匡胤统领禁兵时,把他收用在军中,成为宋太祖心腹,署任牙校。
太祖即位后,历任殿前指挥使、殿直指挥使、殿前指挥使,与高俅现在的地位差不多。
后来米信随军征讨北汉,因功升为保顺军节度使。
与奚族通婚,在大宋人看来,不会有任何障碍,毕竟奚人先祖米信曾与汉人同朝为官。
娶了奚族的米花为妻,这等于是为大宋找到了一个有力的援军。
米信之后,奚人与大宋就断绝了联系。
因为李少言,大宋与奚族又重新建立了联系。
李少言这一娶,不仅解决了李家的香火延续问题,更是为大宋立下了大功。
现在,李少言肩上的担子也很重,他要带着奚人,在敌后抗金根据地与金人作战。
李少言的任务,就是在不断地骚扰金人重镇——临潢府城。
李少言的一切战役行动,都是在为辽人、大宋自愿军减轻压力。
李少言娶米花、留在汗乌拉山,这都是宗舒这小子的安排!
现在看,宗舒如此安排,出于多方面考虑,很具有战略眼光。
特别是将李少言安在此地,让金人十分难受。
李少言所带的这支奚人抗金先遣队,虽然很细小,但如同一根刺,牢牢地扎在了金人的喉管之中。
金人想抠又抠不掉,咽又咽不下,不管吧,又难受得紧。
司掌天地
种师道听完之后不禁感叹,宗家,居然出了这么一号人物!
难怪,这半年来,金人时不时地调动兵力,并且有一段时间,进攻夹山的兵力少了很少。
原来,是完颜萍把兵力抽了回去,用于围堵宗舒这三十几人。
宗舒这三十来人,奔波在金国半年之久,在数万人的堵截之下,居然从容脱身!
最后,还到达了夹山战场,用醉马草把金人狠狠地坑了一把。
不只如此,还一箭射死了耶律延禧,把金人手中最大的依仗给整没了!
宗舒一人,戏弄了整个金国。
真不知道,金人对宗舒恨到什么程度了。
吴非的讲述并没有让大家完全满足,大家又一个又一个问着中间的各种细节。
不知不觉,天色已晚。
宗舒说道:“大家有什么问题,明天再问好吧。都散去吧。我,还有要事,与女帝商量。”
吴非知道,宗舒这是在撵人了,有要事和女帝商量?
晚上和萧小小在一个毡帐里,郎情妾意、干柴烈火的,还能有什么其他要事?
宗泽感到宗舒奔波半年,太过劳累,年轻时最好不要太过贪恋男女之事,否则,老了就补不回来。
因此,宗泽对宗舒说:“不防事,不防事,有什么要事,也一起商量嘛。”
“伯父,”宗舒无奈地向宗泽翻了个白眼:“不房事?不做房事,我晚上留在这儿做什么?”
噗哧,种师道、吴玠等人直接笑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