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lgm非常不錯小說 唐朝貴公子 txt-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分享-nmj6h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武珝见那瓶子摔了个粉碎,竟是眉也不颤一下。
用佛家的话来说,这一切都是空,不过是梦幻泡影而已。
不过她还是叹了口气道:“恩师,不管怎么样,它还是五千一百贯啊。”
陈正泰道:“因为我花了五千一百贯,它才在别人眼里是五千一百贯。可在我眼里,不过一捧土罢了,用土烧了几个时辰,上了一些釉彩,于是便有了价值,对有的人而言,这是奇珍异宝,可对背后操控它的人而言,它什么都不是。”
武珝皱了皱眉道:“可是……待会儿还是要我清扫。”
陈正泰不禁笑了,道:“到时给你配几个美婢,让她们负责清扫和照料你。”
武珝却很认真的摇摇头:“不可,书斋乃是重地,这里涉及到了太多机密的东西,便是调教那些算学的女子,每次她们进来,我都需留心的。怎么可以随意让人出入来清扫呢?倘若一时不慎,泄露出了什么,那可就不妥了。”
陈正泰倒是没有这样缜密的心思,听了她的话,也就不再提了。
武珝而后道:“这一次经过了拍卖,再加上价格已控制在了十八贯,到了下一次,通过供求的数目,将价格控制在十九贯,那么……下一次的出货,还可再翻一倍。不过……恩师,我有一个疑问,为何在建立计算模型的时候,我们供货量越来越高,可是现在许多人的手里也有精瓷,难道就不担心他们抛售,扰乱市场吗?”
这是武珝一直担心的事。
精瓷的价值固然已被陈家所操控。
可是……当流入市场的精瓷越来越多,那么,谁能确保这些拥有精瓷的人,不会大规模的抛售呢?
一旦人们纷纷抛售,那么即便是陈家,也未必能火速的救市,最后就可能价格一泻千里了。
所以武珝认为,这是当下精瓷生意的最大风险。
陈正泰摇摇头道:“所以一定要确保它有序的增长,只有它的价值,每一个至少涨一贯钱,最少也要涨五百文,那么这样的事就永远都不会发生。来,我来教你这个道理。”
说着,陈正泰坐下,而武珝则是露出侧耳倾听状,如饥似渴的吸收着陈正泰的学问,陈正泰道:“倘若你手里有一个瓷瓶,这个瓷瓶,不需你花费任何的气力,它的价值,每月就能平白增长一些,那么除非必要的时候,你会售出吗?”
武珝想了想,摇头:“不会,因为既然下个月能卖十九贯,那我为何要这个月十八贯就卖掉?”
“就是这样的道理。”陈正泰眉飞色舞地继续道:“除非是急用钱的人,绝大多数人,都会将这瓷瓶藏在家里,因为在瓷瓶有上涨预期的情况之下,出售瓷瓶的行为,都是愚蠢的。”
武珝颔首:“可是……还有一个问题,难道就没有聪明人吗?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价值一直增长的东西,他们难道就看不出来?”
“世上有的是聪明人。”陈正泰想了想,随即却笑了笑道:“或者说,这世上根本没有蠢人。可是在这个过程中,人的聪明是没有用的,因为聪明永远占据不了人类的另一个特质,即人的贪欲。”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粉基地】,免费领!
“所以,我们只要宣扬精瓷会永远涨上去,人们就会相信?”
陈正泰摇头:“我们陈家自己说精瓷会一直上涨,有什么用?事实上,我们根本不必去宣扬。”
“这又是何故?”武珝越发觉得匪夷所思。
陈正泰笑了笑道:“因为自然而然,会有人为我们去宣扬,宣扬这些人……即所谓利益相关者。你想想看,倘若是你,你拿你的身家买了一个精瓷回家,你看着它的价值不断的上涨,这个时候,你的理智或许会告诉自己,世上怎么会有这样匪夷所思的事,你定会百思不得其解。可是……你已和精瓷利益相关了,这个时候……你就会自我欺骗,会不断的告诉自己,其实……精瓷是一定会上涨的,为什么呢?你会为它想出一个理由,甚至许多个理由,而后会绞尽脑汁,去一次次发自肺腑的告诉身边的人,这精瓷为何会一直涨,甚至……更聪明的人,他们会开始研究出一套无懈可击的理论,一个学说,亦或者一个道理,来不断的重复精瓷上涨的原理。这……才是真正的人心。”
“因而,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放心大胆的去卖我们的精瓷,控制好价格,当这个东西拥有的人越多,那么捍卫这个上涨理论的人也就越多了,人们会反复的进行自我欺骗,不断的告诉自己和别人,精瓷产出太稀有了,所以上涨乃是理所当然的。或者对人说,精瓷上的釉彩,展现了多高的技艺,它本就该值更高的价值。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三人成虎,众口铄金。但是这一切前提是,这三人和众口,他们家里有精瓷。”
武珝认真地听完陈正泰的分析,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就好像,我是恩师的弟子和秘书,我靠陈家的俸禄为生,所以我自然而然会为陈家辩护?”
“咳咳……”陈正泰道:“理论上也可以这样解释,但是你不可把话说的这样直白,我们不是单纯的利益关系,我们是有感情的。”
武珝听到此处,心里略有暖意,吃吃一笑,露出憨态:“我……我只是打一个比方而已。我大抵明白你的意思了,捍卫价格的人……将来并不只是陈家,只要精瓷越卖的越多,到了最后,恰恰真正捍卫精瓷的,乃是天下人了。”
任我縱橫
陈正泰笑嘻嘻的道:“谁有钱,谁便最捍卫精瓷。因为有钱人,买的往往是最多,从这精瓷之中,获利最大。这东西……可是七贯钱一个啊,多少人,一家老小劳作一年,也未必有这数目,何况……他们还需吃穿,一年下来,能攒下几百文就不容易了,哪里有钱能拿精瓷来理财。”
“所以……恩师就想靠这个……来对付世族?”武珝说出这句话后,眼眸亮了亮,随即道:“学生明白了。”
陈正泰却是摇摇头道:“不不不,还差得远呢,只单凭这个,怎么就能让世族乖乖就犯呢?也不是说不是用这个来对付世族,而是……单凭这个还是不够的,这只是一个引子而已,若是没有后手,怎么成呢?”
武珝一时觉得,陈正泰越发的高深莫测了,恩师一直在强调后手,就是不知……这后手会是什么?
只是……那些世族也不是省油的灯吧,真是闹得急了,难道就不怕这些人狗急跳墙?
看着恩师自信满满的样子,却令她心里打起了精神,心里忍不住道:不行,恩师一定在考校我,想让我猜出这后手是什么,我定要想方设法的猜一猜才好。
…………
此时,在韦家。
韦玄贞一脸遗憾。
那虎瓶,他叫价到了一千九百贯,再往上,他就不敢继续叫了,在他看来,价格实在有些贵的可怕。
只是哪里想到,这最后,竟是直接到了五千一百贯,当时价格报出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得瞠目结舌了。
韦玄贞心里一团火热……只是不晓得,竞价得了虎瓶的人到底是谁,不知是哪个显赫人家。
说来也令人懊恼啊,堂堂韦家,居然连个瓶子都凑不齐,这不得不让人觉得沮丧。
这玩意就是如此,越是得不到,就越是勾魂。
隐婚前夫:离婚请签字
他甚至脑海里想,倘若五千一百贯能成交,韦家就算是当真咬牙拿下,也未必是坏事。毕竟……这个价……不照样还有人买吗?
这瓶儿,若是韦家能买下来,摆在这里,是多么的引人注目啊,堂堂韦家,历经了数百年,长盛不衰,靠的不就是这张脸吗?
否则,为何每一个世族,门前都要将自己历代祖先们的阀阅贴在外头?不就是为了告诉别人,我们家从前出了多么厉害的人物,曾经是多么的显赫吗?
而这种脸面,韦玄贞甚至觉得,若是买下了虎瓶,可能比这家里的阀阅,更增长光彩。
“可惜啊,太可惜了。”韦玄贞很是遗憾地摇摇头,随即吩咐管事的道:“下一次,若是店里还有货买,让家里的那些不肖子们,都去排队,能买多少个瓶儿就买多少个,说不准,真出了一个虎瓶呢!”
管事的显得有些担忧,便道:“买这么多瓶瓶罐罐回来,这家里也不够摆了。”
“愚不可及。”韦玄贞苛诉了一句,冷冷的看了管事一眼,继续道:“不能摆,还不能存吗?也不看看现在这……即便是普通的瓶儿,也已经涨到什么价了,买回来,反正横竖不会吃亏,没什么不好的,到时就存库房里吧。”
管事的一想,这话也对,便乖乖地道:“喏。”
说着,韦玄贞的眼睛又扫视这堂中的瓶儿,又忍不住唏嘘,心里免不了又在说,怎么偏就少这么一个呢!真是让人发愁哪!
他越想越心头难耐,不耐烦地对管家摆摆手道:“下去吧。”
长安城,永远是不缺新闻的,而且更不会缺关于精瓷的新闻,前几日,大家还每日议论着五千一百贯的虎瓶,人人绘声绘色的说着虎瓶相关的事,个个露出羡慕嫉妒的样子。
大汉反王
而到了今日,就又出现了兄弟反目的事了,说是有一个兄长,买了一个瓶儿,弟弟想要分一些,彼此打的不可开交。
这当然只是一些花边趣闻,可渐渐的,却有一个观念慢慢的植入进了所有人的脑海,即:精瓷就是钱。
不只是钱,还是实打实的钱,有时候,你拿钱还买不到呢!
…………
这些时日,李世民一直在养伤,现在身体恢复了不少,已经能下地自如的活动了。
只是看了今日的报纸,李世民的脸瞬间的就黑下来了。
张千站在一旁,偷偷的看了几眼李世民,忐忑不安的样子。
这兄弟失和的事,其实只是在末版,毕竟不是什么大新闻,送报纸来的时候,张千是略略看过的,总觉得……这新闻很熟。
传说中的世界
果然,送到了李世民面前,李世民就有点不对劲了,送了茶去,便骂茶水太烫,送了膳食去,他又嫌膳食冷了。
张千当然知道陛下的意思的,兄弟失和……好死不死,登这样的新闻,这不是让人又想起了当初玄武门之变吗?那不也是兄弟二人没分平,结果做弟弟的一不做二不休,将自己的亲兄长宰了?
当然,张千只是觉得陛下有些敏感而已。
可架不住,陛下总不免敏感一些。
所以张千决定今日啥话都不说,只如木桩子一般的站着。
李世民却斜视着他道:“今日你为何不说话,是有心事吧?”
真如俗话说,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张千立即委屈的道;“陛下,奴万死,奴什么都没想。”
啪……
李世民狠狠地拍着榻沿,冷哼道:“还说什么都没想?瞧瞧你这獐头鼠目的样子,定是想歪了!”
“奴……奴没有。”张千摆出苦瓜脸。
“你这是欺君!”李世民恨恨道:“陈正泰脑子进了浆糊,那是他年纪还小,所谓不知者不罪,可你会不知吗?”
于是,张千身子软了,歪歪斜斜的跪下,痛哭流涕道:“奴不敢欺君,确实是想了。”
李世民便气呼呼地道:“好啊,你果然是欺君。”
这果然二字,就很有灵性了。
张千的脑子又开始发懵,他感觉自己有点跟不上节奏了,不过眼角还挂着泪,口里道:“奴……万死。”
李世民却是气不打一处来:“登什么不好,偏登这个。”
张千忙小鸡啄米的点头:“是是是,他实在太糊涂了,不晓得厉害。”
李世民随即沉眉,张千见他杀气腾腾的样子,心里更为忐忑不安,忙试探地道:“陛下……您这是……”
“别吵……”
李世民想了很久,方才淡淡的道:“听说第一批货,是卖了几百件,第二批的时候,送了一千四百件,到了第三批,竟是运来了三千件……这上上下下的,精瓷岂不是就卖了五千了?一个七贯,区区一个精瓷店,便是三万五千贯,这才一个月多点功夫呢。朕瞧着陈家……现在送来的精瓷越来越多,岂不是以后买卖做的越来越好?这么多的精瓷……他就真卖的出去?”
张千立马就道:“何止是卖得出去啊,现在满长安都在抢呢,不只是长安,现在还有一些街头小报,啥都不干,就专门印刷购买精瓷的什么……什么攻略来着……写着货大致什么时候到,最好何时开始排队,排队时要带什么食物,还要携带什么?遇到了伙计打人,该怎么料理。买了精瓷,又该如何存放。若是要出售,哪一家的宝货行开价更高一些,就这些乱七八糟的讯息,居然卖的还很火。”
张千感觉自己说这话,越说越觉得心头酸。
李世民:“……”
寶玉瞳 大肥兔
“这家伙……真是钻钱眼里去了,难怪朕封了他郡王之后,他也没心思入朝了。”李世民不无羡慕,他就恨不得说,若是朕每日躺着这样挣钱,也不想管这天下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
“奴还听说,太子殿下也在里头掺了一脚。说是合伙的……太子殿下如今下了朝,便往二皮沟去,和陈正泰密议着什么……有时在里头一待就是待老半天。”张千小心翼翼的道。
“太子……”李世民皱眉。
挣钱的事……当然掺和一脚是没有问题的,李世民乐见其成,或者说,是求之不得。
可是现在情况不一样……太子现在在监国呢,把心思都放这上头,可是有些不妥了。
李世民便摇摇头道:“这可不好,储君就要有储君的样子,把生意交给陈正泰打理就是了,他掺和个什么?朝中的事……他也不管了吗?朕才休息几日啊……”
张千苦笑道:“这奴就不知了。”
李世民叹了口气道:“过几日,将他召到朕的面前来,朕好生告诫一下他。”
虽然李世民现在心情愉悦起来,反正跟着挣钱,也挺好的。
现在回头看报纸,竟也突然觉得这报纸中的内容,也没那么的敏感了!
不就是兄弟失和吗?兄弟失和是因为那瓷瓶而起,越多人为这瓷瓶失和,不就说明这瓷瓶将来销量得更好吗?
“噢,对了。”张千想起了一件事来,便道:“陛下,陈正泰还送了一份密奏来,说这份密奏,只能陛下一人来看。”
李世民便立即打起了精神:“取来朕看看,为何不早说?”
张千只好道:“方才奴见陛下神色不好,怕……”
空間之田園農女
李世民懒得听他继续废话,便道:“好了,将奏书取来吧。”
于是张千连忙小心翼翼的取了一份密奏,交到了李世民的手上。
李世民神色肃穆起来,他心里很清楚,陈正泰绝不会无端的来密报什么的,肯定是有什么了不起的事。
他倒是好奇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