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hmmk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第四百六十九章 坐騎相伴-cvua6

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
小說推薦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
虽然说得紧急,但叶聪还是先开车回到师部。他一个人可以带着女记者乱窜,但前往前线支援就必须首先清点部队。他又不是孙象大人那样的大能,一个人的战斗力能够改变战局。
但抵达大本营的时候,叶聪愣是没敢直接开车进去。原因无他,门口整整齐齐的趴着五百多头机械战熊。这些庞大的家伙周身闪烁着冰冷的金属光芒,茶色护目镜后面的无机质电子眼齐刷刷的盯着叶聪。
知道的这是远征军师部,不知道的还以为里面是汽车人的基地呢。
一条五十多米长的机械蜈蚣以多足虫类特有的蜿蜒姿态缓缓爬过来,围着叶聪的小车打转。那漆黑油亮的外壳,狰狞扭曲的头部,犹如最深沉的梦魇。如果它身上没有喷着滨海的标志,叶聪保准一剑砍上去。
“这些不是长津精密遇到过的机械怪物吗。”叶聪对那一战印象深刻,“看来玄科院又整出了好东西啊。”
进门一看,果然徐艺珊首席正在朝着一干工作人员抱怨。
“我好不容易才抽出时间跑一趟,孙大掌门人跑哪里去了,你们就不能把他看好吗!”
一众军官面面相觑,孙掌门他老人家谁能看得住啊。好在徐艺珊也只是随口抱怨,她专程跑一趟确实不容易。
“啊,叶聪,你来了就好。”徐艺珊见到熟人终于放下心,“宋兴也不在,这里没个熟人我都不知道把东西交给谁。”
“徐首席。”叶聪的态度略显恭敬,“什么东西需要转交?”
自然是门口趴着的机械战熊大队。在长津精密一役中,键盘造出来的那些瓶瓶罐罐被砸坏不少,剩下的也都被打包带回滨海。
逍遥法外
索爱强欢,卧底小情人 说谎的桃子
军方许多人对其中的机械战熊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们异想天开的希望成立一支骑兵部队。众所周知,骑兵对步兵是完全的碾压,如果把时间挪到一千年前的中世纪,这完全就是真理!
我們這樣相愛著 藍眼睛貓
但是键盘本机觉得这个主意简直不要太妙,他觉得大批广袖飘飘的仙侠人士骑着机械战熊行侠仗义的风采简直美如画。遗憾的是机械战熊的设计初衷并非为了给人骑,这是一种单兵作战武器。
神仙面首
键盘亲自操刀,在经过漫长的改装和调试之后,首批五百头灵兽战熊坐骑版交付滨海远征军使用,也就是师部外面趴着的那一堆。徐艺珊跑这一趟纯粹是顺路看热闹,正主是在指挥中心地板上假装认真扫地的键盘兄贵——他现在的本体是一台扫地机器人。
“没有本机的控制,这些战熊根本无法自律行动。”
魔法雪紛飛之夢飛揚 寂寞少女
叶聪面前飘过一行加粗的弹幕,但字体大小和孙大战们比起来简直是萤火与皓月的区别。
扫地机器人围着叶聪转了一圈,将他鞋底带进来的灰尘吸得干干净净,然后又丢出一行弹幕:
“你需要挑选五百名士兵进行认主。”
这玩意是好东西,别的师团知道了肯定要求平分。如果现在认主,那于天宇和蒋平可就捞不着了。于是叶聪赶紧询问如何认主,是指纹解锁还是面部识别。
“当然是滴血认主!”键盘的字幕,“本机是很传统的主机。”
这时宋兴那边的通讯讯号终于接通,他的大嗓门在通讯中响起:“叶聪你找我?”
叶聪心中担忧放下大半,听情绪宋兴那边战况不算恶劣。
“妖将涧童已经被我们包围了,朱雀老姐在,他飞不走。”通讯器里宋兴的声音颇为得意,活捉妖将可是天大的功绩,完全可以抵消他前一段时间的指挥不力。
“不过老兄你还是再带点人过来,现场比较乱,伤兵也多,我担心捉了涧童妖族那边可能会过来抢人。”
叶聪还想问些什么,通讯器那边传来乒乒乓乓的打斗声。“不要拼!消耗他的妖力!”
听声音越来越远,看来又跑到一线亲自指挥了。
接着向叶聪汇报情况的是宋兴的副官,他简要的交待前因后果。当时6营和8营正在修筑胡卢堆的永固工事,前几日败退的妖将涧童忽然率领十几头战枭从天而降。此外还有五百多头大树精以及少量乱七八糟的妖族晃晃悠悠的钻出丛林。
这绝对出乎远征军的意料,胡卢堆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位置,哪里值得妖将亲自出马。
但涧童就是来了。他一顿砍瓜切菜,6营损失惨重。最前方的两个连队几乎无人生还。
什麽職業限制不存在的
但人类也不是吃素的,既然摆出车马一字平推,就没怕过你妖将搞定点突破。
修行者们立刻突前拦截,士兵们火速后撤。在这里布防的修行者并不算多,只有三名高阶。他们三个当然拦不住涧童,刚一过招就被重伤一员。
但涧童想乘胜追击时,后撤的士兵已经组织好防守阵型。配合修行者拦截妖将本来就是战术训练的重要内容,士兵们早已把规程磨炼几百遍。
吸血鬼在仙界 血落煙滅
随着营队长一声令下,他们拔剑向涧童劈头盖脸的甩出近千道神光。涧童实力非同小可,他的妖力铁羽可以挡下几十发神光的伤害。但并不是说,他真的能在近千道神光的集火下活下来。
迫不得已,涧童扇动翅膀抬升高度。这一耽误,另外两位修行者已经把重伤的同僚救走。
傾世廢後
涧童避开神光还想故伎重演,他知道人类的神光剑只有三发的容量,消耗完毕之后就是他的天下。但是人类的响应速度远超他的想象。
在两营士兵刚刚释放第二轮神光结束的时候,人类防线后方,大批修行者越过山脊线疾驰而来。
涧童这次突然袭击只是他的自以为是,在他距离6营位置还有十多里的距离上,他庞大的妖力反应就已经被前线指挥部的警戒雷达捕获。
前指立刻将待命的修行者派往6营的位置,并启动灵气扩散炮的充能程式。
所以胡卢堆这边的人类援军几乎和涧童前后脚赶到。暴躁的妖将用自己的法宝飞血投枪杀了一人,然后差点被瞬息而至的灵气扩散炮光束当场蒸发。
涧童不敢继续嚣张,落到地面与人类缠斗。这样灵气扩散炮没法直接攻击他,否则会误伤人类友军。远征军这边于是抬高炮口,先轰击涧童身后的大群妖族。
几炮下去,妖族的本次奇袭,只剩下涧童这孤家寡人。
按照道理打到这个份上这头妖将应该选择撤退,但他就是死战不退。前指那边的参谋根据现场情况迅速做出判断,他们认为这是活捉妖将的大好时机。
和游巧獠牙王这样主动投诚的妖将不同,在前线战役中斩杀或者活捉一头妖将,将对人类世界产生巨大鼓舞。三年前,正是妖将出现,人类高等战力被碾压,才造成一发不可收拾的大溃败。投降主义者认为妖将不可敌,人类就应当被妖将统治,作为众多妖族中的一员存在下去。
这种说法曾经很有市场。
前指的决定得到了身在本部的师长宋兴的支持,但对方是妖将,活捉比斩杀可难多了,他立刻率领一批新到的援军前往胡卢堆。
至此就是此次战事的前情。宋兴带领大队士兵和朱雀大姐急援护胡卢堆的战斗。从他们加入战团开始,涧童想逃都成了一种奢望。
只是妖将妖力充沛,在没有耗尽他的妖力前,活捉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