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小說 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 ptt-第二百一十三章:別出聲展示

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
小說推薦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
“什么情况啊?”
幽若也不甘示弱的跑了过去,凑近一看不由得失声喊道:“嘤嘤……”
嘤嘤嘤?
“哎幽若女侠,你哭什么啊?”
“是啊,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众人也忍不住的往那里靠了过去。
“蝇子……”
幽若终于吐出了两个完整的字,还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双眼。
小山这个时候也数完了:“二十二只。”
他一抬头看见围着自己黑压压的一片人,嫌弃的瞪了他们一眼。
“看什么看,没见过射箭射蝇子的吗?我家王妃就只这么厉害,就是这么牛,刚才你们说什么来着,不相信我家将军?小心我家王爷来收拾你们,哼。”
呱呱呱……
众人一片沉默。
小山趁着众人呆愣之际跑到比武台边将那只箭交给云朵朵,云朵朵抬手给他点了个赞。
自从武王大婚之后,小山就被武王给了云朵朵,小山的隐藏功夫那是一流的,跑腿什么的也极其的方便,平日里绝不再云朵朵跟前晃悠一旦有事也能随叫随到。云朵朵也越来越离不开他了。
其实刚才小山看见这些人对云朵朵出言不逊的时候就想暗中出手教训了,但是云朵朵知道他的性子下意识的就比划了个稍安勿躁的动作,小山才一直隐忍到现在。
此刻他知道云朵朵给他竖起拇指,不是夸他怼人怼的好,而是夸他懂得隐忍了。
小山虽然不明白自家王妃为什么不让自己加培训这群不识抬举的人,但是听话就对了。
他灿烂的笑了笑。
云朵朵又仔细的看了看那箭:“哎,失手了,本来想射二十只整的来着,没想到多射了两只。”
听到云朵朵的这一声叹息,众人齐齐的倒吸一口凉气。
什么设多了?
要不是刚才亲眼看到那小小的箭头上密密麻麻的插着一堆苍蝇,他们还真不敢相信。
“听说过射老鹰的,射铜钱的,射鸟雀的,还没听说过,射蝇子的……”
有人喃喃出声,有人使劲的揉着眼睛。
“真的,真的射了二十几只蝇子?”
蝇子啊,这是蝇子啊,不是树不是马,是黄豆大小的蝇子啊。
蝇子飞的得有多快啊,蝇子多难以捕捉啊,怪不得是瞄准那边得马,蝇子最喜欢围绕着马牛羊得周围乱飞了。
“你,你,你究竟是人是鬼?”
阮彬下意识得说了这么一句话,脸上得表情可谓是精彩纷呈。
云朵朵一把将他和幽若拉到自己身边,两人都愣了愣。
然后就见云朵朵一只手揽着一个人得脖子,十分豪爽的道:“放心吧,以后跟着姐们吃香的喝辣的,绝对亏待不了你们。”
阮彬的脸几乎贴在了云朵朵的脸上,反应过来之时,登时腾的一下脸红到脖子。
连忙挣脱出来,指着云朵朵结结巴巴的道:“我我,我不……”
“哎,难道你想言而无信?你可是要当逃兵?”
相比之下幽若就坦然多了,她一步一步走到云朵朵的面前一拱手道:“将军,民女甘愿追随将军。”
云朵朵满意的点了点头。
带着幽若和她的一种姐妹,还有阮彬和他的那个“姐妹 ”,一起回到赤甲军军营之后,云朵朵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当天夜里,云朵朵特地舍了酒宴,招待新加入的姐妹们。
幽若她们有些受宠若惊,幽若没有想到云朵朵如此爽快,对她们这些江湖儿女毫无芥蒂,一来就表明了将来她们各个都有可能是军官。
“这,将军,幽若觉得还是遵照军营的规矩一步一步来吧,若是我等都当上了军官,恐怕其他的将士多有不服。”
云朵朵见幽若也是个规矩人,便呵呵一笑:“恩,幽若说的也不无道理,看来想让你们成功的稳坐职位,还得想办法让她们信服你们才行。不过这件事情,还得容我好好想一想。”
阮彬却举着酒杯笑了:“你这将军还真是特别,随随便便的招了一批人就敢重用?还真不怕军营重地混入奸细啊?”
云朵朵看了他一眼:“你说的也对,所以你们几人的身份,有人回去核实查证,若是有问题,那正好,让我的将士们联系一下砍头功。”
她这话是看着阮彬一句一句的说的,阮彬的心里登时一惊,吓了一跳。不会怀疑自己了吧?
哪知下一刻云朵朵又哈哈的笑起来:“好了,好了,不与你们玩笑了。我赤甲军,是一个有实力,有规矩,有温暖的地方,只要你们入了我赤甲军便不再会想家。所以,你们就放心吧。”
这一夜她们喝的酩酊大醉。
云朵朵很是高兴,能够招到这一批高手,充实赤甲军,那么对于吃家军来说就是一个质的飞跃。
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云朵朵在就在心里盘算好了,这些人当中就算是有人是细作或者是抱有什么目的来的,她也一定要给她洗脑,外墙角,让她给自己卖命。
諸 界 末日 在線
阮彬和力得好歹被分到了一个营帐里,阮彬那个气啊,在营帐里来来回回的踱步。
力得看的心惊肉跳。
“我,我?啊?我?成了女兵营的一个女兵?我?”
阮彬不可置信的指着自己的鼻子一遍又一遍的问力得。
“力得,你说话啊,这怎么回事究竟怎么回事?这不是你的任务吗?”
“王,哦不对,公,哦不不,小姐……”
“小姐你娘啊,小姐个屁,老子不干……”
“阮小姐在吗?”
阮彬的声音戛然而止,那即将脱口而出的话生生的被自己咽了下去。
只听营帐外似乎是有人在喊他。
他连忙稳定心神,既然已经被迫上了梁山,想要下山可就没那么容易了啊。
所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在此之前自己可要好好的伪装起自己。
别说要是让她们发现自己是女的,就说让他们知道了自己是西邦皇室的身份,那都是不得了的事情,搞不好,友好的两国关系,就毁在自己的手里了。
想一想就头疼啊,自己那日明明是男子装扮啊,为什么每个人都把他当成了女的?为毛啊?为毛?
力得赶忙走出帐外,捏着嗓子道:“哦,几位大,姐,可有何吩咐?”
“力得姑娘是吧?我是将军身边的副手,你可以叫我李副将,你们家小姐可在?”
“在的,在的,李副将请。”
那李副将点了点头,挑帘往里面走,身后跟着十几名穿着红色铠甲的兵士,一个个的十分恭顺的样子。
阮彬见状眉头一挑,站了起来,这李副将自己在比武的时候见过了,她一直陪在云朵朵的身边,根据力得的调查,这人武艺高强,是武王一手栽培的,给了云朵朵。
李副将,看着阮彬微微一笑:“阮姑娘,军营生活不似外面,相比之下艰苦了许多,将军知道你初入军营,对这里的生活还不太适应,将军体贴,特意派我等给阮姑娘准备了一些所需的生活物品。你看看还缺什么,如有任何需要,直接跟我说,或者跟其他的兵士说,我随时给你准备。”
阮彬的嘴角一抽,斜眼看了看那些女兵端着的盘子。
他好看的眉毛宁了起来,慢慢走过去。
伸手提起一件,肚兜?
“这可是我们将军找京城有名的秀坊给我们统一做的,精巧舒适,保你满意。”
阮彬的手一抖,神情有些僵硬的继续往下一个盘子看去。
“这什么?”
他一把抓起那些白色的棉布条,里面软软的,形状弯弯的,还中间宽两头窄。
“这 可是好东西啊,这是将军亲自发明的专门为我们女兵营准备超容量水月事带,保你一天一夜安全不侧漏。”
阮彬嘴角一抽,那月事带从他的手上滑落到盘子里。
“阮姑娘,你放心,我们将军很是厉害,一切生活上的问题都给我们想的很周到,你看看还需要什么东西吗?”
阮彬木着声音道:“不需要了,真的不需要了。”
他都快要奔溃了了好吧?
“那好,若是再有什么需要随时告诉我。”
看着那一群人哗啦啦的退出了帐篷,在门口的时候,还热情的回答了力得哪里洗澡哪里如厕,几点集合几点操练等一系列问题。
阮彬觉得自己未来的生活生无可恋啊。
却见力得一脸兴奋的跑进来,对着他低声道:“公子,好消息,这里的女兵们是集体沐浴,营帐不远处有个温泉。到时候……”
阮彬一巴掌乎在他脑门上:“想的美啊你,到时候到时候你被群殴致死吧你。”
云朵朵对于自己新招的那些武林人士十分的满意,这下可以满足了皇上让赤甲军装门面的事情了。
夜里难得的睡了一个舒服的觉,可是半夜,她就被人吵醒了。
听到身后有动静她心里一惊,不会吧?又有人夜闯军营?
她刚想抓起身边的武器,却慢了一步,她感觉身后的人直接扑到了床上。
她一惊就要呼出声来,却被来人一把捂住了嘴,然后直接将自己压在了身子下面。
流氓混蛋,云朵朵怒急,分离的挣扎。
“别动,乖,是为夫。”
云朵朵一愣,然后眨了眨眼睛,这才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别出声。”
武王叮嘱了一句,这才缓缓的松开手。
身 懷 絕技
“你妹的,你干什么三更半夜的吓死我了。”
云朵朵又气又怒,压低声音踹了他一脚。
武王笑着将她的小脚握在手里:“呵呵,本王想本王的王妃了,王妃日日忙着练兵,也不想着回去看看为夫。”
“你好好意思说啊,你三天两头的往这里跑,还用我回去看你吗?”
“为夫来看你,和你主动看为夫是不一样啊。”他一本正经的反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