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5xn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帝國 愛下-1305就這?閲讀-0wsbg

我的帝國
小說推薦我的帝國
在天剑神宗制造的魔法之眼前面,更多的天剑神宗的御剑士正穿过屏障,来到希望2号行星。
他们到来的时候还是一副天下无敌舍我其谁的模样,可到了这里之后,就被眼前的惨烈景象吓呆了。
在不远处的地面上,整个大地都变了形状,本来应该覆盖着青草还有树木的土地,现在已经如同耕地一样被人翻了一遍!
更可怕的是,到处都可以看到天剑神宗的白色衣服的碎片,迎接他们到来的天剑神宗的弟子满身血污,狼狈的就好像乞丐一样。
“发生什么事情了?”一个刚刚抵达的天剑神宗弟子,被吓了一跳之后,抓住了迎接自己的女剑士问道。
被问的女剑士一下子忍不住就哭了起来,那叫一个梨花带雨:“师兄!我们死了好多同门!那些该死的贼人……请师兄们,为我等报仇啊!”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投资好文】,看书还可领现金!
听到了这个消息,新来的这些天剑神宗的高手,一个个面露震惊之色。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南州
武帝重生 殘劍
能够一下子把这么多的御剑士打成这样,还真是千年之间闻所未闻。打他们加入天剑神宗开始,就没遇到过这样奇葩的事情了。
“这……这怎么可能……”一个天剑神宗的御剑士快步走到了一个新坟旁边,看着插在那新坟前面的飞剑,眼神里面充满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他从这个新坟一口气看了过去,结果硬是没有看到坟包的尽头!眼看着,这片墓地怕是有百八十个!
“你是说?我们刚来这里,就已经战死了上百个同门?”这御剑士看向了来迎接他们的几个师妹,冷冷的说道。
如果这里的原住民胆敢如此抗拒天剑神宗的统治,那他可就要大开杀戒,把这些不听话的家伙,全部都斩杀干净了!
唯一一个没哭的女剑士听到这个问题,眼泪一下子就止不住了:“师兄……哪里是上百个……眼前这些,只是找回了尸体安葬在这里的……找不到尸体的,怕是还有七八百人……”
“啊?”听到了这个回答,初来乍到的剑士眼睛都大了一圈。他怀疑自己听错了回答,赶紧再问了一句:“多少?”
“师兄!我们随师父来这里,已经陨落了同门上千人了!”那女剑士抽了一下鼻涕,准备靠到师兄肩膀上,好好的哭上一场。
步步仙機
身法灵动的避过了至少有一百九十斤的一米三五高的女剑士,那长相颇为帅气的男剑士看向了另外一个身材娇小的师妹,伸手扶住了她的肩头,开口安慰道:“不要哭了!有师兄在!师兄为你们报仇!”
……
白发老者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袍,看着已经列队完毕,重新振作起来的数千弟子,脸上露出了心疼的神色。
獨愛惡魔 夜雨微涼
求生之路2消逝
他带着自己的徒子徒孙们远征这个新的洞天福地,结果才一天不到的时间,就损失了一千多人!
这可是他手下差不多八分之一的战力了!如果再损失一些,他甚至都要向宗门求救了!
霹雳MIT续写季
幻界 清風浪塵
想到了这里,老人的脸上又多了一丝怒气,他现在想要做的,就是报仇!把这个世界上原来的土著全部屠戮殆尽,为自己死去的弟子报仇雪恨!
“刘奇!你带500人,向东前进!遇神杀神,遇魔除魔!”既然稳住了自己的阵脚,白发老者就开始准备安排反击了。
他的战术很是简单,就是四面出击,把见到的当地混蛋铲除干净,一个不留!
蘇氏修仙錄
被点到了名字的徒弟立即上前抱拳,低头承诺道:“弟子领命!师尊稍安勿躁!等弟子的好消息吧!”
说罢,他就点齐了500剑士,快步离开了这座临时建成的营地。这里的帐篷还没有完全搭好,周围的栅栏也没有合拢。
之所以在原地修建这样的营地,就是为了临时安置那些受伤的同门——他们又没有躲避导弹攻击坐标的意识,自然也不会想着赶紧换个地方安营扎寨。
就在这白发老者准备再找弟子,前往另一个方向开始攻击的时候,他感觉到了,头顶上又有东西急速袭来!
“又来?”白衣老者眉头紧皱,祭出了自己的飞剑,仰望天空。这一次他打算亲自出手,好好的和来袭的武器斗上一斗了。
结果,那些袭来的黑色物体,在急速俯冲到了近前之后,就这么在天空中爆炸开来,化成了一团绚烂的火焰。
“就这?”白衣老者脑海中突然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当他做好准备要大战一场的时候,对方的攻击似乎变得不再那么犀利了。
想想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如果对方的攻击一直都是那么的可怕,那这场战斗,他也不用再继续坚持下去了。
只要第一轮那样致命的攻击多来几次,他这把老骨头,估计都要别人来帮着收尸了。
刚刚想到这里,他突然觉得自己真相了:第一轮攻击毁天灭地,第二轮攻击只是强悍异常,第三轮攻击就变得如此虎头蛇尾了……
这只怕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了吧?白衣老者觉得这才是正常的思路,对方的三板斧,差不多已经算是用完了才对!
就在这白衣老者觉得自己的对手终于后继乏力的时候,在靠近几十米高空中爆炸开来的火团的地方,一个白衣剑士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开始不对劲了。
他有些惊恐的抬头看向自己对面的同门,发现对方正捂着胸口惊讶的看着自己。
“不对劲……”这是他想要开口说出来的话,不过他的声音听在不远处的别人的耳朵里,却变成了一句胡言乱语:“巴大吉……”
他张开了自己的嘴巴,想要继续说话的时候,口水已经不自觉的流了下来。他的脸部肌肉开始抽搐,呼吸系统已经开始停止工作了。
站在他身边的另一个白衣剑士,这个时候已经开始不停的呕吐,而更远一些的人,这个时候则开始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对劲了……
“不对劲!”终于,几个距离更远的白衣剑士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喊出了本来早就应该有人喊出的话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