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小說 長夜餘火-第十五章 特別訓練(求月票)鑒賞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隔了几天,“旧调小组”下午训练快开始的时候。
蒋白棉从外面走回房间,表情略有些复杂。
她来到龙悦红面前,沉默了片刻道:
“你的调动申请被驳回了。”
龙悦红的身体顿时微微一晃,脸上的失望怎么都隐藏不住。
蒋白棉轻轻叹了口气:
“上面说对落后的组员要不抛弃,不放弃,不能因为一次训练里,表现出了心理上的不适应,就直接判死刑。
“而且,目前没人申请到‘旧调小组’来,各个地方的人手都很紧缺,要想做出更替,只能等下一次分配工作。”
“……我明白,我明白。”龙悦红低下脑袋,自言自语般回应道。
蒋白棉“嗯”了一声,微笑安抚道:
御 姐 愛
“这次我就不说再大声点。”
龙悦红默然片刻道: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其实,我也不是,那么失望,和,痛苦。
“至少我,现在觉得,‘旧调小组’的工作还是很有意义的。”
蒋白棉笑了笑:
“要不然我也不会组建‘旧调小组’。”
说完,她拍了拍龙悦红的肩膀:
“好好锻炼,提高自己,争取能活到明年七月,到时候,我就能去申请新的组员,把你替换出去了。”
龙悦红笑得比哭还难看:
“组长,你这句话可不太吉利啊。”
这时,商见曜靠拢过来,笑着说道:
“组长,你应该说:
“等会好好揍你,提高你的生存能力!”
龙悦红脸色一白,莫名觉得这比外出调查还要可怕。
毕竟正式开始任务,面对各种危险,得开春之后了,还有好几个月,而现在距离训练只有十几分钟。
“等会好好揍你,提高你的生存能力!”蒋白棉重复了商见曜的话语,但不是盯着龙悦红,而是望着商见曜说的。
她摆出了一副手很痒的样子。
接着,她若有所思地对龙悦红道:
“有机会的话,我们再弄一套军用外骨骼装置,这能有效提升你的实力。”
“好啊好啊。”龙悦红眼睛一亮。
蒋白棉想了想又道:
“其实,你也可以考虑生物义肢移植,这比基因改造安全多了。
“要是你有男人的浪漫,喜欢机械,那可以试一试把身体某些部位替换成机器。有的大势力很擅长这个的,我记得有款机械手臂功能超多,真的让人眼馋。”
“……这暂时没有必要吧。”龙悦红还是更喜欢自己原装的身体。
“哎,做了基因改良才1米75,还不如换掉。”商见曜在旁边“帮忙”配了个音。
龙悦红脸庞肌肉抽搐了一下,脱口而出道:
“你怎么不去换?”
“还没有机会。”商见曜认真回答道。
龙悦红无言以对。
见气氛好转,蒋白棉侧头对安静旁观的白晨道:
“刚才的建议也是给你说的。
“生物义肢移植和机械改造的技术都相对成熟,不是那么危险。
“要不要和我凑一对,做闪电姐妹?”
她话音刚落,白晨还没来得及说话,商见曜就评价道:
“组长,你取名好难听啊。
“一定是比较少听广播节目!”
“……我看你是被电得太少了。”蒋白棉磨了磨牙齿。
白晨则缓慢吐了口气,轻轻点头道:
“我会考虑的。”
“唯一的问题,谁是姐姐,谁是妹妹?”商见曜又一次“帮”白晨配起了音。
蒋白棉一时竟不知该怎么回答,因为白晨的年纪确实要比她大,而且,心理年龄也很成熟。
可要是让她自认妹妹,她拉不下组长这张脸。
一直以来,她都把自己定位在小组的庇佑者、保护者这些身份上。
很快,蒋白棉醒悟了过来,瞪了商见曜一眼。
这个过程中,她哈哈笑了两声,岔开了话题:
“今天训练结束后,还有一个特别训练。
“那就是练胆量。”
“怎么练?”龙悦红有点害怕。
蒋白棉微抬下巴,笑着说道:
“今晚一个人留守这里,不能带电筒和任何照明工具。”
“听起来有点可怕啊……”龙悦红由衷感叹道。
蒋白棉点了点头:
“这个训练,只能一个人一个人轮流来,要不然就没有效果了。
“商见曜,今晚是你,白晨,明晚是你,龙悦红,你后天晚上。”
见自己不是第一个,龙悦红稍微松了口气:
“是,组长!”
商见曜略显严肃地跟着说道:
“是,组长!”
等到白晨也做出回应,商见曜抬了下手,开口问道:
“留守的时候能够睡觉吗?
“能够开音箱听歌吗?”
“都不能!”蒋白棉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
吃过晚饭,蒋白棉、龙悦红、白晨相继离开了14号房间,返回了各自居住的楼层。
同时,蒋白棉还收走了所有的电筒、所有的电池。
商见曜就着房间内的灯光,阅读起厚厚的口述史,时不时能听见广播的整点报时。
到了9点,整个楼层所有的光芒同时熄灭了,商见曜的眼前变得一片漆黑。
这里没有半点自然光源,周围都是桌椅和墙壁,以至于商见曜连自己的手指都看不到,更别提各种事物的轮廓了。
他下意识想按亮台灯,可啪地摁下后,却发现没有效果。
这不比“生活区”,路灯熄灭后,可以使用自己的能源配给,让自家重新获得光源,这里一旦到点,每个房间都会断电,除非有相应负责人提出申请,要加班到很晚,或者通宵工作。
商见曜收回手,又一次打量起四周。
映入他眼帘的只有浓郁的黑暗。
这样的黑暗里,他不知道边界在哪里,也不知道熟悉的事物外,周围是否还藏着点别的东西。
而且,和“生活区”不同,那里房间密集,隔音效果又一般,每当“夜”深人静,商见曜总能听到些私语聊天的声音和嗯嗯啊啊的动静。
有的时候,也会有小孩的哭闹、成人的争吵和不知谁发出的呼噜声。
在商见曜睡着前,夜晚往往并不是那么绝对的安静。
而这种工作的地方,白天还算热闹,过了7点,整个楼层都未必有十个以上的活人,等到熄灯,则几乎不存在人类。
所以,此时此刻,商见曜只觉这里异常安静,安静到仿佛凝固。
吱嘎的动静突兀响起,商见曜主动地挪移凳子,打破了这种让人心里发毛的凝固。
可是,挪移总是无法持续,声音迅速回落,仿佛被周围浓郁的黑暗吞没了。
商见曜坐在那里,睁大眼睛,瞪着黑暗深处,想要看出个子午寅卯来。
这样的漆黑,这样的安静,让他连自身的存在都无法确定,有种随时随地会被黑暗侵蚀吞没的感觉。
不知过了多久,商见曜突然开口,唱起了歌:
“回忆过去,痛苦的相思忘不了……”
唱着唱着,他换了更激烈的类型: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
“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
他吼得声嘶力竭,仿佛要打破当前的极端黑暗和极端寂静。
吼着吼着,商见曜停了下来,略微喘起粗气。
整个房间整个楼层再一次变得安静,黑暗更是从未改变。
商见曜平复了一阵,又唱起了歌。
他唱唱停停,却怎么都得不到回应,打不破黑暗。
又过了好一会,商见曜突然开口,高声喊道:
“有没有人啊?
“有没有人啊!”
他得到的只有他自己的回声。
呼,呼,不知不觉间,商见曜的呼吸加重了,仿佛在用这种方式证明自己还存在。
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侧头,望向应该是房门所在的地方。
轻微的脚步声从旁边传来,迅速靠近。
一道偏黄的光柱随之照入了房间。
这光柱旋即上扬,照出了一张“亮白”的脸。
“我可不可怕?”幽幽的女声回荡在了房间内。
商见曜看了用手电筒照脸庞的蒋白棉一眼:
“你好幼稚啊。”
“……”蒋白棉好气又好笑地回应道,“我这是关心你,调节气氛!”
不等商见曜开口,她撇了下嘴:
“你唱歌真的不太好听。”
“你一直躲在隔壁?”商见曜直接问道。
“隔壁的隔壁,要不然会被身为觉醒者的你发现的。”蒋白棉笑着解释了一句,走到商见曜旁边,拉开椅子坐下。
她摇晃起手电筒,看着光芒乱窜。
过了几秒,她状似随意地说道:
“这个特别训练,主要是给你设计的。
“你对封闭黑暗和极端安静的恐惧应该是在你父亲失踪后,你母亲长期住院那段时间产生的,对吧?
“那个时候,你才十三四岁,半夜醒来,家里没有人,周围也没有了声音……然后,你会用唱歌来壮胆?”
商见曜沉默着,没有回答。
蒋白棉笑了一声,继续说道:
“这种问题,得一步步来,一步步地适应,开始的时候不能太刺激,否则反而会加剧恐惧。
“所以,前面几次,我会陪着你,或许会和你聊几句,但不开电筒。
“等你适应了这种情况,我就不说话了,也会坐在更远的地方。
“这个阶段过去,你要是没产生什么负面问题,那我会去隔壁的隔壁,待在那里,让你看不到听不见却知道有个人在附近。
“到时候,也许哪一次,我就悄悄回家了,但不会告诉你。”
商见曜安静听完,在电筒光芒里点头:
“好。”
蒋白棉笑了笑,关上了电筒。
整个房间又一次变得异常黑暗,但比起刚才,周围多了一道呼吸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