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元尊笔趣-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 世間之苦熱推

元尊
小說推薦元尊元尊
弥漫着冷空气从而显得更为冷寂的王宫深处,那紧闭多年的大门缓缓开启,一道倩影慢慢走出。
那道倩影,依旧还披着那一夜的凤冠霞帔,鲜**人,纤细而窈窕的身姿在漫步轻移间,勾勒着动人的曲线。
视线上移,一张白皙如玉的绝美容颜印入眼帘,那张面孔,也依旧是那般的风华绝代,足以让天地间的色彩都是变得黯淡下来。
红润小嘴泛着薄薄的光,挺翘的琼鼻,鼻梁如远山般的起伏,令得整个脸颊都显得立体精美了许多,再上移,便是一对双瞳。
曾经的熟悉感,在这里终于出现了变化。
以往的她,双瞳虽然清冷淡漠,但终归在眼波流动间,或者说停留于某些人身上时,还带着一丝难能可贵的温度。
然而这一刻,那一对美丽的眼瞳,却是仿佛是深邃的星空深处,让人看不见尽头,同时也生出了一种由灵魂深处散发出来的畏惧甚至恐惧。
总统请你纯洁点
那眼瞳中,并不存在着任何人性般的波动,仿佛天地万物在其眼中,并没有任何的区别。
她仅仅只是站在那里,这方天地仿佛都是在微微的颤抖,似是在发出某种臣服之音。
这里的苍玄天,原本周元才是天主,有掌控天地的权柄,可如果此时周元在这里的话,他就会发现,他的权柄似乎是受到了某种限制。
那是位格之上的限制。
这种感觉就如同一个封疆大吏在一域掌控权柄,无人克制,可有当一日帝王降临时,那所谓的权柄自然就被压制了下去。
周元只是天主,而眼前之人…则是天生神祗。
她不是夭夭,而是…第三神。
她的眼瞳不带丝毫情感的看了看四周,然后再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所披的鲜艳红裙,修长屈指轻轻弹了弹。
下一刻,只见得她身上所披的衣裙,顿时如同开始褪色一般,鲜红尽去,最后化为了一身不沾染尘埃的白色衣裙。
而且不止衣裙褪色,这片区域内的所有红色事物都是在消散,化为虚无。
那种感觉,似乎是她并不太喜欢这种颜色一般。
轰!
此时,突有一道阴影笼罩下来,大地轰鸣间,有一头十数丈左右的巨兽跃了下来,落在了她的身后。
那头巨兽,身披紫金鳞甲,每一枚鳞甲上面都隐约可见古老纹路,其模样尊贵中蕴含着凶煞之气,鼻息吞吐间有黑气卷动,所过处仿佛连虚空都被吞没卷走。
兽瞳凌冽而充满着威武,有恐怖威压若隐若现,引得虚空都是在崩塌。
那熟悉的模样,赫然便是吞吞!
只不过比起沉睡之前,它显然也得到了极为可怕的提升,那等所散发的威压,丝毫不逊色于三莲境圣者。
但它那兽瞳中,却再无曾经的狡黠,调皮,反而是充斥着浓浓煞气,一如它那先天圣兽之威名。
现在的它,也不再是吞吞,而是那威名赫赫的祖饕!
第三神看了祖饕一眼,然后便是迈步走出花苑,绝美脸颊上不见丝毫情感。
一神一兽走出了这片被封闭的区域,然后在那外面,见到了诸多惶惶然的王宫守卫。
在那守卫的最前方,便是听到禀告匆匆赶来的周擎与秦玉。
两人见到走出来的夭夭,先是面色大喜,但旋即就感觉到一些不对劲,喜色渐渐的收敛。
秦玉有些忍不住的要出声:“夭…”
但还未说完,就被面色有些严肃的周擎一把拉住。
周擎盯着秦玉,冲着她缓缓的摇头。
秦玉死死的咬着嘴唇,眼眶却是变得通红起来,泪水顺着脸颊滚落下来。
走出花苑的第三神倒是并未在意这些,或者说,从她出来时,眸光便未曾看过众人一眼,她看的,应该是这方天地。
再然后,她便是迈出玉足,玉足精致小巧,如那没有瑕疵的完美之物一般,玉足落下,其身影已是翩然而去,不见踪影。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在其后方,祖饕低吼一声,声音震动天地,它摇了摇硕大的脑袋,然后转头看了一眼这座王宫,兽瞳中似是掠过一丝茫然之意,因为这一刻,它隐隐的感觉到一种不舍的情感。
那种感觉,仿佛它曾经在这里生活了许久。
但最终,它还是踏空而去,唯有低吼咆哮声,在这大周城上空回荡不休。
随着一神一兽的离去,这片区域的所有护卫,都是大汗淋漓的瘫坐了下来,眼中满是恐惧,因为在先前见到那道倩影时,他们就感觉仿佛连自身的神魂都不再属于他们,那个时候,若是那道倩影愿意的话,或许只需要心念一转,他们就将会彻底的死去。
周擎与秦玉倒是勉强的维持着站立,但他们却没有在意那种恐惧,秦玉红着眼眶道:“那是怎么回事?夭夭她…”
周擎摇摇头:“她不是夭夭。”
周擎叹息一声,面庞仿佛也是变得苍老了许多:“你也知道夭夭的身份,所以也该猜到了,刚才那位,不是夭夭,若是苍渊前辈他们所说的…第三神。”
“她是至高无上的神灵,不是我们的儿媳妇,夭夭。”
周擎的话,犹如是刻刀般的刺在秦玉的心中,她呆了片刻后,终于是忍不住的痛哭出声。
“怎么会这样…”
“那我的夭夭去哪了?”
“还有元儿,他在外浴血征战,抵御圣族,如果他知道夭夭不见了,出现了这第三神,他该会多么的伤心啊?”
秦玉泪如雨下,身为周元的母亲,她如何不知晓周元对夭夭的感情,可如今这第三神,分明就是没有任何的情感,凡人间的爱恨与她显然没有任何的关系。
周元若是知晓此事,那该会是何等的痛苦伤心?
世间之事,还有比这更苦的吗?
母子连心,这一刻,秦玉哭得声音都是变得嘶哑了起来。
周擎也是抬起头,这般时候,连他这种性子,都是红了眼眶,最后咬牙切齿的骂道:“这该死的贼老天,为何要如此苛待我儿?!”
然而他们也明白,不论他们如何的痛哭,怒斥,这世间之事却不会有任何的改变,眼下他们只希望,自家那儿子能够回到他们的身旁,至于以后这天地的命运究竟如何,就让它见鬼去吧。
大不了一同毁灭便是,凭什么就要我儿来承受这些苦与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