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g404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邊謀愛邊偵探討論-263,曖昧的風情畫:第八章(7)分享-s8yw4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
罗菲道:“既然你委托我帮你尽快先于你的同事找到杀害周凝雪的凶手,有些事,你就不可以在我面前有所掩饰。如果你是忌讳你的同事知道什么,直接告诉我,我替你保密就是,那样更方便我们找到杀害周凝雪的凶手。不然你的同事陈耀会先于我们找到杀害周凝雪的凶手,因为我看陈耀是一个少有的聪慧警察,”
马总耸了耸耷拉的肩膀,罗菲说的是事实,想拜托他先于同事找到凶手,他就不能有所保留。
罗菲看马聪半晌不说话,犹豫不决要不要说实话,便说道:“画上的男子你判断可能是凶手,现在被人推下楼谋杀了,事情很是严重,如果你再不说实话,我就帮不了你了。因为……真正杀害周凝雪的凶手现在可能现身了,陈耀那样聪慧的人,说不定不久就会查出谁是凶手。我作为你的委托人,不说实话,我们就没有办法合作下去。”
这时,服务员把咖啡送上来了。
马聪不自在地啜饮了一口咖啡,鼓起勇气,把他和周凝雪的地下恋情如实讲了。周凝雪遇害那晚,因为他嫉妒她有别的情人,一时鬼迷心窍把她掐晕了的过程详细说了,以及他到案发现场看到另一幕的景象一五一十描述了,而且罗菲眼中聪慧的警察陈耀当时看出了周凝雪死亡前,被人掐过脖子,不过不是真正的凶手掐的,而是另外有人试图掐死她……
说到这里,马聪低头不语,眼下他把自己最不想说出的秘密,告诉了这个罗菲,心跳加速地能等着他发表他的看法,好似在等待严酷的审判。
罗菲沉默着……
这种沉默,让马聪好像在等待定时炸==弹倒计时,紧张的心脏快缩成一团了,不知道罗菲会不会相信他,他不是杀害周凝雪的真正凶手。
鸩之媚 司溟
壹墨成囚
“我相信你说的是实话!”罗菲道,“陈耀知道周凝雪在被谋杀前,有被人掐晕过,但没有被掐死,真正让她致命的是那把插在她胸口上的小刀?”
马聪加重语气道:“是的,就是那把小刀让她致命的,小刀捅破了她的心脏。”
官场太子爷
罗菲又道:“你不想你同事陈耀先抓到凶手的原因是害怕凶手供出你,说你事先掐晕过周凝雪?”
马聪道:“是的……正如你所说,陈耀是一个聪慧的警察。”
穆少追妻请排队
罗菲道:“真正的凶手可能并不知道你曾掐晕过周凝雪,为什么你会害怕他供出你来?”
马聪道:“我在周凝雪房间落下了我的帽子,我去案发现场没有发现那顶帽子了,我担心是凶手拿走了,帽子上有我们警局旅游的标志,如果凶手把那顶帽子供出来,警局的人肯定会查那顶帽子的主人的,查到我的头上,我可就完蛋了,我的警察生涯会就此结束,我好不容易才谋到警察这个公务员的职位,我不想就此放弃。”
皇孤
罗菲道:“你确定你的帽子是落在了周凝雪的案发现场?”
马聪如实道:“之前我也不确定……但昨天我以为是凶手的花康告诉了我一件事,让我确定了凶手拿走了我的那顶帽子。”
罗菲诧然道:“怎么说?”
马聪道:“花康说周凝雪打电话叫他去他的别墅时,要告诉他,有一个警察差点把她掐死了,但那时周凝雪没有告诉他那个警察的名字,这真是让我谢天谢地。花康出电梯门时,遇上一个神色慌张的男子,戴着一定圆形的蓝色毡帽——那顶帽子正是我的。花康推周凝雪房间进去时,房门是开着的,而且她已经被人杀害了……为此,我确定,杀害周凝雪的不是花康,是另外有其人,而且那个人随手拿走了我的帽子。我的推断是,凶手杀了周凝雪,随手拿了我那顶帽子戴上,为的是掩饰他的面貌,免得被人看见。”
英雄联盟之我的巅峰时代
罗菲道:“呃……花康勒索周凝雪是事实了?”
马聪道:“是的。”
罗菲道:“他亲口承认了么?”
马聪道:“那到没有,根据录音笔男人的声纹分析,男人的声音就是花康的。虽然花康没有亲口承认他勒索周凝雪,从我和他对话看得出,他用yan照zhao勒索周凝雪,是事实。”
罗菲道:“还有什么细节你没有告诉我?”
马聪道:“当时我们警察接到周凝雪的老公吴运报案,吴运说,那晚上,周凝雪有电话给他,让他去别墅看看她,吴运答应了,说会去看他,最后吴运在公司忙事,忙到早上五点多,才去周凝雪的别墅,并发现她被杀了,并报了案。花康也说周凝雪那晚有打电话叫他去她的别墅。那么我在想,既然周凝雪让吴运去他的别墅,为什么还打电话叫花康,也去他的别墅呢?莫非,他们中间有一个人说谎了?”
罗菲道:“既然周凝雪不是花康杀害的,那他为什么报警呢?而要等到吴运去报警?”
马聪道:“可能花康觉得他是周凝雪的秘密情人,而且还在勒索她,半夜三更去她的别墅,就很不正常,怕报警,给自己招惹麻烦吧!这是我的猜想,可能真相是另外的。”
罗菲道:“既然你也是周凝雪的秘密情人,大概也知道她丈夫吴运的情况,你能提供我一些他们夫妻间的信息么?”
马聪道:“周凝雪嫁到吴家,其实就是一个摆设,说不好听点,是一个装饰品。虽然周凝雪是吴家令人羡慕的豪门媳妇,但是在守活寡,因为他丈夫那方面不行,她才在外面找情人的……我也才有机会,跟她有了那段风流艳事。周凝雪的别墅,是吴家买给她的,但吴运平时很少去她那里,所以她能够大胆地把情人带回别墅。”
罗菲道:“既然吴运平时很少去周凝雪的别墅,那天晚上却去了周凝雪的别墅,而且就是发生凶杀案的那天晚上,会不会只是巧合?还是有我们想象不到缘由!”
马聪道:“吴运说周凝雪电话叫他去的,花康也说周凝雪也叫她去了。如果其中是吴运说谎了,那就很不正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