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nl9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魔法塔的星空 起點-第六百六十四章 入侵者分享-ax4r4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
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察觉这间宅邸的秘密。不过自己大剌剌地走在走廊的正中央,不可能不被发现吧。这可是那个魔法师带来的坏习惯,灰猫暗中埋怨着自己,都忘了要靠墙行走,尽可能隐藏起来了。
为了不跟对方正面起冲突,哈迪蹦上了走廊一旁的窗台,跳了出去。实际上却是跳到外墙的雨遮上,打算回头跟踪对方,查看其意图。想了想,又走了一小段路,绕进一处墙面的小转角处。不至于让人从窗户探出头来,就能看到自己。
圣城冬天的夜晚飘着雪,温度很低。但对一只老练的魔猫来说,不是大问题。哈迪安静地等待着。片刻,一个人影蹑手蹑脚地走经过。脚步声非常轻,几乎没有。要不是猫的感官特别敏锐,也许还会忽略掉。但对方并没有刻意检查窗外,看看刚刚跑出去那只猫的动向。
按照哈迪的标准,这个入侵者的潜行技巧已经算很好了。但是,好像有些经验不足。没有检查窗外,也没有关上窗户,只想着让一切保持原样,而不是考虑将可能的变数减少到最少。
窗户虽然只开了一道缝,但对猫来说不是大问题,头过身就过。而且哈迪还能做到不是硬挤过去,而是轻轻巧巧地缩身通过,不去动到门窗分毫。轻轻巧巧地跳下走廊,跟在那入侵者的身后稍远处,保持着走廊自动亮起的灯光是延续的,而不是很突兀地黑掉一段,又亮起一段。
哈迪注意着将自己的尖爪收在脚中,只以肉球着地,那简直就像是自带魔法静音术的走法。
好几回,入侵者似乎感觉到自己的身后异状,猛地回头一看。尽管对方的动作相当利落,但还是有一丝征兆被灰猫察觉,让哈迪总能在那人回头之前,缩进走廊旁的柱子后头。柱子其实只是微微凸出墙面,藏人不够,但要藏一只体型娇小的猫却是绰绰有余。
一路跟着入侵者往楼上走,看来对方的目标是住在阁楼中的那个人类魔法师。这一路上,灰猫在心中百般吐槽,之前被魔法师家中成员的阵容给吓到了,还以为这里是什么危险的地方。结果随便一个小毛贼都能闯进来,还逛大街似的如入无人之境。
这什么鬼地方呀!一点都没有安全性可言。
为了给那个人类魔法师一点警告,哈迪决定在最后一刻出手。先给那个魔法师教训之后,再出手救下对方。擦破点皮,或是断手断脚的应该没有关系吧。反正他们能用魔法治疗自己,要不,舔舔口水也会自己好。
霸氣至尊or無敵四小姐 楓白陌
打定主意的灰猫没放松半点警戒,为得就是不使前头那个被跟踪的入侵者发觉。即使人类所行走的阶梯对猫不是那么友善,但只要小心一点,没有人会发现自己的。
小阁楼上只有一间房,里头只有睡一个人。原本以为这个屋子里头雌性那么多,包括那只不知道属不属于人类的巫妖在内,应该会有人跟这个人类睡在一起,甚至有交配行为。但很让哈迪意外,那个人类居然是孤零零地一个人睡觉。
根据灰猫的认知,会无时无刻都在发情的生物,除了兔子之外,就是人类了。以前待在贵族的城堡时,一到夜晚,那座城堡内到处都会有交配的行为。至于那个关系太乱,哈迪至今也没能厘清谁跟谁。
喔,除了人类之外,还有地精、半兽人、矮人、精灵,这些用两条腿走路的生物都差不多,没有任何征兆,莫名其妙地就会发情,然后找异性交配。有些甚至还找同性……
搞不懂啊,搞不懂。
絕世王仆
阁楼房的门没有上锁,那个入侵者一推就开。原本用来观星的天窗已经关上了,那个人类魔法师正躺在自己的床铺上呼呼大睡,丝毫没有警觉到有人侵入。
深夜的迷地,尤其又是冬天,没有虫鸣声,非常的安静。在房中,仅有那个人类魔法师的微微打鼾声。但入侵者的呼吸突然变粗了一些。哈迪知道,这是情绪有了起伏的变化。
就看那道只有轮廓的人影,掏出一柄黯淡无光的匕首。那一抹闪过刀刃的诡异色彩,以及猫鼻中所嗅到的异味,哈迪知道,这是柄淬毒的匕首。在其他人类口中,会被称为卑劣的武器,因为被这种匕首伤到,很快就会死亡,通常救不回来。
自己想给这个人类魔法师一点教训,但可没想要他的性命。那么,要出手制止了嘛。
尖爪弹出,哈迪可不是什么家猫,而是身经百战的猫族战士。在牠利爪与尖牙底下饮恨的不知有多少,除了恶魔、魔兽,甚至也有人类。
几乎就在入侵者举起匕首的同时,哈迪猛地往前一扑,龇牙尖啸!
就在灰猫前扑的瞬间,阁楼房内景物全变,成了一片上下左右尽是漆黑,唯有点点星光的奇异空间。灰猫与入侵者都还没能反应过来,无数道白色光线从四面八方激射,一闪即逝!
阁楼恢复原状,还是那些木头做成的家具。天文望远镜就放在天窗底下,那个人类魔法师也还在床上睡着,就是翻了个身。
突如其来的变故,也打乱了攻击的节奏。前扑的灰猫一头撞在入侵者的身上,当场就把他给撞‘散’了。
懵掉的灰猫龇着牙,落了地,被撒了一身血。又是肠子、又是肉块的,有些掉到身边,有些直接砸到身上。哈迪没搞懂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只是维持着前扑那一瞬间的凶狠表情。
腹黑老公别过 颜如荼
突然被那入侵者关上的房门又打开了,黑发褐肤的少女穿着睡衣,打着哈欠走了进来。这时人类魔法师在床上问道:“谁呀?”
“老师,是卡雅。”
“怎么了,好像有什么声音?”
“又有入侵者。”
蜜愛鮮妻:冷情帝少,寵入骨!
“喔,照旧吧。”
“好的。”
因为两人都还是半梦半醒的状态,所以对话都很简短,基本上提到关键词就不多说了。
其实不管她的老师有没有醒来,多吩咐那么一句,少女都是相同的处置方式。拿出短魔杖一挥,简单但很纯熟的移物术就让地上那一堆肉块,连着流出的大摊鲜血都飘浮了起来。一身红的灰猫也在其中。
瞇着眼,看什么东西都朦朦胧胧的卡雅,随手拿个特制的包袱布一兜,就将所有东西都收拢在包袱布里头。再往肩上一扛,就朝着主屋舍东侧,那扩建的建筑物前进。
推开连通的门扉,迎面而来的是一股带着腥臭的呼气。卡雅像是见怪不怪,也没完全清醒,说道:“大爷爷,送宵夜来了。”
以原本的姿态卧在地上的黑龙,眼皮子一抬,看见来人是扛着包袱的少女,那沉重的眼皮就又合上了。完好的那只前爪动了动,奥古斯都说道:“放在老地方吧,刚好也有点饿了。”
“好嘞。”应了一声,卡雅就将包袱放到了一个大铜盆上。解开后,抖了几抖,将包袱布抽了出来。只留那一堆本是人形的肉块在盆中,还有那只灰猫。
豪門蜜寵:首席嬌妻難搞定 三葉草
做完这一切,随手将包袱布卷了卷,少女就打算去睡回笼觉了。剩下的明天再收拾。
这时,滚进铜盆中的哈迪还是懵的。
奥古斯都的爪子探来,随手就将最美味的那块‘肉’捻起,就要往嘴巴里面送。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粉基地】可领!
也许黑龙已经相当老迈,但那口牙可不像老年的人类一样会掉光,顶多就是咬合力退步了,不像年轻时那么强。但交错的尖牙依旧闪着慑人的光芒,即使只是在月光下,依然让将要进口的‘肉块’回过神。灰猫开始扭着身子,努力挣扎着,并且乱叫一通。
大半夜的猫叫声可是很扰人的,奥古斯都的瞌睡虫当下就被赶走了大半。合起嘴巴,再抬起了一边的眼皮子,入目的是一只被自己抓住的猫。老龙问道:“嗯,你是来吃宵夜的,还是来当宵夜的?”
‘放我下来!放我下来!’口不择言的哈迪也不管什么通用语不通用语的,直接用兽语乱叫。同时还死命地扭动身体,想用后腿的爪子去挠黑龙,让牠吃痛放手,如此挣脱出一片生天。
饲养全人类
可惜猫爪就只是猫爪。老龙就算鳞片掉光了,露出底下的老肉,也不是小猫挠得动的。但奥古斯都还是放开了手,让哈迪落了地。
既然已经半醒了,奥古斯都也不再慢条斯理的。直接拿起铜盆就往那张龙嘴里头倒。喀喳喀喳几下,就是呸,把一些现在的牠咬不烂的东西给吐了出来。
末了,拿起手边一柄刚显现腐蚀痕迹的长剑,剔起牙来着。同时看着面前那只表情古怪,心情复杂的‘小’猫。
意识到黑龙没有试着再把自己抓起来一回,甚至是吃掉自己的意图,哈迪一时间,竟不知道该退还是该怎样。反倒是奥古斯都先开口说道:“小家伙,你怎么跑进了我的餐盘里面?这可不是好习惯。”
‘嗯,刚刚我发现了一个入侵者。’哈迪试着组织起自己的语言,用兽语回答道:‘总之,我就是看到那个突然变黑,有很多白色光线闪了一下。然后等我回过神,就在这里了。’但老实说,灰猫到现在还搞不太清楚自己看到的是什么。
“哦,又来啦。习惯就好,反正隔三差五的就会来一拨人。前阵子还来了一群黑皮肤、尖耳朵的,那个弹牙软嫩呀,吃了会就让我怀念起从前。”黑龙莫名地感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