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 ptt-第九百一十八章   墨離再至鍾文苦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唐朝第一道士
“九首道长,这是你的女儿啊?长得真是漂亮可爱,只可惜了,我家文杰都这般大了,要不然,我非得亲自到龙泉观,向李真人求这门亲事不成。”李高远瞧着钟文怀中的九儿,一脸的可惜。
这话听在钟文的耳中。
甚是觉得有些尴尬。
自己女儿才多大,就开始惦记了。
好在这李文杰早已是十多岁了,这才使得李高远看着九儿有些惋惜。
论关系。
这位李高远,与着李道陵的关系还是挺好的。
真要是李高远上门求亲。
钟文都能想到,自己师傅说不定还真就会答应了。
“九儿还小呢,以后的事情,谁说得准呢。”钟文打着哈哈道。
“是啊,以后的事情,谁又说得准呢。就如当今这天下,连高句丽那边都平定了,我听说朝廷有意要向扶桑方向挺进,也不知道是真还是假。”李高远听着钟文的话后回道。
李高远的话,说来是想从钟文的嘴中探听点消息来。
可是。
李高远的想法,却是落了空了。
朝廷的计划,或者说李世民的想法。
他钟文还真不知道。
甚至。
钟文都没有问过李山关于李世民他们接下来的行动是什么。
至于李世民是否真的要挺进扶桑国,钟文根本一点消息都没有。
就算是有,他钟文也不可能会阻拦。
在李家待了一天之后。
钟文这才向着李家告辞离去。
一离开郧乡的钟文,带着九儿又是一路的往着北边行进。
一直到了任竹的老家。
“九儿,这里曾经是你任竹姑姑的老家,这边的屋子,都是你任竹姑姑家的。”钟文抱着九儿,指着任竹家与着九儿介绍了起来。
此时的九儿。
这才知道,还有一个叫任竹的姑姑,“父亲,任竹姑姑不住在这里吗?”
“你看我,我都忘了给你说了。你任竹姑姑啊,现在在长安,过些天,你就能见到你任竹姑姑了。”钟文一拍脑袋,这才想起自己从未与九儿说起过任竹她们一家之事。
随后。
钟文又是把任竹一家,小声的向着九儿介绍了一通。
待好一段时间之后。
丹水的下游,这才来了一艘船只。
钟文这才带着一副好奇之心的九儿,上了船只,往着上洛城方向赶去。
时过几日后。
钟文又是到了蓝田县,到了一阳观。
见过了张冲道长,以及他的那些弟子。
如今的张冲道长,年岁也是越来越大,连身体都开始不如前了。
但好在有着弟子的照料,到也过得安逸。
这让钟文原本以为张冲道长的身子骨还不错,一直也没得空来探望。
可没想到,几年之后的张冲道长,却是有些行动不便了。
那些祁楼 白梦瑶
“九首啊,你师傅这老家伙现在如何了啊?这都又是好几年了,也不见他来瞧一瞧我这老骨头,以后,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见上一面了。”张冲躺坐在床榻上,心情很是沉重。
钟文看着张冲道长,有一股说不出来的难受感。
虽说。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张冲道长与着自己的关系并不很近。
但有道是。
自己师傅的好友,轮到自己身上了,那这关系不近也得近了。
而自己师傅的好友如今身体大不如前了,这让钟文心中甚是不得劲。
人生无常。
生老病死。
不管是起起落落也好,还是大富大贵,或者平平淡淡也罢。
总之。
到了该病的时候,自然也就病了,到了一定年岁之时,必然也就要死了。
这是生命的轮回,也是一生的终结。
钟文看着躺坐在床榻上的张冲道长,心中难免有些失落,“师叔,师傅身体还安好,待我这次带着九儿游一游长安之后,我定让师傅前来看望师叔的。”
李道陵的身子骨。
在未突破之前,也着实有些不好。
可随着境界的提升,到了如今先天之境了,这身子骨比起以前来,那更是健朗了。
再加上自己师傅也有许多年未再离开龙泉观了。
正好借此机会,可以出来好好会一会那些那友了。
“好,那我就等着那老家伙过来我一阳观,哈哈哈哈。”张冲道长听后,心中甚喜,还哈哈大笑了几声。
这让站在一边的九儿,看着眼前的这个老人,眼中多了一丝的好奇。
从一阳观离开后。
钟文的心情不是很好。
就连他怀中的九儿,也都知道自己父亲的心情不好一样,一句话也不问,也不说。
只是静静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眼中像是多了一些担心一样。
随着钟文带着九儿一到长安城之后。
九儿这眼界也彻底的被打了开来。
钟文突然带着一个小女娃到了长安。
这让原本在长安的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
而此时。
长安城某里坊的宅院当中。
一位年轻人听闻钟文突然至长安的消息后,甚是紧张。
“果果,你是说那位来长安了?你可查到,他此次来长安,是不是针对我们来的?”那位年轻人紧张的问向前来禀报的女子。
没错。
此年轻人正是当年钟文见过的李复,以及果果等人。
“主上,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知道了我们的行动,不过,我猜测他有可能不是针对我们的,因为我看到他带着一个小女娃来的。”果果思虑了一会后,向着李复回应道。
“主上,要不我去打探一下?”一边站着的一位老者,听闻之后问道。
“好,那你切莫小心,莫要被他发现了。他可是江湖之上传闻的无上高手,你可得远离一些。”李复闻话后回道。
待那老者离开后没多久。
果果也随之离去。
而此时。
钟文的郡王府上。
当徐福见到钟文带着一个小女娃回来后,那真叫即惊又喜。
当又得知那小女娃乃是钟文的女儿后,更是喜上加喜。
顿时。
整个郡王府上,都开始忙了起来。
在徐福的安排之下,像是要给未来主人弄出一个欢迎会一般。
甚至。
不久之后。
各酒楼的一些官事的,账房的等人,都被徐福通知了过来。
更甚者。
徐福还写了信,以最快的速度,送往各地去了。
“我说徐福啊,你也不用如此兴师动众的,我带着九儿来长安,也只是想让九儿涨涨见识,看一看长安城罢了,我们在长安城,最多也就待个十天半个月的,你这么兴师动众的,要是把九儿吓坏了,我可跟你没完啊。”钟文表面上虽有些严厉,但这话,却是并没有多少责怪之意。
“道长,这不是小娘子来了嘛,我们这些下人要是不前来见上一见,那不是有违下人之责嘛。”徐福挂着笑回应道。
钟文听后,也不再多话。
即然徐福已是如此安排了,钟文也不好阻止。
再者说了。
自己的产业,未来肯定是由着自己的女儿来继承的。
这些下人们也好,还是什么人也罢,过来见一见也是一件好事。
省得以后见了还不知道九儿是谁。
况且。
钟文还想让自己女儿见识见识更多的人,更多的事情呢。
而正当钟文在长安之际时。
龙泉观外,却是来了三人。
为首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墨门的墨离。
话说。
墨离在墨门等了一个来月的时间,却是突然没了自己伯公、祖父、父亲他们的消息。
这让墨离心中有些担心。
而后。
墨门弟子又是传回了关于灵宝门坍塌的消息后,墨离就坐不住了。
带着两个墨门弟子,直接从墨门离开,往着灵宝门所在地奔去。
可当墨离一到灵宝门之后,直接就吓傻了眼。
此时的灵宝门,早已是坍塌地陷了。
在灵宝门寻觅了好几天。
不得消息,也不见人影的墨离,只得打住,往龙泉观而去。
当李道陵他们得知墨离突然而至,心下也是有些慌乱。
毕竟。
他们可是知道。
钟文去灵宝门之事的,而且更是知道,此时的灵宝门早已是坍塌地陷了,即便墨罗他们能在那坍塌的地下城中活下来,估计离死也是不远了。
“陈丰,你代我去见一见那墨离吧,该如何说如何做,你自己决断。”李道陵不好见墨离,只得打发了陈丰前去。
陈丰得了话后,随即把墨离他们引入观中。
好半天后。
墨离实在忍不住,激动的向着陈丰问道:“陈丰,九首呢?怎么不见九首?九首是不是也和我伯公祖父父亲他们去了灵宝门,是不是都死了?你到是说话啊。”
“墨离啊,你先别激动,别激动。这事说来话长,你且听我慢慢说来。”陈丰见墨离坐下不到片刻,就开始激动的问起他话来,这让他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
墨离三人闻话后,直盯陈丰。
陈丰瞧着那架势,要是不直说了,今日这事估计难过去了。
武傲苍穹
随后。
陈丰只得向着墨离她们三人转述了钟文曾经描述的事情来。
“你说什么?你是说九首活了下来,其他所有人都有可能被埋在那地底之下?那九首呢?九首在哪?他为何不来见我,我要见九首。”墨离她们三人听完了陈丰的描述后,更是激动不已了。
原本。
墨离在听闻灵宝门坍塌之事后,这心就开始有些乱了。
而今得闻了这么一个消息,这心就更乱了。
甚至。
墨离都开始怀疑,那灵宝门的坍塌之事,乃是出自钟文之手,乃是钟文故意要害了她墨家的这些人了。
“墨离,九首当下并不在观中,去了哪里我并不知道,不过,依着推断,想来应该是往长安去了吧。”陈丰如实回应道。
墨离闻话后。
直接起身。
掉头就走。
至于陈丰想说什么话,见墨离她们三人如此的状态,这话到嘴边,却是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有道是。
自己的伯公,祖父,父亲,以及其他墨家人都消失了,连尸骨都不一定能寻得回来。
放在谁的身上,都不可能能安静的下来。
就更别提墨离了。
依着陈丰对墨离的了解。
没有当场发难,就已是沉稳了许多了。
墨离三人来到龙泉观不到一刻钟。
一刻钟后更是愤然而起,直接离开了龙泉观,纵身往着长安方向奔去。
在墨离的心中认为。
只有钟文的话,才最有说服力。
她不相信自己的这些亲人已是死了,或者消失了,更或者埋在了那灵宝门的地底之下。
他更想信。
这是个一个天大的谎言,或者说她看到的,听到的,都是假的。
而此时。
钟文却带着九儿,满长安城的逛着。
犹如当年,钟文带着自家小妹逛长安一样。
不过。
当钟文瞧见了一个人影之后,却是停住了脚步了。
“父亲,怎么了?怎么不走了啊?”被牵着的九儿见自己父亲停步不前,还以为自己父亲怎么了。
钟文随即抱起九儿,笑了笑,“走,父亲带你去见一个人。”
“父亲,我们去见谁啊?是皇帝皇后吗?”九儿不知所以,还以为自己父亲要带自己去见从钟文那儿听来的皇帝皇后他们。
钟文也不多言。
急步往着那个人影而去。
而此时。
那个人影见钟文抱着一个小女娃往着她来之时,赶紧闪身离开。
不过。
当她转道别的街道离开后不久,在钟文路过一个里坊街道之后,她就知道自己太高估了自己了。
此刻。
钟文正抱着九儿,站在一个街道口,等着她呢。
“跟我走。”钟文见那带着一个斗笠且蒙着面的女子后,以命令似的口吻向着此女子喊了一声。
那女子闻话后,先是一顿。
随后只得听从钟文的话,紧随其后。
郡王府上。
钟文坐在一张凳子上,九儿也坐在旁边。
至于那女子,却是紧张的站在跟前,不知所措,但又带着些许的硬气,直直的看着钟文父女二人。
“把面巾取下吧。”钟文盯着女子瞧了好半天之后,这才说道。
女子闻声后,有些犹豫。
可最终还是听从了钟文的话,取下了面巾。
“母亲。”当女子一取下面巾后,九儿一见之下,就急呼了一声。
这一声母亲,让女子直接愣住了。
一声母亲,这是她没想到的。
而这一声母亲,也让钟文心中甚苦。
这让钟文更是笃定了,曾经死在自己手上的那位青青,以及眼前的这位果果,与着曼清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而且。
钟文更是肯定,青青,果果,以及曼清三人必然是一母同胞的三胞胎姐妹。
要不然。
三人不可能长得如此之像。
不要说他钟文会认错。
就连自己的女儿一见之下,都直呼其母亲来。
而此时。
九儿却是直奔那果果,伸着手要去拉果果的手。
这让果果顿时像是没了主意一般。
“她叫九儿,乃是我的女儿。九儿的母亲,与你得可以说是长得毫无二致,当年,我以为你是九儿的母亲,而九儿在见你后也是直呼你为母亲,所以,我很想知道,你与青青,以及九儿的母亲,是不是同胞的三姐妹。”钟文见九儿跑了过去,到也不担心,随即向着果果出声说道。
果果原本就被九儿的一声母亲给喊愣住了。
可当她再一次的听到钟文所言后,心中也开始有了一丝的怀疑了。
她当然清楚。
自己有一个同胞同胎的姐姐是青青。
只不过自己的姐姐早已是消失不见了。
而当下。
钟文的这一席话,再加上九儿的这一声母亲,让她也陷入了深深的怀疑当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