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说 銀鴉之主-第八百一十七章 燃燒過去的火焰閲讀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一边走着,那三位旅人中,领头者的那位,却愈发感觉有些不对劲。
彼岸桃花开 沙漏儿
虽然三人中的其他两人是第一次来这里,但是,他自己已经来过这里几次了。
不然,仅仅凭借地图,他根本到不了这里。
旅行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在没有人居住的地方,没有火种补充,只要提灯熄灭,那么等待他们的,就是死亡。
所以,每一个旅人,每一个旅行者,都会带上大量的燃料火种。
在旅行的过程中,靠得也不是什么地图,而是对地形标识的记忆。
就像他的地图上,满满都是各种重要的地形标识注释。
这个教堂,他在六七年前,在他还是个新人的时候,带他旅行的康刻尔先生带他来过这里。
他不能说自己记得很清楚,但是,在他的记忆之中,教堂是富丽堂皇的,比起之前他呆了好几个月的……
而到了目的地,到了教堂的那一刻,他更是直接愣住了。
他有些迷惑地看着眼前一片焦黑的教堂。
这是,刚刚经历了火灾?
另外两个旅人也不由得用疑惑且带着戒备的眼神扫向身旁那个“青涩”的年轻人。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而年轻人,或者说亚戈,也皱起了眉头。
烧焦的教堂?
火灾后的教堂?
亚戈的视线快速扫过周围。
对于三人的询问和疑惑,他也没有进行回答的心情了。
很快,他的视线捕捉到了一抹一闪而逝的阴影。
那个影子……是莎娜吗?
亚戈当然是第一时间联想到和这座教堂关系密切的、可能曾经是螺旋剧团成员的莎娜。
右手抓紧了提灯的提手,在火光驱散黑暗而显露出的光亮中,亚戈向着那抹阴影所在的位置前进。
面对亚戈不作声的行动,三个旅人在戒备之余,也不免有些疑惑。
“汉森他怎么了?”
“这座教堂…..有点怪啊。”
“火灾烧的吧。”
“他不是说他是送东西来这里嘛?这教堂还有人住?”
这个火灾的痕迹,看上去也不是近期才烧的。
近期?
三个旅人中,那位领头者听到这句话,不知道为什么,脑海内似乎浮现出了什么。
但是,他抓不住这一闪而过的灵感。
在一股失落感中,在一种奇异的恍惚感中,他对着其他两人说道:
“我们也去看看。”
“米特尔?”一人有些疑惑。
“你们对于这座教堂里面还有留下什么东西不感兴趣吗?”
三人的领头者,被称为米特尔的男人凭借自己对两人的认识,用最能够引起两人兴趣的理由说道。
“当然!”
“肯定有!”
几乎同时地,两人做出了回应。
而米特尔也对两人招了招手,从背包里拿出了两盏备用的提灯,而两人则从自己的背包里取出燃油瓶,小心地倒入提灯内后,接过了提灯,在米特尔揭开灯罩后借了火种点燃提灯:
“不管汉森那家伙要做什么,我们都得小心点,老规矩,有什么发现就回到这里汇合…..”
“如果汉森那家伙…..”相较来说比较沉默的另一人这个时候出声,意味深长地拉长了半句。
米特尔耸了耸肩,他听明白了对方的潜藏意思,只是随意笑笑道:
“如果他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事情,也没必要,但如果做了,你随意。”
尽管他们在各个地方旅行,尽管他们会在各个地区正经工作来赚取旅费,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是善茬。
对于自己等人的评价,米特尔只能以“没有必要不会主动做些特别的事情”来评价。
至于这个“特别的事情”是什么,视情况而定。
但油料耗尽时,遇到其他人,但对方不肯交易时…..
但他们没有足够的旅费时……
当他们发现拥有“足够”价值的事物时……
只要符合状况,都可以接受。
毕竟,这里可没有什么法律。
法律?法律是什么?
米特尔脑海中闪过一丝疑惑,但也没有细想,在互相对视了一眼之后,三人分别行动起来。
……
走进这座彷如城堡一般的教堂中,亚戈凭借着曾经的“梦”中对于教堂的记忆,熟稔地在这座教堂中行进着。
被火光照亮的地面,满是各种黑灰色与白色粉末残渣的灰烬。
哦,不,黑灰色也许是灰烬,但白色,大概是墙灰。
踏…..踏……
寂静的教堂中回响着脚步声,亚戈踏在这仿佛大火焚烧后的灰烬铺的路上。
很快,他找到了莎娜的房间。
那个没有窗户的小房间。
谨慎戒备的同时,亚戈的视线扫过这间房间,第一时间,他的视线落在了墙上。
但和他某几次梦境时不一样,这个现在空荡荡的房间的墙壁上,并没有那刻画成无限符号姿态的怪蛇。
这个同样铺了不少灰烬的房间中,显得空荡荡的。
这个房间中,连床都没有,只有在左右两侧,都有一堆木炭残余。
看上去,大概是箱子之类的东西留下的。
这个房间,还是仓库的样子。
之前“做梦”成为教堂的人时所残留的模糊记忆告诉他,这个房间,在莎娜住进去之前,就是一间仓库,一间堆放杂物的仓库。
那么…..
这里是老修女赫莉收养莎娜之前的时间?
从阿蒂莱那里,从自己几百次死亡累积到的记忆而终结出的对于梦境世界的了解,让亚戈做出了判断。
现在,他所在的这个教堂的时间,是在老修女赫莉收养莎娜之前。
但是,这个教堂在那个时候就被烧毁过吗?
不,以这个梦境世界的规律来说,自己的认知并不是“实时”的,并不准确。
他所了解的教堂,在那个时间之前没有被烧过,但在他了解之后呢?
之前也说了,这个梦境世界的时间是交错回环的。
现在也可以影响过去。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过去也可以是未来。
或者说,每一个时间点都可以是未来。
过去、现在、未来都可以是未来。
本来过去没有被烧毁,但是在“之后”的某个时间,教堂被点燃,然后影响到了过去——
火焰从“现在”、从“未来”点燃了过去的教堂,也是符合这个梦境世界的规律的。
非线性的杂乱时间图谱。
在这里,“历史”、“过去”、“记忆”的可靠性降低了很多。
真是令人讨厌的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