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玄幻小說 超級資源大亨笔趣-第829章 傷心的雨!

超級資源大亨
小說推薦超級資源大亨超级资源大亨
从噩梦中惊醒。
吴骏猛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呼呼呼呼……”
梦里的可怕场景就像真实发生的一样。
吴骏不由自主地心跳加速,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怎么了吴骏?”
侯婷被吴骏的异常举动吓了一跳。
她第一时间丢下手里的浇水壶,几步抢先到病床前,一脸担忧地拉起吴骏的手。
看着近在咫尺的俏脸,看着她脑袋上缠着的白色绷带,她身上穿着的蓝白相间的病号服,吴骏脸上的神情再次变得无比愧疚。
如果不是她,自己此刻大概率已经魂归西天,再牛逼的系统对自己来说也无济于事了。
当时那种情况,一个柔弱的女人需要多大勇气才能在那么危急,那么暴恐的情况下挺身而出?
这个世界上,又有多少情侣,或者说夫妻,肯为对方去死?
如果只是泛泛而谈的话,估计大多数人都会很勇敢,并表示自己愿意为了另一半献身。
但赤果果的现实是,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这种情况更常见。
通过这次梦境重现,吴骏重新考量了侯婷对于他的意义,以及他内心深处对侯婷的感觉。
“我没事的婷姐。”
吴骏攥了攥侯婷的手,脸上露出一个微笑,“只是有点儿睡懵圈了。”
“哦,没事就好。”侯婷看到吴骏表情不像是有事的样子,提着的一颗心这才放回肚子里。
吴骏一脸认真地看着侯婷说道:“婷姐,做我女朋友吧,我等不及你秀发及腰了,就现在。”
“你,吴骏你说什么?你说……”侯婷一双大眼睛看着吴骏,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
“你没听错,我是认真的婷姐。”吴骏双手拉住侯婷的双手,再次说道,“往后余生,让我来守护你吧。”
听清吴骏表白的话语后,侯婷眼角泪光闪烁,高兴地哭了。
吴骏伸手替侯婷擦拭一下眼角,语气轻柔道:“怎么了哭了?不愿意吗?”
“愿意,我愿意!”侯婷破涕为笑,一下扑到吴骏怀里,“你个小坏蛋,你明明知道我一直在等着折这天,我怎么可能不愿意。”
“从今以后,没人能再伤害你,我保证。”吴骏用力抱抱怀里佳人的腰,把侯婷抱的更紧了。
一个男人,一辈子能遇到一个愿意为自己付出一切,甚至是生命的女人,这辈子也就值了。
没有惊天动地的爱情,没有海誓山盟的誓言。
吴骏和侯婷之间只有两句:“你愿不愿意”和“我愿意”。
带着修女走天下
两人很自然而然地就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很自然而然地就在一起了。
除了拥抱没有再进一步,但两人却清晰地感觉到,彼此之间心与心离得更近了。
以此同时,侯婷的病房门外站着一个打扮的跟大明星似的,捂得严严实实的高挑身影。
虽然看不清这人的容貌,但从她那曲线玲珑的身姿以及她行走间散发出来的高贵气质,也能推断出这是一位美女。
女人从宽大的袖口处伸出一双纤细的手,如葱般白嫩的手指在半空中悬了十几秒,想要敲门,最终却是放弃了,转身离开。
不知道为何,女人转身走远的时候,背影看上去比来的时候萧瑟了很多。
高挑女人刚走没五分钟,病房门口又来了一位一脸焦急,体型微胖的女人。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和刘浩瀚去京都见家长回来的月色。
月色回来后听说了侯婷受伤的事情后,连家都没顾上回,火急火燎地赶过来了。
“月月,你慢点儿,别摔了啊!”月色后面跟着和她形影不离的刘浩瀚。
月色几步来到病房门外,她也顾不上敲门了,一伸手嘭地一声推开了房门,粗暴进入。
“小猴子你怎么样了!”
月色一进门就扯着嗓子喊了一声。
当看到病床上搂在一起的吴骏和侯婷,月色愣住了。
不是说小猴子受伤住院了吗?
怎么病床上躺着的却是吴骏?
这两人到底谁住院啊!
而且,这两人什么时候好上的,怎么大白天的就抱上了。
一大串问号从月色脑袋里冒出来。
“咦,吴骏你……”和月色形影不离的刘浩瀚也看到了吴骏,嘴巴微张,一脸难以置信。
吴骏和侯婷扭头看向放门口的位置,看到门口的两人后,他俩愣了一下后触电般快速分离开。
“月色?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侯婷起身看向月色,由于太过紧张,说话都有点儿结巴了。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还我什么时候回来的!小猴子你太过分了!你有把我当姐妹吗!你都住院了也不肯跟我们说一声!你想瞒我和小雨到什么时候啊!”
月色一开口,眼眶就忍不住红了,眼泪更是不要钱似的扑簌扑簌往下掉。
看得出来,月色是真的关心侯婷,绝不是作伪。
“对不起啦月月,我也是不想让你为我担心而已,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好啦,快别哭了。”侯婷上前手忙脚乱地给月色擦泪。
“好什么好啊!你的,你的,你的头发都没了。”
月色看着侯婷脑袋上包着的绷带,哭的更厉害了:“以前我趁你不注意揪你根白头发你都不乐意,多好的头发啊,长了五六年,全没了。”
“说好的等你出嫁的时候我和小雨给你盘头发呢,谁干的呀!挨千刀的,我去恁死他!”
侯婷一脸无语道:“月月,你家大瀚还在旁边呢,注意保持淑女形象啊。”
吴骏和刘浩瀚同样很无语,月色彪悍起来就没他们俩老爷们儿什么事儿了。
侯婷继续安慰月色道:“头发没了还可以再长,没什么大不了的,正好我也换个风格试试,我早就想挑战一下短发了,一直狠不下心剪头发罢了。”
侯婷这话是安慰月色的,也是说给吴骏听的,有些自欺欺人的嫌疑。
纯情
她不想吴骏因为自己头发的事情对自己产生愧疚。
姐妹情深,两人抱了好一会儿,这才松开。
平复一下情绪后,月色和刘浩瀚向吴骏问好。
吴骏在两人心里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尤其是刘浩瀚还要仰仗吴骏在啤酒行业进行全面合作。
于公于私,两人都不可能无视吴骏的存在。
吴骏对这对儿从某些方面来说是由自己撮合而成的两人都很有好感。
再加上有着马思雨的那层关系在,吴骏和月色本来就熟的不能再熟了,礼貌回应两人的问好。
“咦?小雨还没来吗?
”月色环视病房一圈没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人,抬眼看向侯婷问了一句。
吴骏和侯婷听到月色的问话后同时愣了一下。
侯婷一脸不解地问道:“小雨?她不是人在横店吗?她也回来了?”
月色道:“可不是吗,今天上午的飞机,那会儿她还打电话给我说她已经在医院了,我让她不用等我了先上楼。”
侯婷一脸茫然道:“可是,刚才我一直在浇花,没听到有人敲门啊。”
“嗯,你一直在浇花吗?”月色看着侯婷,一脸不信的模样。
小猴子,你确定自己一直在浇花吗?
浇花就浇花呗,怎么还浇到床上和吴骏那小子抱一块儿了?
“我……”侯婷看懂了月色眼神里的戏谑,好羞地脸红了。
”马思雨从横店回来了?月姐你这消息可靠吗?没开玩笑?”吴骏听到月色的话后眉头轻轻皱了一下。
月色一脸笃定地说:“没有啊,虽然我平时爱开玩笑,但也还不至于拿这种事情开玩笑,来的路上我还和小雨视频通话来着。”
刘浩瀚在一旁点点头说:“对,我可以作证,我开车的时候听到马小姐和月月聊天了。”
几人你看我,我看你,总感觉这件事透着一丝疑云。
吴骏从兜里掏出手机,解锁后从通讯录中找到马思雨的号码拨了过去。
嘟嘟嘟……
电话响了三声后接通了,对面响起马思雨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喂?怎么这个时间给我打电话,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这儿忙着呢。”
病房内几人听到马思雨的话后同时愣住了。
“你……忙什么呢?”吴骏也愣了一下。
马思雨语气有些不耐烦道:“这不是废话吗!我能忙什么啊,当然是忙着拍戏啦!”
吴骏再次一愣,问道:“忙着拍戏?你没在石门?”
“不会是你想我了吧?做什么白日梦呢。”对面传来马思雨咯咯地笑声,“我这边赶进度忙的要死,白天拍完晚上拍,今年春节能回去不错了。”
月色凑到吴骏手机边上吼道:“喂!马四梅你皮痒了是吧!十分钟前你还说你在石门呢,感情你是逗我玩呢!”
马思雨说:“月色你个二货,你不会真信了吧,你也是傻到家了。”
月色一脸气恼道:“我,马四梅你给我等着,等你回来了我非得卸你两条胳膊。”
马思雨笑嘻嘻道:“月色啊月色,瞧把你能的,有人给你撑腰了是吧!什么时候回去了我可得躲着你点儿。”
月色说:“你敢!敢躲着我,我就和你绝交!”
“……”
两人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的吵上了。
吴骏和刘浩瀚看得一阵无语,侯婷却是一副早已见怪不怪的神情。
“小猴子在旁边吧?”
马思雨和月色吵完,这才问道了侯婷。
侯婷在一旁应声道:“小雨,我在。”
马思雨说话的语气明显变得有些伤感:“对不起啦小猴子,在你最需要我们的时候,我没能回去陪在你身边,我和徐导请假了,但徐导没准,我一个人离开,全剧组上百工作人员和演员都受影响,所以……”
侯婷笑笑说:“没关系的小雨,我们之间就别说这些见外的话了,我一切都好,你不用担心,好好拍戏就行,我还等着追你的新剧呢。”
“到底是我的好姐妹,好了,不说了啊,导演叫我了,我要开始忙了,先挂了哦,有啥嗑回去了再唠。”
马思雨说完便主动挂断了电话。
电话结束的一瞬间,正在去往正订机场的出租车上,一个捂得严严实实的高挑女孩儿捂着嘴巴呜呜呜地哭出声。
女孩儿兜里的手机响了,她掏出手机接通了电话。
电话一接通,对面传来一个暴跳如雷的声音。
“小马,你这是闹哪样啊!昨晚我和你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今天好几场你的对手戏都是早就定好了的,和你演对手戏的演员也都提前调好了档期,你竟然还是放我们鸽子!”
“那些个演员那个不是腕儿啊,你知道你这一下得罪多少人吗?你有没有想过后果?小马啊小马,你怎么这么任性!”
“我不是不准你假,是拍摄进度真的很紧张,等忙完这几天,你请个三五天的假都好说,你这样让我很难办啊!”
“……”
听着电话里的男人抱怨了一大堆。
马思雨哽咽着说道:“对不起徐导,我知道错了,我会承担一切损失,这次回去了我一定好好拍戏,剧组不杀青,我不休息。”
“小马你……你没事儿吧?”
听到马思雨哽咽的声音,对面的徐导还以为自己说的太重,把她说哭了呢。
马思雨道:“没事儿,我很好,很好,我已经定好回去了机票了,正在去机场的路上,能赶上今天的夜场。”
我的手机变成人
徐导问道:“那……那我可给你调整进度了?保证晚上能赶上是吧?”
马思雨点点头说:“对,保证能赶上。”
“那就这样,挂了啊,千万别再放我鸽子了!”徐导还是有些不放心地叮嘱一句。
马思雨再次保证道:“保证不会。”
听到马思雨的保证后,徐导这才挂断电话结束通话。
“一个是我的好姐妹,一个是我的……我该真诚地祝福你们的,但我却发现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
马思雨扭头看着石门市区的方向,心里喃喃自语地说着。
马思雨来的快,去的也快,当天来当天回,登上了去往横店的飞机。
为了回来看望自己受伤的好姐妹,她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冒着被整个剧组讨厌排挤的危险。
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到病房门口了她却没能鼓起勇气进去。
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病房内刚刚确定男女朋友关系的两个人。
两个对她来说都很重要的人。
马思雨默默地把自己的微信名从“小雨淅沥沥”改成了“伤心的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