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twl52優秀都市小说 洞螟 ptt-第五百八十八節 祕境與韓元在(3/3)推薦-m25h9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
    范国国内虽然是呈现三足鼎立之势,但是道旗派作为流传久远的修真势力。
    范国可以说是这个门派,所一手建立的。
    而范国之外防护罩的控制权限,自然也在道旗派的手中。
    范国的特殊性,使得道旗派相对于另外两家势力,显得更加超然一些。
    而师弋灭杀血修的行动,能够赢得道旗派的支持。
    在不牵涉另外两家势力利益的情况下,他们自然也同样不会反对。
    在前期的铺垫工作全部做完之后,师弋和林傲直接投入到了,对血道躯壳的猎杀当中。
    原先在恭国之时,师弋就对于那里大量的血道躯壳感到吃惊。
    可是,此时在来到范国之后。
    通过林傲的描述,师弋发现此地得血道躯壳,比恭国还要多上许多。
    不过,此时师弋倒不必担心。
    这些血道躯壳会如同在恭国之时,出现四处溃逃的现象。
    在范国这个拥有防护罩,隔绝内外的环境之下。
    血神宗宗主的这些躯壳即便想逃,也没有地方供他们逃走的。
    而以师弋现在所拥有的实力,那怕血神宗宗主再次使用。
    在巧国之时对方流萤所使用过的,那种临时拔升境界的手段,师弋也丝毫不会畏惧。
    所以,不管此地的血道躯壳到底有多少,终究是难以逃出师弋的手心。
    现实情况也确实如此,师弋耗时两个月,最终将范国之内的血道躯壳差不多扫除干净了。
    之所以说差不多,那是因为还有仅剩的一具血道躯壳。
    虽然仍在范国境内,但是师弋却无法触及对方。
    “你是说,那具血道躯壳逃入了,范国之内的一片秘境当中?”师弋皱了眉头,开口对林傲问道。
    “不错,如今我虽然能够感应到,那具血道躯壳仍在范国之内。
    但是,却完全无法判断出其人的位置。
    这种现象会出现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其人进入了秘境当中。
    并且,还是一片空间相对独立的秘境。
    这样才能够营造出,让我无法感应到具体位置的效果。”林傲闻言,十分肯定的对师弋说道。
    眼见林傲说的如此笃定,师弋马上就带着其人,来到了道旗派的驻地。
    既然确定了血神宗宗主的躯壳,就藏身于范国境内的某一片秘境之中。
    那么此时,自然有必要确定范国之内,到底都存在哪里秘境了。
    只有确定好位置,师弋才能够有针对性的。
    深入秘境当中,将藏身其中的血神宗宗主给揪出来彻底杀死。
    这种关于秘境的线索,无疑只有范国的修真势力最为熟悉。
    而师弋所熟识的范国修真势力,那毫无疑问就是道旗派了,这便是师弋登门拜访的主要目的。
    两个月之前,师弋想要见到道旗派高层,还要借用火灵这块敲门砖。
    如今两个月的时间过去,师弋想要见到对方,也仅仅只需要一声通传而已。
    毕竟,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师弋斩杀血道躯壳无数。
    其中,不乏有那种如方流萤一般,被血神宗宗主临时调制成高阶的存在。
    这种名为血怨术的调制手段,需要使用者心中充满了怨恨。
    并且,强烈的怨恨轻易就能够将使用者掏空。
    最后落得个,连神魂都不存于世的下场。
    这种苛刻的使用条件,使得血神宗宗主无法大肆制造高阶,用海量的高阶修士来针对师弋。
    当然,即便血神宗宗主有这种能耐。
    只要其人调制出来的不是圆觉境修士,师弋都是不会畏惧对方的。
    而这仅有的几次高阶对决,自然无法逃过道旗派,这个范国地头蛇的耳目。
    这两个月的时间内,道旗派可以说已经了解到了师弋的实力。
    在确定了师弋拥有力敌高阶的实力,道旗派自然不会再将师弋,当做寻常中阶修士对待了。
    在师弋和林傲二人,进入道旗派驻地的一座偏厅当中刚坐下没多久。
    一名道旗派的高阶修士,就出现在了师弋和林傲的面前。
    其人方一见面,就显得十分热络的对师弋说道:
    “师道友可真是稀客啊,当初一别这可就过去了两个月的时间。
    道友如有空闲,倒是可以时常来我道旗派多走动走动嘛。”
    此人名为韩元在,乃是道旗派的一名长老。
    当初师弋以抛售火灵为借口,道旗派方面就是派得此人,与师弋进行接触的。
    不过,在两个月前初见之时。
    其人面对师弋和林傲二人,可是相当的不苟言笑。
    如今再见面时,这韩元在就好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
    修真界以实力为尊,本就是一种现实情况。
    所以,师弋也懒得吐槽对方,前后态度的巨大反差。
    况且,师弋此行乃是为了正事,可不是找写韩元在闲聊的。
    “最近实在太过忙碌了,以至于抽不出什么时间前来贵派。
    等这血修之事平定以后,我自会前来劳扰的。”师弋面带微笑的对韩元在虚应道。
    “此事说来还要多谢道友仗义出手,否则直到今天我们都还不知道,范国境内居然会有如此之多的血道余孽。
    这些血修一旦在范国境内爆发,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只此一时,师道友当真是我范国修真界的救星啊。”韩元在闻言,对师弋施了一礼,一脸感谢的说道。
    韩元在的此番言语不似作伪,其人确实是真心感谢师弋。
    这两个月以来,师弋揪出来的血修多不胜数,简直将范国修真势力给吓到了。
    这些血道躯壳虽然有很大一部分,已经完成功法的转修。
    从表面上看,根本无法分辨这些人曾经的血道身份。
    但是,范国与恭国比邻。
    相邻的两个国家,只要不是像雁国和柳国那样,一直打个不停地关系。
    两国修真流派的相互交融,那是多少都会存在的。
    似道旗派的奴道,这种依赖范国特殊环境的流派,在恭国可能并不常见。
    不过,反过来像遁甲宗这种壬道流派。
    因为并没有什么环境限制,所以在范国境内还是存在不少的。
    通过壬道手段,想要推衍出一名修士,在转修当前流派之前。
    其人到底从属于哪个流派,这并非是什么难事。
    一个又一个的事实摆在道旗派,还有一众范国势力的面前,这已经足够让他们感到心惊了。
    虽然是个人都能看出来,师弋并不是为了他们范国,才远道而来斩杀此地血修的。
    但是,面对血修这个共同的敌人。
    并不妨碍韩元在代表范国势力,对师弋表示感谢。
    毕竟,这种口头上的感谢,并不会让其人额外多花费什么。
    这种惠而不费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韩道友客气了,如果不是贵派通力配合的话,我扫除血修的行动也不会进行的这么顺利。
    不过,树德莫如滋,去疾莫如尽。
    既然事情都已经进行到了如今这个地步,想必道友也是希望将血修不留痕迹的,完全从范国之内清楚吧。”师弋开口对韩元在问道。
    韩元在闻言,不禁认同的点了点头。
    师弋见此,于是接着开口说道:
    “既然如此,我这里有还一件于我而言很难,于贵派而言很简单的事情。”
    随后,师弋便将最后一名血修逃入范国秘境的事情,告诉了韩元在。
    就像师弋所说的那样,这件事情对于道旗派这个范国势力而言,并非什么难事。
    毕竟,像道旗派这样的范国顶尖势力。
    如果他们不了解自己国家的秘境数量和位置,那才真是个笑话。
    韩元在听完师弋一席话之后,马上就应承了下来。
    之后其人只用了一天时间,就将范国之内符合条件的秘境,通过符传全部告知了师弋。
    最后,韩元在更是表示,可以派遣人手协助师弋探查这些秘境。
    毕竟,一国之地各种各样的秘境着实不少。
    哪怕韩元在已经按照师弋所说的那样排除了许多,但是剩下的秘境数量也还有不少。
    而师弋按照林傲的说法,挑选的都是那种拥有独立空间的秘境。
    这种秘境一旦进入,在没有达到一定时间的情况下,是很难从里面出来的。
    这种状况使得探明秘境,将会变的相当耗费时间。
    再加上有些秘境虽然在范国境内,但是却可以说是一些门派势力的私产。
    如果想要进入其中的话,多半需要如道旗派这样的范国大势力提前打招呼。
    所以,韩元在才会问师弋,需不需要他们派人前去帮忙。
    言外之意,就是在说他们可以摆平,进入秘境相关的麻烦。
    师弋自然是明白韩元在的意思,不过师弋还是用符传,回绝了对方的好意。
    如果师弋一个一个实地去探查那些秘境,那么韩元在的提议自然是正和师弋心意的。
    不过,师弋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利用常规的方式,去检查这些秘境。
    所以,师弋自然也不需要道旗派修士的介入。
    至于,师弋打算使用的方法。
    没错,面对这种情况。
    当然是到了心协镜碎片,该出场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