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y2j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討論-第512章 灰燼使者推薦-4hoyx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两天时间,超过两万人报名前往库尔提拉斯。
探亲的阵仗,越来越大,新上任的渡口镇官员,忧心忡忡,看着民众们拖家带口的跑向海岸边,急得火烧眉毛,赶忙设置关卡劝阻南下的民众。
不过从王都过来的民众可不吃这一套,他们既然离开王都,就表明对新王失去了信任。不然,他们也不会变卖王都的房产,带着老小,远走他乡。
南下的民众非但不听阻拦,想这法子绕过关卡,还鼓动当地的民众,一起逃命。
渡口镇、北流镇附近的村落、镇里刚刚归乡的难民,本来心里还有几份犹豫,看到王都的平民都想去库国,索性顾忌全无,一股脑的想搭上库尔提拉斯的商船。
“人会不会招的有点太多了啊。”卡波妮娅担忧招募这么多人,容易出大问题。
在洛丹伦王国的北海岸,带走数万民众,这已经不是单纯招工了,这就是纯粹的挖墙脚。
不过伊露希亚有恃无恐,她从南下的民众口中得知了关于加冕庆典消息。
阿尔萨斯登基王位与罗文勋爵的辩论,引来诸多议论。王城不乏怀疑阿尔萨斯的言论,讨论甚嚣尘上。
伊露希亚的嗅觉十分敏锐,洛丹伦民众自愿南下,远离王都,这是表象。深层次的原因则是阿尔萨斯失去了万民的信任。
虽然罗文采取措施,接纳洛丹伦的流民,但这迟早是计划之内的事情。
“我们看样子是误打误撞,碰上了,后面肯定还有大动作。”伊露希亚看着密密麻麻的招工名单,下定决心,继续说道:“有多少我们带多少,我看阿尔萨斯为首的王庭,就要跟我们撕破脸了。”
夜傾塵 且如風(全本+番外)
卡波妮娅细眉一挑,惊讶道:“他终于忍不住,原形毕露了?”
伊露希亚微微摇首,忧虑道:“开战到不怕,就怕他发疯。你知道我家男人的性格,阿尔萨斯真要是意图用噬渊的力量颠覆联盟,那可比打仗要难多了。”
高挑纤瘦的美女精灵法师,小心翼翼的将符文宝珠收起来,酸酸的说道:“他的心思你倒是猜的清清楚楚,那两个小妹妹,玩不过你吧。”
这话说到伊露希亚心坎上了,她心中一喜,但脸上却是云淡风轻,薄唇轻抿:“这是哪里话,我们一家人和和睦睦的,才不会用什么心机。再者说,我家男人也不喜欢。”
“行了行了,我还不知道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卡波妮娅白了伊露希亚一眼,心里担忧自己的好姐妹希尔瓦娜斯,以后受排挤。
都说人类女性是极其危险的生物,卡波妮娅和伊露希亚相处的这些天,深刻的理解了这句话的真实含义。确实如此。
招工的名单最终停在了四万人,伊露希亚提前安排卡波妮娅截胡来自阳帆港的船队,让他们暂时停止运送魔法附魔材料,专门运送民众。
此外,从阿加曼德磨坊来的爱默丝,带来了大量粮食。
这些粮食先前被存放在马尔丁果园的农场,躲过了渊誓部队的征粮队伍。
阿尔萨斯在登记之前,恨不得把举国上下的所有家族商会的资源全部掠劫一空,就为了加冕大典,和讨好大殿之后的万民。
不然,洛丹伦行会的商人,不会如此抵触阿尔萨斯的统治,更不会有人以身犯险,冒着必死的风险,找阿尔萨斯理论。
船队开拔前往库国,伊露希亚写了两封亲笔信,交到当地情报专员的手中。
露希尔的情报商会在加冕庆典之后,重新活跃起来,而且扩散的速度极快。
“信直接送到罗文少爷手里,就别经过你们会长了。”伊露希亚嘱托道。
四级的情报专员是名少女,还是露希尔的直系下属。
“伊露希亚会长,这不好吧。会长知道,该教训我了。”劳拉捏着信,呆在原地没走,意思是不能坏了流程。
伊露希亚自然知道劳拉是露希尔的直系下属,她轻叹一声,耐心解释道:“不是什么谈情说爱的信笺,是真的有急事。我们在这边的动作,要提前让罗文少爷知道。你要是送到露希尔哪里,就要多三个小时的时间。王城过来的流民还在陆续增加,我们要趁着这个机会,做出更重要的决策。”
听到不是谈情说爱的内容,劳拉犹豫的神色被微笑替代。
“只要不是情书就好,我这就去办。”劳拉尴尬一笑,闪身准备离开。
伊露希亚一把拉住了她:“是有其他一封信,你帮我带给罗文。”
劳拉无奈耸肩:“伊露希亚会长,你怎么…你可真会套路别人。”
“咯咯,彼此彼此嘛。”
……
提瑞斯法林地。
达利安一五一十的将壁炉谷发生的事情,说给了罗文一行。
听到阿尔萨斯刺杀大领主弗丁,并将他的妻子和孩子残忍杀害,饶是罗宁这样冷静的大魔导师,都被气的捶胸顿足,恨不得现在就冲到洛丹伦王城,把阿尔萨斯的脑袋拧下来。
一位为洛丹伦奉献一生,在兽人战争时期就为王国立下赫赫战功的老英雄,竟然遭受如此冷酷无情的对待。
别忘了,老弗丁是因为什么才失去了圣契的力量,他在银松森林之战,几乎以一己之力,扛住了古尔丹的数次进攻。
就这样一位为洛丹伦奉献一切的英雄,阿尔萨斯却想杀了他。
可见阿尔萨斯完全是疯了,他就是彻彻底底的噬渊走卒,典狱长佐瓦尔的忠犬,不用任何怀疑。
“大领主昏迷之前,他说自己在提瑞斯法林地,听到了一抹声音在召唤他。我知道这不是大领主的臆想,他一定听到过什么。”达利安回头忘了一眼,封存提里奥的冰棺,一脸绝望。
諸天老不死
父亲牺牲,大领主只剩一息尚存,苏醒无望。
没有弗丁大领主,白银之手骑士团,真要落到阿尔萨斯手中,后果不堪设想。
阿尔萨斯做过把半数白银之手骑士团的战士抓到噬渊,进行改造。他为了扩充军力,就一定会故技重施。
达利安真的想不明白,泰瑞纳斯国王是昏庸到头了,竟然真的把王位传给一个叛徒!
盗墓之未知世界 南派八叔
罗文本是想随达利安的意思,将弗丁葬在提瑞斯法林地。
丧尸来袭,老婆是个什么鬼 公子浮香
林地北方,多是丘陵地形。
在这寻一处墓地,或许能让老领主的灵魂得到安息,尽快解脱。
但弗丁一息尚存,罗文也不想放弃,他想来这里碰碰运气。
开春之后,万物复苏,一场春雨如期而至。
罗文看着达利安两眼无神,在车外孤零零的淋雨,就知道他此刻有多么绝望。
“快进来,达利安,提里奥骑士长在妻子和儿子死后,都在想着自己能够做什么,你如此消沉,怎么对得起大领主最后的付出。”罗文招手,让达利安进来避雨。
达利安确实被父亲和弗丁的死,消磨的意志全无。
现在阿尔萨斯已经加冕,他更加没有方法去阻止眼前发生的一切,至于复仇,更是痴人说梦。
“我好恨!恨我自己没实力弑君!恨我没有早早的成为大领主,为父亲和弗丁骑士长排忧解难。”达利安捶着胸膛,痛心不已。
网游之长歌行
“你做的已经够多了,达利安。你要清楚,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有限,我们要团结起来,共同对抗噬渊的敌人。你不要被眼前一时的仇恨所蒙蔽,我们的敌人不只是阿尔萨斯。”罗文开导达利安说道。
达利安拭去脸上的雨水,踉跄几步,靠在马车旁。
他摘下自己的头盔,接过罗文抵给他的毛巾,擦拭淡金色长发。
“罗文勋爵,我该怎么做?”
“做好眼前的任何一件事,就比如现在,你要振作起来,我们还有许多麻烦需要解决。”罗文微笑。
达利安·莫格莱尼若有所思,迷茫的双眸重新燃起斗志。
————
“您说的对,罗文勋爵,我不能在自怨自艾了,我要去阻止那个恶魔,就从现在开始。”
天色渐暗,罗文一行抵达目的地冷炉庄园。
虽然说是冷炉庄园,但确实一处废旧的军营。
兽人战争时期,这里是训练新兵的营地。
那时奥格瑞姆的大军北上,攻至芬里斯湖,王都被围,白银之手骑士团就在提瑞斯法林地,训练新兵,支援王都。
“您是亚历山德罗斯大领主的儿子吧。”一袭兽人战争时期士兵装束的老者,推开老旧的营门,将罗文一行迎了进来。
达利安一惊,热情的握着老兵的手说道:“您怎么知道?”
“我看你跟大领主有几分相似,而且,冷炉营地已经十几年没有来过军方的人了,你们来这里,我就猜是故人的后人。”老兵满头白发,眉毛和胡子灰白修长,看样子,已经许久没有打理过了。
达利安很尊重老一辈的战士,更何况他还是父亲的故人。
罗文笑着跟老者握手,发现老兵手里的茧子很厚,不像是一般士兵手持武器,生出来的茧子。
“您是铸甲师?”罗文问。
露從今夜白 藤萍
老兵浑浊的眼眸,亮起一份亮色。
“曾经是,这位大人。但已经很久没有进过铁匠铺了。”老兵有些失落。
在这老旧的军营,没有补给,吃饭都是问题。更别说有铁锭这样的稀罕物,供他来锻造。
“你有这手艺,完全可以回家去厂里做工啊。阿加曼德家族商会的工厂,可是很缺您这样的老技术工人。”罗文恭维道。
罗文没见过老兵的手艺,只能说几句漂亮的客气话。
不过话说回来,有这么一层厚厚的老茧,就是手艺不怎么好,也是在军队中服役过的铸甲师。
之前在爱默丝哪里,一个月拿五六个金币,还是没问题的。不至于生活像现在这般落魄。
除非,老兵在这里有执念。
“兽人战争结束后,这座军营就荒废了,由于是临时的,编制散了,大家走的走,回家的回家。我当时接了亚历山德罗斯将军和弗丁将军的任务,留在了这里,负责锻造。他们一直没来取,我又怎么能走?”老兵说起自己的任务,双眼仿佛重新燃起了昔日的火光。
达利安语气沉重,想到自己父亲和大领主,又看着如此忠诚的老兵,不由潸然泪下。
“您辛苦了,老英雄。”
老兵皱眉:“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达利安简单叙述了这段时间发生的战事,老兵惊得没站稳,踉跄几步,一屁股做到煤渣上。
罗文和达利安急忙去搀扶,白发苍苍的老兵,仿佛一时间老了十岁。
“都走了?”老兵两眼无神,浑浊的泪水,如豆子一样,打在胡子上。
“弗丁大领主还在,他要我来这里,但没说要做什么。”达利安回答道。
老兵指了指寒冷的冰棺,达利安点点头。
老兵看着面容惨白的老上级,心情又沉重了几分。
他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年了,自从十五年前,锻造任务完成,他就一直没有出去过。
他一直在等,直到今天。
不过,他没等到两位领主来取他们的武器,只等来了这般结局。
“随我来吧,各位。”
走入铁匠铺,老兵小心翼翼的揭开覆盖这里的麻布。
军营虽然老旧,但这处锻造室,工具却是一应俱全,规格极高。
这些锻造器具,随便一个就是几十金币,这么多年来,一件没少,这锻造老兵,绝对不一般。
罗文暗暗下决心,要把这位年迈的铸甲师挖走。
老铸甲师打开封存的武器匣,擦去上面积累的灰尘,他从宽大的袖口中拿出一串钥匙,找出一枚,打开匣子。
南風過境 七微
见到匣内的重剑,罗文瞬间傻眼了。
红银色调的重剑,剑身如刀,剑锋之上,有一半圆形的缺口,仿佛在等待补全这部分残缺。
“灰烬使者?”罗文脱口而出。
老铸甲师将灰烬使者取出,交给达利安·莫格莱尼。
“老领主把武器图纸交给我的时候,没说过名字。不过他没有给我最后的一块原料,那是一块暗黑色的水晶。”老铸甲师说道。
總裁難纏,老婆從了吧 沁雨竹
达利安看着战刃,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仿佛这柄灰烬使者完全之后,就能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帮助大领主苏醒。
“您看是这块水晶么?”达利安拿着绽放着圣洁光辉的瑞泽布水晶,摆放在老铸甲师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