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g8lg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線上看-第219章 逼她到絕境鑒賞-1a6j0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倪月霜吃力不讨好的约见倪莹莹,这一切只为做给杨婉清看,怀着不安的心,倪月霜约见邹阳曜。
什么约见倪莹莹,为杨琬琰报仇,全部都是噱头,为的只是替自己谋划!
邹阳曜之前想着帮助她,倪月霜相信,邹阳曜不会轻易放弃她,一定会同意见她的!
倪月霜在茶楼内,走来走去,心里难免着急,甚至是有些不安。
希望邹阳曜一定会来。
在倪月霜的着急等待中,房门被敲响了。
倪月霜的双眼一亮,赶紧伸手打开房门。
在外面站着一个身形挺拔的男子,他满身寒气,神色严肃,前来赴约,有些急躁。
房门被打开,已经踏步走了进去。
倪月霜没有扭捏,看着邹阳曜赶紧坐下。
“将军,你来了就好,你之前还想护着月霜入宫呢,现在我在四皇子府寄人篱下,受尽杨婉清白眼,将军,你何时可以重新引荐一下人…….让月霜早些入宫啊?”
倪月霜看着他满眼都是期待,邹阳曜朝座位坐下,嘴角噙着一抹冷意。
“月霜小姐说的对极了,本将军不过是之前护着你,现在,不打算了!”他冷冷的看着倪月霜,那眼神仿佛要将倪月霜,生吞活剥了。
倪月霜感觉到邹阳曜全身散发出的寒意,她瑟缩了一下,咬着唇,委屈无比。
“将军为何态度变化如此之大,不知道月霜究竟哪里让将军失望了?”
深淵之光
“在本将军小的时候你欺骗本将军,搭救本将军的是杨琬琰?倪月霜你胆子好大,骗的本将军好苦啊!”
倪月霜脸色一变,这个邹阳曜知道了!
但她依旧满脸堆笑,看着邹阳曜无比可怜的开口说:“将军在我困难的时候出手相救,将军对月霜的恩情,月霜这辈子都会铭记于心,并且会报答将军的,将军你给个机会,月霜一定会对将军言听计从,为将军所用。”
邹阳曜还没有开口,决定如何处置倪月霜呢,倪月霜已经先行开口封了他的口。
邹阳曜看着跪在地上的倪月霜没有吭声,倪月霜擦着眼中的泪:“琬琰的死,月霜也感觉到惭愧,但月霜与此事关系并不大不是么?”
“将军,当年欺骗你,可你也因此与杨姨娘有了一段刻骨的爱,不是么?”
倪月霜显然误会,邹阳曜真正在乎的是杨琬琰,这次动怒生气也是因为杨琬琰,
都市之夢尋輪回
邹阳曜目光冰凉的落在倪月霜身上,倪月霜倍感压力,不知道邹阳曜这眼神代表什么意思。
“倪月霜,你可是四皇子的人,可你现在却来这里求本将军,你是不怕四皇子知晓后对你失望?”
“还是你觉得,你可以随意的在本将军和四皇子之间游刃有余?”
倪月霜赶紧摇头,“月霜只求能找个真心实意,谈合作的!”
邹阳曜嗤笑一声:“那好,你现在就从四皇子府搬出来到将军府,可做得到?”
倪月霜脸上神色一僵,随即立即笑了:“将军,你这是想与月霜合作了!”
“只要你搬出来,本将军自是可以和你合作,本将军痛恨脚踏两只船的人。”
他目光定定的看着倪月霜,给人一种极度不安的感觉。
倪月霜双眼发亮:“将军愿意保下月霜,月霜定然不会让将军你失望的,还有,将军可否在夫人面前替月霜美言几句,她似乎对月霜误会已深。”
“若是将军愿意为月霜说好话,相信莹莹她,定然会对我改变看法的!”
“你们女人之间的事情,本将军才懒得管,今日约见本将军就为了这些事情吗?”
倪月霜用力点头:“只希望将军可以帮帮月霜,让月霜成功入了皇宫,将来必定会助将军,好好对付二皇子。”
“月霜也希望可以搬回将军府!”
她双眼满是希冀之色,很期待邹阳曜能够点头。
邹阳曜微眯起眼睛看着倪月霜:“嗯,你在皇子府搬出,本将军府的大门就为你敞开。”
倪月霜面上一喜:“多谢将军!”
倪月霜开心的出了茶楼,没多久景承智的身影出现在茶楼内,推开房门朝内走入。
火影之邪帝降临
邹阳曜还在倒茶,喝茶,即使倪月霜离开了,他也没打算离开。
景承智朝座位坐下,气定神闲,邹阳曜饶有兴趣的看着景承智:“四皇子怎么不先回府,看看这位倪月霜,在你面前将是什么样一番说辞?”
“不着急,她定然会等本皇子回去后,再寻本皇子,不过她这个女人确实是令人刮目相看。”
从前只知倪月霜知书达礼,性情温婉贤淑,谁曾想,非也非也?
他轻笑一声,好似觉得有点无奈,两个大男人当着一个女人的面,演什么戏啊!
餓婚纏情:腹黑權少慢慢寵
倪月霜回到四皇子府上,她主动去找了杨婉清,杨婉清在看见她时,立即问道:“让你约倪莹莹出来,人呢?”
“皇子妃切莫着急,三妹她跑不掉的,我已与将军说好,搬到将军府中居住,这样一来,她倪莹莹就是我网中的猎物,别说教训她了。”
“就算是亲手将她交给你,仍由皇子妃你处置都可以!”
杨婉清狐疑的看着倪月霜:“四皇子可是将你当做自己人,你去将军府住下,怎么,想背叛四皇子?”
最强宠婚:老公在上我在下
她满眼质疑,甚至有问罪的意思。
倪月霜赶紧摇头:“这是为了帮助皇子妃你拿下倪莹莹啊!她现在是将军夫人,翅膀硬了,根本不愿意任由我差遣指使。”
“所以唯有入将军府,接近她,才好办事,四皇妃不是想要她的命吗?这可是一个机会,一个办法。”
杨婉清看着倪月霜最终是妥协了。
“好吧,本皇子妃,就当你是在为本皇子妃办事,不过本皇子妃的耐心有限,你可一定要速断速决。”
倪月霜说服了杨婉清大大松了一口气,听府上下人说,景承智回来了,她重新整理了一番情绪,然后去见景承智。
面对景承智所用的说辞,是说想在入宫之前,解决一下自己的私事,等解决完了,就按照他的安排,入宫去!
邹阳曜与此事的关系,一句没有提及。
景承智自然是没有拆穿,任由倪月霜继续伪装。
第二日,倪月霜搬出四皇子府,坐着一辆马车前往将军府。
万相天下 爆吃红辣椒
将军府门外,下人看见走来的是倪月霜,并未放行,只神色严肃的说:“将军夫人嘱咐过,不可放月霜姑娘入内。”
倪月霜眼里闪过一抹意外:“难道,你们将军没有告诉过你们,看见我,直接放行即可?”
下人们一致摇头,显然并未收到过这种嘱咐。
倪月霜愕然,莫非是邹阳曜忙忘了?
“还请通传邹将军,倪月霜求见。”
倪月霜也不着急,慢悠悠的说话,好似对进府一事,自信满满。
下人前去通传,没多久就回来了,对倪月霜禀报说:“将军说了,倪二小姐,你是如何离开二皇子府上的,将军心里清楚明白,将军最痛恨脚踏两只船的人,还请二小姐将事情料理清楚之后再投奔将军府吧!”
倪月霜傻眼,怎么会,明明昨天说好的,难道哪里露馅了?
倪月霜心里郁闷,怎么就不相信她,离开四皇子府是诚心的呢?
她让下人重新去找邹阳曜,可邹阳曜依旧是同一个回复,讨厌脚踏两只船的人,除非倪月霜老实本分的与四皇子脱离合作,否则,将军府永远别想踏入!
倪月霜胸口郁结一口老血,就差没有喷出去了。
赶回到四皇子府,门卫将她拦下,并无比严肃的提示,
“四皇子说了,月霜姑娘胆敢密会将军,四皇子是不会同意脚踏两只船的人入府内的,月霜姑娘还是请解决好将军府的关系,再回来吧!”
倪月霜瞪大了眼睛,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为何两边都给她使绊子?
原本以为,她在两个府邸之间游刃有余,可以两边人都利用,都讨好,现在看来,两边都没有捞到好处,反而被嫌弃被孤立了?
倪月霜神色变的精彩,这不是故意为难她吗?
邹阳曜与景承智合作为倪月霜出的考题,解决自身困境,处理好两面为难的困难。
如若这点本事都没有,将来就算入了皇宫,智商也终究会是一位垫底的。
所以他们要看看这位倪月霜是如何解决目前困境的。
倪月霜坐在马车上,觉得很无助,外面的车夫提示道:“二小姐,小的是四皇子府的人,这天色不早了,小人需要回去歇息了!”
倪月霜神色僵硬,这个小厮走了,她就没有车夫了!
“你难道没瞧见本姑娘现在的处境吗?你竟然想着也踩一脚本姑娘?”
车夫无比为难的说:“二小姐还是乖乖下马车吧,别让小的为难,这,马车是四皇子府的!”
拽丫頭的惡魔和他
说完掀开了帘子,显然是要赶倪月霜下马车。
倪月霜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小厮,指着他怒道:“大胆!”
但,小厮却是鄙夷的开口:“倪二小姐,你现在你还得意什么,马车是四皇子府的,奴才也是四皇子府的,奴才赶马车回去复命了,请你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