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jcnzk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魂帝武神》-第3737章 那,只是你沒見識過黑暗閲讀-aij1u

    魂帝武神
    小說推薦魂帝武神
    “八位第一代总殿主,不仅缓和了混乱,更是振臂一呼,便大陆所有人族生灵甘之应和。”
    “人族生灵,不再是一盘散沙。”
    “当一个势力已然铁板一块时,虽内部仍会有所纠纷,有所杀戮,但绝不会再是那无边止的混乱。”
    “不仅如此,八位第一代,还创立了八殿,彻底驱逐了称霸中域的妖族。”
    “当然,这其中也蕴含着战斗、厮杀,大量的生灵陨落。”
    “所以你默许着,也未作干预。”萧逸语气冰冷。
    “直至妖族被驱逐了,大陆好不容易平静了,混乱消止九成以上。”
    “你,或许说天源地境,便又坐不住了。”
    “先是你,亲自现身,寻上了八位第一代。”
    “但很显然,八位第一代,脊梁比之百家先祖之流更硬,并未有像百家先祖一般入你麾下,遁世天源地境,拒绝了你。”
    “后,便是天源地境的插手。”
    “方而才有了千万年前东边大海上的双方对峙,冰圣前辈的一剑劈开大陆一角。”
    “按照你给天源地境定下的规矩,当时近乎所有大陆武者都站到八殿一边,天源地境该展开杀戮。”
    “我若没猜错的话,冷漠如八天君,恪守天源地境规矩下,也会毫无怜悯,不惜击杀当时的所有大陆顶尖强者,即便那代价将是生灵血流不止,乃至染尽东边大海。”
    “可惜,冰圣前辈不仅是极致君境,单单这份修为实力就超过了八天君任何一人;且冰圣前辈还是个剑修,甚至是最强的冥使,身掌已然圆满的世间第三剑道,冰冥剑道!”
    “再加上八位第一代,正是如日中天之时。”
    “故而那一战,即便是八天君及天源地境倾巢而出,也别无胜算。”
    “我不止一次听过这一代的总殿主们说起过一句话,八天君,并非绝对不死,只要伤势足够重,一样会死。”
    “而我自己,也印证了这一点,我能奈何寿元法则,便能杀八天君。”
    “所以,我若没猜错的话,当年的冰圣前辈以及八位第一代,绝对有本事击杀八天君。”
    “也所以,一旦东边大海那场大战爆发,结果,很可能是八殿一方除却冰圣前辈和八位第一代外,悉数死尽。”
    “而你天源地境,除却八天君,也同样会悉数死尽。”
    “战到最后,冰圣前辈和八位第一代,定是胜者,八天君必死,可冰圣前辈和八位第一代也很可能会负重伤而在之后重伤而亡。”
    “也就是说,那,只会是一场两败俱伤的惊天大战。”
    那位,一直没有出言打扰,直至而今,方眼含了几分惊色。
    微微惊讶于,这个年轻人,未经当年那场大战,却近乎判断了个精准。
    萧逸冷声道,“记载里,东边大海那场大战,并没有真正爆发。”
    “八位第一代,选择了让步。”
    “是的,在而今的相传中,乃是冰圣前辈一剑劈退两大天君,逼得天源地境让步;但,事实上真正让步的,是八殿,以及八位第一代。”
    “因为八天君绝不会在乎生死以及生灵涂炭,那甚至只是更加契合你这位堂堂炎龙的目的罢了。”
    “所以…”萧逸脸色一寒,“八位总殿主,选择了让步,选择了自己的陨落,换取那一份协议。”
    “是的,明明是八位最最惊才绝艳者,明明是八个以自己的血肉之躯捍卫了人族生灵的强者,明明已然彻底驱逐了妖族,明明正如日中天,该享受胜利的果实。”
    “却…不得不以自己选择的方式,以陨落的代价,消止这场大战,彻底给上古岁月划上句号。”
    “他们八人死了,天源地境,便再无借口,除非你亲自现世,亲自出手。”
    “当然,你还是忍住了。”
    “你若过多的干预,只会打破这份自然选择的弱肉强食和大浪淘沙。”
    那位,脸色冷漠着,很冷,冷得比万古冰霜还要冰冷。
    “呵。”萧逸嗤笑一声,“在八天君口中,在不少隐世势力层次口中,我都听过一句话。”
    “是古帝,以及破晓钟,划破了上古开端的黑暗,给大地带来曙光。”
    “当然,这一事迹,我也在世俗层次中听过。”
    “但,世俗之内,浩瀚生灵中,说过最多的黑暗,正是那片八殿未生前,那片混乱的大陆,那片无休止杀戮的可怕黑暗。”
    “是啊,天地再如何无关,世间再如何黑暗,又怎敌人心二字。”
    “破晓钟,只是划破了天地的黑暗,八殿,却是真正驱散了生灵心头恐惧黑暗。”
    “如果说曾经的百家,只是百块巨石;那么八殿,便是真正的八座擎天磐石。”
    “所以,八位第一代,被称作先贤,被称作先驱。”
    萧逸的话语,彻底落下。
    那位的冰冷脸色,则忽然散却。
    “够了吗?”那位认真凝视着萧逸,“你几乎全都猜对了,而今,发泄够了吗?”
    “发泄?”萧逸仍旧嗤笑,“所谓的,让我不吐不快吗?”
    “让我对着你这样的存在,对着你这堂堂炎龙,大骂一通,掀开你那虚伪面具,便称之发泄?”
    那位,没有回答萧逸的话,而是眼中含了一抹深邃以及古老悠远。
    “你,几乎都猜对了。”
    “但,你不知道从远古岁月至今,到底过了多久。”
    “上古开端至今,八千万年岁月;那么远古岁月,到底持续了多久?”
    “当真是远古结束,便迈入上古岁月?如果真如此,那么…”那位,忽而戏谑一笑。
    “这片天地,早不知过去了多少个上古岁月了。”
    “你的意思是…”萧逸眯了眯眼。
    那位,露出了一抹淡笑,“从远古结束开始,中间又历了极其漫长的岁月,方是而今这一个上古岁月。”
    “多少个了,十个?百个?记不清了。”那位,摇了摇头。
    萧逸脸色一惊,“远古结束的标志,乃是帝境陨落殆尽。”
    那位,点了点头,“不错,这片天地,从八千万年前的更久更久之前,便无新帝诞生。”
    “我这个局,布了也不知多少岁月了。”
    “一次次大浪淘沙,一次次见证强大的生灵诞生,却又终归无法破茧,成为这片天地的希望。”
    “如果说,上古岁月至而今,八千余万,近九千万年,算是一次大浪淘沙的话;那么,我已然不知淘了多少次,一次次失望。”
    末了,那位凝视着萧逸,语气低沉,“你以为那段上古岁月的混乱便是黑暗,那…仅仅是因为你没见识过真正的黑暗。”
    “你以为冥域便是最最极致的黑暗?仅仅曾经是罢了。”
    ……
    第三更。
    今日更新,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