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ptt-第189章 被只仙鶴調戲什麼鬼?推薦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
“小宝,从今日起,我教你弹清心咒。”
翌日醒来的冷千杨吩咐李野拿来曲谱,一脸严肃。
清心咒是修道之人凝神静心的绝世名曲,这个时候教我?
昨日听翼飞远所言,他的娘子钟小满曾是灾星离凡的老部下。
莫非冷千杨还是知晓了此事?
“还要我重复多少遍,我不是离凡!”
苏青之生平最讨厌念这些密密麻麻的曲谱,很是不爽地在仙君的衣袖上滚了滚。
咦,原来蒲公英会掉毛?
哇咔咔,你敢凶我,我就掉毛给你看!
众人看着沾满细毛的仙君衣袖,暗暗后退了两步。
捣蛋鬼苏小宝上线了,又皮痒了!
“背不会曲谱,李野,我拿你是问!”
冷千杨的语气不容置疑,抬脚出了屋门。
“小祖宗,你能不能?”
EM家园
李野苦兮兮地凑上前,手指却勾了勾蛙儿子的缰绳。
“啊!啊!”
苏青之灵巧的在地上一滚,钻进了细长口的青玉瓷瓶。
“来呀,你咬我呀!”
她很是嘚瑟的在瓷瓶里扭了扭身子。
“小祖宗,你能不能?”
李野吹了吹金黄酥脆的烤馒头,在苏青之眼前晃来晃去。
“我现在这小身体,吸收天地灵气即可,无需用膳。”
苏青之捧着自己的棒棒身体,将捋下来的毛嗖嗖吹到案几的书卷上。
“小英子!”
门口跑进来思甜的身影,一把揪出苏青之的小身体说:“大好事,跟我走!”
“好漂亮的灵兽,爹爹,帮我抓住它!”
“真好看,我想要摸摸它!”
众多围观群众,手里提着花生瓜子聚集在一起叽叽喳喳。
“发现什么了?”
八卦的苏青之一脸兴奋,伸长脖子张望着。
“是一只特别好看的白鹤,阿秀哥说他今早在秘境东面的密林里看到的。”
思甜苍白的小脸上闪过几丝亮色,开心的说。
想到那个黑心渣的爹爹,钟老师的照顾,苏青之心里有了主意。
设法将这只灵宠送给她。
“嘎嘎!”
白鹤踱着步子,走来走去,小黑豆的眼睛四处乱飘,像是在找人?
“吃点胡萝卜!”
“吃我的,我娘亲烙的葱花饼!”
孩童们争相递上食物,画风渐渐开始变了。
小先生请赐教
“它是我先看见的,是我的!”
“你瞎说,是我最先看见的,是我的!”
孩子们扭打在一起,一时间哭声四起,搅得大家心神不宁。
苏青之和李野叽叽咕咕一合计,有了主意。
“公平起见,我们让白鹤自己来选择主人怎么样?”
李野迈着虎虎生威的步子走来,语调威严叫众人不由的信服了几分。
这可是仙君身边的随侍弟子,能腾云驾雾的修道之人。
方法一致通过,众人分成两列,给白鹤蒙上眼睛,在它脖子上套了一朵大红花。
“思甜,你快去试试。”
苏青之顶了顶她的手心,鼓励道。
“我,我也可以吗?”
思甜期盼的大眼睛眨巴着,微微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吧。”
不知怎么地,苏青之望着她眼里闪过的是谭弟湛蓝的、悲伤的大眼睛,都是被命运摧残的孩子。
“思甜,你的头上落了一坨鸟屎,这可是幸运鸟屎!”
苏青之添油加醋的讲述着自己从一个废柴小师弟崛起成为仙君身边第一红人的励志故事。
“真的是幸运鸟屎吗?”
思甜双手捧腮,听得如痴如醉,灵虚派真是个好地方,仙君真是公正又明礼的君子。
她心里起了愿望,成为灵虚派弟子,像苏公子一样,站在云端被人仰望!
“当然了,与仙君同处一室的待遇,只有我!”
苏青之将蒲公英身体挺了挺,炫耀的语气叫人恨不得胖揍一顿。
“噗!”
远处端坐在凉亭里喝茶的仙君将滚烫的茶水扑在了手臂上,嘴角微勾。
真是个孩子。
“仙君,我家道长说,这个仙鹤只是借,真的不卖!”
元庭的随侍弟子大着胆子补了一句。
“不卖也得卖。”
仙君眉间紧蹙,捏碎了手里的茶杯。
“弟子告退!”
武道
那名弟子额头一凉,瞬间跑得无影无踪。
一步,两步,仙鹤走过来了!
众人闭住呼吸,瞪大眼睛,手心紧张的出了汗。
到底会花落谁家?
谁才是仙鹤的主人?
苏青之眯着眼观察仙鹤走的悠然而沉稳,就见它噗通一声冲着自己跪下了?
你跪我面前干啥?
叫你选思甜做主人啊!
為何 夢見 他
你这个笨蛋!
“嘎嘎!”
白鹤不甚在意地摆了摆脑袋,向前一步抱住蒲公英身体的苏青之rua了rua?
“哦哦!”
众人惊掉的下巴刚捡起来,又掉了?
“么么!”
白鹤竟然爱不释手地抱着蒲公英身体的苏青之亲了两口?
她羞涩地转过身子,欲哭无泪。
我被一只白鹤调戏了?
我特么竟然被一只白鹤给调戏了?
这会儿很想咬死它..舔一舔。
“思甜,这只白鹤我送你了,起个名字。”
苏青之将不要脸的白鹤推给思甜,一脸真诚地说。
“小英子,你真好,娘亲以前养过一个火狐狸,叫火火,我的灵宠也叫火火!”
夕阳的余晖里,众人挥手告别,恢复原形的苏青之决定干件大事。
“钟伯母在上,今日苏小宝与忆思甜结为兄妹,同生共死!”
“娘亲在上,今日思甜与苏小宝结为兄妹,同生共死!”
钟小满的坟冢旁,一大一小两个身影焚香祭拜,喝下血酒。
“嘎嘎!”
他们身后的仙鹤欢快地抖动着翅膀拍了拍。
“苏大哥,我们还会见面吗?”
思甜扯着她的衣袖不肯放,期期艾艾地说。
“当然,思甜要多吃饭,长高高,还有照顾好火火。”
一阵凉风吹过,将远处的桃花洒在两人的肩头,如梦似幻。
“山高水长,后会有期。”
“我做的桃花酥,苏大哥记得吃啊!”
苏青之心里一暖,想到昨夜自己醉酒之时,冷千杨案几上只剩半块的桃花酥。
“这个桃花酥多带一点给我,我家仙君爱吃。”
她转头看着身后长身玉立的绝色男子,冲他眨了眨眼睛。
我也是很宠你的哦,小作精。
“那是自然,你要不嫌弃把我酿的桃花酒也带上。”
翼飞远感念苏青之为自己争取来的白神医请帖,热情洋溢地说。
冷千杨强迫自己忽略曾吃了一次桃花酥,就腹痛三日的感受,扯着嘴角说:“甚好。”
一个时辰后,他被桃花酥干翻,躺在客栈雅间面带痛色地捂着肚子。
“什么?仙君吃不得桃花酥?”
什么都忍着不说,你真会往我心上扎刀子。
苏青之锤了李野一拳,不满地嚷嚷道:“那你怎么不早说,他怎么也不说,我喂他就吃!”
我倒是想说,没那个胆子啊。
仙君眼神如刀,寒意森森,冲我刚留好的胡子扫射了88次。
为了胡子不被蹂躏,为了攻下意中人小月,我只能做个聋哑人师兄。
“苏师弟,那个人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你,你以后少气他行不?”
李野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委委屈屈地说。
你瞧小野鸭这皱起来的脸,一副操碎心的老母亲表情。
苏青之十分怀疑,李野现在把自己当成了他儿砸。
“行了,我去瞧瞧他。”
她甩着腰间的流苏穗子,端着参茶正要进屋,听到里面传来谈话声。
“弟子根据暗市杨老板给的资料,走访平洲城发现一个问题,那个苏陌衡行踪飘忽却每月固定去一趟通源钱庄,请您过目。”
那是宋柔的声音,便宜表哥说仙君在暗中查自己,果然!
苏青之只觉得脚步虚浮有些站立不稳。
通源钱庄的大秘密,太要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