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七海揚明》-章二十四 艦隊接觸分享

七海揚明
小說推薦七海揚明七海扬明
李君威登上了致远号战列舰,看到了海军军官们最喜欢的火炮——三十六磅短重炮,这种口径的火炮是帝国前两代战列舰想都不敢想的重火力,那个时代,帝国海军最强的火炮就是三十二磅火炮。
而之所以露天甲板都敢用三十六磅炮,就是因为这种火炮更为轻便,三十六磅的短重炮的重量只有一点五吨左右,这是与十二磅炮同等重量的东西,实际上帝国海军新式火炮之中还有一种六十四磅短重炮,只不过没有被海军大规模使用,在致远号上,只有前后四门的火炮是这种玩意,而且主要用来泼洒霰弹。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六十四磅的火炮炮弹太沉重,会降低火炮的射击速度,而帝国海军掌握的欧洲海军的情报,发现这些国家的海军虽然战列舰所用火炮的数量和口径上来了,但战列舰的防御却没有多大进步。
比如帝国海军的一级战列舰吨位普遍超过了三千吨,而欧洲海军一级战列舰达到两千吨排水量的都少之又少。
海军认为,在能保证效力射击范围内击穿的情况下,采用射击速度更快的火炮更有效果,但海军高层提议用二十四磅短重炮,却被海军中层军官,尤其是那些船长拒绝,船长们可不喜欢自己舰船所用的火炮比敌人的小,而三十六磅则是欧洲海军最大的火炮,而且也只有法国一家使用,英国海军曾经拥有四十二磅火炮,但很快就撤销了。
短重炮的射击速度快,重量轻,使用方便,但轻也有轻的坏处,因为过于轻便,导致后坐力出奇的大,在短重炮刚刚使用的时候,经常出现后坐力拽断绳索,伤害到炮手的情况,甚至还有露天甲板使用时,后坐力把火炮射到另一侧的海里的情况。
在海军不肯降低装药的情况下,使用四轮炮车就不合适了,因此海军一开始索性取消了炮车,直接把短重炮安置在一块厚重方木上,摩擦力增大使得后坐力解决了,但是火炮归位速度很慢,在几番测试之后,才有两轮炮车,前面是两个钢轮,后面则是方木,由此解决了后坐力的问题。
但有一个问题是无法解决的,那就是射程,因为炮管缩短,短重炮的射程普遍很低,只有二百米到三百米,但舰长们认为这不是什么问题,因为帝国海军一向以敢于亮剑主动进攻著称,海军舰船相对于对手,速度快转向灵活,从建军开始,就建立了猛冲猛打的传统,而海军战列舰有效作战距离都在三百米之内,帝国海军甚至会扑到一百米之后齐射。
也因为如此,帝国海军战列舰和重巡普遍换装了短重炮,只有一些巡航舰依旧采用长炮,或者部分采用长炮的配置,只不过,随着帝国海军直接参与欧洲海战,这种火力配置也迎来了当头棒喝。
帝国二十六年的六月四日,秘鲁沿海。
利马舰队利用来自大陆方向的东南信风,之字形航行在秘鲁沿海的海岸线上,旗舰圣菲号上,舰队司令拉斐尔站在船尾楼,看着广袤的太平洋,刚毅的脸上写满了无奈。
在西班牙国内,他被树立为一生都与东方异教徒作战的英雄,但也只有他才知道一辈子与中国为敌的痛苦,这种痛苦就在于无论怎么努力,怎么拼命,双方的差距都是越来越大,拉斐尔还记得四十多年前,他与中国人第一次遭遇的时候,他们只有寥寥几艘舰船,比之一个菲律宾都督区都不值一提,但是现在,他们已经强大到让整个欧洲都不敢为敌的地步,而眼前这片海域,命名是距离中国本土最遥远的地方,在世界的角落,可是他们仍然追杀来了。
臨兵 鬥 者 皆 陣列 在 前
情 牽 兩 世
七十一岁的拉斐尔战斗了一生,现在的他已经闭口不谈对中国舰队的胜利,他只是想尽自己的全力罢了,如果结果是失败,他愿意死在脚下这艘圣菲号上。
“将军,请您去休息一下吧,我来负责值守。”年轻的舰长出现在了拉斐尔的身边,拉斐尔微微摇头,说道:“我已经许久没有见过我们的敌人了,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第一眼看到他们的人是我。”
舰长知道拉斐尔的一生都在做这件事,他无法拒绝,而是说道:“总督大人给利马舰队出了如此大的难题,仅仅是为了他的自私罢了。”
“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至少他还没有阻止我们出港。”拉斐尔说道。
上半年的贸易完全结束,秘鲁全队已经全部回港口,无论是商船还是利马舰队的舰船都在整备,毕竟在热带海域呆了三个月的时间,船体已经相当糟糕了,拉斐尔麾下这支舰队只有十一艘舰船,其中六艘重炮舰,其余都是巡航舰,就是因为其他舰船的都在船厂修理整备的原因。
但这还不是最令人绝望的,更绝望的是秘鲁船队带来的消息。当得知进攻智利地区的是中国人之后,整个秘鲁总督区,从总督到检审法庭的绅士都同意一个意见,那就是只有海军才能保护秘鲁海岸,而要想收复智利,就要有强大的陆军,因此,秘鲁船队北上巴拿马,除了贸易,更多的是求援。
秘鲁需要陆军部队,而且是真正的陆军,总督佩德罗要求本土和新西班牙总督区都要支援,但结果却令人绝望。西班牙本土正在面临法国的挑战,一兵一卒也无法排遣,甚至连今年八月份的船队都未必能发出,因为西班牙本土正遭遇法国舰队的封锁。
而新西班牙总督区的总督也拒绝了,因为他们对秘鲁最大的配合就是向北面宣战,但结果就是新西班牙总督区兵力也不够,最终,秘鲁船队没有带回来外部支援的一兵一卒,仅仅是从北部的都督区和检审法庭区抽调了一些正规军到利马来,目的却是防守,而非收复智利。
佩德罗总督十月份就要被来自本土的新总督接任,在没有得到陆军支援的情况下,他更不愿意挑起战争,但秘鲁总督区的各方力量支持愿意主动出击的拉斐尔,佩德罗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但是更多人的利益在秘鲁,所以大家一致认为,只有海军出击,消灭中国人的巡航舰队,才能保秘鲁万无一失。
“拉斐尔阁下,敌人只不过拥有几艘巡航舰罢了,我坚定的相信,在您的指挥下,我们可以战胜异教徒,尤其是我的圣菲号,在这片海域,所向无敌!”舰长认真的向拉斐尔说道。
拉斐尔欣慰的看了他一眼,但却没有说话,拉斐尔年轻时候也是巡航舰的舰长,他深谙巡航舰的作战技巧,面前的这支利马舰队,追的上敌舰的打不过,打的过敌舰的追不上,除了沿着智利海岸袭击港口,拉斐尔想不出还能取得什么重大战果。
“正前方,中国舰队,目视确认!”
桅盘上,瞭望手高声发出了示警,拉斐尔微笑对舰长说:“年轻人,回到你的岗位去吧,接下来就是猫捉老鼠的游戏,我们要耗费很多精力。”
一念成瘾:亲亲老公请住手
舰长也明白,与一支敏捷的巡航舰队作战,往往要经过更多的追逐和纠缠,持续几天几夜的骚扰都是很常见的,而拉斐尔立刻下达了作战命令,巡航舰队脱离主力舰队,驶向钦查群岛和帕拉卡斯湾。
那是位于皮斯科城南面的一处海湾,而钦查群岛又被叫做鸟岛,几百万只飞鸟聚集在那里,而海岛和海湾能够为巡航舰队提供隐藏身形的地方,按照拉斐尔的计划,巡航舰队隐藏在了群岛与海湾之后,而主力舰队在勾引中国舰队北上,在到钦查群岛北部之后,巡航舰队出击,与中国舰队纠缠,主力舰队折返南下,歼灭中国舰队。
计划之所以这么复杂,主要是这片海域盛行的是来自大陆方向的东南信风,这导致南下航行是逆风,而北上则是风帆船最喜欢的顺风(风帆船最喜欢的就是风从侧后四十五度角吹来)。
而这个计划是拉斐尔认为唯一一次可能重创中国舰队的机会,失去了就再不会有了。
在发现中国舰队一个小时后,双方靠近到了相距只有不到十五海里的距离,秘鲁海岸干燥的气候让天气非常晴朗,使得拉菲人站在船首就能清楚的看到远征舰队的全貌,但当拉斐尔看清之后,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甚至于不顾年迈的身躯,执拗的攀登上前桅杆观察,最终确定,眼前的六艘军舰不是智利溃兵嘴里的重炮巡航舰,而是六艘彻头彻尾的战列舰。
这六艘战列舰张开了全部的帆,包括顶帆和翼帆,正在以超过八节的速度全速驶来,如同六只强横无匹的荒古巨兽。
拉斐尔很快从震惊之中走出来,他回到甲板,负手而立,刚毅的脸上有些凝重,几乎所有的军官都在等待他下命令,军官们的脸上写满了忐忑不安,因为他们得到的情报是,中国人拥有不到十艘巡航舰,六艘大的,其余都是小的,那六艘巡航舰拥有四十门以上的重炮,其中火炮甲板有三十门。
但是现在变成了六艘战列舰,至少是双层甲板战列舰,如果底层火炮甲板仍然是三十门火炮的话,那么眼前的战列舰仅仅火炮甲板就拥有六十二门重炮(帝国的战列舰,一般是中层火炮甲板数量最多,比之下层要多一门,旗舰除外)。
“将军,不是图册上已知的任何战列舰,这或许是中国人的新式战列舰,很难想象,这类战列舰是怎么穿过麦哲伦海峡的,难道它们是从北方来的,我们一点也不知道吗?”舰长拉奥罗亚没有了刚才的自信,脸上全都是苦恼。
包括拉奥罗亚在内,所有的西班牙海军军官都知道,中国人的战列舰,哪怕是最弱的都有六十四门重炮,与圣菲号相当,而这种新式的战列舰,虽然正面对向己方,无法数清楚炮门,但从桅杆高度就能判断不是三级战列舰可以比拟的。
显然在主力舰对比上,双方一对一,但实力却相差很多,如果按照原计划作战,还能取胜吗?对付巡航舰,西班牙巡航舰还可以作为改变战局平衡的力量,但对付战列舰,那些拥有不到三十门火炮的家伙,简直就不值一提。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西偏南两个罗经点,发现敌舰!”在拉斐尔犹豫的时候,圣菲号的桅盘上的瞭望手再次发出示警。
拉斐尔停止思考,立刻问道:“是什么舰船?”
“距离太远,看不清。”瞭望手回应说。
“混账!”拉奥罗亚骂了一句,不顾危险,顺着主桅杆的静支索攀爬上去,他来到超过四十米高的桅盘,向着瞭望手报告的罗经点看去,遥远的外海,隐隐约约看到几艘船,但在水天一线的交界点,敌舰很模糊,时隐时现,别说舰船类型,连舰船数量都不好辨明。
拉奥罗亚一咬牙,把望远镜挂在腰间,顺着绳索向着更高处攀爬而去,细细查看,但中国舰船似乎有些转向,更看不清楚了。
拉斐尔焦急呼喊拉奥罗亚,拉奥罗亚下到了露天甲板,说道:“敌舰消失在了水平线上,可以确定的是,至少有五艘船,三桅杆,但具体是战列舰还是巡航舰,完全看不清,他们有意躲避我们。”
“肯定是那支巡航舰队,他们要去断我们的后路,或者要去伏击我们。”一个军官说道。
拉斐尔虽然认为这种观点没有任何证据佐证,但他依旧下达了命令:“立刻转向脱离,折返卡亚俄港,全帆撤退,脱离战场。”
不管怎么说,中国舰船的数量已经超过了自己,撤退是必然的,只有集结利马舰队,才有与敌人决战的资格。
致远号上。
“西班牙人撤退了…….。”一个军官走进作战室,对所有人说道。
李君威哈哈大笑:“我赢了,赵将军,一个银币,诸位,一个银币,不要赖账,不要赖账。”
说着,他向所有的远征舰队司令部军官伸出了手,没有人敢赖裕王的账,但大家脸上却并不好看,因为远征舰队失去了对敌人分而歼之的机会,虽然所有人对舰队决战充满了信心,但显然更喜欢大胜。
但对于帝国来说,这却是最好的结局,只要远征舰队保持追击速度,那么就利马舰队只能缩回卡亚俄港,集结兵力发动决战,这样,远征舰队就可以封锁卡亚俄港,取得制海权,接下来就能陆军进击利马,发挥帝国方面的优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