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yjs超棒的玄幻小說 大唐:開局李世民流落荒島-第四百五十三章 太平公主招駙馬讀書-m9ung

大唐:開局李世民流落荒島
小說推薦大唐:開局李世民流落荒島
“叮!你有新的任务,请宿主前往南苑,参加太平公主招驸马大会。
并且赢得头筹,迎娶太平公主。”
“叮,完成任务,会有丰厚奖励哟!”
正在洗漱的江枫。
听到了系统久违的声音,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发布任务了。
“看来,系统这是想要让我去泡、妹子。”江枫刷好了牙,一边想着,一边洗脸。
神清气爽。
换上了一身白袍,更加英武不凡。
“每天都要元气满满哟!”
回檔在2008 壹只大豬蹄子
看着镜子里面,帅气的模样。
江枫觉得真要是带着这样一张脸,回到了二十一世纪,肯定能够迷倒万千少女。
毕竟她们在意的都是颜值,而不管内在如何。
说白了。
都是颜值控。
就在江枫前往南苑的时候。
此时的招驸马大会,已经进行了一小半,有不少学子,送上了他们精心准备的诗歌文赋。
一共有着三场比赛。
第一场便是文试。
海豚人 王晉康
每个人都要做一首诗,挑选出来最好的前二十人,然后进入下一场。
每个人做一篇文赋。
文赋写得好的十人,进入下一场武比。
武艺高强的五个人。
进入最后一场的智力比赛,一共三道智力题,三局两胜。
最后获胜的人。
将会成为太平公主的驸马。
然后于元宵佳节结婚,为当今陛下冲喜。
这也是成为了在各地建造大学府的有一个非常热门的话题,也成为了不少人关注的对象。
毕竟太平公主的身份可是尊贵无比。
在武后现在的声望已经快要到达巅峰的时候,太平公主就更加尊贵了。
可以说。
尚这样一个公主回家,此后便能够衣食无忧。
阁楼上。
太平公主双手抻着脑袋,嘟着嘴,看着下面的桃花林。
“大郎怎么还不来呀?”
神情低落无比,双眼都已经喊着泪花了。
她明明让上官婉儿特意去知会了,并且还暗示了几次,她想要大郎去参加这一场比试。
可是到现在。
江枫都没有出现。
“涟漪,大郎是不是不知道我的身份呀?”
这一刻。
太平公主开始怀疑起来。
难道,大郎并不像是母后说的,已经猜到了她们的身份?
涟漪并不知道江枫为何不来。
她也没有见到江枫当初施展掌中天凤的仙术,不然,肯定觉得仙人看不上太平公主。
不过。
现在嘛。
九重天外 怨緣
她是真的不知道。
“呜呜……。”
太平公主上心地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
江枫要是再不来。
她就要嫁给别人了。
到时候,到时候她就……。
想到这里。
太平公主哭的更狠了。
隐恋
“公主,公主!快看,大郎来了,大郎来了!”
涟漪准备安慰一下太平公主。
却不想,却发现南苑前面出现了一个身影。
远远地看着。
就觉得这人应该就是大郎。
也只有他,穿上那白袍,有一种仙风道骨的气质。
太平公主连忙抬起头。
发现江枫已经进入了桃林。
“你来了。”
薛绍一直守在外面。
他是被城阳公主说动,前来参加这一场比试。
但是他明白。
这一场所为的为太平公主招驸马的大会,肯定是为江枫准备的。
只是,来了之后,薛绍并未发现江枫的身影。
这让他多少有一些着急。
因为在场的这些才俊,包括他,都配不上太平公主。
只有江枫。
只有他可以配得上太平公主。
薛绍希望太平公主能够幸福,也希望江枫能够迎娶太平公主,从而更上一层楼。
再也不会受到暗杀。
同时还能够保卫大唐,能够抵御那些番邦。
见到江枫出现的时候。
薛绍松了一口气。
打了个招呼。
江枫有一些意外,对着薛绍点了点头。
然后走进了桃花林。
那里。
还有这空位。
江枫直接拿起笔,挥手之间一首诗成了。
学子们正要去看。
却听到内侍大声道。
“时间已到,请各位学子离开各自位置,我等前来收卷。”
学子们只好离开了位置。
薛绍在江枫写诗的时候,他也提笔写了一首。
虽然他希望江枫迎娶太平公主。
但是这内心,却又想要和江枫堂堂正正较量一次。
太平公主直接就翻到了盖了江枫印章的宣纸,抽了出来。
“好好看的字。”
“腊月二十桃花林,夜半无人私语时。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爱绵绵无绝期。”
太平公主读完之后,脸色绯红。
咬了咬嘴唇,眼中露出了柔情蜜意,就像是一个恋爱中的少女一样。
身后的涟漪听了。
感觉这心也是砰砰地跳着。
好好听的诗句呀!
“腊月二十桃花林,夜半无人私语时。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爱绵绵无绝期。”
“输了。”
“在下输的心服口服。”
“好诗,当真是好诗啊!”
夫君各个很妖孽
“好一个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侯爷对公主的情义,可比日月!”
“我等能够有幸见到此诗,当真是三生无憾矣!”
当桃花林的学子们,见到了这首诗的时候。
已经是差不多要跪服了。
而此诗也经过那些传话的人,传到了皇宫,传到了百官的耳中。
不到一会儿。
人人皆知。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爱绵绵无绝期。
当真是一个风流才子!
而第二场,便是作文赋。
註意!坦克 古德裏安
江枫也不客气。
直接就提笔开写了。
反正脑海里面那些经典的,还学过的文赋,多得很。
“古之学者必有师。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
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无惑?
惑而不从师,其为惑也,终不解矣。生乎吾前,其闻道也固先乎吾,吾从而师之;生乎吾后,其闻道也亦先乎吾,吾从而师之。
吾师道也,夫庸知其年之先后生于吾乎?
是故无贵无贱,无长无少,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
一篇师说。
不曾逝去的青春爱情
直接震惊了所有学子,那些百官更是不用说。
“此篇一出,谁人能敌?”
薛绍看着一直面色温和,一点儿也不慌张,更不用思考,就写出了这样惊世文赋的江枫,心中这一点儿好胜之心也没有了。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是这样!”
一时间,他很想要说,既生绍何生枫!
其他学子,是一边看着文赋,一边赞赏,一边又暗自失落和羡慕。