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8k35y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柯學驗屍官 txt-第143章 琴酒的邀請分享-k4091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
    一切尘埃落定。
    高桥良一认罪伏法,为自己杀人未遂的恶行接受惩罚。
    而池田知佳子一个靠抄袭成名的小小作家,遭到来自资木家的降维打击,也一定会为自己的侵权恶行付出惨痛的代价。
    绷带怪人的疑案才刚刚开始,就这样无声无息地结束了。
    这场山中别墅的聚会,也在沉重的气氛中落幕。
    不过,参加聚会的众人一时半会还没办法散场。
    因为高桥良一为了给杀人计划做准备,在实施作案前,就已经偷偷斩断了那座连接断崖两边的吊桥,封锁了别墅通向外界的去路。
    林新一等人没有办法,只好在这别墅里度过一夜。
    等前来救援的人到达现场,再把断掉的吊桥修复,他们才从这荒山野岭中离开,回到现代世界。
    再把高桥良一,提取到的物证、痕迹,一并移交给当地警署。
    交接完工作,回到东京市区,时间已经到了第二天下午。
    时间已经不早,又没有什么要紧的工作,林新一干脆就没去警视厅上班,而是直接回家休息。
    回到家,和平时一样,往沙发一躺,打开电视。
    电视上正在播出的内容是:
    “四菱银行今早遭遇持枪抢劫,歹徒携十亿日元驱车消失无影?”
    看到这新闻,林新一眉头微皱:
    在警备力量充足、交通管理严格的现代大都市里,匪徒竟然还能持枪闯进市中心的银行,抢完钱开车顺利跑路…
    这个世界东京的治安水平,比他想象得还要差啊。
    之前那个毐贩敢当街掏枪就已经让他够吃惊的了,没想到,这些犯罪分子的气焰竟然还能更加嚣张。
    林新一心里一番感叹,却是也没有太过留意这个案子。
    因为他留意也没用——
    在这种简单粗暴、抢完就跑的抢劫案里,法医和痕检能起到的作用都相当有限。
    他们能做的不过是从现场找到歹徒留下的痕迹,可接下来要怎么从茫茫人海中找到这些蒙面歹徒的踪迹,才是真正让警方头疼的难题。
    在这种案子里,最能发挥作用的不是人,而是监控摄像头。
    而警视厅也知道林新一更擅长什么案子。
    所以,他们一般只要求林新一参与命案,而且是那种社会影响力较大的命案。
    不然全东京每天那么多案子,他一个人也忙不过来。
    “没死人就好…”
    反正这种没死人的抢劫案不归他管,林新一也就没那么在意了。
    他简单地看了一下这个新闻,就换台去看最近正在热播的《迪迦奥特曼》。
    这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林新一拿起手机一看,打电话的竟是有些日子没联系他的琴酒老大:
    “大哥,有什么事吗?”
    他努力地拿出一副平静的口吻,心情却有些紧张:
    说起来,前天自己闯进实验室和宫野见面的事,琴酒现在应该已经知道了。
    他会不会是打电话来兴师问罪的?
    林新一心中忐忑,而琴酒的话语却很平淡:
    “你现在在哪?”
    “在家。”
    “有空吗?”
    “有。”
    两人的声音都是那么简洁、平静,冷得像是能冻住空气。
    很有神秘组织的风格,冷血杀手的派头。
    一阵沉默。
    然后,琴酒终于按捺不住地问道:
    “林,你还喜欢看儿童节目?”
    林新一:“……”
    他默默地拿起遥控器,调低了电视上,奥特曼和怪兽激情搏斗发出的声音。
    “大哥,有什么事,你说。”
    林新一强行捡回冷酷特工的人设,转移起了话题。
    “嗯…”琴酒也没兴趣追究林新一私下里的小癖好。
    反正组织里,雪莉喜欢包包,伏特加喜欢追星,科恩喜欢坐摩天轮…
    林新一喜欢看奥特曼打怪兽,好像也没什么不行。
    “现在见个面吧,正好,我在你家附近。”
    “我会把车停到你家附近的巷子里,你尽量避开人多的地方过来——”
    “你现在是‘警察’,和我见面的时候,不要让任何人看见。”
    琴酒这样嘱咐道。
    “嗯。”林新一点了点头,心里按捺不住地有所猜疑:
    既然琴酒这么看重他这个卧底,连靠近他家,见个面都要小心翼翼。
    那有什么事不能电话里说,非要见面聊呢?
    想不通…他对这个男人的了解,到底还是太少了。
    说起来,他之前也只是在云霄飞车那里见过琴酒一面,见面时还没有任何交流。
    像今天这样面对面的会谈,还是第一次。
    “我毕竟不是真正的林新一…他会不会发现破绽?”
    “我会不会有危险?”
    这一切都是未知数,林新一难免有些不安。
    他想了一想,便抓紧时间,准备起了防身武器。
    先把那几支提前配置好的、不同剂量的河豚毒针藏到袖子里。
    再从拿出一颗随身携带的APTX4869胶囊,把胶囊里面的药粉倒出来,溶进某支毒针的毒液里。
    有了这些连“超人”都能毒晕、毒死的小玩意,林新一又打开床头柜,拿出里面藏着的那把伯莱塔92F。
    他虽然枪法不好,但加入警队的时候也练过枪打过靶,至少知道用法。
    准备好这一切,林新一才敢去和琴酒会面。
    而琴酒非常在意他这个卧底的隐蔽性,安排的会面地点足够偏僻。
    他下楼走出去好远,又在附近的居民区里东绕西绕,才终于找到了那条阴暗无人的小巷。
    幽暗的小巷里,停着一辆黑漆漆的保时捷356A。
    一个穿得黑漆漆的男人坐在那黑漆漆里的车厢后座上,放眼望去,好像只有一个亮莹莹的烟头漂在那里。
    “上车吧,林。”
    琴酒弹掉手里的烟,冷冷说道。
    “嗯。”林新一神色淡漠地应了一声,坐进车里。
    第一关幸运地过去了。
    见到林新一拿出的那种在新闻镜头下出现场的面瘫表情,琴酒并没有从他的气质上看出什么问题。
    “伏特加,开车。”
    琴酒下了命令,伏特加当即点火启动,开车驶出小巷。
    汽车很快驶上宽阔的马路,没过多久,竟是直接开上了高架。
    这是要带我去哪?怎么到现在也不讲事情?
    林新一心中愈发感觉不妙,便主动打破沉默,试探着问道:
    “大哥,是有什么任务吗?”
    “哼!”琴酒还没回答,开车的伏特加便发出一声冷笑。
    林新一听得眉头紧锁,而琴酒却是说道。
    “林,你最近做得很不错。”
    “组织已经批准了你的晋升。”
    “从今往后,你就是组织的核心成员。”
    林新一:“……”
    费这么大力气,就为了当面夸夸他?
    之前电话里不是已经提过了…这种连工资都领不到的核心成员,有什么好当的?
    林新一心中不屑,脸上依旧毫无表情。
    “宠辱不惊,不错。”
    琴酒对这个一直以来气质都和自己差不多的小弟非常满意:
    “那么,林,你有想好自己的代号吗?”
    “代号?”林新一微微一愣:
    他还真没想过,自己要取什么代号。
    组织里的核心成员都是用酒当名字。
    可自己不怎么喝酒,根本就叫不出几个酒名。
    叫什么呢…
    他开始用自己极其有限的酒品知识展开想象:
    雪花?额…啤酒应该不行。
    茅台?嗯…这个名字够霸气!
    茅台市值两万亿,相当于两个丰田,三个波音。
    和他现在工作的“酒厂”相比,也不知道是谁更有钱。
    林新一正在脑海中胡思乱想,而琴酒看到他的沉默,却是说道:
    “看来那女人说得没错,你的确不太懂酒。”
    “既然如此,你也不用急着去想。”
    “贝尔摩德忙完米国那边的事务,就会过来看你。”
    “她说了,她很有兴趣,亲自帮你取名。”
    “这…”林新一听得有些紧张:
    贝尔摩德,不就是那个管着他工资的神秘女人吗?
    虽说他现在的确是挺需要用钱的…
    可贝尔摩德,这个女人和‘林新一’的关系明显不同寻常。
    而现在的他却对这个女人毫无了解。
    贝尔摩德到底是他的什么人?
    亲戚?朋友?还是爱人?
    应该不会是爱人…不然的话,宫野不可能喜欢上他的。
    额…除非她不知道自己有女朋友。
    想到自己甚至还有可能,在不经意间完成了“劈腿”操作…
    而且,还是在一个组织特工和天才科学家之间左右横跳…
    林新一愈发头疼:
    这要是真的,他以后的死法,他自己都想象不出来。
    而他心里正这样紧张地揣测着…
    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对他夸来夸去的琴酒,却是突然换了种非常严厉的语气:
    “不过,我也跟贝尔摩德说了你最近的事情。”
    “因为你和雪莉的关系…她现在非常不高兴。”
    林新一:“……”
    我谈恋爱,她不高兴个什么…不会真是原配吧?
    而琴酒继续说道:
    “林,你不该跟那个女人走得太近。”
    “今天叫你过来,为的就是解决这个问题。”
    林新一仍旧沉默:
    费这么大功夫把他叫到这里,就为了讲这种感情问题?
    “大哥,我会和雪莉保持距离的。”
    “从今天开始,我不会再和她有任何联系。”
    就像是被老师叫到办公室训话的早恋学生,他嘴上答应得十分痛快,心里却另有想法:
    反正迟早要“毕业”离开,暂时认怂也没关系。
    所以,林新一坚定表示,自己一定会和女友分手,一心一意专注学习。
    但琴酒却还不满意:
    “没有这么简单。”
    “就算联系断绝,只要你的心还在那边,对组织就是一个威胁。”
    拆情侣容易,但感情还在,就会死灰复燃。
    学校抓早恋抓得再凶,也不如毕业之后的异地恋,拆散情侣的成功率高。
    所以,琴酒不仅要从物理层面上拆散情侣,还打算从心理层面上,摧毁林新一和宫野志保的感情:
    “林新一。”
    “我要你杀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